文学馆 > 仙都 > 第九十二节 阎青阳阴白藏

第九十二节 阎青阳阴白藏

  周吉拍拍双手,拍去指间的木屑,伸足一踏,魔气灌注鲤鲸,破损的脏腑渐次愈合,剩下一些伤势,假以时日,也可自行痊愈。他仰头看了片刻,伸手将五色神光镰摘下,左三右四,随手丢了几个解数,心中即是欢喜,又是惆怅。

  时隔多年,五色神光镰终于又回到了手中,周吉催动魔气五色神光喷薄而出,依次刷过虚空,“蛇海”小界不堪重负,绽开一道道惨白的裂痕,如冰纹,如蛛网,天地震荡,雷声隆隆不绝。

  五色神光,青,黄,赤,黑,白,无物不刷,攻守一体,最是厉害不过,然而在周吉看来,神光仍分五色,却染上一层淡淡的灰色,说不清道不明,与魔气绝不相类。他皱起眉头端详许久,郑重其事探出手去,将神光轻轻一点,流光荡漾,魔气湮灭无踪,短短一刹那,周吉感同身受,肃杀,枯寂,介于生死之间,那是西天灵山,涅槃之力。

  周吉呆了呆,将五色神光镰收起,仍纳入脊柱之中,脊椎节节合拢,牢牢抱锁。

  琢磨了半晌,他摇摇头,大雷音寺既然将赌注押在他身上,日后自有分解,他还太过弱小,只能听任摆布,一点点积蓄力量,等待转机降临。周吉拿定了主意,将诸念弃之脑后,举目望向银光游动的蛇海,阴气淡薄了许多,只听“哗啦”一声水响,他千挑万选挑中的冥石飞将出来,寒气肆虐,蛇海上空大雪纷飞,海面冻结为坚冰,四下里迅速蔓延。

  冥石嗡嗡颤抖,仿佛有什么东西正破土而出,阴气缠绕,渐渐凝聚成形,依稀是一兽头人身的鬼阴兵,身躯强健,蕴藏着无与伦比的力量。然而令周吉哭笑不得的是,那兽头并非狼头狮头虎头豹头象头马头牛头狗头,只是一只慈祥的羊头,弯角盘曲,颌下胡须,看上去十分可笑。

  居然是一个羊首鬼阴兵,但是,总比鸡头猪头来得顺眼一些……周吉上下打量着鬼阴兵,心中给他起了个名字,阴白藏。魏十七手下有四大天王,他也打算收几个小弟,以为羽翼,就以三清、蓬莱、青阳、朱明、白藏、玄英为名,来纪念一段久远的过去。

  蛇颈海浩瀚无垠,周吉乘坐鲤鲸,浮游于海上,不紧不慢祭炼镇流玉印,此物毕竟是真仙遗宝,对他而言虽是鸡肋,赐予阎青阳阴白藏防身,却难得的好物。比起阎青阳憨头憨脑,阴白藏颇有几分机敏,不待吩咐,频频潜入海底,一面汲取散逸的阴气,一面搜寻提耶鬼修遗下的法宝,但有所得,便持与主人审视,是否有保留的价值。

  蛇海之下,多是一些争斗遗弃的残宝,经历岁月消磨,灵气散失,几成废铁。直到有一回,阴白藏献上一枚残破不堪的令牌,才令周吉生出了些许兴趣。他翻来覆去看了一会,曲指轻弹几下,叮叮有声,所有所思道:“原来是此物——”

  当年在蛇颈海下一场大战,提耶鬼修出尽法宝,俱被屠龙真阴刀斩灭,其中涉足大长老奚入云这一枚“万兵归一令”不知所踪,没想到竟落入蛇海之中,直到今日才重见天日。周吉轻轻抚过“万兵归一令”,探知一点本源未灭,当下灌注魔气,以“蚀谛”神通加以炼化,继镇流玉印后,得了第二宗法宝。

  运气就此耗尽,周吉在蛇海漂浮了大半载,再无收获,小界内的阴气业已一扫而空,他将镇流玉印交与阎青阳,将万兵归一令交与阴白藏,依旧两手空空,身无长物,动念间遁出小界,来到蛇颈海中。

  阎青阳载着主人奋力浮出海面,沐浴在温暖和熙的阳光下,周吉难得放任自己喘口气,偷得浮生半日闲,舒舒服服打着瞌睡,似睡非睡,似醒非醒。身虽闲,心未松,周吉暗暗盘算了一回,他以天魔本源气重铸五色神光镰,而梅真人境界未固,手头缺少真宝,此消彼长,若再遇上,胜负当在两可之间。时机不容错失,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他心意已决,当即驱使阎青阳,风驰电掣奔往大瀛洲。

  好汉子,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出于某种恶趣味,周吉沿原路折返天蝠海,有意把场子找回来。乘风破量,数万里奔波,阎青阳紧赶慢赶,终于扬眉吐气闯入天蝠海,不想除了小鱼小虾,竟不见大妖出没,阎霸王及诸位海妖王销声匿迹,不知所踪,连天蝠鳐栖身的水府亦被遗弃,只剩一个空架子,里里外外搬得干干净净。

  是坚壁清野么?周吉心中转着念头,如无梅真人下令,阎川定不会如此警觉,提前远避。也罢,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海妖可以远避深海,黄庭山总不能挪地吧!他足踏鲤鲸,分还水波,星驰电掣赶赴鬼阴兵驻扎之地,登上大瀛洲,高崖之上,洞府空无一人,阮青、小白、罗刹女、亢珑儿了无踪影,不知躲到哪里去,四下里空空荡荡,唯有涛声依旧。

  周吉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梅真人究竟是摆空城计故弄玄虚,还是设下埋伏,等他自投罗网?他眼珠一转,不愿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当下弃了黄庭山,扭头南下,直扑泗水城而去。

  荒山野地,奔走如飞,十数日后,周吉来到泗水城外。他立于山头,举目眺望,只见首乌山遥遥在望,泗水城与渊城南北相望,如并蒂双莲。他呵呵一笑,拂袖跃下山崖,大步向渊城行去,阎青阳阴白藏紧随其后,似一对忠心奴仆,鞍前马后,寸步不离。

  当年荒北城遭虫族大军围攻,毁于一旦,魏十七率众南下,支荷在泗水城南筑起“渊城”,安置荒北市集,仍由沙艨艟之子沙威执掌,她坐镇于泗水城,甚少过问。沙威亦是难得的人才,他揣测胡帅胡不归的心思,将渊城经营得如铁桶一般,支荷的势力尽皆排除在外,插不上手。这么多年过去,渊城好生兴旺,妖奴海妖往来其间,人烟辐辏,车水马龙,摩肩接踵,挥汗成雨,与之相比,泗水城冷清得就像迟暮的老人,冷冰冰毫无生气。

  就这样,周吉混在人流中,踏进了妖奴掌控下的渊城。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9/9412/4821053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