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苞谷地 > 0216 索赔一万

0216 索赔一万

        陆含玉不愿怎么搭理贾小浪,可能是昨晚邀约,没有赴约,让这个得了“寂寞烧”的邻家嫂子等了一宿,心中肯定有气,所以爱理不理。

        文玫比较有耐心,道明了前因后果。

        原来是牛心兰牛姨,也就是人群之中,身体结实,相貌标志,却被贾东升呵斥的女人,她有一个傻儿子叫做贾小蛋,七八岁了,可是脑子一直有问题,不怎么会说话,也没有正常人的思维以及能力,只知道玩,还有傻笑。

        贾家沟的老少爷们喜欢叫贾小蛋傻蛋,他人虽傻,心眼不坏,见着人就乐呵呵,像在打招呼,大家比较喜欢他。

        只是这次,傻蛋闯祸了,听文玫说,好像是把贾东升的小轿车给划了,正在理论、索赔。

        贾小浪听了明白,站在外面,继续听着、看着。

        趾高气扬的贾东升,占据了理,不可一世,对牛心兰指指点点,又对傻蛋吆五喝六,声音非常的大,整个沟听得见,很是张狂。

        牛心兰自知理亏,清楚是傻蛋做得不对,即使如此,依然护着孩子,贾东升骂她、侮辱她都行,不还口,也不还手,就是不能伤害她的孩子,很有母爱的一幕。

        傻蛋虽然傻,却幸福。

        贾东升不管那么多,也没把牛心兰长他一辈,是他的邻家小姨这种辈分放在眼里,不知长幼尊卑,骂得更凶、更厉害,好像不骂骂咧咧,谁不知道他有一张会喷粪的嘴。

        大家都看着、望着,没有人上去替牛心兰说一句好话,都不敢招惹贾东升,简直比土匪、恶霸还让人畏惧。

        贾老财双手叉腰,更是洋洋得意,为生有贾东升这样的儿子骄傲、自豪。

        一旁的小桃红脸色有些难堪,看到牛心兰这么被欺负,看不下去,想上前拉住贾东升这个干儿子,别再说了,大家都是一个村的,何必呢?

        小桃红还未上前,被贾老财的一个眼神给吓得双腿发软,不敢上前,哪里还敢阻止贾东升?

        贾东升变本加厉,骂够了傻蛋、指责足了牛心兰,终于说道了正题上,就让出钱,给车子上一次漆,保养保养,此事才能过去。

        牛心兰认栽,点了一下头,温和问道,“东升,需要多少钱啊?我们认。”

        看到牛心兰态度好,贾东升的语气变得缓和,只是赔偿的价格,他一张嘴,围观的众人膛目结舌。

        牛心兰被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摇着头说道,“一万?怎么可能要一万?不就是划了一道口子,掉了一些漆吗?”

        讹人吧,简直比土匪抢劫还土匪,村民们有的看不下去,议论纷纷起来,文玫、陆含玉觉得太过了吧,什么破车子啊,保养而已,要用这么多的钱,即使要花费这么多,大家都是左邻右舍,宽容一些、包容一下怎么了?

        何况傻蛋的脑子本来有问题,没有常人的思维以及能力,在法律上,这种人犯了错,也会被宽容,贾东升不知道这些?没有人性,更没有良心。

        贾小浪也觉得贾东升过火了,即使要坑娘,也得看看娘家的能力,牛心兰的丈夫贾四常年卧病在床,很少起来,家里没有劳动力,只有靠她一个女人维持家里的生计,再加上,她生了一个傻儿子傻蛋,有时候还得给其瞧瞧病,希望能瞧好了,这无疑让这个本来就不堪的家庭雪上加霜。

        索赔一万?让牛心兰去抢,还去卖啊。

        这些情况,贾家沟的人都知道,贾东升难道不清楚?即使不清楚,贾老财这个时候应该上前提醒一下。

        老不死的没有这么做,还站在原地,双手叉着腰,沾沾自喜,小桃红心有余而力不足。

        听到大家都在说自己的不是,贾东升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以为他在欺负牛心兰,干咳了两声,说道,“稍安勿躁,大家可能不知道,我这辆车从国外进口而来,车胎、车身、包括油漆都是进口,很贵,每个月送去保养,花费至少在两千左右……”

        只是保养费需要两千,村民们大跌眼镜,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两千块相当于三个月的收入了,贾东升拿去保养车子,真是豪气、财气,让他们愈发的佩服。

        贾老财不屑一顾的笑了,扫了扫四周,眼神好像在述说,看吧,这就是我的好儿子,有钱又有能耐,羡慕吧。

        享受着村民赞许的目光,贾东升挺了挺身板,接着说道,“你们知道进口的油漆又有多贵吗?你们想象不到,算了,不说了,总之只让牛姨赔一万,算是仁慈,不是我在欺负她。”

        无知的村民们又开始议论,不是在同情牛心兰,更没有人为之说话,都在感叹贾东升何其有钱,又何其有能耐,全都信了他的鬼话。

        看牛心兰的眼神,跟着信了,好像打算承担下这一万的债务,只是根本拿不出那么多的钱,这个时候,“心好”又“善良”的贾老财站了出来,走到了她的身边,面带牲口笑意的小声的说着什么。

        贾老财说完了,牛心兰的耳垂都红了,不用猜,也知道老不死的说了什么,定是让她晚上去陪他,刮车索赔的钱可以再商量。

        瞧老不正经的盯着牛心兰身前比较凸出的部位,想要吃奶的样子,就知道老牲口又起了打猫心肠。

        贾小浪没有听到他们说了什么,大概猜得到,喜欢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的贾老财,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像牛心兰这样长相标志,身材棒棒的妇道人家,又怎么能轻易放过?

        牛心兰不可置信的看着贾老财,摇头不是,点头更不是,很为难。

        贾小浪看不下去,想要进去,帮帮牛心兰,被文玫拉住了。

        “嫂子,放心。”贾小浪随性一笑,走进了人群,没有好脸色的看了看贾东升、贾老财。

        从小一起长大,贾东升认识贾小浪,只是前者大几岁而已,论关系很一般。

        辉煌腾达之后的贾东升,身份不一样,地位不一样,自然没有把贾小浪放在眼里,看到其进来,没打招呼,也没当一回事……

        ...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81/81025/43945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