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诗篇红 > 第三百九十六章 鞭刑

第三百九十六章 鞭刑

诗篇红396鞭刑

        “我没事。”苏红应了一声,顿了顿又说:

        “我的衣服,还有东西全部都被他拿走了。”

        “是吗,不过至少他把你的鞋子留下了。”张博意看了一眼旁边树下放着的一双带有黑紫色花纹的跑鞋说道。那正是苏红的鞋子。

        尽量避免自己沾上苏红身上的液体,张博意小心地把苏红从树上放下,并解开了苏红身上的绳索。

        “到那边的河里洗一下吧。”看着双手重获自由的苏红自己解开了捆绑着自己腿脚的复杂绳结,张博意指了指旁边一个方向的树丛说。树丛后面的方向隐隐有水声传来,应该是其中一条从火山湖流出的河流。

        在水中认真清洗过自己的身体后,苏红站在河中,低头捂着自己的脸,久久没有动弹。

        坐在岸边草丛中的张博意看着河中的苏红,叹了口气问:

        “洗好了吗?洗好了我们就走。”

        “洗好了……”苏红揉了揉自己的脸,一边走向岸边自己的鞋子,一边问:

        “那个人是谁?”

        “鈤夲区先驱负责人,野村白鬼,黄金三等先驱。你想做什么?”张博意起身脱掉了自己的外套,把自己的外套递向苏红问。

        “我想拿回我的东西。”接过张博意递来的外套穿在身上,苏红回答。

        “估计没那么容易,那个人是个变态,劝你尽量不要跟他有过多的接触,不然的话,最后吃亏的还是你自己。”张博意叹了口气说。她多少还是了解一些野村白鬼这个人的,虽然脸上总是一副笑眯眯的表情,但野村白鬼为人冷酷无情,心理也极为变态,据说在鈤夲玩死过好几个女性苏格。

        “但是那些东西,是安琪莉雅送给我的东西,衣服,还有那把刀子,我必须要拿回来。”苏红穿好了张博意递来的衣服,看向了上身只穿着一件被汗水沾湿的灰色背心的张博意。衣服还算够大,刚好遮住了苏红的臀部,只要不弯腰的话,还不至于走光。

        “你回头找李阿国商量一下吧,不过劝你别抱太大的希望,这件事就算李阿国的话,在他那里估计也不太好使。”张博意看着苏红弯腰穿上了鞋子说。

        “你想要约见天海光流的事怎么样了?”在和苏红一起下山的时候,张博意忽然开口问。

        “还不知道。”听到张博意提起这件事,苏红这才想起来自己被分发的腕带终端也被那个满脸笑眯眯的白色刺猬头给拿走了,假如带有约见时间的同意回复发给自己的话,没有腕带终端自己岂不是要错过?必须要快一点拿回自己的东西,尤其是自己的临时腕带终端,更是要早一点拿回来。

        “我也约见了天海光流,已经被批准了。如果你的约见被拒绝的话,可以陪我一起去见他。”走在前边的张博意淡淡地说着。

        “好的……谢谢。”苏红看向前方张博意的背影,感激地回答。

        张博意和苏红一起回到接待区的时候,一名留着整齐的黑色长发,身穿超短的黑色职业套装的漂亮先驱面带微笑地向两人迎了上来。

        “这是您的腕带终端,野村先生让我还给您。”与张博意打过招呼又确认了苏红的身份后,那名职装女先驱很有礼貌地把苏红的腕带终端双手奉上。

        “谢谢。”苏红连忙接过了自己的临时腕带终端,并向职装女先驱道谢。

        苏红没有理会向张博意和自己躬身后转身离开的职装女先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自己的临时腕带终端,查看着终端上的收件箱。

        “奇了怪了,野村白鬼抢到手的东西竟然会主动归还?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张博意沉吟着看向了苏红手中的腕带终端。

        苏红的腕带终端上显示着申请回复。张博意看到回复只有简短的两个字:

        “不准!”

        苏红抬头看了看张博意,勉强笑了笑说:

        “没有批准。”

        “看看还有其他的东西没有。”早已料到是这种结果的张博意丝毫不感到奇怪。苏红毕竟太嫩,还根本不懂得为了通过审批,该如何编造合理的理由。

        而张博意始终还是对野村白鬼愿意主动归还物品感到奇怪。

        “还有一条通知,说我在运输通道无故超速奔跑,对我有二十鞭的处罚,要我在十二点以前到惩戒室领取。”苏红抬头看向张博意,脸色难看地说。

        “我就知道没好事。”张博意冷哼了一声,看了一眼自己的腕带终端上显示的时间,催促苏红抓紧时间去。

        在伊甸园中,鞭刑是对犯有小错的苏格、种子乃至于先驱,最常用的处罚方式。苏红在身为种子的时候,也曾受过鞭刑。沾有盐水的细长鞭子抽打在皮肉上,每一下都会让人皮开肉绽。那种滋味每一个挨过的人,都绝对不愿意再来第二次。苏红仅仅是想到那种惩罚,就感到全身剧痛。

        相对来说,野村白鬼的的电击惩罚倒显得有些小儿科了。

        处罚室的值班室中是两名身穿迷彩服,体格健壮的男性苏格。

        扫描了苏红的身份识别码,验明了苏红的身份后,两名苏格带苏红进入了一间处罚室。

        来到处罚室,这里相对于地面上专门用来惩治种子的地上处罚室要干净整洁得多。要知道地面上的处罚室只是搭起来的几个棚子而已,棚子里的地面上和柱子上到处都沾满了受到处罚的人所溅出来的血迹。

        这里的处罚室有好几间,空间也都相当狭小。处罚室中一片雪白,墙壁和地面也都很干净。角落的柜子里有着好几种惩戒器具。器具虽然不多,但每一种都能给人造成极大的痛苦。其中就有带有闪亮电极的电击装置。

        按照苏格的指示,苏红脱掉了张博意借给自己的外套和鞋袜,伸出双手任由一名苏格将自己的双手用垫子包住之后,再用绳子紧紧绑住。然后苏红被苏格吊在了天花板上。

        另一名已经准备好了盐水和细长鞭子的苏格挥动手臂,尖利的破空声向苏红的身上袭去。

        :。: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73/73027/42829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