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诗篇红 > 第一百三十章 红色街道

第一百三十章 红色街道

        诗篇红130红色街道

        刘玉亭大吃一惊,刚说出“不行”两字,便已经看到周幸宇把两个纸袋扔了下来,正是之前小萝莉爬上去的时候带着的纸袋。

        看到周幸宇扔下来的不是孩子,刘玉亭松了口气,伸手接住了其中的一个纸袋,另一个纸袋却落在了地上,纸袋中一本精装的纸质画册从纸袋中跌出,画册封面上两个袒胸露乳光着上身的瘦削少年正抱在一起亲吻着,纯白的背景为两个少年营造出了一种圣洁的氛围。

        看到那种画册,刘玉亭脸上微微一红,急忙把画册装进纸袋,把纸袋从地上捡了起来。而婴儿断断续续的哭声正从天花板上传来。

        周幸宇右手拿着一团灰白色的东西抱着婴儿小心地返回柜台,并从柜台上跳了下来。

        “太好了,孩子没事吧?”刘玉亭连忙放下纸袋,从周幸宇的怀中接过了孩子,打量着孩子是否安然无恙。只有十个月大小的婴儿通红的小脸隐隐发紫,小手紧握,正一边喘气,一边咧开了嘴大声地哭着。

        “还好,那个女孩用这个东西把孩子的嘴塞住了,所以孩子才会没有发出哭声。”周幸宇一边把手中灰白色的东西展开,一边在心中暗自后怕。幸好刘玉亭反应及时,假如再晚一会儿的话,孩子真有可能会窒息而死,在刚才周幸宇看到孩子的时候,孩子正满脸发紫地不断挣扎着。在周幸宇拿掉用来堵住孩子小嘴的布料后,那孩子甚至一时都无法正常地哭出来。

        周幸宇一边想着一边展开了手中的灰白色布料,布料薄而小,呈三角形分为两层,并有一大两小三个开口。周幸宇忽然意识到手中的布料是一条小巧的女式内裤。那个小萝莉竟然用内裤塞住了这个婴儿的嘴。

        周幸宇回想到了小萝莉跳起时,紫色百褶裙下的那抹灰白,显然这条灰白色的内裤正是刚才小萝莉从身上脱下来的。这样想着的时候,周幸宇又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小萝莉的那条紫色的百褶裙,同时小萝莉在下落时,紫色百褶裙下光洁的身体在周幸宇心中浮现。

        “这是谁的?”旁边的刘玉亭抱着孩子惊讶地看着周幸宇手中的短裙和内裤。

        “啊,那个女孩的。”回过神来,周幸宇连忙把短裙和内裤放进了纸袋中说。心中同时庆幸那个女孩至少没有用自己的丝袜来堵这个孩子的嘴,不过好像内裤也干净不到哪去。

        “还有其他人吗?”抱着自动步枪,穿着黑色防弹背心的特警出现在门口,冲周幸宇和刘玉亭喊道。

        “没……没有了。”周幸宇提起了小萝莉的两个纸袋,连忙回答。

        “顺着这条路直走,到街口做登记,受伤的话那里也有医生和救护车。”特警为周幸宇和刘玉亭指了一下离开的方向后转身离开,更多特警的身影从门外小跑经过。

        周幸宇和刘玉亭来到小店门口,街道上洒满血肉,如同修罗地狱一般的场景再次在两人面前呈现。

        看到街道上的情景,刘玉亭惊骇地瞪大了眼睛,突然把孩子塞进周幸宇的怀中,扭身扶着小店门口的墙壁呕吐起来。周幸宇担心地看着刘玉亭,连忙问:

        “刘老师?你……没事吧?”

        “……我没事……呕……”刘玉亭缓了口气,胃中已经吐不出什么东西了,却依然无法阻止自己的干呕。胃酸顺着嘴和鼻孔流出,呛得刘玉亭眼泪都止不住。

        原来在刚才来到门口的时候,刘玉亭的注意力都在龙翼机甲和龙牙战士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街道上这种血腥惨烈的景象。此时突然看到,强烈的视觉冲击和黏稠如同实质一般的血腥味让刘玉亭再也无法忍受。

        良久刘玉亭才缓过来,周幸宇怀中的孩子已经哭累了,沉沉睡去。不断有捂着口鼻的男男女女从旁边经过,向特警所指的方向走去。

        “我们也走吧。”周幸宇看着已经用纸巾拭去眼泪和口鼻处污物的刘玉亭低声说。

        刘玉亭点了点头,却依然不敢看街道上的情景,只是低着头。

        周幸宇一手提着纸袋并抱着孩子,一手拉着刘玉亭的手行走在满是血迹和残缺尸体的人行道上,身边是同样从这场灾难中活下来的幸存者,远处不断有响亮或沉闷的枪声响起,还有像狮子又像狼狗的野兽咆哮声传来。

        听到那些声音,刘玉亭握紧了周幸宇的手指,周幸宇微微用力地握了握刘玉亭的手,刘玉亭的手这才微微放松了一些。

        平时原本不算太远的街道此时却仿佛格外漫长,周幸宇和刘玉亭混在逐渐增多的人流中,踟蹰良久才看到远处的路口。

        路口处有数辆警用运输车横着停放,将道路完全封锁,只留了三个出口让人通过,这也是人流行走缓慢的原因。警用运输车的车上和车下都有数十名持枪的特警在维持秩序。甚至在运输车上还支着两挺重型机枪,机枪下的车顶隐隐有金光闪烁,那是散落在车顶的弹壳。

        两个巨大的黑色身影如同在水面上滑行一般,无声地贴着街道中间的汽车从低空掠过。周幸宇这才发觉身后街道中的枪声早已停息,地狱猎犬似乎已经被全部消灭。

        随着靠近,周幸宇发现那些作为临时路障的警用运输车上布满了被撞击出来的大大小小的坑洞,大量地狱猎犬的尸体倒在警用运输车下,那些地狱猎犬的尸体也只是被人简单地推开,在中间留出了仅有一米宽的小道,小道上铺满了血迹,排成纵队的幸存者们踩着怪物的血走向运输车中间留出的通道。

        在接近地狱猎犬的尸体通道的时候,刘玉亭踌躇不前,同样停下的还有其他的女人,一时本就不甚宽敞的道路有了一些拥堵,后面有人出声开骂?在骂声中总算有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被让开。有个女警正站在车顶上用喊话器让停下的人抓紧时间通过。

        “刘老师,我们也过去吧,过去就好了。”和刘玉亭紧紧挨着的周幸宇看了一眼身边骂骂咧咧向前挤过的人流,低声对刘玉亭说。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73/73027/40610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