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诗篇红 > 第五章 周幸宇

第五章 周幸宇

        诗篇红005周幸宇

        回过神来,苏红发现自己又已热出了一身的汗水。只能待在浴缸里了。苏红想着,把那块蓝色的塑料板斜放进浴缸中,掏出自己的眼镜终端和说明书,躺进了浴缸中。有塑料板做支撑,苏红感到舒服多了,这样即便是在浴缸中睡着,水也不会淹到自己的脑袋。

        苏红把眼镜终端放在浴缸边沿,翻看着说明书。说明书是中英双语的,伊甸园中所使用的也是这两种语言和文字。苏红按照说明书的指示启动了终端,然后戴到了眼睛上。一个苏红不认识的立体标志出现在苏红的视野内,宛如实质。苏红伸出手指去触碰那个标志,手指却穿透过去。

        突然砰得一声,标志爆裂开来,化作点点星光消失不见。标志爆裂吓得苏红手忙脚乱地抓住眼镜终端扔了出去。在伊甸园中看电影的时候,苏红对电影中的爆炸情节记忆犹深,无论多么精壮结实的汉子,被那些爆炸的东西一炸,都会血肉横飞,尸骨无存。而被苏红扔出的眼镜终端刚好穿过浴室和卧室未关的房门飞到了门外的走廊上,撞在墙上跌落在地。

        完了!苏红心中惨叫。哗啦一声,害怕终端损坏的苏红连忙跳出浴缸如同猫科动物一般手脚并用冲到门外捡起了终端查看,却忽然有所感应,连忙扭头,刚好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衬衫同样戴着眼镜终端的男人抱着一床被褥站在走廊上呆呆地看着自己。

        不准在别人,尤其是异性面前裸露身体的隐私部位。苏红想起了伊甸园中社会适应性训练中心社交礼仪教师菲丽丝曾经教过的。

        苏红连忙起身一手遮住自己的胸部一手遮住下体,犹豫了一下,又迅速退回自己的屋子,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门外走廊上抱着被褥的,正是早上上完头两节课回到宿舍准备到楼顶晒被子的周幸宇。

        刚……刚才白花花的是什么?周幸宇呆呆地站在原地,回想着刚才眼前突然出现然后又突然消失的东西。那……那似乎是个没穿衣服的女孩?周幸宇摇了摇头,心想一定是自己眼花了,但刚才关门的声音却又那么真切,但这里是顶楼啊,这种温度是要蒸死人的节奏,还没有空调,谁会住在这里?一定是幻觉。正一边走一边想着的周幸宇却忽然看到了地上的一片水渍,水渍的中心是一个小巧精致的小脚印,脚印五趾张开,如同五粒形状可爱的玉米籽洒落在地一般,正是刚才苏红从浴缸中跳出来,来到走廊时留下的脚印。

        真的有人啊。周幸宇一缩脖子,顿时心中感到尴尬无比。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周幸宇连忙走过苏红的门外,想着赶紧把被子晾起来离开这里。

        回到屋内的苏红没有理会外面匆匆走过的周幸宇,在确认眼镜终端外表并没有什么损伤之后,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心中思忖这种神器如果被自己弄坏的话,不知道组织会不会要自己以命相抵。

        确认眼镜终端外表完好的苏红再次感受到了屋内灼热的温度,连忙回到浴室,却发现刚才刚才手忙脚乱之下说明书竟然落入了浴缸。苏红连忙把说明书从浴缸中捞了出来,所幸纸质和印刷质量都比较好,虽然被水打湿,但小心一点还是不影响翻阅。

        苏红再次戴上眼镜终端,却在视野内看到了一个大大的红底白叉的标志。而苏红翻看说明书,在启动之后应该进入的一个九宫格标志的界面却没有出现。苏红按照说明书中的操作手势在视野内去触碰那个叉形标志,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有那个叉形标志牢牢地占据着苏红的视野。

        完……完了。苏红抱着自己的脑袋背脊发凉如坠冰窟,还是弄坏了。冷静!冷静!苏红迅速冷静下来,正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外面走廊上刚才经过的脚步声又迅速向这边走来。

        刚才抱被子的男人。苏红回想起了刚才走廊里周幸宇的样子。眼镜终端!苏红忽然想起刚才看到那男人的时候,那男人也戴着眼镜终端。在伊甸园中种子们所用的东西大多都由自己就地取材动手制作,但也有些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制作的或得到的,例如各类金属制品和用大量击杀点数换取的真正的刀剑类武器或各种工具。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拥有这种东西的种子会成为绝大多数种子们的目标。对于这些种子的成功击杀将会比其他种子有更大的收益。虽然不能伤害那个男人,但拿走他的眼镜终端应该可以避免组织对自己的惩罚。

        门外的脚步声已经靠近,打定主意的苏红不再犹豫,再次冲出浴缸来到宿舍门口,在周幸宇经过门外的瞬间突然开门伸手把周幸宇拖了进来,然后一个单手背负投把周幸宇摔到地上骑在了周幸宇的身上。

        原本加快脚步要走过苏红卧室门口的周幸宇突然感到天旋地转,然后身体一震,剧痛从背上扩散开来。回过神来的周幸宇看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躺在了地上,而身上正骑着一个一丝未挂的女孩。女孩皮肤白嫩细腻,面容精致美丽,腰部纤细却有着清晰的马甲线。正是早上在行政楼前教导主任张博意接待的那个漂亮女孩。此时这个女孩一手按住自己的双手,一手摘下她自己的眼镜终端放到一边,又取下了周幸宇的眼镜终端戴到了自己的脸上。周幸宇看着视野内女孩洁白粉嫩的胸腹一时大脑一片空白,实在无法组织起自己的思维和语言。

        苏红见周幸宇的眼镜终端轻而易举地到手,而周幸宇一直呆呆地躺在地上,连一点反抗都没有,苏红更加确信了伊甸园外的这些普通人真的是弱鸡。

        苏红戴着周幸宇的眼镜终端又捡起了自己坏掉的眼镜终端,防备着周幸宇的反扑,迅速离开周幸宇的身体后退两步说:

        “走吧,你应该感谢我没杀你。”

        “哈?”周幸宇呆呆地看着抢走自己眼镜终端还一副感谢我吧表情的赤条女孩,良久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回过神来的周幸宇悲愤地指着苏红脸上戴着的终端说:

        “那……那是我的。”

        “现在是我的了。”苏红感到周幸宇眼镜终端中一些乱七八糟的标示和提示在视野中有些碍眼,连忙把终端从眼睛上取下紧紧地攥在手中说道。

        一向感到自己涵养极好的周幸宇此时竟然也有了想要把这个女孩先叉叉再叉叉的冲动,嗯,这种冲动一定不是对方容貌身材都是极好又没穿衣服造成的。

        感到又好气又好笑的周幸宇忍着背部的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见女孩戒备地看着自己又后退了一步,却丝毫不在乎跟自己坦诚相见的身体,脸嫩的周幸宇终究还是顶不住了,面红耳赤地扭过头去,准备先离开这里下楼找宿管姐姐问清楚这个女孩是什么来头再说。

        见对方虽然似乎很是不忿,却没敢跟自己争抢,老老实实地离开了,苏红再次戴上周幸宇的眼镜终端,却发现跟自己刚才所看的说明书中的界面完全不一样。苏红有点心虚地用说明书中的几种操作手势去触碰那些视野中的标示和窗体,却没有任何反应。苏红呆了呆,一咬牙,再次冲出宿舍,周幸宇才离开苏红的宿舍走出四五米远而已。苏红两步抢上,一把抓住周幸宇的领子把周幸宇拖倒在地,不由分说地拖回了自己的屋子,砰得一声关上了房门。

        苏红的宿舍内坐在地上的周幸宇呆呆地看着一丝未挂叉腿拦在门口的漂亮女孩一脸威胁意味地说:

        “教会我用你的终端,不然别想离开。”

        “你……”周幸宇瞪着一丝未挂拦在门口的苏红,心中感到自己应该生气的,但是却怎么也生不起来,虽然苏红确实娇小玲珑长相出众身材完美诱人至极,但始终觉得盯着素未谋面的女孩的裸体看不是君子所为的周幸宇还是强迫自己别过脸去看向浴室的方向开口问:

        “你明明有终端为什么还要抢我的?”

        “我的坏掉了。”

        自己的坏了就要抢别人的?无法理解对方逻辑的周幸宇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苏红,然后马上又别过脸去看向浴室方向,哭笑不得地说:

        “怎么坏掉的,如果问题不是太大的话,我可以帮你修。”

        “你会修?”苏红原本就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不可置信地看着周幸宇问。

        “一般的小毛病都还能解决。”周幸宇谦虚道。眼镜终端而已,一般眼镜终端都会采用三防设计和模块化设计,结构紧凑牢靠,硬件平常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大多都是软件系统上的毛病,一向喜欢电子产品和软件的周幸宇平时也没少帮同事解决各种终端上的毛病。

        “那好,请到里面去。”得知周幸宇会修眼镜终端后苏红倒是客气了一点,指了指浴室对周幸宇说。

        “诶?为什么?”周幸宇奇怪地看向苏红问。这个女孩该不会是要自己在浴室里给她修终端吧,虽然都是三防设计,但万一需要打开,里面可都是精密的电子元件,见水的话真的是会报废的。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73/73027/38446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