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战火来袭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宗祠前,诉古事

第三百八十一章 宗祠前,诉古事

        “熬了个刑法,就是硬汉了?!”侯老虎话语间带着讥讽:“学了两手本事,有了些能耐。觉得自己牛掰了,觉得自己厉害了。就觉得自己是硬汉了?!学了本事就昂首挺胸,伤了筋骨就缩卵子认怂。这叫硬汉?!”

        侯老虎转过身来,他定定的看着侯大盛一字一句的道:“这他孃的叫怂蛋!懂么?!怂蛋!连个汉子都不是,那叫怂蛋!”

        侯大盛被骂的一句话不敢说,低着头不说话。侯老虎转过身去,继续走着。两人很快的走进了村子,不时的有侯家村的村民看到了侯老虎。但看着侯老虎阴沉的脸色,没人敢打招呼。都老鼠见猫似的,躲开了。

        只是好奇的看了眼侯老虎身后的侯大盛,村子里都知道这个小霸王。当年他可是把周围的村子都打过了好几遍,不时的从山里抓回来猎物也知道给村里老少们分润一二。在村子里,侯大盛名声不好也不坏。

        侯老虎并没有带着侯大盛回家,而是领着他直奔村里小池塘旁边的宗祠。那里,是侯家村祭祖的地方。从上一代侯家大房老太爷决定退下来以后,村里的侯家人就推举了退役回来的侯老虎掌管了祠堂和祭祖事宜。

        “咔嗒~”一声,侯老虎摸出了钥匙就把宗祠的门打开来。即使侯老虎出门期间,宗祠也固定每天都有人来打扫。是以,现在宗祠的院子里依然是一尘不染。侯家的宗祠,亦有着数百年的历史。

        宗祠的前脸,便是一套方正高达三米有余的飞檐牌楼。牌楼门前,则是两尊大石狮子。前脸门楼上,挂着一块厚重的黑底金字大牌匾。上题有四个大字:侯氏宗祠。

        进得祠堂内,便见得有一天井。天井内植有赤松二棵,高大而苍劲。天井左右,各有厢房。不过现在大门紧闭,没有开放。穿过天井,便是祠堂的正堂。侯老虎在门口“吧嗒~”的按了一下,顿时整个祠堂的灯都亮了起来。

        这时候,才能窥得整个祠堂的全貌。侯家的祠堂占地面积极大,入门后便有左右回廊直接正堂。天井内正堂前有一鼎炉,这是祭祖的时候用于焚化祭品的。正堂上,悬挂着一副笔力苍劲的四字匾额:忠肝义胆!

        走进正堂,便见一张巨幅画像挂于正堂面墙正中位置。画相上的男子年约四十,豹眼环首英武堂堂。他身着一套山文甲,只手按住了腰间宝剑一手扶膝。大马金刀端坐在一张椅子上,凸显得其人威武英豪。画像左侧,上书一行字曰:大明襄府总兵台镇侯公讳伯武。

        在画像下方,则是一节节如同台阶一样的小平台。上面摆放着一块块的排位,最上方的是一块较大的、单独摆放的灵位。上曰:先祖侯公讳伯武府君之灵位,玄孙侯启理敬奉祀。

        在那一块块的灵位下方的,则是一张巨大的供桌。供桌上和老潘家类似,供奉着四季瓜果,点着香烛。侯老虎肃然的从香窿里面取出供香,在烛火上点燃。恭敬的给磕头,叩拜。然后将点燃的香插在了供台前的香炉上。

        “跪下!”随后,便见侯老虎站起来转过身对着侯大盛低吼一句。放下了行囊,侯大盛低着头跪在了宗祠的灵牌前面。他低着头一言不发,安静的等待着侯老虎的发落。

        但侯老虎却没有继续收拾他,而是转身进了后堂。即使在他离开的日子里,祠堂也是每天都有人照料的。照料的老头子不知道侯老虎什么时候回来,于是就每天烧两个暖水瓶子的热水放在祠堂正堂后面的小隔间里面。

        那里放着侯老虎的茶叶、茶缸子,和暖水壶。每天侯老虎,都会习惯性的泡一大缸子的茶水喝着。祠堂后面的茶水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侯老虎泡好了一缸子茶,端出来就在前堂左侧的一排椅子上坐了下来。

        点上一根烟,侯老虎靠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跪着的侯大盛。此时,侯大盛的身子骨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但长时间跪着,却依然让他浑身开始疼痛。不要以为跪着就那么简单,你尝试着跪上半小时就知道那滋味了。

        现在的侯大盛,浑身汗如雨下。低着的头,表情开始渐渐的扭曲了起来。尽管他浑身颤抖着,但他还是坚持的跪着。

        “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吗?”侯老虎的声音,悠悠的传到了侯大盛的耳朵里。跪在地上,几乎要晕厥过去的侯大盛低着头沉声道应道:“知道了。”

        “说说,你错在哪里?!”侯老虎的声音,再次传来。侯大盛低着头,喘着粗气沉声道:“我不该认怂,我会好好的努力下去……”

        侯大盛的话刚刚出口,便耳旁传来一阵风。没等他反应过来,猛然脸上热辣辣的一疼。就听得“啪~!”的一声。侯大盛感觉自己整个人一下子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掀翻,不由自主的摔了出去。

        当他满眼金星的回过神的时候,看到的是侯老虎那豹眼中迸出的愤怒的火光。那眼神,让侯大盛两股颤栗。

        “蠢货!我老侯家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蠢货!!”侯老虎愤怒的咆哮,甚至让刚才村子里还在汪汪乱叫的狗儿们都不敢再出声。那种狂暴的气息,一下子充满了整个祠堂。

        侯大盛不敢吱声,他站起身来老老实实的跪回了牌位前面。低着头,依然是一言不发。

        却见侯老虎吼完后,黑着脸回到了椅子旁边端起茶缸子“咕嘟~咕嘟~”的就给自己灌下了一气儿的茶水。这才理顺了自己的气,缓缓的坐下来对着侯大盛沉声道:“你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不知道……”这回侯大盛不敢打马虎眼了,现在他脸上还热辣辣的疼着。刚才侯老虎算是留手了,尽管这是他盛怒之下出手。但也没有要打死自己侄子的打算。否则的话,刚才那一下以侯老虎的掌力。侯大盛就没有活下来的可能性……

        侯老虎并没有马上说话,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对着侯大盛沉声道:“也怪我,这些年没有好好教过你。一直想着你要成年了,我再给你好好说道说道。没成想,这你这一出去却是耽误了……”

        “咱们老侯家,从世祖伯武公那里传下来至今不长不短也三百多年了。”说着,侯老虎站起来转身出门道:“你起来,跟我出来。”

        侯大盛这才站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这个时候,他才察觉自己的右脸颊已经直接肿了起来。尽管侯老虎留手了,可这老虎的爪子哪儿有那么轻啊?!一巴掌下来,侯大盛没被打晕过去就算是不错了。

        低着头,随着侯老虎走到了前堂门外的天井。便见侯老虎抬起手指着门楣上的那块匾额,道:“看见了吗?!这四个字怎么念?”

        “忠肝义胆!”侯大盛毫不犹豫的念了出来,侯老虎点了点头转过身看着侯大盛沉声道:“没错!忠肝义胆!这四个字,不是靠别人赐给我们的。是祖上一辈辈,拿血汗和命给挣回来的!”

        侯老虎回身进入祠堂,以掌示意那些安静的灵位看着侯大盛沉声道:“世祖伯武公,先随戚少保抗倭。后入边疆守关!历战亲斩首级三百余累功官至总兵,不曾懈怠!”

        “振羽公,清兵入关后随史忠正坚守部降!为保族裔,化名他人战死沙场!”侯老虎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看着侯大盛沉声道:“至辛亥,我侯家十余人多次随洪门起义。青壮多有死伤,然至死不改!直至清帝退位。”

        侯老虎看着侯大盛,继续道:“抗战爆发,信恒公、信伍公率我侯家三十余青壮歃血立誓,首批奔赴抗日战场!八年抗战,我侯家八年间两百余青壮几乎损伤殆尽!还乡者,不过二十余人!”

        “抗美援朝,刚刚缓过劲儿来的侯家再有三十余青壮随军入朝。当时因抗战已损手脚,仅剩只眼的信恒公手书‘杀敌报国,勿辱先祖’之号,令本族青壮不得给祖先抹黑!那一年,整个侯家所有的青壮就不到五十人。上了战场,最后活着走下来的不到十个……”

        侯老虎那低沉的声音,却犹如注入了一种难以言语的魔力。一声声,一句句。震的侯大盛胸口发热。不知道什么时候,祠堂的门口缓缓的聚集了一群人。这些,都是侯家的族人。他们就这么安静的站在祠堂外面。

        就这么安静的听着侯老虎那一声声的陈述。

        “至自卫反击战,我侯衍虎亲率当年得以入伍的侯家三十余人杀入战场!我们走最危险的路,我们杀最凶狠的敌人!我们三十余人,最后走下来的包括了我。不到十个……”

        侯老虎说着,转过身来看着侯大盛一字一句的道:“但,无论是世祖伯武公还是到我们这辈。没有人因为做了什么,去求官。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这是咱们侯家的风骨!国有难,战场杀敌就是本分!国无恙,我当田耕锁刀放马南山。”侯老虎看着侯大盛,声音低沉如铁锈摩擦:“咱们侯家的风骨,就是无论是怎样的境地都需咬着牙撑着自己。撑着自己走下去!”

        “你活出我们家的风骨了么?!你配得上你祖宗给你留下的这个姓么?!”侯老虎低声吼道:“不过是受了些打击,就自认废人!你还以为你是什么硬汉?!只有从骨子里彻底的硬,枪林弹雨风霜雨雪都不改本心的,那才叫硬汉!”

        “有了本事耀武扬威,没了依仗便垂头丧气。你这叫硬汉?!你他孃的是个几把的硬汉!”(未完待续。)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72/72085/3742840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