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宝贝,对不起

第一百五十八章 宝贝,对不起


        “姐姐”子棋走了进来,轻轻依偎在我身旁,脸红红的。//Www.QВ⑤.Com\

        “怎么了?子棋。”我轻轻握住他有些滚烫的小手,笑着问。

        “四位哥哥说要陪岳丈大人和飘影哥哥喝酒,担心姐姐,让我来照顾姐姐。”

        今天是除夕,四个美男子正抓住机会和爹爹娘亲大哥联络感情,为了肚子里的小宝宝着想,我没喝酒,早早的回到房间歇息。

        “你担心什么?有嫂子在呢。”灵儿笑吟吟的说,子棋脸红红的,眼神有些火热迷离,纤瘦的身子依偎在我身旁。

        “大嫂你先回去吧,我怕呆会大哥喝醉了没人照顾。”

        “他敢喝醉?我剥了他的皮!”灵儿气势汹汹的说,从当当怀里抱过宝贝儿子。

        叮叮在我离开的时候已由风做主嫁给了张龙大哥,现在身怀六甲,在家里等着当娘亲呢,想到她如此幸福,我就替她开心。

        “来,和姑姑说晚安。”

        “姑姑,姑姑…”逸儿挥舞着胖乎乎的小手口齿不清的叫着姑姑。

        “逸儿晚安。”我在小逸儿胖乎乎的小脸上吧唧一口,大哥的儿子取名苏逸,有一岁多了,长得白白胖胖的,漆黑的眼珠咕噜噜的转,很是可爱,有时我会摸着肚子想,他是儿子还是女儿,会长得有多美?

        如果能极其所有夫婿和我的优点,那该是多么美的一个宝贝啊!

        “好了,碧玉和当当下去休息吧!我来照顾姐姐就好。”

        “是,小姐姑爷。”

        “姐姐”子棋轻轻唤着,纤瘦的身子压了上来。

        “怎么了?子棋…”话还未说完,唇便被封住了。

        “子棋,你喝酒了?”

        “嗯。”子棋脸红红的,放肆的吻着我,眼神火热而迷离。

        “子棋”

        “姐姐,子棋想要姐姐,很想很想,”子棋说着拦腰把我抱到床上,还未等我开口,柔软的唇瓣便吻住了我的唇,滚烫的小手不安分的撕拉着我的衣服。

        我叹了口气,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初尝**的美好,不像风他们能克制,哪忍得了,便张开双臂抱紧了他,任由着他的进入侵略。

        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子棋的呼吸很粗重,动作有些激烈和粗暴,我只觉得下体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一股热热的液体如洪水般涌出,便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艰难的睁开沉重的眼皮,便看见风,魑,魅,傲天,还有爹爹娘亲,大哥大嫂们一脸担忧心疼的看着我。

        “柔儿还好吗?”娘亲扶着红玉的手关切的问,我离开的那大半年里,风把红玉接了回来照料娘亲。

        我下意识的抚摸着我的腹部,焦急的问:“宝宝怎么样了?”

        “你还知道宝宝吗?你怎么做人娘亲的,怎么这么不懂事?…”魑难得的火爆语气。

        “魑,柔儿刚醒来,不要说那些没用的。”风轻柔却不失威严的一句话让魑气岔的住了口,恨恨的瞪了我一眼,赌气的扔下一句“我懒得理你!”就摔门而去。

        魑一向妩媚风情,虽然常和我斗嘴,但从未像今天这样生气,一定是我做了让他不能原谅的事,我抚摸着扁平的腹部,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我的宝宝,就这样离开我了吗?对不起,是娘亲没有保护好你!

        娘亲是真的爱你疼你,娘亲说不喜欢你,只是一时的玩笑话,你不要离开娘亲,是娘亲不好,疏忽了你!你就这样走了,想叫娘亲伤心自责一辈子吗?

        宝贝,对不起!

        “风,魅,傲天,对不起,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你们要打要骂都可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呜呜呜…”

        “没有子嗣也没关系啦,反正我一直没有子嗣…”听傲天这么说,我哭得更伤心了,我犯的是怎样不可饶恕的罪过?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我是个罪人,该打下十八层地狱的罪人!

        “傲天,胡说什么!”傲天正想反驳,风阴鸷的看他一眼,回头温柔的对我微笑,“傻瓜,宝宝好着呢,一点事都没有。”

        “真的吗?”我泪眼汪汪的看着他,他的眼神很温柔,表情很真挚,不像说假话。

        “真的,幸好我们喝酒时眼皮一直在跳,觉得有不好的事要发生,就及早赶了回来,有魑这个神医在,宝宝很好,现在安安稳稳的在你的肚子里睡觉呢。”风温柔的吻了吻我的脸颊,低低的说,“我的柔儿,以后可不准再那样胡闹了,宝宝没了,我们可以再生,可若你有什么事,叫我怎么办?”

        “风”他眼里的温柔宠溺像一泓深潭,让我不由自主就陷了进去。

        “我在这呢。”风温柔的抱紧我,爱怜的磨蹭着我的发丝,用他的温暖包容着我的身体,我舒适感动的靠在他的胸口上,听着他节奏沉稳的心跳,双臂不自觉的环紧他紧致结实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肢。

        “哼!”耳边传来一声冷哼,我从风的怀里抬起头,正对上魑气岔怨恨的眼神,那妩媚的桃花眼里一闪而过的担忧心疼全被我看在眼里。

        “魑”我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乞求他的原谅。

        “喝药!”一大碗乌黑的药汁递到我的眼前,我惨惨的看他,“魑,好像很苦耶!”

        “不喝算了!”魑气愤的想把辛苦熬好的药汁扔出去,看着他愠怒的表情,我忙陪着笑接过,“喝,哪能不喝呢?这可是我的魑美人辛辛苦苦熬的,再说了,良药苦口利于病嘛…”

        看着乌黑的药汁,再看看众美男心疼的目光,拼了!我捏着鼻子,一鼓作气咕噜噜喝完,一滴不剩,真的很苦啊!苦得我眼泪都要出来了,魑一定是故意整我的,平日里那么多药丸,怎么这时候就没有了?

        “小诺,来,”魅心疼的往我嘴巴里塞了一颗蜜饯。

        “还是魅最疼我了。”我冲魅甜甜的笑,魅温柔的握了握我的小手,笑容很温暖,“只要小诺开心就好。”

        “对,他最疼你,我们都不疼你。”魑的语气恨恨的,脸色也很不好,我忙握了他的手,露出谄媚的笑,“哪里啊,你们都疼我,不过,我最疼的就是我妩媚多情的魑魑美人儿了…”

        “哼,谁不知你最疼爱的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不分事情轻重的萧子棋?为了他你连我的话都…”

        察觉到自己失言,魑连忙住了口。

        “对了,子棋呢?怎么没看到他啊?他酒还没醒吗?”我笑吟吟的问,大家都不吭声,空气很沉闷很压抑。

        “风,子棋呢?”我勾住风的脖子撒着娇。

        “他犯了这样的错,柔儿认为我该如何处置?”风抚摸着我的发丝,难得的严肃认真,魑幸灾乐祸的接了口,笑得分外妩媚,“自然是休了他!把他赶出府去。”

        “你们真的把他赶出去了?你们怎么能这样?他年纪小,又娇生惯养的,现在又这么冷,一个人在外,怎么生活?”

        “他犯了不可饶恕的错!害得柔儿和宝宝差点没命,柔儿还想要我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吗?”风的语气难得的愠怒,看我的眼神也有了火气,他是真的生气了!气这个小女人对那萧子棋的袒护!也气她不珍爱自己!害他总是担心!

        “他还小,什么也不懂,夫君就饶恕他这次吧!再说,也是柔儿自己疏忽了,与他并没多大关系。”

        “你还护着他!”风恼怒的说,“我才是你的夫君,他只是我可怜他才收容的小妾!你为什么老是护着他?”

        “说了五人平等,你为什么总认为自己高人一等,你是我的夫,他也是我的夫,我护他有什么不对?”

        “你!”风生气的站起身,往门外走去,刚走了几步回头怒气冲冲的说道,“好!既然在柔儿心里,我连一个萧子棋都不如,今日,我自己休了自己!不当你苏飘柔的夫婿了!”

        “风,不要”我挣扎着起身追他,却不慎从床上摔了下来,痛得我吃呀咧嘴。

        “你又起来做什么?身体那么虚弱,还不好好养着?”风焦急心疼的折返,一把将我抱在怀中,我抱紧他,嘟着小嘴,“不准走!我不准你走!”

        “柔儿不爱我,我留下来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走了,省得伤心。”

        “不准!我爱你!我爱风!”见风半信半疑的神色,我凑近他的耳朵用只有我们俩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我只爱风一个,对他们是喜欢,喜爱而已,没有他们,我会不开心,没有风,我会活不下去,这里面的区别,风这么聪明,怎么分不出来?”

        风俊美绝伦的脸上马上晴空万里,艳阳高照,轻轻拥紧我,温柔宠溺的吻了吻我的唇瓣,谁说女人才喜欢听甜言蜜语?男人也喜欢!

        “好了,小诺,风没有赶走他,只是罚他面壁思过而已。”

        “马后炮!你怎么不早说?”

        “因为我不高兴,我以为能赶走他,结果这些没骨气的男人通通不赞同我,哼,他最好下次不要再犯这种不可饶恕的错,不然,我毒得他尸骨无存!”魑咬着牙,阴毒的说,绝美的脸因生气扭曲成一团,我盯着他狰狞的脸,打了个哆嗦,美男生起气来也…蛮丑的!

        “小姐,你快去看看,子棋姑爷他…”当当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见到魑阴毒的脸色和蓝傲天冷酷狠绝的眼神,慌忙吞下要说的话。

        “子棋他被风罚面壁思过了,没事!”

        “不是的,他…”当当刚想开口,就收到两束威胁的目光,当当打了个冷颤,低着头说,“哦,当当知道了。”

        “小诺,子棋弟弟他…”魅刚想开口,魑就冷哼一声,似笑非笑的打断他的话,“怎么?他犯了错,罚一下都不行吗?魅也要为他说情开拖吗?”

        “我…”

        “好了,柔儿累了,要歇息了,魅,我们下去吧。”蓝傲天开口说道,不由分说便拖了魅离开。

        “我怎么觉得他们今天怪怪的?”

        “没有啊,很正常啊…”魑笑着听了听我的脉,“好了,脉象平和有力多了,休息吧,折腾了大半夜也累了。”

        “当当,你下去歇息吧!不用你伺候了。”

        “是,小姐姑爷。”当当刚离开,碧玉就笑着走了进来,抖落一身的雪花,“小姐,外面下好大的雪啊,说也奇怪,大雪天的子棋少爷跪在院子里干嘛,一身的雪,害我以为是小姐让人堆的雪人呢,小姐,你去哪啊?小姐…”

        我踉踉跄跄的奔到院子里,果然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看到一个纤瘦的人影直挺挺的跪在院子里,纤瘦单薄的身影通身雪白,像要被雪吞没了似的,我心疼的奔了过去,“子棋”

        “子棋,这么大的雪,这么冷的天你跪在这里干什么?起来,快起来!”我心疼的拉扯着他,可子棋倔强忧伤的看着我,嘴唇冻得青紫,眉毛上挂着雪花,全身冰冷,就是倔强的不肯起身,我站立不稳,一个踉跄,便跌落在雪地上。

        “姐姐”

        “柔儿”

        “小诺”

        “子棋,听姐姐的话,快起来,你这样会冻病的!你生病了姐姐会心疼,会比子棋更难受…”我流着眼泪抱住他纤瘦冰冷的身子,心疼不已,耳边风声呼啸,刮得我的脸生疼,晶莹剔透的雪花如飘絮般下得纷纷洒洒。

        子棋只是忧伤的看着我,一动也不动,任由漫天飞雪倾斜在他纤瘦的身上。

        “柔儿,回屋去吧!这里冷,你身子又不好…”

        “子棋身子也不好!你怎么能让他跪在雪地里?你说你只是罚他面壁思过的,你怎么可以骗我?…”

        “柔儿,我…”

        “不关风哥哥的事,风哥哥的确是罚子棋面壁思过,可子棋害得姐姐和宝宝差点没命,子棋罪不可恕,所以甘愿在这里跪着,直到子棋的心不在那么自责,内疚,心痛!”晶莹剔透的泪珠滑过他苍白的脸颊,飘落在空气里,凝结成了冰珠。

        “好!子棋有错,姐姐更有错,子棋要跪,姐姐便陪着子棋!”

        “你们俩个又犯什么傻啊?麻烦!”魑不耐烦的拿出两根银针,在俩人的颈后各扎了一根,我便眼前一黑,软软的倒在风的怀里,子棋也软软倒在魑的怀里。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