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对不起,再见!

第一百四十六章 对不起,再见!


        “笑话!放了她我还能活命吗?苏飘柔,想不到你如今这副模样,还有这么多男人为你要生要死的,是你真有那么大魅力,还是这些男人太傻?”温香冷笑着,与楚云意一左一右挟持着手上的女子一步步往后退,直到退到悬崖边。\wwW。Qb5.cǒm//

        为什么电视剧里被人挟持,总会出现一个悬崖呢?这个悬崖什么时候出现的?这么老套的剧情如今就出现在我身上,可能是作者大脑容量有限,实在想不出桥段了吧?

        我看了看深不见底的悬崖一眼,心里想着如果掉下去,可能就找不到人了吧?只能找到一堆肉末。

        “朕答应你,只要你放了她,朕绝不追究,不仅如此,宫中的金银珠宝任你挑选!”

        “只要你放了柔儿,本王愿一死!”楚风扬担忧的看向那脸色煞白的小女人,心痛如刀割。

        “死?不,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的!我说了我要在你面前折磨她,让你眼睁睁看着她在你眼前鲜血流尽停止呼吸,那种无力自责内疚痛苦绝望会让你崩溃!”

        “不要!求你放过她!你要怎么对本王,本王一心领受,绝无怨言!”

        “求我?哈哈哈,自诩风流倜傥,尊贵俊逸的楚风扬求我?你们听听,他求我,他求我!哈哈哈…”温香放肆的笑着,寒风将轻纱吹落,露出左脸上丑陋的疤痕,显得格外狰狞可怖,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你害怕?你害怕这张脸?我告诉你,要不了多久你的脸会比我的恐怖千倍,到时我看这些男人还会不会围着你转?”温香低低的在我耳边说着,尖细的指甲划过我脸上的伤痕,痛得我不由得惊呼:“痛”

        “放开她!求你了,求你放了她!”楚风扬低下高贵的头颅,心痛的哀求着,魑魅抿紧嘴唇,眼里寒光闪现,蓝傲天沉着脸一眼不眨的盯着眼前发疯的女子。

        “风,不要求她,她不会答应的!她就是要拿我让你痛苦,不会放了我的!”

        “苏飘柔啊苏飘柔,你果然有几分见识,我是不会答应他放了你的,不过如果他跪在我面前给我磕头的话,我说不定会答应。”

        “闭嘴!你这个死变态!丑八怪!三八!恶心龌龊卑鄙无耻!…”脸上一痛,温香尖细的指甲毫不留情的在我脸上划了一道又深又长的伤痕。

        “不要!好!本王下跪!”风薄唇紧抿,握紧拳头,寒风呼啸,大雪纷飞,风挺拔的身影缓缓弯下。

        魑和魅缓缓靠近,温香察觉到他们的意图,用力捏住我的脖子,大声道:“不要过来,不然我把她扔下悬崖,让你们连尸骨都找不到!”

        寒风呼啸,我的风,我高贵迷人桀骜不驯的风正忍受着屈辱,为了我,向这个疯狂的女人下跪,不!

        “不要!风,不要!”我奋力喊着,脸上一痛,温香又在我脸上划了一道血痕,温热腥甜的鲜血流在嘴里,和着泪水,又咸又涩又苦。

        风看我一眼,‘扑通’一声,毫不犹豫的跪在雪地上。

        “王爷”魑想扶却缩回了伸出去的手,如果是他和魅,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跪下。

        蓝傲天茫然的看着跪在雪地里的楚风扬,心里震惊万分。

        “风,我不准你跪,我不准,你快起来,快起来!你再跪我就休了你!听到没有,快起来!”

        “求温香姑娘放了柔儿!”光洁如玉的额头重重磕在雪地上。

        温香愣了愣,片刻,爆发出疯狂的笑声,笑声里夹杂着无尽的悲凉,“看到没有,堂堂的桀王爷为了一个女人向我磕头!哈哈哈…”

        “不要啊!!!”我的眼泪汹涌而出。

        “求温香姑娘放了柔儿!”光洁如玉的额头又一次重重磕在雪地上。

        “求温香姑娘放了柔儿!”

        “求温香姑娘放了柔儿!”

        一声声一句句,光洁如玉的额头一次次重重磕在雪地上,直磕得满头血污,直磕得鲜血将白雪染红。

        温香放肆得意的笑声在山谷回荡,刺激着我的耳膜,所有人都沉默看着磕头不止的王爷,尊贵洒脱,桀骜不驯,不跪苍天不跪君王的桀王,如今却为了一个已被毁容的女子弯下高贵的腰,低下高贵的头颅,一次次,一次次在冰冷的雪地上磕着。

        冰冷的雪花下得纷纷扬扬,我的心一片冰冷,泪水和着血水凝结成冰,寒风吹着伤痕,像刀一样割着我的脸,我低头看着脚边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心,忽然就平静了,咽下眼中的泪水,看着风,嘶哑着声音:“风,我给你唱首歌吧!”

        风抬头看我,额间一片血污,眼里全是迷人的深情,醉人的温柔。

        “闭嘴!不准唱!不准唱!”温香揪着我的头发歇斯底里的咆哮,我不理会她的威胁,看着风,露出灿如夏花的笑容,嘶哑低沉悲伤深情的歌声在山谷里飘荡,重重叩击着所有人的心。

        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

        直到看着你的皱纹有了岁月的痕迹

        直到肯定你是真的直到失去力气

        为了你我愿意

        动也不能动也要看着你

        直到看着你的发线有了白雪的痕迹

        直到视线变得模糊,直到不能呼吸

        让我们形影不离

        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

        而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

        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只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

        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哪里

        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

        直到看着你的发线有了白雪的痕迹

        直到视线变得模糊直到不能呼吸

        让我们形影不离

        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

        而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

        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只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

        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哪里

        我们好不容易我们身不由己

        我怕时间太快不够将你看仔细

        我怕时间太慢夜夜担心失去你

        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永不分离

        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

        而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

        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只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

        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哪里

        在哪里

        很静很静,静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风,我爱你!从第一眼见到你!就爱上了!”我平静的笑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柔儿,我也爱你!从第一眼见到你,就爱上了,义无反顾,无怨无悔。”醉人的温柔,动人的深情,俊美绝伦的脸,高贵脱俗的身姿,再看一眼,最后一眼。

        “魅,我一直不肯放你离开,我告诉自己只是贪恋你温暖安心的怀抱,却不知自己早就爱上了你,才不愿放开。”

        “小诺”魅蠕动着嘴唇,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眼里流露的温柔深情已经足够温暖我的心。

        “楚风扬,看到没有,你的女人给你戴绿帽!你丢脸丢大了!”温香张狂的笑着,没有人理会她,她像一个小丑上串下跳不停的叫嚣着。

        “魑,你一个男人怎么能长那么美,害得我总想把你据为己有,看到那些男人女人看你的眼神我就很不爽。”

        “如果不长这么美,能勾引到你吗?”魑摆着他的招牌兰花指笑得妩媚醉人,风情万种。

        “蓝傲天,如果你不是皇帝该多好…”

        “柔儿”若柔儿喜欢,朕不要这江山又有什么大不了?

        “魑,魅,拜托你们了!”

        “小诺拜托我们什么?”

        我没有回答,冲他们露出笑容:“风,魑,魅,蓝傲天,还有单纯可爱的子棋,再见!”

        “柔儿”

        “小诺”

        我一手挽住温香,一手挽住楚云意。

        “你要干什么?”温香隐约察觉我的意图,惊惧不已。

        “一个人太寂寞,大家一起下黄泉,路上也有个伴。”我盈盈一笑,拖住他们俩个,用力往前一跳,跃下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不要,柔儿”

        “小诺”魑见楚风扬激动得要随小诺跳下深渊,忙出手点了他的穴位,又见魅就要纵身跃下,指间的圆珠重重打在他的大腿上,魅重重摔在悬崖前,眼睁睁看着那娇小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却无能为力。

        蓝傲天心口一痛,眼前一黑,重重的摔下马来,蓝御天忙扶了他,最后看了一眼她消失的悬崖,忍下冲下悬崖的冲动,带着御林军离开。

        转眼的功夫,悬崖前只剩下被血染红的雪,冷冽的寒风,倒地的两人,和迎风而立一身红袍的绝美男子。

        魑看着烟雾缭绕的无底深渊,眉间的红痣黯然无光,大颗泪珠从妩媚迷人的桃花眼无声滴落,落在雪地里,转眼便失去踪影,失去血色的薄唇紧抿,呆呆站在风里许久,呆呆看着她离开的方向许久,方擦去泪水,扶了倒地的两人往风云国走去。

        小诺,我知你爱他,而我如你爱他般爱你,所以,我会为了你好好保重自己,才能照顾他,照顾魅,照顾所有你爱的人。

        风在耳边呼啸着,吹起了我的长发,扬起了我的衣袍,我的身体正在做着阻力可以忽略不计的自由落体运动。

        ‘砰!’重重的一声撞击,后背传来的刺骨寒冷,我的身体落入寒冷的深潭中,溅起无数水花,冰冷刺骨的潭水掩盖了我的身体,淹没了我的思绪,我无力反抗,纤瘦的身体一点点往下沉,长发在水中飘扬,裙裾也飘舞开来,我的身体舒展开来,像一朵盛开的花朵。

        水很蓝,很冷,很温柔,包容着我,我缓缓闭上眼睛,失去了最后一丝意识。

        对不起,风,我爱你!

        对不起,魅,我爱你!

        对不起,魑,我爱你!

        对不起,子棋,姐姐爱你!

        对不起…

        犹记得一身艳丽嫁衣的她戴着凤冠对他巧笑倩兮,樱唇轻启,柔柔的说着:“我要做你最美的新娘!唯一的新娘!”

        好!我只要你做我的新娘,唯一的新娘!

        犹记得他躺在她香软的被窝里,她的手指轻轻滑过他性感诱人的薄唇,低低说着:“我叫你魅好吗?”

        好!只要小诺开心,怎么都好!

        犹记得她轻轻在他娇媚的红唇上偷了个香,坏坏的笑着:“现在,你是我苏小诺的人了,不许反悔!”

        好!我是你的人了,一辈子都不反悔!

        犹记得十三年未笑的他,只愿为她露出温暖温柔的笑意,只愿为她伤悲气愤,只愿为她得罪朝臣,三千宠爱在一身,却得不来她真心的笑颜。

        可越爱越伤害,他的靠近,她的逃离,他的无奈,她的恨,怎么挽回?

        犹记得他红着脸儿,恍如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有着干净清澈的眼神,单纯羞涩的笑容,轻轻柔柔的唤她:“姐姐”

        一声姐姐,一回眸,一低头,轻轻一吻,便爱上了她,死心塌地,无怨无悔。

        对不起,我爱你…

        对不起,再见…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