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跑路

第一百四十一章 跑路


        “你烦什么?你是皇兄最宠爱的妃子,要什么有什么,还有个子棋供你调戏,日子过得不知有多爽,不过你要小心点,别让皇兄知道你肚子里的小孩。\\wwW。QΒ⑤、c0m\”

        我无语,我持续无语中。

        水月转过脸来,很认真的看着我,很认真的说:“不过,你可以考虑一下和皇兄那个,把这个孩子赖在皇兄头上,皇兄三十岁了,还没有子嗣,听到这消息一定会乐坏的…”

        “蓝水月!”我怒喝一声,止住了她的胡言乱语。

        “好了,不说就不说,你自己好自为之!”水月偏过头去。

        “水月,”我推了推她雪白得如同莲藕的手臂。

        “什么事?”水月闭着眼睛,懒洋洋的问。

        “你怎么知道皇上要把你嫁去烈焰?”

        “在这宫里,谁没有耳目啊?我不仅知道皇兄要把我嫁去烈焰,借烈焰之力踏平风云,还知道,皇兄干掉风云之后,就会把矛头对准烈焰,把烈焰也铲平,达到他一统天下的目的!”

        “兔死狗烹?过河拆桥?阴险!真的阴险!”

        “所以为了他,我才不能让皇兄得逞!我要逃脱皇兄的控制!”水月无比坚定的说。

        “为了他?他是谁?你的情人吗?我认不认识?”我饶有趣味的缠着水月誓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没有没有!你听错了!”水月扭过脸去,俏脸红到了耳根,还说没有?骗谁啊?

        “难道你这次跑路是为了他吗?我知道了,你喜欢他,不喜欢烈焰国皇帝,所以才不想嫁给烈焰国皇帝…”

        “谁说我不喜欢…”关键时刻,水月住了嘴,红着脸看了我一眼,“我只是不喜欢自己的命运被人安排,更不希望他因我而丢了江山。”

        “丢了江山?有江山的只有风他老爸,蓝傲天和那个烈焰国的老大,难道…”我恍然大悟,颇有深意的盯着水月看,“原来你的情人就是那个烈焰国的老大啊!”

        水月没有反驳,羞答答的看我一眼,脸红得像熟透了的番茄。

        “不对啊!,我听说他好男色的!还好太监!”

        “胡说!他哪里好男色了?”水月生气的吼,“那纯粹是谣言是诽谤!无中生有!”

        “空穴不能来风,事出必有因!”

        “他不好男色啦!也不会喜欢太监!”

        “可我听看着风长大的郭公公说,他说烈焰国的皇帝好男色,还好太监,还说是大内总管刘公公说的,刘公公还打算离宫后去烈焰国呢。”

        “风?郭公公?刘公公?”水月漂亮的脸孔突然在我面前放大数倍,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扑闪扑闪的,“柔儿,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我没有想起什么啊。”我搬开她的脸:“我一直都记得过去啊,哪需要想起。”

        “柔儿,你没失忆?”

        我摇了摇头。

        “柔儿,你没失忆!真是太好了!”水月忽然爆发出一声惊天大叫,震得汤池里的水如地震般翻滚。

        “你没失忆,皇兄为何说你失忆了?”

        “其实我本来是失忆了的,可皇上派去抓我的人给我头上来了一棒,就这当头一棒打醒了我,我才想起一切的,不过我没有告诉皇上,所以他一直以为我失忆,对了,水月,你别告诉皇上我没失忆啊。”

        “知道!你这么做自然有你的道理!如果是我,我也会选择继续装傻!”水月很义气的拍了拍我的肩,“既然你没失忆,为何第一次在宫里见面,你装作不认识我?”

        “我没有装!我的确不认识你!”

        “柔儿,好歹我们也是同路人,你竟然…”

        “你别急听我说,你的名字很熟悉,脸也熟悉,可就想不起在哪见过。”我如实答道。

        “我们初识的地方很特别很特别,特别到让我终生难忘,”水月陷入回忆,眼睛里闪着愉悦的光芒,“我想不到那地儿除了我之外,还有第二个女子在里面乱晃,而且我怎么也是女扮男装,她竟然一身女儿装就在里面乱搞。”

        女扮男装?我脑海里灵光一闪,惊喜的抓住水月的手,“温香院!你是那个和我一起捉弄风的年轻假公子!”

        “对啊对啊!柔儿,你终于想起我了,我好开心啊!”水月一把抱住我,放声大哭。

        “他乡遇故知,天大的幸福啊!激动!激动!”我也抱住她,开心得大叫。

        良久,两个人像想起什么似的,互相看了看对方,然后又看了看自己。

        “啊!”

        “啊!”两声超过一百二十分贝的震天惊叫响彻凤林宫,震得凤林宫周围守卫的耳朵短暂性失聪。

        “蓝水月!你不要每次一激动就冲上来抱住我好不好?我很吃亏耶!上次你已经占过我便宜了,这次你又故伎重演!”我护着自己的胸部,恶狠狠的瞪着同样抱住胸部的水月。

        “什么啊?上次你自己也认为是意外啦!这次你还不一样抱着我,再说了,吃亏的是我好不?”水月不甘示弱的瞪回来。

        “蓝水月!你说话要凭良心好不好,现在被占便宜的是我耶!你还在那里大言不惭说自己吃亏?”

        “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材,说你吃亏有人信吗?再说了,你抱我比我抱你紧,吃亏的是我!”

        “蓝水月,不准再讽刺我的身材!”我怒吼着,捧起一瓢水就泼了过去。

        “泼水?泼妇!”

        水月一把抹去脸去的水珠花瓣,大叫着捧起水往我脸上泼来,我也不是好惹的,立马回击,一场泼水大战在凤林宫上演,直泼得凤林宫里水迹斑斑,花瓣到处都是,纱帐也湿了,方才停战。

        两个人签订了停战协议,喘着气并肩靠在池边。

        “水月,你什么时候走?”我把湿漉漉的长发撩至脑后,轻声问道。

        “今晚。”

        “这么快?”

        “对!现在战场上的局势很不利,你家的桀王爷把我们的大军打得节节败退,我想皇兄这两日就会有把我送到烈焰国去,以扭转败局,我得赶在他把我送走前先逃了。”

        “水月,对不起啊!都是我家的风太厉害了,也怪我说要做什么天下的皇后,本来只想着拖个一时半会的,没想到皇上当了真。”

        “其实皇兄打这场战说是为了你,其实他自己也有征服天下的野心,以前水蓝国国势衰弱,依赖着风云国,皇兄继位后对风云国诸多挑衅,风云国并未报复,我实在不支持皇兄与风云国开战,长此以往,两败俱伤!百姓也会流离失所,只是皇兄一意孤行,连母后的话都不听,何况我这个皇妹。”水月叹了口气,一脸忧愁。

        “皇上既然要把你嫁人,一定会严加看管你的!要逃走谈何容易!”

        “放心,我自有办法!”水月一脸的自信满满,调皮的冲我眨眨眼,卖了个关子,“晚上你就知道了!”

        心里挂念着风,一与水月分别,便由宫女扶着匆匆往寝宫赶,路上遇到皇上说要送我回去,我哪敢让他送啊,打了个马虎眼拒绝了他的‘热心’。

        回到寝宫时,赶紧把门关紧,便匆匆进了卧室。

        风正等得望眼欲穿,差点成了望妻石,魑一脸无所谓的磕着瓜子,品着点心果品,喝着茶,不知多舒畅。

        “柔儿”风一看到我,马上飞奔上来抱起我转了三圈。

        好不容易停下来,我头已经转晕了,风把我抱在怀里,狠命的吻着我,吻得我差点缺氧而亡。

        “柔儿,我好想你!”风的唇离开不足三秒,又吻了上来,我耐心享受完他的情感发泄,才拉了他坐下,自己则坐在他怀里,摘掉他脸上的面具,露出那张俊美无双高贵迷人的脸,“刮了胡子,整个人精神多了,帅多了。”

        “柔儿喜欢就好。”风说着,又吻住那娇艳欲滴的唇瓣拼命吮吸。

        “咳咳,咳咳!”魑煞风景的干咳着。

        “魑,这么晚了,你还不回房间休息?”我狠狠瞪了一眼这个绝色电灯泡。

        “哎,念完经就不要和尚了,有了新欢忘了旧爱,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魑哀怨的说着。

        我抓起一个橙子就砸了过去:“搞清楚,风才是旧爱!”

        “哎,有了旧爱忘了新欢啊,人家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怎么我这个偷来的美妾却不如那人老珠黄的妻呢?”魑接住橙子,幽怨的看我一眼,好像我就是那抛弃他的负心人。

        我又一个苹果砸过去,“说啥呢你?我们家风可是天下第一美男子,风华绝代,倾国倾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哪来的人老珠黄?”

        “哎,”魑随意的接了苹果放在桌上,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我还是独守空房罢!一个人真寂寞啊!”

        魑抛了个媚眼,电得我浑身酥软,妖精!绝对的妖精!

        魑妩媚一笑,抓了把瓜子,一路磕着,扭着腰肢婀娜多姿风情万种的去了。

        “风,我好想你!想得都快疯了!”魑这个电灯泡一走,我马上叫着扑进风的怀里,脑袋像小猫一样使劲在他怀里拱着。

        “柔儿,我也想你!无时无刻不想你!”风抱紧我,一只手搂着那紧致的小蛮腰,一只手捧起那日思夜想的美丽小脸,温柔又霸道的吻带着滚烫的气息铺天盖地的落下,燃烧着我的**,吻得我热血沸腾,浑身燥热,小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上下摸索。

        “别急,柔儿”风轻轻咬着我的耳垂,惹得我浑身颤栗,无助的呻吟不自觉的从娇艳红润的唇边溢出,风再也按捺不住,一把将我抱起,往大床走去。

        “砰!”大门被一脚踹开,被打断好事的我爆发出一通怒吼:“他妈的是谁这么没礼貌!不知道要敲门吗?”

        房子里出现一个陌生男子,有些纤细的身材,手里还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剑。

        “魑,你神经病啊?没事换张脸拿把剑来吓人?”

        “他不是魑!”风淡淡的开口,话音未落,我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反应过来时,风手里的玉箫已如闪电般刺向男子的左肩,男子愣了愣,唇边浮现出一丝笑意,手里的长剑划出好看的剑花,与风缠斗起来。

        十招过后,陌生人已落于下风,十五招之后,男子已步步后退,难于招架,二十招之后,风的玉箫一环扣一环刺向男子的周身大穴,男子左闪右避,险象环生,风冷冷一笑,手中的玉箫夹着十足功力刺向男子的心脏部位。

        “柔儿,我不玩了,叫他快停下!是我!”男子发出一声惊呼。

        风明显一愣,阴鸷的眼神扫向眼前的陌生男子,薄唇紧抿,玉箫在手中挥舞,更凌厉更霸道更要命的攻向男子。

        “风!快停下!”见风步步要置他于死地,我有些明白了,不禁笑道:“他是水月公主!”

        公主?女人?风收住玉箫,再也不看这个女扮男装的公主一眼,扭头进了内堂。

        “水月,你没事吧?受伤了吗?”我赶紧去扶水月。

        “没受伤。”水月冲我笑笑,摘下脸上的面具递到我手上,“怎么样?这可是人皮面具,去年我离宫闯江湖时,为了不被皇兄的人马找到,特地花了一千两黄金从天下第一杀手魑手上买的,怎么样?没见过吧?”

        “没见过!”没见过这一张!

        “我就知道你没见过,所以在临走前让你见识见识,也不知道这一走什么时候才能再见,柔儿,我会想你的!”水月扑上来抱住我,深情的干哭。

        “我也会想你的!”我也抱着她,装腔作势的干嚎。

        风闪了过来,一把将我从水月身上拉开,箍在怀里,眼神很恶意的瞪着水月。

        我不好意思的冲水月笑笑。

        水月不理我,冲桀王拱拱手:“王爷好啊,好久不见,您老还是那么帅那么拽!不过您男扮女装的造型真是…很有个性,嘿嘿…”

        风很酷的把这位公主的话当耳旁风,温柔的吻了吻我的发丝,看我的眼神温柔似水,看水月的眼神阴冷若冰,好像人家抢了他老婆似的。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