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暖阁里的欢爱

第一百三十七章 暖阁里的欢爱


        “奴才参见娘娘,”邓公公一看到我马上跪下行礼。

        “起来吧!大冷天的就别跪了。”我摆摆手,抱紧怀里的手炉,朝御书房里看了一眼:“皇上在里面吗?”

        “皇上和王爷,国师,宰相大人还有众大臣在里面商议军事。”

        “哦!”我想踏进去,又收回了脚步,冬天果然来了,寒风冷冽,万木皆枯,百花凋零,天色也总是灰沉沉的,让人看着心里怪压抑的,我穿了袄子,又裹了狐裘,怀里还抱着手炉,依然觉得有些冷。

        “娘娘,要奴才进去通秉吗?”邓公公见我在门口犹豫不决,忙问道。

        “好,不,不用了,我还在这里等他吧!”我看了里面一眼,“他们商议多久了?”

        “回娘娘,有一个多时辰了。”

        “还要多久呢?”

        “奴才也不知,娘娘,外面风大,别冻着您身子,娘娘还是随奴才去暖阁休息,如何?”

        “算了,我还是在这里等着他吧,也不是很冷,老呆在房子里,闷,吹吹风,清醒清醒也好。”其实是我还没有做好见他的准备,自从那日喝醉酒出言不逊,这些日子我都没见过他,碧玉也说没看见皇上来过念柔宫,或许他来过,只是我们都不知。

        我原以为那日胡言乱语,他会责罚我,谁知他什么也没做,好像忘记了我这个人,这让我有些失落,也有些庆幸。

        如果他不是皇帝,或许我会喜欢上他,可我不会喜欢皇帝,所以不会喜欢他,可有时对于他的呵护宠爱纵容,我又有些心动。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如果能离开这里,又不伤到身边的人,那该有多好?

        “邓公公,那两株是红梅吗?”我指着门前的两株梅树问道。

        “回娘娘,那是白梅。”

        白梅?不是红梅。我不由得想起去年冬天,风在御花园里翩翩舞剑的情景,玉树琼枝里,娇艳百花丛,白雪纷扬,红梅正好,身影翩飞,青丝飞舞,咋看落红点点,赢来雪花片片,那俊美飘逸的男子迎风而立,身上红白相间,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我走到梅花树下,想起那俊逸无双,风姿脱俗的男子,思念一点一点把心填满,忧伤一丝一丝飘荡在风里。

        “皇上,柔妃娘娘已在外面等您半个时辰了。”邓公公端着参茶进来时,低声道。

        “为何不早说?这么冷的天你让柔儿在外面吹冷风?”皇帝站起身,怒瞪着邓公公。

        “娘娘不让奴才通秉。”

        “那为何不带她起暖阁休息?冻着了她,你如何担当?”

        “奴才知罪,娘娘说不想去暖阁休息,说老呆在房子里,闷,想一个人吹吹风。”

        皇帝冷哼一声,扔下众臣,急急的向外走去。

        荣王一听是那个日夜思念的柔儿,忙也急急的跟了出去,大臣们一见荣王如此,自然也跟了出去。

        寒风吹起我的披风,又吹起我的长发,我轻轻抚摸着梅枝,想起那俊逸脱俗的男子,想起他写给我的情诗,不禁低声吟道:“铁骑银剑千杯酒,妾看爱郎最风流,”

        “踏破万里好河山,爱郎豪情千万丈。”

        “奋死杀敌建功业,倒不如妾身红袖来添香。”

        “眉目如画美如玉,只为爱郎添娇羞。”

        寒风吹起我的长发,缠在梅枝上,我细细的将长发拾起,低眉浅笑,眉目含情,醉倒了身后的儿郎。

        “青丝缠绕香海里,永不负君相思意,”

        “柔儿一身女儿香,不怕醉君三千场,”

        想起千里之隔,相见无望,我的眼泪悄然滑落,空气里梅树下,谁的心悄然碎裂?

        “滴滴落尽女儿泪,执手相看人断肠。”

        “秋去冬来思不休,执子之手共白头。”

        “柔儿”我回头冲皇帝一笑,忍下心里的泪珠儿,皇帝伸手将我揽入怀中,我正想闪躲,可滚烫的温暖让我迟疑,就在这短暂的迟疑中,我已落入他的怀抱。

        皇帝抱紧怀里的女子,爱怜的磨蹭着她的发丝,低低的说:“柔儿,朕只愿执子之手共白头。”

        你要的是江山!不是美人!我从皇帝怀里抬起头,与荣王悲伤深情的眼神相撞,不禁浅浅一笑,算是对那日醉酒的歉意。

        看着那醉人的笑颜,荣王不禁有些失神。

        “今日就议到此吧,明日早朝再议,通通退下吧!”皇帝大手一挥,所有人散得干干净净。

        荣王留恋的看我一眼,也低头退下。

        皇帝拦腰把我抱起,大步踏入暖阁,把我轻轻放在软榻上,给我摘了披风挂在屏风上,重又把我抱入怀中。

        “皇上今日在议什么重要事情?柔儿是不是打扰到皇上了?”我看了看皇帝还算柔和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我不知皇帝是否还恼怒那日的醉话。

        “没什么重要事。”见我仍望着他,以为我不相信,又解释道:“只是在说前方战事,皇甫义连番战败的事。”

        “哦,”我抿了抿嘴,在皇帝暖洋洋的怀里拱了拱,漫不经心的说,“听说皇甫将军被敌军杀死了,现在军队全龙无首,军心涣散,是不是真的?”

        “胡说!谁在造谣?”皇帝语气淡淡的:“皇甫义连连败下阵来,朕看在他奋勇杀敌以至于身受重伤的份上,不予计较,朕也心中目前军中并无能顶替韩达的将军,也不能怪责皇甫义。”

        “皇上是不是后悔斩杀韩将军了?都是柔儿不好,柔儿不该…”我挤出两滴可怜的泪珠儿。

        皇帝一看我的眼泪心就疼了,忙轻声安慰我:“柔儿别多想,他如此对柔儿,朕不将他千刀万剐已对他不错了,朕又岂会后悔杀他,朕只是因战事不利,有些心烦而已。”

        “既然如此,那皇上…我们就不打了不好吗?再说了,战乱连连,百姓苦不堪言…”

        “不!朕要征服天下,朕要让柔儿当天下的王后,而不只是水蓝国的皇后,朕要给柔儿最尊贵的身份。”皇帝打断我的话,语气无比坚定。

        “可是,皇上…”

        “柔儿不用担心,朕已经想到办法了,一定能将风云国左右夹击,一举歼灭!”

        左右夹击?我抬起好奇的小脸,“皇上,我们的军队不是损失惨重吗?怎么还能将风云国的各路大军左右夹击啊?”

        “这柔儿就不用担心了,朕自有妙计。”

        眼见套不出话,我只好安静下来,缩在皇帝的怀里,真奇怪,今天他的怀抱怎么这么温暖如春。

        “那…皇上,既然没有人能顶替韩将军,意思就是说皇甫将军还得继续做主帅咯?皇甫将军身受重伤,有没有生命危险啊?”

        “他没事,只是被流矢射中大腿,背上又挨了一刀而已,并无大碍。”

        什么叫‘只是’被流矢射中,又挨了一刀‘而已’,换成是我,哪一样都让我够呛。

        皇帝的怀抱像个火炉一样,暖和得让我昏昏欲睡,我抱紧他,把脸贴在他的胸口上,缓缓闭上眼睛,进入梦乡。

        皇帝见怀里的女子安静了许久,奇怪的低声唤道:“柔儿”

        我只是梦呓一声,便将火炉抱得更紧,睡得香甜。

        “原来是睡着了。”皇帝轻轻笑了笑,便欲将怀里的女子放在软榻上。

        “不要,别走!”可怀里的女子紧抱着他不放,皱着眉头,嘴里一直嘟囔着:“别走,别走”

        “朕不走,柔儿睡吧,朕陪着你。”皇帝轻轻把怀里的女子放在榻上,脱了软靴和外袍,钻进被窝里,运起真气,重又将睡得香甜的女子抱入怀中。

        “好暖和~~”怀里的女子满足得叹息,像小猫一样蜷缩在他的怀里,皇帝笑了笑,将她抱得更紧,眼里洋溢着浓浓的爱恋。

        寒风冷冽的冬日里,一个勤勉狂傲的帝王,丢下繁忙的政务,一动不动侧躺在软榻上,只为了给心爱女子春天般的温暖,只为守护她,守护她的梦。

        “王爷,幽京有消息了!魑少侠已探得娘娘所在。”

        坐在案前憔悴不堪的男子,即便消瘦许多,仍无损他的俊美尊贵,楚风扬急急站起身,衣袍带落了案上的卷宗:“快说!柔儿到底是哪?”

        “是,王爷…”

        当夜幕降临时,我才满足的醒过来,在被窝里伸着懒腰,等等,我手打到什么东西?脚踢到什么东西?

        我定睛一看,正对上皇帝笑意融融的脸,我惊得差点跳起来,我是想跳起来,可我没有,因为有人伸手把我揽入怀中。

        “皇上,你…你怎么在我床上?”我抓起被子看了看,还好两个人都衣服整齐。

        “这是在朕的暖阁里,在朕的软榻上,应该说柔儿怎么到了朕的榻上?”皇帝笑意融融的看着我,我不客气的瞪他一眼。

        “我怎么知道怎么到了你榻上?一定是你,使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把我拐上…榻!你这个皇帝太龌龊了!”

        “朕没有使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是柔儿抱着朕不准朕离开的,柔儿要朕别走,朕怎么走得了?”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好吧,就算有吧,我死不承认你拿我怎么办,我瞪他一眼,理不直气不壮的说:“胡说!根本没这回事!你别以为我睡着了就可以随便糊弄我!”

        “好了好了!没有就没有!柔儿,让朕再抱一回!”皇帝把头埋入那乌黑柔顺的发丝中,贪婪的闻着那醉人的清香。

        “皇上,天色晚了,我要回去了,不回去呆会下人们又到处找。”我推了推皇帝,纹丝不动,再推了推,不动分毫,还想再推,皇帝说话了,声音嘶哑低沉,带着隐忍。

        “柔儿别动,让朕再抱一回,朕不会对柔儿做什么,只要这样静静抱着柔儿就好。”

        “既然不对我做什么?为什么要解释?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我笑了笑,不怕死的推着皇帝。

        “别动!”

        “你叫我不动我就不动啊,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我使劲挣扎着,想挣脱皇帝铁棍般箍着我的两只手臂。

        等等,刚才我的手碰到下面什么硬硬的东西了?那个位置好像是…!再看到皇帝隐忍的表情,眼中熊熊燃烧的欲火,我干笑两声,不敢再挣扎,生怕越挣扎他欲火越望,呆会扑上来把我吃干抹净我怎么办?我可是良家女子,再说我的准则是不招惹有妇之夫。

        皇帝,我可不想招惹,尽管他长得很不错,身材比魅还健美,再加上经验丰富,技术好,从那天观看他和媚妃的那场世纪大战,我就已经把他定位为床上第一猛男,那技术那劲头那身材真不是盖的。

        如果能和他共赴巫山**大战三百回合,那也是不错的选择,光是那身材就够劲爆了,还有那永不消退的威猛进攻,熟练的挑逗技术,光想着就想惊叫,天哪!我不能想了,再想我会疯掉的,还是回去折腾魑吧,我吞了吞口水,使劲掐了把大腿,停止YY。

        皇帝饶有趣味的看着怀里的女子变化无穷的表情,嘴角上扬,唇边勾勒出一抹笑意,待看到她小巧的舌头舔着红润的唇瓣,不禁喉咙干渴,本就**难忍,浑身燥热,再也控制不住,高大威猛的身躯压了上去。

        “皇上,你”惊叫全被吞没,皇帝霸道有力的席卷她的唇瓣,雄健有力的舌头撬开她的贝齿,纠缠着她的丁香小舌,逼着她和他一起沉沦。

        我大脑一片空白,思绪无法集中,全身一阵酥麻,像被电流击过,呆呆的沦陷在他霸道的进攻里。

        唇瓣传来霸道的滚烫让我无助的呻吟,他的大手隔着衣物抚摸着我的肌肤,燃起熊熊大火,他霸道的吻着我,剥夺了我呼吸和反抗的机会,我只能呻吟着,臣服在他的身下。

        他还不放过我,手掌揉搓着我胸前的丰满,惹得我想大声惊呼,可惊呼却全被他吞没,我只能勾住他粗壮的脖颈,和他一起沉沦,沉醉,或下地狱或上天堂。

        “柔儿,朕想要你!”他吻着我,大口喘着粗气,热气喷在我燃烧的肌肤上,更激起我的**。

        “皇上”我低低唤着,暧昧缠绵的声音听起来像热情的邀请,勾起了皇帝更大的**。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