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冬猎 二

第一百三十四章 冬猎 二


        众位王爷亲王的妃嫔惊异的看着这位民间王妃,哪有女子这么大刺刺的评论王爷和皇帝,还脸不红心不跳的开口嫁闭口嫁,太后和丽妃们倒见怪不怪,一笑置之。全本小说网

        “娘娘言谈行事,新颖大胆,不同于一般人,令臣妾心生敬意。”柳妃盈盈笑道,心里却不是滋味,王爷可是自己的天,谁喜欢别人说自己的天不好要塌了,“男人三妻四妾实属平常,更何况帝王贵胄之家,为了子嗣着想,多几个侧妃侍妾也没什么不妥。”

        我不再说话,跟她们争论一夫一妻制那是对牛弹琴,这个柳妃温婉动人,一看就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对那些封建礼教也是崇尚得紧,再说了,人家两口子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瞎操什么心。

        场面不是很热烈,大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心不在焉的,尤其是那柳妃,眼睛一直望着狩猎的方向,都快成望夫石了。

        “姐姐”一个翩翩美少年沐浴着冬日的阳光纵马而来,手里拿着一只白鹿。

        “子棋弟弟”看到边上因我一脸兴奋而脸色阴沉的魑,我赶紧在子棋后加了弟弟二字。

        “魑,子棋是琴妃的同胞弟弟,我待他也是姐姐待弟弟那般,绝无其他。”

        “既然绝无其他,为何要与我解释?”

        “我不是怕你吃醋嘛!所以才和你解释的呀,你看我多在乎你!”

        “哼!”魑扭过脸去,脸色却好了很多,只是看向子棋的目光多了探究,心里暗想,这么一个美少年,幸亏还小,若再长大点,小诺一定会拿下他的,不行,等他一满十八岁,马上杀了他!

        “姐姐!”子棋提着血淋淋的白鹿径自走了上来,妃嫔们纷纷惊叫。

        “子棋,你!你”我指着他手上血淋淋的白鹿,说不出话。

        “姐姐,这是这是别人射的,不是子棋射的!”子棋慌忙把白鹿扔在地上,扑到我面前,露出惊恐娇怯的表情,“子棋只是捡了别人的猎物而已…”

        “别人的猎物?子棋,你…你…你竟然…”我指着他,瞪大双眼。

        “姐姐别生气,子棋再也不敢撒谎了,这白鹿的确是子棋射的,子棋向姐姐保证,再也不杀生了,求姐姐别生气…”

        “你…你…”我指着他,硬是‘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子棋再也不敢了,子棋知道姐姐心地善良不忍杀生,子棋向姐姐发誓,以后再也不杀生了,子棋的手再不沾染血腥,求姐姐原谅子棋这一回…”

        “子棋!”我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神情激动,悲痛欲绝,那是子棋眼里的表情,实际上我只是激动得嘴角抽蓄面容扭曲而已,“子棋,你真是太…”

        “姐姐,子棋不会让姐姐失望了…”

        “太…”

        “子棋再也不敢了,求姐姐别生气…”

        “太…太厉害了!好样的!这才像个男儿汉!”我又一掌拍得他本来就矮下去的身子又矮了一截。

        “姐姐,你不生子棋的气?你不怪子棋杀生?”

        “杀生是不好,可是不杀生我们就没肉吃,这是一个很矛盾的问题,所以杀了就杀了吧,我们的子棋弟弟箭术过人,更像个男儿汉了!”

        “姐姐”子棋很开心的坐在我身边,可我的脸色马上黯然无光。

        “姐姐怎么了,不开心吗?”

        “没什么,只是想着子棋长大了,像个男人了,”我摸着他的手,还是那么细滑白皙,叹了口气,“以前那个在姐姐身旁撒娇,要姐姐保护,乖巧温驯,娇怯羞涩的子棋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子棋不要姐姐保护,子棋要保护姐姐。”

        “可是姐姐最想要的还是那个娇怯羞涩,爱脸红的翩翩美少年子棋啊!那样姐姐就会觉得自己是子棋需要的人,而不是…拖累!”我的口气有些惆怅,我就是风的拖累啊!

        子棋握着我的手,“那…子棋就永远不变,永远做那个在姐姐怀里撒娇,乖巧听话,娇怯羞涩的子棋,姐姐说好不好?”

        “傻子棋,人总会长大的呀,姐姐也会变老。”

        “子棋不要长大,姐姐不会变老,子棋要永远永远陪在姐姐身边,不让姐姐孤单。”子棋像个小孩似的把头埋进我的怀里。

        “傻子棋,净说些傻话,哪有人不会长大,哪有人不会变老。”太后拉过子棋的手轻轻拍着,“再说了,等子棋长到十八岁,就会娶妻生子,怎么能永远陪在柔丫头身边呢,再说了,柔丫头有皇儿宠爱,不会孤单的。”

        “子棋不要长大,子棋不要娶妻生子…”

        “好了好了!不娶不娶!”太后好脾气的哄着子棋,慈爱的看着子棋,“这孩子,越长越漂亮,瞧这眉目倒有几分像琴儿呢,说也奇怪,怎么子棋不粘琴儿,反而粘柔丫头呢?”

        “小孩子贪新鲜嘛!小时候粘惯了琴妹妹,这时候就来粘我了,哎,想我一个女儿家,竟然要帮琴儿带弟弟,真可怜,琴妹妹,你说要怎么谢我才好呢?”

        “姐姐去我的琴音宫,看上什么自己拿吧!”

        “你说的哦!我可不客气了。”

        “姐姐你什么时候客气过?不过也没什么好拿的,里面的东西多半是子棋从姐姐宫里搬过去的。”琴儿喝着茶,笑吟吟的说。

        “我就说嘛,我宫里的东西怎么越来越少,原来子棋你呀”我伸出食指怜爱的戳了戳子棋的眉心,“有事没事跑姐姐宫里来,害得姐姐以为你有心来看姐姐,待你那么好,你竟然是琴妹妹的探子,哎,枉费姐姐对你的疼爱啊!”

        我装出一脸伤心模样,长吁短叹起来。

        大家都笑起来。

        “姐姐”子棋红着脸埋入我的怀里再也不肯见人。

        “这柔丫头的嘴啊真真利害,子棋小子怎么说得过她,来,子棋,到太后这里来,省得柔丫头欺负你。”

        “我不去,我宁愿在这里让姐姐欺负我。”子棋抬头说了一句话又埋下头去,姐姐的怀里好温柔好温暖,清香醉人,如果能一辈子赖在姐姐怀里该多好。

        “瞧瞧瞧瞧!也不知柔丫头给这孩子施了什么法术,哀家可是从小看着他长大,小时候还抱过他,他竟然…”

        “太后,子棋年纪小不懂事,您别和他计较。”琴儿笑着说。

        “就是啊,太后,萧公子小孩子任性调皮是有的,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他吧!”柳妃也笑盈盈的说。

        “也罢,哀家就不计较了,都是柔丫头的不是。”

        “哎哟,太后,您这么大年纪了,还和我一个小辈吃醋,传出去也不怕人笑话,羞羞!”我朝太后扮了个鬼脸。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柔丫头真是越来越胆大了!”

        “那是太后您宽宏大量,亲切和蔼,才得来这其乐融融子孝媳顺…”

        “那倒是,只是哀家一大把年纪了,皇儿还是没有子嗣,这江山迟迟没有继承人,哀家每日想起,心里总是疙疙瘩瘩的,柔儿,皇上宠你,你可有消息?”

        我一听,一口茶就呛进肺里,呛得我连连咳嗽,子棋连忙帮我抚背顺气,我干咳两声,尴尬笑道:“太后,柔儿进宫没多久,哪有那么快有消息啊?太后也心急了点。”

        再说了,我和皇帝根本就没那个那个过,而且,我做母亲的权利早就被剥夺了,想到这,不禁有些凄然,尽管风如此对我,我还是那么爱他,可这件事情始终让我心里疙疙瘩瘩的。

        “哀家不能不心急啊!”太后叹了口气,琴儿神情悲伤,丽妃一脸平淡,其他贵人美人脸上也惨惨淡淡的,气氛顿时有些压抑。

        看着地上的白鹿,心里马上有了主意。

        “太后,各位姐姐妹妹,我们去烧烤,可好?”

        “烧烤?柔丫头又起了什么鬼主意?”

        “太后就别管了,总之好玩又有得吃,碧玉,你去…”我附在碧玉耳边说了几句话,她马上带着宫女太监们退下了。

        不一会,空地上支起了两个大大的烧烤架,炭盆里的炭烧得红通通的,一排排切好的鹿肉片整整齐齐的躺在烤架上。

        “大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什么小姐夫人架子先放一边,”我刚说完,就自己烤了三块涂上酱料,夹入三个碟子里,一个递给太后,一个递给琴儿,还有一个递给子棋。

        “太后,鹿肉虽美味,不可多吃。”

        “柔儿这法子倒也好玩有趣,哀家尝尝,”太后咬了一口:“好吃!大家也尝尝。”

        子琴此刻的开心得像个孩子,三口两口吃了鹿肉,就撩了衣袖自己动手烤肉吃,其他妃嫔们见状,又闻得肉香,早馋得肚子咕咕叫了,纷纷也撩了袖子自己动手烤肉。

        “姐姐”子棋夹了鹿肉放进我嘴里,我接过筷子夹了肉片喂他,子棋又接了筷子喂我,这一幕看在魑眼里妒火中烧,走过来,劈头夺过子棋手里的筷碟,冷冷的说:“我家娘娘有奴婢服侍就行了,不劳萧公子费心。”

        我抱歉的对子棋笑笑,张口吃下魑喂至唇边的鹿肉。

        “小红也吃。”见魑的脸色不那么臭了,我才陪笑道:“有肉无酒不爽快,小红去拿些酒来,可好?”

        魑狠狠的剜了我一眼,把碟筷塞我手里,嗔道:“等着奴婢回来,不许…”魑瞟了边上无辜的子棋一眼,“不许要别人喂,自己吃!”

        “知道了!”我对魑抛了个媚眼,魑的手绢狠狠的甩在我的脸上,方才扭着腰肢去了,这小子,戴了面具还是那么风情万种。

        “姐姐”子棋怯怯的叫了我一声,无辜且受伤的看着我,“那个宫女好像不怎么喜欢子棋。”

        “她只是宫女,你管她喜不喜欢你做什么。”

        “可姐姐好像很在乎她,姐姐为什么这么在乎一个宫女?”清澈的眼睛里闪着迷惑的光芒。

        我想摸摸他的脸,又想起满手油污,忙缩了回来,“以后你就知道为什么了?以后你看到有她在,就别跟姐姐太亲密。”

        “为什么?”子棋的眼里泪光点点,“姐姐喜欢她多过喜欢子棋吗?还是姐姐认为子棋很丢人?”

        “当然不是啦!子棋多想了!姐姐最喜欢子棋了。”

        “那姐姐刚才明明要摸子棋的脸的,为什么又不摸了?”子棋眨巴着泪光闪闪的大眼睛,很受伤的看着我。

        “那是因为姐姐手上满是油污,”我要抓狂了,脸上还挂着可爱动人的笑容,我现在无比崇拜幼儿园的老师们,哄小孩是多么辛苦多么需要耐心的事情,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我掏出手绢擦了擦手,轻轻摸了摸子棋的脸,“好了,子棋别生气了,姐姐的身子不好,子棋知道吗?”

        “子棋知道,子棋很后悔没学医,好为姐姐解除痛苦。”子棋的脸贪恋的磨蹭着我的手。

        “姐姐的病无药可医,只能靠着那个宫女维持生命。”

        “为什么?”

        “因为…因为那个宫女的血很特殊,姐姐需要她的血制成汤药,喝了才能延续生命,不然,姐姐马上会死的,所以姐姐不能得罪她。”我撒了个小小的谎,不过,我的确不能得罪魑,也不想他不开心。

        子棋泪眼汪汪的看着我。

        “子棋是不是觉得姐姐要喝人血很恐怖?”我担忧的看着子棋,怎么那么蠢,撒了这么一个谎,喝人血?谁受得了啊?

        子棋摇摇头,握紧我的手紧贴着他的脸,泪珠大颗大颗滚落,落在阳光里犹如宝石般闪闪发光:“子棋是怪自己没用,不能为姐姐分担苦痛,如果子棋的血能救姐姐该多好,子棋一定把血全放出来,姐姐要喝多少就喝多少。”

        “傻子棋姐姐怎么舍得你受苦呢?”我伸手摸了摸子棋的脸,身后传来一声尖细怪异带着怒气的声音。

        “娘娘”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