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一百三十章 暴尸三日

第一百三十章 暴尸三日


        好不容易结束这个深吻,子棋羞红了脸,我挑衅的瞪了一眼月公主:“怎么样?”

        “不怎么样!继续继续!”

        “娘娘,您要的冰糖燕窝炖好了。\wwW。Qb5.cǒm//”门外响起小翠的声音。

        “端进来!”

        我拿着银匙搅动着碗里的冰糖燕窝,皱了皱眉,推到一旁,再好的东西天天吃也会腻。

        “碧玉,帮我吃了它!”

        “奴婢不敢!这是皇上赐给娘娘的顶级燕窝,娘娘还是自己吃吧,奴婢纵使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吃。”

        我皱着眉头,盛了一银匙燕窝正要往嘴里送,看到边上的子棋,有了!

        “子棋,喜欢姐姐吗?”我笑眯眯的看着子棋。

        “子棋当然喜欢姐姐,只喜欢姐姐一个人。”

        “那子棋帮姐姐做件事好不好?”

        “好啊!”

        “帮我把燕窝吃了!来,姐姐喂你!”子棋皱了皱眉还是吃了下去,接过银匙,“现在让子棋喂姐姐吧!”

        “好啊!”子棋喂了我一口,美色当前,这燕窝也觉得美味了,不禁多吃了几口,又接了银匙喂子棋。

        “咦,受不了了!你们两个可不可以消停一会啊?吃个燕窝也打情骂俏喂来喂去,你们俩欺负我没人疼没人爱啊?”想到那英俊傲气脾气火爆的男子,蓝水月眼里的光芒忽的就黯淡了。

        “怎么,嫉妒啊?嫉妒你就让你皇兄给你召个驸马啊!省得在边上碍手碍脚!”

        “我说你一姑娘家说话砸这么麻辣类?好歹我也是一国公主,这是在我的地盘上,你客气一点!”

        “彼此彼此!不过我看你皇兄对我这个客人比对你这个主人要重视得多,你还是别惹我,不然,嘿嘿嘿嘿…我肚子好痛!…”我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小脸煞白。

        “装吧!使劲装吧!”

        “姐姐,你怎么了?”子棋刚想过来扶我,肚子就刀绞般痛起来,却仍忍着剧痛过来扶我。

        “不像装的?”月公主慌忙过来扶我,“柔儿,你怎么样了?子棋,你肚子也痛吗?”

        子棋点了点头,紧紧握着我的手,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白皙的脸更是煞白得吓人。

        “子棋,我好难受!燕窝…有毒…”我吃力说完最后一个字便失去知觉,子棋在我晕厥后也陷入昏迷。

        “柔儿,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来人!快请太医!快请太医啊!”月公主抱着昏迷不醒的我高声呼叫。

        “是,公主!”小德子慌慌张张的往太医院跑去。

        “禀告皇上!娘娘和萧公子是中毒了!”一把年纪的胡太医摸着快掉光了的山羊须摇头晃脑的说。

        “中毒?怎么中的毒?”

        “毒在燕窝里!是砒霜!”

        “砒霜?”蓝傲天瘫坐在椅子上。

        “可有救?”蓝水月问道。

        “萧公子自幼习武,吃入的砒霜也不多,老夫用针灸驱毒加灌饮解毒汤,应无大碍!至于娘娘…”

        “柔儿如何?”蓝傲天猛的坐起来紧张的盯着胡太医。

        “娘娘虽体弱,可娘娘服食了不少奇药,以致能保住心脉,只是昏迷不醒而已,若能有天下奇药九转还魂丹或冰莲子,老夫有把握能让娘娘无碍!若无,请恕老臣无能!”胡太医颤巍巍的跪了下来。

        蓝傲天提到嗓子眼上的心终于‘扑通’一声落回肚子里,不迭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药瓶,倒出最后一颗药丸。

        “九转还魂丹?朕有!”

        “皇兄,这可是您最后的保命丹药啊!您真要给皇嫂吃吗?”

        “朕身体健壮得很,不需要这药了!”皇帝轻描淡写的把药塞到太医手里,吩咐太医为柔儿喂药。

        “万一皇兄哪天遭遇不测呢?”

        “放肆!你竟敢诅咒朕?”

        “皇妹不敢!”蓝水月‘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算了,你也是无心之语!”皇帝看了一眼昏迷中紧皱眉头的萧子棋,“为什么子棋会和柔儿喝同一碗燕窝?那燕窝是朕赐给柔儿的!他为什么会喝?”

        “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再说了皇嫂和子棋弟弟情同姐弟,同喝一碗燕窝有什么要紧,要不是子棋帮柔儿分担一点,恐怕皇嫂现在已经赴了黄泉了。”

        “那又如何?朕不喜欢他和柔儿如此亲密!”

        “皇兄,你吃醋也分个场地好不好?你吃别人的醋我可以理解,柔儿只是因为子琴妹妹的缘故,才和子棋如姐弟般亲厚,人家好歹也救了你的爱妃一命,你即便不好好谢谢他,也不应怨责他!”

        “哼!总之这次看在国师的面子上,朕不和他计较!朕都没和柔儿同吃过一个碗里的东西,他竟然…哼!”

        “我受不了你了,皇兄,你没事摆出一副杀人的样子来,皇嫂她再想和你亲密一点也不敢啊!”不是不敢是根本不愿意吧!皇兄你这副冷酷样,哪比得过那风姿脱俗,俊逸高贵的楚风扬,只有傻瓜才会选择做你的妃子之一,而不做桀王唯一的王妃。

        “柔儿真的想和朕亲近吗?”

        “真的真的!她今天刚和我说的。”柔儿,对不起了!

        “真的?她真的对皇妹说想和朕亲近?”蓝傲天激动得一颗心差点又跳出来。

        “她是这么说的,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她也说了不喜欢男人一天到晚围着她转,她喜欢的男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只要一天能有半个时辰见面就行了,她说什么距离产生美,太靠近了就不美了!”

        蓝水月,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不准诬赖我!我只说过相见不如不见!什么人嘛,趁我昏迷乱说话!

        “朕一定会为了柔儿做个勤勉的好皇帝!早日将风云夷为平地!让水蓝国傲视天下!”

        TMD!我这个妲己好不容易做得有点成就,你蓝水月又跑出来搞破坏!呜呜呜…蓝水月,我跟你势不两立!

        “皇兄,别在那里做白日梦了,风云国岂是你说灭就灭的?还是先把皇嫂中毒的真相查出来再说,不然,抓不到下毒的人,皇嫂这次逃过一劫,难保下次还这么好运。”

        “朕也觉得奇怪,燕窝是朕亲赐,不可能有问题,来人,把御膳房的若干人等及念柔宫的宫女太监通通押入大牢大刑伺候!朕要亲审!”

        “皇兄那么聪明,怎么遇到皇嫂的问题就头脑不清楚了呢?乱哄哄就抓了一大票人有什么用呢?”蓝水月难得有机会揶揄这个自负霸道的皇兄,还不抓紧机会利用。

        “第一,御膳房的人不敢明目张胆的在皇兄吩咐炖的燕窝里下毒,第二,念柔宫的宫女太监能接触到那碗燕窝的人不多,也就这几个人有机会下毒!”

        “哪几个?”

        “拿燕窝的人,送燕窝的人,端燕窝回来的人,皇嫂的饮食起居都是碧玉负责的,所以第一个就是碧玉,第二个送燕窝去御膳房的人和端燕窝回来的人都是同一个,就是那叫小翠的小宫女。”

        “来人,把碧玉和小翠给朕带进来!”

        碧玉和小翠满面泪痕的被拖了进来,碧玉担忧的忘了床上的主子一眼,这一举动全被水月看在眼里。

        “说!你们为什么要下毒害柔儿?”

        “碧玉,你先说说过程!”蓝水月看了蓝傲天一眼,示意让她处理,蓝傲天冷哼一声,阴鸷森寒的眼神冷冷的扫过跪在地上哭泣的两人。

        “回公主,今日奴婢和往常一样拿出燕窝吩咐小翠送去给御膳房,让他们给娘娘炖冰糖燕窝,并没有什么特别,娘娘的燕窝都是奴婢保管的,别的人都不知道放在哪。”

        “一定是你下毒害柔儿的!来人,把这贱人拖出去乱棍打死!”

        “慢着!”蓝水月喝止冲进来的侍卫,盯着蓝傲天:“皇兄,你可不可以不要一遇上皇嫂的问题,就成一白痴?让皇妹慢慢问,好不?”

        “朕去陪着柔儿!”蓝傲天走到柔儿床边,大手轻轻握住那冰凉的小手,吻了吻那苍白得失去血色犹如花朵失去水分的唇瓣,低声道:“柔儿,快快醒来!你要什么朕都给你,快醒来吧!朕答应你,一定常对你笑,只对你笑,只对你温柔。”

        大手轻轻抚摸着那煞白的小脸,眼眸里全是温柔关切,“朕要给你最大的尊贵,朕要你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让天下的女子都嫉妒你!有了柔儿,朕就是天下最幸福的男子,是古往今来最幸福的帝王!柔儿是朕的皇后!与朕一起傲视这片大好河山!”

        “柔儿,等你醒来,朕要立你为后!你听到吗?听到了就快快醒来!”

        如果我听得到,我宁愿永远不醒来!

        “柔儿,朕好爱你!从在温香院见你的第一眼,朕就爱上了你!可是后来正当朕想向风云国提亲,却得到你被封为桀王妃的消息,你知道朕有多嫉妒楚风扬,所以朕暗暗发誓,朕要将风云国踏平,朕要将你夺过来!你只能是朕的!只能是朕的!”

        “只有朕这九五之尊才能配得起柔儿,他算什么?只不过空有一张俊美面孔而已,他负了柔儿,伤了柔儿的心,朕要让他看着自己的国家一点一点覆灭,朕要让他一辈子痛苦自责!”

        “柔儿,你不记得从前,这更好,朕会好好疼爱你,比他多一万倍的爱你!朕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柔儿,就在朕身边,幸福的度过余生,好吗?朕会陪着你,不会让你孤单!”

        “皇兄,已经问出来了!”蓝水月走了进来。

        “说!”皇帝放开紧握柔儿的手,站了起来,眼睛里闪着阴鸷森冷的光芒。

        “小翠端着燕窝回来的路上被一个宫女叫住,听她说那个宫女好像是媚妃的贴身宫女雨儿,雨儿叫住小翠,说后面有个香囊问是不是小翠掉的,小翠就放下燕窝,去捡了那个香囊,正想告诉雨儿香囊不是自己的,雨儿已经不见了,小翠就把香囊放在原地,端了燕窝回来。”

        “雨儿?她在哪?”

        “刚才侍卫回报,她已经服毒自杀了!”

        “她倒死得干脆!”蓝傲天冷冷一笑,眼里满是狠绝,冷酷的话不假思索?*党隹冢敖腥私氖骞以诔敲疟┥谷烊梗缓蠖缌宋构罚×硗猓砩先ダ涔腻豪矗桓龉挥兄髯又魇梗趺椿崮敲创蟮ㄏ露径竞χ髯樱恳欢ㄊ敲腻魇沟模?br>

        “皇妹刚才已经派人去押解媚妃了,可媚妃听说雨儿服毒自尽了,口里说着废物,连个贱人都毒不死还连累本宫,就撞墙自尽了!”

        “果真是她!来人!将韩媚的尸体拖出来鞭尸!挂于城墙暴晒三天三夜,再将韩家满门押入大牢!明日午时,斩!”皇帝的眼神比以往更冷酷狠绝,淡淡的语气似说着一件恨之入骨的人,而不是同床共枕好几年的妃子。

        “皇兄,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好歹媚妃也尽心服侍过皇兄几年…”

        “尽心?若尽心的话就不会在朕的参汤里下媚药了,害得柔儿因此误解朕,火烧念柔宫,差点没命!”

        “火烧念柔宫?皇嫂真不是一般女子!可是皇上,将韩家满门超斩会不会太过分了?难道连那些刚出生的婴儿和年过八十的老人也不放过吗?”

        “对!朕就是要让他们看看,谁敢伤柔儿半分,朕要他死无葬身之地!即便战功赫赫如韩家也不可避免!”

        “可是,皇兄,皇嫂心地善良,绝不同意您这么做的!”

        “那就不要让她知道!谁敢透露一句,杀无赦!”皇帝沉着脸扬长而去,临走时扔下一句话:“小翠服侍主子不力,致使主子被人毒害,杖责三十以儆效尤!若有下次,杀无赦!”

        蓝水月看着皇帝远去的高大背影,无奈的笑了笑,皇兄啊皇兄,即便你再爱她,再趁着她失忆把她据为己有,她也不会爱你的!因为你给她的不是她想要的,她要保护的人,你却偏偏伤害!

        她那般善良的女子,怎会容忍别人因自己而受伤?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