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可怜通州无边骨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可怜通州无边骨


        魑走后,魅换了第三张面孔继续在念柔宫外当侍卫,前面的两个侍卫都被皇帝秘密处死,我怕连累魅,便再也不准他进入念柔宫,那些暗人躲在念柔宫的角落里,监视着一切,比如早上我在院子里掉了一支珠钗,立马邓公公就送来了十支更名贵的珠钗。WWW、qb⑸.cǒМ\

        有时我在想,洗澡的时候会不会也有人监视,这种想法让我很不爽,也更小心,每次沐浴都会仔细检查窗户是否关上,窗帘是否拉上,甚至会看看屋顶有没有被人揭去几块瓦片。

        魑走了有些时日,前方战报频频传来,皇帝也不像往常那般空闲,来我这里一呆就是大半日,每次都到了夜晚我上床歇息后,匆匆来了,看我一眼,给我掖好被角,又匆匆离开,每次我都装睡,等他走后,就睁开眼睛想,想风,想魑,还想魅。

        我想战事对水蓝国很不利吧,从国师萧明德频繁进宫,面色沉重就可看出,宫里依旧灯火辉煌,处处莺歌燕舞,妃嫔宫女们哪知国家大事,每日里烦不胜烦的争奇斗艳,勾心斗角。

        第一步,偷看地图已经成功,接下来就是第二步,离间君臣关系,在两国交战中,有两个人物至关重要,一个是国师萧明德,一个是大将军韩达,他们两人一人相当于风,一人相当于神武大将军李威,他们两人一文一武,一在幕后出谋划策,一在前方冲锋陷阵,虽不如风与李将军配合默契,但也不可小觑。

        萧明德是琴妹妹的父亲,为官正直清廉,作风正派,有点像我的爹爹苏宰相,很难离间,我也不忍伤琴妹妹的心,韩达是大将军,战功赫赫,有勇有谋,是不可替代的主帅,若能离间他和皇帝之间的关系,让皇帝撤换他,那风就能轻而易举把水蓝国的大军赶回老家了。

        我坐在秋千上,仰望着湛蓝的天空,下午的阳光很温暖,照在我身上暖洋洋的,很是舒服,想起风,那俊美无双,风姿脱俗的男子,相识相知相爱,聚少离多,我想风在南城找到我时,该是多么的欣喜若狂,可美人相见不相识,笑问君从何处来,他又是多么的伤心绝望。

        到如今,我想起来了,却又相识不相见,是老天想要我们好事多磨还是卿本无缘?每想到此,便会忧愁不已。

        秋千轻轻荡了起来,我回头说:“碧玉,不是说了让我一个人静静坐会吗?怎么又推起秋千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霸气的脸。

        “皇上。”我打了声招呼,便不再言语,安静的看着湛蓝的天空。

        “柔儿,不开心吗?”皇帝轻轻推着秋千,秋千上的女子长发飞扬,长裙飘飘,美丽的小脸上带着淡淡的忧思。

        “皇上,你有多久没来看我了?像这样,很空闲的。”

        “朕国事繁忙,所以…”

        “皇上,为什么要有战争呢?百姓们安居乐业,安宁平静岂不更好?为什么要觊觎别人的东西呢?”

        “柔儿,你不懂!水蓝国多年以来臣服风云王朝,年年称臣岁岁纳贡,朕不服,所以…”

        “所以你要攻打他们,让他们臣服于你吗?”

        “朕不是要他们臣服于朕!朕要的是风云王朝所有的国土都纳入水蓝国,朕要的是楚家皇族均沦为朕的阶下囚!”

        “包括楚风扬?”

        “柔儿认识他?”

        “不认识,听说他是风云王朝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不只风姿脱俗,才华更是无人能及。”

        皇帝敏锐如鹰的眼神在我脸上扫来扫去,并未看出任何不妥,只当我是从别处听说桀王这个人吧,并未想起。

        “他再美又如何?他的江山朕要了!他的女人朕也要定了!”

        风的女人?不就是我吗?我淡淡一笑:“皇上已有后宫三千佳丽,还不知足?”

        “这只是一种折辱他的手段而已,这些日子,韩达连连败军,让朕着实懊恼,对那楚风扬更恨,上次没杀死他…”

        “皇上派人刺杀他?”原来上次风差点没命就是你干的好事!见皇帝狐疑的眼神,我装出不屑的神情:“皇上用暗杀这种手段未免卑鄙了些?即便他真的被你杀了,即便风云国真的被你攻陷,皇上你能光明正大的面对天下人吗?”

        “自古成王败寇,朕不管何种手段,只要能达到目的便可!”

        “是啊,皇上高瞻远瞩,目光远大,胸怀天下,不拘小节,岂是柔儿可以评说的,只是皇上如此特别的手段,恕柔儿不能苟同。”

        “柔儿不必担忧,待他日攻陷风云,朕必定立柔儿为后,让天下人均心甘情愿奉柔儿为国母。”

        我在心里冷笑,一个故国的王妃却成了敌国的王后,简直是叛徒是耻辱,不被人扔臭鸡蛋就不错了。

        “柔儿不稀罕做什么王后,只希望能平静安宁度过一生,不想卷入那些无谓的纷争中,皇上,就不能为了柔儿打消侵略别国的念头吗?”

        “朕主意已定,爱妃不必多言。”

        “皇上,那些战死的士兵也是有父母有妻儿的人,你问过你的百姓,他们愿意打战吗?你让他们去送死,你无端端打破他们宁静的生活,将他们卷入战火,你问过他们愿意吗?战争残酷,多少男儿一去不返,可怜通州无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你有替那些无辜百姓想过吗?他们愿意吗?他们愿意战火烧了他们的家园,毁了他们的生活,夺走他们的儿子兄弟父亲丈夫吗?你有问过他们吗?皇上!”

        “为什么不能熄灭战火,还百姓一个宁静的家园,让那些远行的男儿们回家,战争,战争毁了多少原本幸福的家庭?让多少人妻离子散?皇上,他们都是你的百姓,是你的子民,你就不替他们想想?”

        “朕就是为了他们着想,才要将风云踏为平地,让朕的百姓富足,朕要让他们成为天下最尊贵的臣民,朕不服,为何朕的子民就要低人一等?为何朕的国家就要低头?”

        “皇上若不愿意臣服,可以和风云商量,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商量的,我想他们宁愿两国平等,也不愿意战火燃烧。”

        “如今即便他们想臣服于朕,朕也不愿意了,朕自从登基起,就立下决心要与风云国抗衡,但现在朕改主意了,朕要让风云国永远消失!让楚家皇室沦为阶下囚,让那自诩俊逸脱俗的楚风扬永无翻身之地!”

        “皇上为什么那么恨他?”

        “因为…”皇帝看着我,眼眸深不见底,冰冷的手指滑过我的脸庞,冻得我不由得一颤,“因为他辜负了朕最心爱的女子,让她伤了心,朕要让他付出无可挽回的代价!朕要让他后悔终生!”

        所以,你才劫了我来,只为羞辱他吗?既然如此,我就利用你对我的这点迁就,做我本不想做却不得不做的事情!让我的风永远那般气度高贵,风姿脱俗!我不能想象那般高贵骄傲的男子被人踩在脚底的模样。

        他是我的风,我最爱的男子,我绝不让他受伤害!蓝傲天,你等着你的梦想破灭吧!等着你自以为是的大军被赶回老家吧!哼!

        从今天起,我要做个最合格最伟大的女间谍!我苏小诺再也不会被你的虚情假意迷惑!再也不会觉得内疚!

        皇帝见我不说话,以为我吃醋了,忙轻轻握住我的手,我正想抽出,一想到自己的目的,就改了主意,任他握着,为了风,关键时刻,脱光衣服爬到他床上我都干,更何况只是拉拉小手。

        “柔儿别生气,柔儿才是朕最心爱的女子,那女子朕早就忘了。”

        “既然忘了,皇上为何还为了她不惜两国开战?”见到皇帝突变的脸色,我轻轻勾住他的脖子,盈盈笑着,语气娇柔绵软,“既然皇上忘了她,柔儿不追究就是了,以后不准皇上在我面前提别的女人!”

        “为什么?”皇帝搂住我的小蛮腰。

        “因为…因为…皇上明明知道还问人家…讨厌…”我低下头去,面泛桃花,羞不能语的娇媚模样让皇帝心情大好。

        看着粉面桃腮上娇艳欲滴的红唇,皇帝正想一亲香泽,耳边忽然传来邓公公尖细的声音:“皇上,国师求见!”

        “皇上,国事要紧,去吧!”我推了推皇帝。

        被扰了兴致的皇帝不甘心的放开怀里的女子,大步离开。

        待到皇帝高大威武的背影消失不见,我跳下秋千,走到门口,指着那个面无表情高大挺拔的侍卫:“你!来给本宫推秋千!让本宫开心了,自有重赏!”

        “是,娘娘!”

        我坐在秋千上,魅在身后轻轻推着秋千。

        “魑有消息吗?”

        “没有。”

        “魅,我受不了了!每天看着你站在那里,却只能当成最熟悉的陌生人,只能看不能吃,很不爽!要不,你像魑一样扮宫女?”

        魅嘴角直抽蓄,我看着他高大威猛的身材打消了这个念头。

        “扮太监?”

        魅嘴角抽蓄得更厉害。

        “什么人能光明正大进入我的房间而暗人不会察觉呢?”我陷入苦思。

        “魑走前给了我一张皇帝的面具。”

        “皇帝?对哦,怎么没想到,说实话,你只比皇帝矮了一点点,身材也差不多,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早知道当初就让你扮成皇帝大摇大摆进御书房看地图了,也不至于害得我的念柔宫烧成那样。”

        “我记不住!”

        “也对!就你那脑袋叫你记武功秘籍还差不多,对了,从今晚起,等皇帝一走,你就大摇大摆的进我的房间,早上你再离开去当你的侍卫。”

        “嗯。”

        “这下好了,魅,你不知道,这些日子没有你在身边,我怎么也睡不着,魅,你就是我最温暖最安全最可靠的港湾!哪怕全天下都负我,你不会负我!哪怕所有人都抛弃我,你不会离开!”

        风的高贵俊美风姿脱俗,魑的风情万种绝代美丽,魅的高大挺拔英俊可靠,人生得此三人,足矣!

        用过晚饭,正无聊的斜倚在贵妃榻上看碧玉绣香囊,小石子带了琴妃的贴身宫女春燕进来,上次那个秋玲已经贬为小宫女了,这春燕是自小伺候琴妹妹的贴身丫鬟,忠心不说,也很沉稳聪明,办事也妥当,自她进宫伺候小姐后,又加上我的手段,琴妹妹的那些宫女太监全都变成乖兔子。

        “奴婢叩见柔妃娘娘。”

        “起来吧,小燕子,有事吗?”

        “少爷进宫来看娘娘,带了好些外面的新鲜玩意,我家小姐请娘娘过去赏玩。”

        “只是赏玩啊?喜欢的就不能拿回来,还是不去了吧?”我笑着说。

        “娘娘比为难奴婢了吧,我家小姐说了,请不到娘娘就叫奴婢也别回去伺候她了。”春燕一听我这么说,急了。

        “傻春燕,我家娘娘和你开玩笑的呢,你先回去回你们主子,就说我们娘娘呆会就到。”

        “是,那奴婢先告退了,娘娘,您可一定要去哦。”

        “好了好了,我家娘娘一定会去的。”

        “那奴婢告退!”春燕说着,恭恭敬敬的退下。

        “我可没答应啊,碧玉,你答应的你去哦,这么远懒得走。”待春燕走后,我笑嘻嘻的对碧玉说。

        碧玉也不搭理我,从衣橱里挑了件素白的裙子,手脚麻利的给我换上,又把我拖到镜前坐下,利索的给我化了娇美迷人的淡妆,盘好发髻,插上珠钗,别上珠花。

        “我说碧玉,你怎么比我还着急啊?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是娘娘不急宫女急!”

        “罢了罢了,也不能让我们的碧玉丫头白忙活,把邓公公送来的珠钗拿两支出来,再把那些什么珍珠串香珠串拿几串,还有那什么花瓶古玩珊瑚树的,也带上,送给琴妹妹。”

        “娘娘,您要搬家啊?”碧玉笑着,让小青小翠捧着,自己拿了件用金丝线绣牡丹的大红披风给我披上。

        “晚上起风了,有些凉意,娘娘别嫌裹着麻烦,着凉了就不好了。”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