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一百二十章 世纪大战

第一百二十章 世纪大战


        “娘娘,您不是派小德子过来请皇上过去吗?怎么您自个来啦?”邓公公一看到我立马笑吟吟的迎上来。//wwW.QΒ⑤.CǒM//

        “邓公公啊,我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只好自己来找皇上了,皇上呢?”

        “皇上前脚刚走,娘娘要不…”

        “这样啊,我累了,不想走了,我进去等他回来吧。”我抬脚就往御书房走,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脸上却一脸灿烂如花的笑靥。

        “要不奴才去请皇上回来?”邓公公给我泡了杯普洱。

        “不用了,我在这里等着他就好!”叫他回来那我还怎么找地图啊?

        “万一皇上一个劲在那等,娘娘又在这边等,岂不都是白等,还是让奴才去请皇上回来吧!”

        “这个…也对,万一他明天才回来,那我不是要等到明天,那麻烦公公了,公公慢走,别着急,反正我没什么事,多等一会也没什么问题。”这邓公公在宫里混了这么多年,再不答应他他一定会起疑心的。

        “是,娘娘,奴才告退!”邓公公走出门外,对侍立在外面的太监宫女道:“小心伺候娘娘,娘娘若少一根头发,小心咱家扒你们的皮。”

        “奴才知道!”“奴婢知道!”

        见他走远,我赶紧把门关紧,见宫女太监疑惑的目光,连忙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说道:“本宫累了,要关门歇息一会,不准任何人打扰!听到没?”

        “是,娘娘!”

        我满意的点点头,关了门,飞快的朝书桌上的奏折书籍翻去,书桌上除了奏折就是一些治国的书籍,什么《治国通鉴》,《强国富民论》等等。

        书桌没有,我擦亮双眼飞快的到处查看,连皇帝龙床的枕头下被子下床下我都翻过了,所有的角落旮旯都找过了,就是没有地图的影子,难道地图不在御书房?不在御书房能在哪里?

        猛然想起百花园的小木屋,难道有机关?我挪啊挪,所有的花瓶古董包括墨砚都被我挪过了,就是没出现什么暗室,我按啊按,所有石砖柱子能按的都被我按过了,也没见弹出什么地洞,难道我把这御书房想得太复杂了?

        我瞅着龙椅后面那副山河图百思不得其解,地图到底在不在御书房,在的话到底在哪里?

        山河图?我脑子里灵光一闪,掀起山河图,在墙壁上敲了敲,果然有一块石砖的响声特轻,我把石砖拿出来,原来这块石砖只是一块不足一寸厚的石壁,石壁后有一个暗格,暗格里有一个锦盒,打开锦盒,里面有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羊皮纸。

        我按捺住内心的激动,颤抖着双手打开羊皮纸,果然是水蓝国的兵力粮草布防图及攻城战略图,甚至还在某几个地点用朱砂作了记号,我想这几处不是屯兵重地,就是粮仓所在,要不就是攻城要塞。

        皇上应该快回来了?我小心的把羊皮纸按原样叠好,放进锦盒,再把石壁按原样合上,正要逃走,忽听到外面传来皇帝问宫女太监的声音:“为何紧闭大门,娘娘呢?”

        “娘娘说她累了,要关门休息,不准我们打扰。”

        “柔儿累了?朕去看看她!”皇上推门而入,我赶紧找地儿躲,慌乱间扫倒了茶杯,可能是做贼心虚吧,事后想起这事我真想不出任何躲藏的理由。

        找了很多地都藏不住我的身子,我现在好希望自己长得再小一点再小一点,正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余光瞟到偌大的龙床,有了!撒开两脚丫就往床下奔去,手脚并用利索无比的爬到床底下躲着。

        “柔儿?柔儿?”皇帝叫了两声,也没见那小女人应答,待看到桌上乱七八糟的奏折书籍和翻到的茶杯,了然的笑了,原来这小女人弄倒了茶杯,弄湿了朕的奏折,怕朕责怪,就偷溜了。

        正要叫人来收拾,就看到媚妃端着茶杯妖媚如蛇的走了进来,“臣妾参见皇上。”

        “你来干什么?”皇帝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御书房是朕处理朝政之地,一向不准嫔妃擅自进入,出去!”

        “臣妾知道皇上日理万机,辛苦操劳,所以臣妾特地泡了提神补气的参茶,这是臣妾的一片心意,请皇上笑纳!”

        皇帝正有些口渴,便接了参茶一口饮尽。

        “朕喝了,爱妃请回吧!日后无朕传召,不得到御书房来!”

        “臣妾遵旨,皇上处理了一天的国事,想必有些劳累吧,让臣妾帮皇上揉揉肩膀,如何?”

        皇帝想了想,确实有些疲累,便点头应允。

        见皇帝应允,媚妃便扭着水蛇腰来到皇帝身后,轻轻按捏着那宽阔的肩膀,结实的手臂。

        不到一炷香,皇帝便觉得下腹燥热,怎么压也压不下去,以为是几日未与妃嫔亲近所致,也不疑有他,便抱了媚妃上了龙床。

        床上的两人翻云覆雨翻来滚去好不快活,床下的我,苦啊!幸好这不是席梦思,不然,弹一下弹一下,等他们完事,我也完蛋了!

        听着上面战得火热叫声激荡,两人都在那整得不可开交呢,应该没闲功夫理会其他吧,便小心翼翼的从床底下爬了出来,一步一步往外爬去。

        哇塞!如果把这激情火爆的场面拍下来,日本的那些**男优都得下岗,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啊!看这身材,这高难度姿势!还有那勇猛冲锋永不削减的劲头!赶明儿要叫风来看看,什么**上极品,这就是床上极品!

        想不到蓝傲天穿着衣服身材那么好,脱了衣服身材更劲爆,宽阔健美的胸膛,宽厚结实的后背,紧翘迷人的臀部,修长诱惑的大腿,看得我热血直往上涌,口水都淌到地上了,那女的也不差,高耸的胸部,浑圆雪白的屁屁,修长嫩白的大腿,纤细柔软的腰肢,任何一男的看了下面都会斗志昂扬,当然,性无能同性恋可能除外。

        我一步一回头的往外爬,如果不是保命要紧,我一定会躲在暗处看完这场绝无仅有热血沸腾激荡火爆的世纪大战。

        我流着口水,看得两眼浑圆,哇,这也行,横跨一百八十度后空翻转三周半,这太高难度了吧!哇,这姿势更牛,横跨三百六十度侧翻两周半,是不是人干的?我真心向叫得激情四射淫荡无比一脸沉醉,身体扭得跟麻花辫似的的女主角致以崇高敬意。

        我边看边依依不舍的往外爬。

        “砰!”硬物相撞的声音,紧接着,一阵哗啦啦乒乒乓乓的响声之后,某个偷看的女人从一大堆书和倒地的书架里艰难的抬起头来,对着龙床上目瞪口呆的两个人干笑两声,佝偻着身子往后退,声音谄媚无比:“两位请继续,继续!我只是路过,路过而已!不打扰两位了!”

        说完,便往门外一瘸一拐飞奔而去,全然没听见身后高大威武的男子心痛自责的呼唤“柔儿”

        “皇上,柔儿妹妹真不懂事,扰了皇上的兴致,皇上别生气,让臣妾好好伺候皇上。”媚妃狠狠的望了一眼远去的纤瘦身影,一脸娇媚的笑,手臂像八爪鱼似的缠向皇帝。

        “滚!”阴鸷森冷的语气,眼里的狠绝冰冷深不见底。

        “皇上”媚妃不甘心的娇声道,长腿缠向那紧致结实的腰肢。

        “滚!”皇帝毫无怜惜的推开缠在身上娇媚如蛇的身体,声音冰冷得将周围的空气凝固成冰,英俊冷酷的脸上罩了一层寒霜。

        媚妃恐惧的缩了缩身子,不甘心的穿上衣服,愤恨的飞奔离开。

        待媚妃离去后,蓝傲天想起那一瘸一拐离开的纤瘦身影,看着满地的书籍和倒地的书架,心里更是担心,穿好衣服,便大踏步往外走去。

        “邓公公,把媚妃端来的参茶送去太医院检验!”

        “是,皇上!”

        一身是伤,头上还被砸了两个大包的我披头散发哭丧着脸回到念柔宫,碧玉一见我这惨样,惊得扔了手上的刺绣,急急的过来扶我。

        “娘娘不是去帮皇上找好东西了吗?怎么伤成这样?”碧玉心疼的絮叨着,扶我在床上躺下,见小德子呆愣在边上,忙喝道,“小德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请太医!”

        小德子答应着飞奔而去。

        “我是去帮皇上找好东西了,我也的确找到好东西,看到好东西了,可就在我看得津津有味乐不思蜀的时候,书架倒了,把我砸成这样。”

        呜呜呜…我的床上世纪大战还没看过瘾呢!死书架臭书架,摆哪不好,要摆在路中央!害得我被发现不说,还砸得满头包。

        碧玉心疼的揉着我头上的包,疼得我直抽气。

        “碧玉,别揉了,疼类!”

        “揉揉才能消肿!娘娘忍着!”

        “娘娘,奴婢这里有上好的冰脂膏,消肿褪淤效果不错,娘娘要不试试?”一身红衣的小宫女关切的问道。

        “小红?你怎么这么高了?”碧玉惊诧的打量着眼前的小宫女。

        “长高的!”小宫女盈盈一笑,说不出的妩媚风流。

        “这么快?”

        “是啊!”

        “碧玉,你去看看太医来了没有?我全身好痛啊!”

        “是,娘娘,”碧玉应声而去,临走前还吩咐小红仔细照顾我。

        见碧玉出去了,小红来到我床边坐下,温柔的抚摸着我头上的大包,“痛吗?”

        “废话!你撞个试试!”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看着他抽蓄的嘴角,不悦道:“想笑就笑吧!别憋出内伤来!”

        魑‘扑哧’笑出声,轻轻握住我的手,正想说什么,忽听得外面公公尖细的叫声:“皇上驾到!”忙从窗户跳了出去,并反身将窗户关上。

        “皇帝来干什么?”我思忖着,朝里躺下。

        “柔儿”皇帝来到我床边轻声唤我。

        我没吭声,痛得不想吭声。

        皇帝以为我在生气,心里自责不已,又有一丝欣喜,柔儿吃醋,那不就代表柔儿心里有他?

        若我知道他这么想,摔得脑残我也要拼命和他说话。

        “太医呢?太医怎么还没来!”

        “来了来了!臣叩见皇上!”颤巍巍的老太医正要跪下,皇帝喝止了他:“别废话了!赶快看看柔妃怎么样了?”

        “是,皇上!”老太医抖抖索索的来摸我头上的包,摸了还不够,还捏,捏了不说,还捏了又捏!我怀疑他是不是媚妃的心腹。

        “好痛啊!别捏了!”痛得我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

        “废物!柔儿说她痛你没听见吗?”蓝傲天暴怒的一脚把太医踢到一边,心疼的把泪流满面的小女人搂入怀中。

        我泪汪汪的看着他,什么话也说不出,可这本来没什么的眼神在蓝傲天眼里那就是责备怨恨哀怨悲伤的眼神。

        “朕知道不该那样,辜负了柔儿,伤了柔儿的心,是朕不对,我向柔儿表示,以后再也不那样了!”

        “别…皇上贵为九五之尊,想干嘛就干嘛,别在意柔儿的想法!”开玩笑,我还想再看一次世纪大战呢,将军都偃旗息鼓了,我看什么啊?

        这话听在蓝傲天耳里那就酸味十足了,蓝傲天心里又欣喜又自责,忙擦去那小脸上晶莹的泪水,紧紧拥着怀里的女子,低声道:“朕向柔儿发誓!今后一定好好呵护柔儿!绝不让柔儿受任何伤害!”

        这是哪出跟哪出啊?

        看着皇帝的温柔体贴,老太医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定了定神,恭恭敬敬说道:“皇上,让臣给娘娘看看伤势吧!”

        皇帝听了,才退到一边,老太医抖抖索索的仔细看了看我头上的大包,又看了看我手上的瘀伤,颤巍巍的问道:“娘娘,还有哪里受伤了?”

        “脚上!”我说着撩起裤脚,露出膝盖上好大一块青紫,看得蓝傲天心疼不已。

        “这些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臣这里有些药膏,都是褪淤活血的,娘娘每日擦上三回,臣再开些滋补活血的药方,娘娘每日让人煎了喝,这几日别碰着伤口,过个十天八天就会恢复的。”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