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脑筋急转弯

第一百一十九章 脑筋急转弯


        “用西瓜和椰子打头,哪一个最痛?”

        “椰子。全//本//小//说//网”

        “西瓜!”

        “都不是,头最痛!”

        “有意思有意思!”太后笑呵呵的,像个孩子似的拉着我的手:“柔丫头,再说再说。”

        其实太后真的像皇帝说的为人和善亲切,是个慈祥的长辈,可我就弄不明白了,皇帝怎么一点也不像他妈?平日里总冷着一张脸,好像所有人都欠他钱似的。

        “青蟹跑得快还是红蟹跑得快?”

        “红蟹!”琴儿抢先回答,不时红着脸偷偷看向一言不发的皇帝,感情这小妮子喜欢皇帝啊?

        “不对,是青蟹,红蟹已经煮熟了嘛。”

        众人笑作一团,连总是面色平淡的丽妃也面露笑容,媚妃是个例外,从皇帝与我一同进来给太后请安起,脸色就臭得跟臭鸡蛋似的。

        “有一头头朝北的牛,它从原地向右转三圈,再向后转三圈,接着再向坐转一圈,请问这时候它的尾巴朝哪?”

        “头朝北,向右转三圈,再向后转三圈,再向左转,哀家知道了,朝北!”太后一番推理之后说出自己的答案。

        我摇了摇头。

        “朝下!”一直沉默的皇帝忽然开口,吓了众人一跳。

        “对!皇上回答正确!奖励你一块桂花糕!”

        “谢谢柔儿!”皇帝心花怒放,不自觉的嘴角上扬,唇边展露一抹温柔的笑颜,张口吃下递至唇边的桂花糕。

        太后和妃嫔们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呆愣片刻后,面面相觑,互相询问,皇上笑了?

        太后更是激动得热泪盈眶,她的皇儿自从登基当皇帝之后,便冷心冷面,从未笑过,想不到如今…太开心了,真是太开心了!

        “姐姐快出题,妹妹一定要答对一题,好问姐姐要奖励。”

        “大家听好了,‘水蛇’‘蟒蛇’‘青竹蛇’哪一个比较长?”

        众人沉思了片刻,纷纷摇头。

        “‘青竹蛇’啦!青竹蛇有三个字,水蛇和蟒蛇只有两个字,既然是脑筋急转弯,大家就别用常规思维去想。”

        “为什么大雁秋天要飞到南方去?”

        “因为北方冷,南方暖和。”

        “它们要到南方过冬。”

        “都不对!因为走的太慢,所以要飞!”

        众人笑成一团。

        “再来,很热闹的大街,却半个人影也没看到,为什么?”

        “怎么可能?既然是很热闹,那肯定有很多人,怎么会连半个人影也没看到。”媚妃大声反驳。

        “因为人影都是一个一个的,而不是半个的。”皇帝冷冷答道。

        “皇上,你好聪明啊!这次奖励你一块玫瑰酥饼,来,张口。”

        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皇帝微笑着张口吃下递至唇边的酥饼。

        “姐姐,你出个简单的吧!好歹让妹妹答对一次啊!”琴儿拉着我的手臂正想撒娇,对上皇帝阴鸷森冷的眼神,赶紧松手,坐回自己的座位。

        “大夫靠什么吃饭?”

        “这次哀家一定答对了!靠医术!”

        “对,大夫不靠医术吃饭靠什么吃饭啊。”众人纷纷附和。

        “靠嘴巴!”

        “啊!!!!”众人倒成一片。

        “再来再来,黑鸡厉害还是白鸡厉害?”

        “白鸡!”太后抢答得比谁都块。

        “黑鸡!”琴儿答道。

        “为什么?”

        “因为…琴儿不知。”

        “因为黑鸡可以生白蛋,白鸡不可以生黑蛋。”

        “啊!!!”

        “这道题琴儿说不出原因,不算答对,请听题,你的爹爹的妹妹的堂哥的表弟的爸爸与你叔叔的儿子的嫂子的妹妹是什么关系?”

        “这么复杂?又爹爹又妹妹又堂哥又表弟又爸爸,哀家想不出来,你们想出来没有?”

        所有妃嫔纷纷摇头,只有琴儿还在冥思苦想。

        “是亲戚关系!”

        “啊!”众人恍然大悟。

        “有一个年轻人要到河对岸办事,可是这条河没有船也没有桥,于是他便在上午游泳过河,只一个时辰便游到了对岸,当天下午,河水的宽度及水流的快慢都没有变,他的游泳速度也没有变,可是他竟用了两个半时辰才游到对岸,大家说为什么?”

        “水流更激烈。”

        “水流没有变,所有的条件都没有变,但他却用了两个半时辰才游回来,为什么?”

        大家纷纷摇头,太后见皇帝唇边带笑,好奇问道:“莫非皇儿已经知道答案。”

        “两个‘半’时辰不就是一个时辰吗?”

        “皇上,你别再答对了,再答对我的点心都被你吃完了。”

        “那朕让御厨给柔儿再做些就是了,柔儿,奖励我一块百合饼吧!”说完厚脸皮的把嘴伸到我面前,我剜了他一眼,无奈的塞了块百合饼给他,这一举动惹得众嫔妃心里酸涩。

        “柔丫头,再来,哀家今天一个都没答对,倒是皇儿答对三个。”太后屡败屡战,兴致不减。

        “有一位大师武功了得,他在下雨天不带任何防雨物品出门,淋得全身都湿了,可头发却一点也没湿,为什么?”

        “既然他是大师,那他一定武艺高超,哀家想他应该是用内力护体。”

        “既然能用内力护体,为何不护身上呢?”

        “这个…”太后答不上来。

        我看向琴儿,笑吟吟问道:“妹妹呢?想出来没,再答不出来,姐姐的奖励可要收回去了哦,大家想一想,重点落在头发一点也没湿,什么情况下头发没有湿?”

        “我知道了!他是和尚没有头发!”琴儿一拍脑袋,高声说出答案。

        “妹妹聪明,妹妹想要什么奖励?”

        琴儿偷偷看了眼坐我边上的皇帝,脸红得像熟透的番茄,低头不语,手指不停的绞着手里的粉红绣花丝巾。

        “要不,皇上代我给妹妹奖励可好,要真心实意的奖励,不好的不要!”

        “只要是皇上送的都好!”琴儿很不争气的开口,见我看她,自知失言,忙低下头去,脸更红了,这丫头,怎么就那么沉不住气?

        “就…将荣王爷进贡的大红孔雀翎披风奖与爱妃吧!”

        “谢皇上!”琴儿高兴得眉眼含笑。

        “皇上,谁一年到头裹着个披风啊,再奖励个可以贴身带着的,好吗?最好是皇上身上的东西才够诚意,嗯,就皇上这个白玉佩吧!”我说着便去摘他腰际的白玉佩。

        “不可!”皇帝脸色大变,将我手里的白玉佩夺回去,媚妃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丽妃一脸平静,众妃嫔表情各异。

        太后见我委屈得要掉眼泪,忙道:“不就一块玉佩吗?宫里多的是,柔丫头想拿它送给琴儿,就给她吧!”

        “什么都可以给,这个不行!”

        “是柔儿不问自取,失了礼数,请皇上恕罪!”我有些赌气的跪了下来,皇帝伸手扶我,我躲开他的大手,径自坐在边上生闷气。

        皇上叹了口气,握住我的手,我用力甩开,扭过脸去不理他,我要看看他对我能容忍到什么程度。

        皇帝也不勉强,只是挨近了我,轻声说着话,

        “柔儿忘了,这块玉佩是柔儿前晚送朕的礼物,朕怎可拿它送人?柔儿想要什么送与琴妃,朕都不在乎,只是这块玉佩是柔儿送朕的礼物,朕爱惜都来不及,怎能送与他人?”

        “那你干嘛不早说?”原来如此!我娇嗔的扫了他一眼,假装生气的嘟着嘴,“还那么大力抢,害得人家的手都被划破了…”

        “哪受伤了?让朕瞧瞧!”皇帝说着便着急的抓了我的手仔细瞧,“来人,快传太医!”

        “皇上一点点伤也叫太医,多麻烦,人家会以为我恃宠而骄的!”我轻轻抽回手。

        “谁敢说柔儿是非,朕绝不轻饶!”

        “皇上,就你爱小题大作,你看连血都没出,只是划颇点皮而已,不许叫!你叫太医来我也不看!”

        “朕不叫就是了。”皇上冲我笑了笑,暗暗将大拇指上的黄金鹰戒褪下,收在袖子里。

        “皇上您还没给琴妹妹奖励呢?”

        “要贴身的是吧?”皇帝摘下指上的碧玉戒递到琴儿面前,“朕就将这枚随身佩戴的碧玉戒赠与爱妃吧!”

        “臣妾谢皇上隆恩!”琴儿颤抖着接过那枚碧绿通透的玉戒,摸了又摸,方才小心翼翼的握在手里,眼里泪光闪闪,傻丫头,爱上这样心中无你的男子,即便心中有你,后宫佳丽三千,他又怎能取你一瓢饮,守着烛火夜夜寂寞,你该如何?

        我压下心里的惋惜,凑近琴儿耳边轻声取笑道,“妹妹回去拿根链子把这戒指拴了日日夜夜挂在脖子上,不就解了相思意了吗?看来以后有了这碧玉戒,妹妹会把姐姐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哦。”

        “姐姐”琴儿羞红了脸,低下头忸怩的绞着丝巾,粉面含羞,佳人不语,别有一番风韵,这么漂亮可人的女子,进宫这么久了,却还没机会得到皇帝的宠幸,想着都心酸,也不知是皇帝太勤勉了,还是本身不好女色,若不喜欢人家,无端端把人家召入宫干嘛。

        原以为会看场好戏的媚妃万万想不到是这样的结果,想她入宫这么多年,备受宠爱,却没得到一件皇上贴身的物什,可这柔妃一句话,就让皇上把佩戴多年的碧玉戒赠与他人,想到此,媚妃更是气得俏脸铁青,肌肉扭曲,涂着鲜红丹寇的手指深深嵌进揉里,对这半路杀出的柔妃更是恨到骨子里。

        丽妃一脸平静,笑容淡淡的,不知是真不介意还是假不介意,若是心里酸涩,面上平静,那她就太可怕了,不过,据说这丽妃对皇帝也是恭敬有加,客气得很,所以不怎么得宠,一般女子进了宫,谁不是削尖了脑袋讨皇上欢心,可这丽妃对谁都是淡淡的,皇上宠幸,她也不见得有多开心,皇上几个月不去她的宫里,她也不见得有多伤心。

        “哎!哎!哎!”我对着灿烂无比的太阳叹了N声气了,手里的书一页也没看,脑袋都快想破了可却一点法子也想不出来。

        “娘娘,您叹什么气啊?皇上那么宠爱你,赏赐了那么多奇珍异宝,您有点什么事,他都急得跟什么似的,换作别的娘娘,早不知开心成什么样子了。”小翠停下手里的活儿,疑惑的问我。

        “好好剪你的枯叶!”碧玉走了过来,低声呵斥小翠,小翠赶紧拿着剪刀往菊花丛走去。

        金秋时节,菊花开得正好,大朵大朵的菊花,或红或黄或紫,一丛丛一处处,在阳光下摇曳生姿,争奇斗艳,美不胜收。

        “娘娘,已经发生的事就放宽心吧,反正皇上也宠爱您,对您也比别的娘娘好,您也别想那么多,反正再不想它发生也发生了,就认命吧。”

        听这丫头的语气,我就知道她又想歪了,不过那种事越说越黑,我也就由得她想吧,那种情景,大清早皇帝衣衫不整睡我床上,换谁都会那么想。

        “碧玉啊,问你个事。”

        “娘娘,请问吧!”

        “皇上什么时候不在御书房啊?”

        “嗯,早朝时,和在娘娘这里的时候就不在御书房,其他时候都在,皇上是个勤勉的皇帝。”

        难怪我说我在御书房转了几天,硬是没机会进去,怎么办才好呢?脑子里灵光一闪,有了!

        “小德子小德子!”

        “娘娘…有…有什么吩咐?”听我叫得急,小德子赶紧小跑着过来。

        “你去请皇上过来,就说我有好东西给他看!”

        “是,娘娘。”

        “娘娘有什么好东西啊?先让奴婢瞧瞧!”碧玉好奇的问。

        “呆会你就知道了!”我把手里的书一扔,从躺椅上跳下来,稍微整理了衣着,便撒开两脚丫往外跑去。

        “娘娘,您去哪啊?呆会皇上来了见不着你就不好了。”

        “我去找好东西啊!”

        清亮悦耳的声音借着秋风清晰的传来。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