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演唱会

第一百一十六章 演唱会


        “见过曲先生。/WWW、QΒ5。coМ/”碧玉福了福身,魑淡淡一笑,笑容风情万种,妩媚蛊惑,看得碧玉呆住了,我赶紧干咳两声,让碧玉回过神来。

        “碧玉啊,曲先生不仅琴艺超凡,化妆技术更是一流,我这里有他就行了,你出去忙去吧!”

        “是,娘娘。”碧玉瞅了一眼那曲先生,只见他面容浅淡,方才的风情万种,妩媚蛊惑不见半分,难道是自己眼花?碧玉摇着头,往门外走去。

        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魑说:“我家的魑真是妖精,到哪都祸国殃民,颠倒众生。”

        “小诺吃醋了吗?”魑在我耳边呵着热气,语气缠绵温柔。

        我低着头不吭声。

        “小诺”

        “以后”我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尽管带了面具,可那双桃花眼还是那么蛊惑人心,“以后不准再对别人那样笑!”

        “魑听话便是,娘子可别休我!”魑妩媚一笑,轻轻在我唇上吻了吻。

        “油嘴滑舌!”我在他的眉心点了点,笑道,“还不快给我化妆,戌时快到了。”

        “是,娘子!”

        一番笑闹之后,魑拿起各色工具,仔细给我化妆,房间里传来轻轻柔柔的说话声。

        “魑,你说魅也来了,他在哪啊?”

        “你说呢?”

        “我哪知道啊?你装乐师,他装什么呢?”

        “你猜猜。”

        “装宫女?”

        “不是。”

        “太监?”

        “不是。”

        “跟你一样,乐师?”

        “不是。”

        “那是什么啊?”

        “宫里数目众多的正常男人是什么啊?”

        “我知道了,是…”

        …

        辰时到了,夜幕降临,一轮圆月冉冉升起,其实说起来,今天还是八月十五呢,可这个朝代好像没有过中秋节的习惯。

        念柔宫里到处都是人,连墙根里都站了人,大家都带着一颗好奇热切的心期待着演唱会的开始,舞台的最前面坐着皇帝,太后,媚妃,丽妃,琴妃,及其他妃嫔,念柔宫的太监宫女们拿着鲜花丝巾站到前面,他们可是本娘娘最伟大最团结最可爱最敬业的粉丝团。

        想不到我苏小诺魅力这么大啊,来到这时空还拥有自己的粉丝团,惭愧。

        分散在四个方位的篝火燃起,铜镜折射,光线在舞台的正中央形成一个显目的光晕,悠扬的旋律响起,花瓣纷扬落下,一个白衣身影从天空中旋转着轻轻落在舞台的正中央。

        白衣飘飘的如玉佳公子手执纸扇,风度翩翩,唇角上扬,勾勒出一抹若有若无的温柔笑意,台下的妃嫔们眼睛都直了,她们一年到头对着的都是那个英俊冷酷的皇帝和木头般的侍卫,何曾见过如此温柔俊美的翩翩公子。

        台下议论纷纷,凑成一团讨论这美公子究竟是何人,蓝傲天一脸怒气,不是说柔儿开演唱会吗?这男子是谁?与柔儿是什么关系?

        我浅浅一笑,秋波流转,小翠眼尖,盯了我三秒,欣喜若狂的叫道:“是娘娘!是咱们的柔妃娘娘!”

        这句话像石头扔进了滚烫的油锅里,蓝傲天眼里笑意浓浓,想当初,第一次见柔儿时,她也是一身男儿装扮,在温香院里调戏姑娘。

        念柔宫的宫女太监们摇着手里的鲜花丝巾,高声叫着:“娘娘好帅哦!娘娘好棒!支持娘娘!”

        “帅?”太后不明所以。

        “回太后娘娘,帅就是英俊的意思!”小翠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轻声回话。

        太后淡淡笑着,这丫头倒有些意思。

        琴妃激动得坐立难安,媚妃嫉恨的盯着台上的美男子,丽妃一脸平静,双眸里波光闪动。

        我轻摇纸扇,示意大家安静,可台下还是闹哄哄的,皇帝站起身,沉声道:“安静!”顿时,台下鸦雀无声,哎,官大就是好啊!

        琴声悠扬婉转,流畅的奏出《花太香》的旋律,原担心我的歌曲魑不熟悉,谁知这家伙说,每次我在明湖边唱歌,他都在一旁偷听,所以,我会的,他也都会了。

        我轻摇纸扇,玉树临风,衣袂飘飘,火光折射形成的光束射在我略带哀愁的脸上,我仰望那一轮晶莹如玉的圆月,清凉的夜风吹起三千青丝,略带悲凉伤感的歌声如泉水般在寂静的月夜里流动。

        笑天下恩恩怨怨何时才休罢

        黄昏近晚霞独行无牵挂

        太潇洒不问世间仇恨淡如茶

        江湖一句话行得正邪不怕

        伊人风度翩翩处处留香月光山中幽幽亮

        晚风吹愁如海浪来啊来啊苦酒满杯

        谁都不要过来挡狂饮高歌爽快唱

        浪天涯伴随枯叶片片风尘沙

        难掩真风雅不为痴情就爱花

        花太香花下风流花死花无常

        不带一点伤只在乎爱过她

        啊……

        伊人风度翩翩处处留香月光山中幽幽亮

        晚风吹愁如海浪来啊来啊苦酒满杯

        谁都不要过来挡狂饮高歌爽快唱

        啊哈~你又何苦强忍思念不理她

        孤舟海中晃活得四不像

        还是那么想着她啊哈~你又何苦一定要她不想放

        缘份撑不长想爱偏不让

        何必勉强海蓝蓝明朝依旧是个男子汉

        江湖一句话情爱放一旁

        花太香花下风流花死花无常

        不带一点伤走得坦荡荡

        一曲歌罢,台下静得连根针掉地上的声音都听得到,正疑惑自己是不是功力减退了时,台下爆发出雷动的掌声,气氛前所未有的热烈。

        “娘娘!”一个小宫女惊叫着冲上舞台,略带羞涩的将手里的花献给我,我浅浅一笑,接过,并拥抱了她,放开手后,小宫女惊叫着跑了下去,顿时台下的粉丝团们纷纷要上台献花,幸好侍卫们犹如铜墙铁壁,才没发生歌星被粉丝踩踏事件。

        我施了一礼,在众人挽留的目光中优雅飞离。

        我一离开舞台,小德子和碧玉马上上台当起了主持人,两人你一句我一句逗得台下的观众笑得合不拢嘴。

        “下面请欣赏柔妃娘娘和梨园曲有意先生共同表演的《花好月圆》,有请!”

        一红一白两个身影优雅的从空中落在舞台上,魑放开我,我在舞台上翩翩起舞,对我来说,跳这种柔美舞蹈比跳快节奏的拉丁容易多了。

        魑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古琴放在桌上,长指拨弄,叮叮当当的琴声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我长袖收回,停止舞蹈,开口唱来。

        我:秋风吹呀吹吹入我心扉

        想念你的心呯呯跳不能入睡

        为何你呀你不懂落花的有意只能望着窗外的明月

        我与魑犹如多情的恋人深情凝望,素白的长袖有意无意的在他眼前拂动,待他伸手向前时,眼前的人儿却又如受惊的小鸟,舞着后退。

        魑指下拨动琴弦,口里歌声流转,还真有几分任贤齐的味道,只不过声音比小齐多了些妩媚。

        魑:月儿高高挂弯弯的像你的眉

        想念你的心只许前进不许退

        我说你呀你可知流水非无情载你飘向天上的宫阙

        合:就在这花好月圆夜两心相爱心相悦

        在这花好月圆夜有情人儿成双对

        我说你呀你这世上还有谁

        能与你鸳鸯戏水比翼双双飞

        我:明月几时有

        魑:明月几时有

        我:把酒问青天

        魑:把酒问青天

        我:不知天上宫阙

        合:今夕是何年

        就在这花好月圆夜两心相爱心相悦

        在这花好月圆夜有情人儿成双对

        我说你呀你这世上还有谁

        能与你鸳鸯戏水比翼双双飞

        一曲歌罢,台下爆发出更热烈的掌声,我与魑携手双双退下,眼角不时扫向离舞台最近的那名面无表情的冷酷侍卫,见我看他,冰冷的双眸多了柔和,毫无表情的脸也荡漾出一丝温柔的笑意。

        你好,魅!

        你好,小诺!

        蓝傲天看着那双紧牵着柔儿的手,眼里含了怒意,问身边的邓公公:“他是谁?”

        “回皇上,他是梨园的琴师曲有意先生。”

        表情狠绝冷酷,眼神阴鸷森冷,冰冷的薄唇轻轻吐出一个字:“杀!”

        媚妃眼里的嫉恨更甚,太后自始至终脸上带着乐呵呵的笑容,琴妃心里的开心全表现在脸上。

        “下面请欣赏娘娘独唱《朱砂泪》。”

        “下面请欣赏《一眼万年》。”

        “下面请欣赏《我会好好的》。”

        …

        “下面请欣赏最后一个节目,由柔妃娘娘及念柔宫的小宫女共同表演的《彩虹的微笑》。”

        最后一曲了?观众们不舍的盯着舞台。

        轻快活泼的旋律响起,五个穿着粉红色短裙扎着可爱马尾辫的女子跳着整齐欢快的舞步,满脸笑容的出场,欢快甜美的歌声从正中间女子的口里畅快流出。

        这首歌的舞蹈动作并不是很难,还有很多是重复的,所以前几日见宫女们没事做,就教她们跳,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我:天空是绵绵的糖就算塌下来又怎样

        深呼吸甩开悲伤生气像爆炸就大声唱

        爱很easy很easyye心情很easy很easy喔

        梦很easy很easyye笑一笑没什麽大不了喔

        雨下再大又怎样乾脆开心的淋一场……

        彩虹是微笑的脸难过就抬起头大声唱

        爱很easy很easyye心情很easy很easy喔

        梦很easy很easyye笑一笑没什麽大不了喔

        天空是绵绵的糖就算塌下来又怎样

        雨下再大又怎样乾脆开心的淋一场

        众宫女:easyeasyeasyeasy

        easyeasyeasyeasy……

        我:爱很easy很easyye心情很easy很easy喔

        梦很easy很easyye笑一笑没什麽大不了喔

        天空是绵绵的糖就算塌下来又怎样

        雨下再大又怎样乾脆开心的淋一场

        彩虹是微笑的脸悲伤byebye快乐不需要理由

        一曲歌舞,满堂轰动,我与宫女们在如潮的掌声中,施礼退场,不经意间扫到皇帝眼里的惊异欣喜。

        演唱会结束很久了,念柔宫的宫女太监们还在吵吵嚷嚷,碧玉说了几次,才意犹未尽的乖乖歇息去。

        “娘娘,你今天真是让奴婢们大开眼界,您哪来那么多好听的歌好看的舞呢?”碧玉给我摘下头上的玉簪珠钗,又用温水给我净了脸。

        “好了,碧玉,我自己收拾就行了,你早些去歇着吧,你今天也累了。”

        “娘娘今天不用碧玉暖床了?”

        “不用了,今天天气还暖和。”因为晚上有人帮我暖。

        “那奴婢先退下了。”

        碧玉走后,我对着镜子梳理长发,看着镜子里多出的两个身影,不禁微微一笑:“来了?”

        魑斜倚在贵妃塌上,摆了个诱人犯罪的姿势,媚眼如丝,笑容蛊惑,妖精!祸国殃民的妖精!

        那高大冷峻的男子一动不动的站在灯火下,烛火在他英俊的脸上投下浅浅的阴影,剑眉刚毅,薄唇性感,身形挺拔健美,似雕塑般静谧,似雕塑般完美,“魅~~”我轻轻唤着,扑入他温暖厚实的怀中。

        “小诺”魅紧紧抱着我,声音饱含思念。

        我轻轻吻了吻他的唇,小手有意无意的滑过他健美的胸膛,又有意无意的抚过他的后背,吞了吞口水,迫不及待的拉了他到床边。

        “魅,天晚了,我们歇息吧!”

        “那我怎么办?”魑从贵妃塌上跳了下来。

        “床太小,睡不下,你自己找地儿睡觉。”

        “小诺,你怎么可以这样?”魑气急,正要说什么,门外传来邓公公尖细的声音:“皇上驾到!”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