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搞笑的误会

第一百一十二章 搞笑的误会


        见那小女人眼中的恐惧,蓝傲天放轻了语气,“柔儿,过来,朕不会伤害你的!”

        这话就像狼温柔的对羊说,你放心,我不会吃你的,我现在吃素!能信吗?不能!

        我打定主意,任他威逼利诱,恐吓殴打我就是不过去,我不屈不挠我精神可嘉!我是具有铮铮铁骨的革命战士!如果生在抗日战争年代,‘生的光荣,死的伟大’肯定就题给我苏小诺了,而不是写给刘胡兰姐姐。全本小说网

        “过来!”皇帝陡的提高声音,我立马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一脸谄媚的笑:“皇上,有何吩咐?柔儿愿为皇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要皇上一声令下,柔儿愿为皇上上刀山,下火海,两肋插刀,后背挨刀…”

        “帮朕磨墨。”

        “啊?”

        “帮朕磨墨!”

        “磨墨?”我看着那一方古朴墨砚,犯了难。

        “不会吗?”

        “会,怎么不会?”在风的书房里见过书童磨墨,看起来也蛮简单的,不过他磨的墨是黑色的,我磨的是朱砂而已,想了想,抓起墨绽就磨,第一次磨墨没有经验,手下用力过猛,一大滴鲜红墨汁飞了出去,洒在奏折上,染红了一片。

        “对不起对不起,我帮你擦…”我慌慌张张的扑上去,用衣袖擦着那一片鲜红,墨汁是擦去了,可一本奏折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

        “怎么办啦,都看不清了。”我懊恼的一屁股坐下,看着自己脏兮兮的衣袖更是烦恼。

        “没关系,这份奏折朕已经看过了,没什么大事,爱妃不必自责。”

        “我早说我不会磨墨就不会这样了,偏要逞强,这下好了,奏折毁了,衣袖也弄脏了,烦死了。”我懊恼的跺着脚,像撒气似的,屁股使劲往座位上压了压。

        “爱妃不必烦忧,奏折是小事,衣袖也是小事,爱妃何必为这些小事烦忧?”蓝傲天顿了顿,见怀里的小女人瞅着脏兮兮的衣袖一脸愁容,“朕宫里有几匹胭霞绸,朕都赏了爱妃做衣裳如何?”

        胭霞绸?我两眼放光,“是不是那一年只产个十几匹的胭霞绸?”

        “爱妃也知道?”

        “听说色泽如晚霞般灿烂炫目,顺滑无比,极其难得,即便是显贵的王公贵族也难得一匹。”

        “朕不是王公贵族,朕是皇帝!朕想要的还没有得不到的。”

        “是吗?”我心情顿时灿烂起来,开心的在座位上扭着屁股,见到皇上隐忍的脸色,大惊道,“皇上,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啊?”

        我关切的摸了摸皇帝的额头,自言自语道:“没发烧啊。”

        “朕没事!”

        “没事?怎么可能,皇上,你声音都变了!不行,我得叫太医来看看,万一…”万一死在我这里,我被砍十次头都不够。

        “朕真的没事,爱妃不用担心!”

        “真的没事?有病的话别藏着掖着,积少成多,再小的病也会变大病的。”

        “朕真的没事!只要…”皇上的表情和声音都好痛苦啊!我不禁担心他的身体,这皇帝,也不是别人看到的那么光鲜无所不能嘛,不仅阳痿,还有其他不知道的疾病,说不定是绝症,你看这小脸,都痛得扭曲了,真可怜!

        “只要什么?皇上您说,我一定照办!”

        “只要爱妃别在朕的大腿上扭来扭去就可以了,朕是正常的男人,会有反应的!”

        “你的大腿?”我低头一看,紧接着发出一声惊天惨叫,捂着脸飞奔出去。

        “娘娘,您怎么了?”碧玉见我捂着脸冲了出来,慌忙上前问道。

        “我没脸见人了啦!”我捂着脸。

        “难道是皇上…”

        “嗯嗯!”我连连点头。

        “天哪,娘娘,您受苦了,”碧玉哀嚎两声后,回头命令小青小翠,“马上给娘娘准备热水沐浴!”

        “沐浴,为什么要沐浴?”

        碧玉看着我染红了的衣袖,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落下来。

        “碧玉,你哭什么啊?别哭了,哭着就丑了。”

        “娘娘,碧玉知道您心里难过,你想哭就哭吧,别憋在心里,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也不能改变什么,您…还是认命吧!”碧玉说完,又低声哭起来。

        “我不难过啊!”

        “娘娘,碧玉知道你心里苦,却不得不强颜欢笑,娘娘放心,碧玉会一直陪在娘娘身边照顾娘娘的,绝不让娘娘受委屈。”

        什么跟什么啊?我一个头两个大。

        “瞧这衣袖,都给染红了,皇上他怎么可以这样粗暴?”

        我的衣袖关皇帝什么事啊?

        碧玉哭了片刻,擦去眼泪,瞪了小青小翠一眼,“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给娘娘准备沐浴的热水!”

        “回碧玉姐姐的话,已经准备好了。”

        “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扶娘娘进去沐浴更衣!”

        “为什么要沐浴啊?碧玉!”碧玉不搭理我,半拉半拽三下五除二把我剥得一丝不挂,都到了这地步了,我也只好乖乖躺进热气腾腾,香气袅袅的浴桶里了,难不成我还赤身**到处晃啊。

        “娘娘别不开心,凡事都忍着,这是宫里女人的命,躲不过的,”碧玉细心的把我的长发盘起,又温柔仔细的给我擦着身子,小青小翠一个往浴桶里撒玫瑰花瓣,一个倒热水。

        “碧玉,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娘娘,事情既然发生了,娘娘就别耿耿于怀了,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太坏的事,你要哭就趁现在痛痛快快哭出来,别当着皇上的面掉泪,那是忌讳的,”

        “我为什么要哭啊?”

        “碧玉知道娘娘坚强乐观,可娘娘如果心里委屈,一定要跟碧玉说,别一个人扛着,伤了身子可就不好了。”

        “我心里没委屈。”

        “娘娘,”碧玉的眼泪又‘扑簌簌’的往下落,好半会才止住泪,“碧玉知道娘娘心里怨碧玉没用,可这是皇宫,碧玉哪阻挡得了这种事情。”

        “我没怨你啊,碧玉,你今天怎么了,老是哭,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甩他耳刮子。”

        “好了,碧玉不哭了,娘娘别心烦,呆会,碧玉去拿了那止痛的药膏来,擦了没几天就会好的。”

        “我没受伤啊!”

        “娘娘,”碧玉睫毛一抖一抖,眼看着眼泪又要下来。

        “真的没受伤,”我从浴桶里站起来,比划着身上,“你看我全身上下完好无损,真的没受伤!”

        “娘娘别说了,是碧玉的错!”

        我无语,只好重新躺下,这时小青拿了那见嫩绿的裙子,问:“碧玉姐姐,这衣服弄脏了,要拿去洗吗?”

        “洗什么,扔了去,让娘娘看着伤心!”

        “是,碧玉姐姐!”小青拿了衣服正要离开,我赶紧叫住她,“别扔,那衣服还好端端的,扔什么啊,只是弄脏了衣袖,洗干净就好了。”

        “碧玉,你不知道,因着那衣服弄脏了,皇上还赏了我几匹胭霞绸做衣服呢。”

        几匹绸缎就能补偿娘娘受伤的身体受伤的心吗?碧玉不由得对皇帝有了几丝怨恨,却也不能乱说,免得伤娘娘的心,只得柔声道,“娘娘,那衣服再洗,也留着血腥气,还是扔了吧。”

        “血腥气?怎么会?”血腥气?难道…?我‘扑哧’一声笑出来,“碧玉,那衣服是我给皇上磨墨时被朱砂弄脏的。”

        “朱砂墨汁染的,不是…”碧玉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伸出食指点了点她的额头,“碧玉啊碧玉,你那小脑瓜子在乱想些什么啊?”

        “谁叫娘娘大叫着‘没脸见人了’冲出来,又见娘娘衣袖被染红,问你是不是皇上造成的,你又连连点头,害得人家以为你被皇上…哼,娘娘,你干嘛不早说?”碧玉气岔的跺着脚,狠狠剜我一眼。

        “哈哈…”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指着碧玉断断续续的说,“碧玉啊…你真…真是太…可爱了…”

        “娘娘!”碧玉跺着脚,羞红着脸瞪我一眼,“碧玉一心为娘娘,娘娘还来取笑碧玉!不理娘娘了!”

        “好了好了!不笑你了!”我忍住笑,若有所思的盯着碧玉瞧,碧玉被我盯着七上八下,忍不住问道:“娘娘,您干嘛这么看碧玉?”

        “我在想碧玉你脑子里净是那些事情,小姑娘是不是思春了?要不我跟皇上说说,给你选个好夫婿?”

        “娘娘!你又取笑碧玉!”碧玉秀丽的脸羞得通红,别有一番动人韵味。

        “我对朝廷中的年轻俊杰不熟悉,要不,碧玉你自己说,你看上谁了告诉我,我给你做主,管他什么宰相国师大将军,照样把他拉下马,我们碧玉这么秀丽多娇,温柔可人,谁看了都会动心。”

        “娘娘…”碧玉羞红着脸,眼神闪过一丝春色,俏脸上也露出向往的神色,难不成这小丫头真的有心上人了?

        “怎么样?碧玉,想好没?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以后你再求我做主,我可没那闲情逸致管了哦。”

        “娘娘…”碧玉瞪了我一眼,不再理我,温柔轻巧的给我捏着手臂。

        看来这小妮子是不打算说啊,不要紧,总有机会把你的嘴撬开,也不知是谁家的公子这么有福气,能得碧玉的垂青。

        我闭上眼睛,舒服的享受着碧玉娴熟的按摩技巧,温柔的热水将我的身体紧紧包围,空气里飘荡着花草的清香,热气袅袅上升,美人如玉,婀娜风流,肌肤胜雪,眉目如画,古画里的美人出浴也就这样吧。

        “娘娘,您刚才为什么大叫着没脸见人了呀?”小青这小丫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

        “娘娘,为什么呀?既然皇上没有宠幸你,你为何大叫没脸见人了呀?”碧玉也问我,这小丫头八成是报刚才我取笑她的仇,哎,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对啊,娘娘,说说嘛,奴婢好奇。”小翠也摇着我的手臂撒娇,别摇了,再摇我臂膀就废了。

        “这事情说来话长了…”见三人都一脸好奇,我拐了个弯,“太长了,没时间说,改天吧!”

        “娘娘,我们有的是时间!娘娘快说吧!”

        “这个…这个说起来真的太长了,还是改天再说吧!”

        碧玉笑了笑,把挂在屏风上的衣裙拿起,扔在外间的贵妃椅上,“娘娘说完了,碧玉就把衣服给娘娘拿来,不然…”

        “天哪!我怎么养了这么一群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娘娘快说吧!”

        “哎!哎!哎!”我长叹三声,将那个悲惨曲折催人泪下的故事幽幽道来:“在一个阳光毒辣,秋风哀嚎的下午,我,就是你们的柔妃娘娘,很不幸的被皇帝叫去伺候…”

        “哈哈哈哈…”三个女人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我哭丧着脸,恶狠狠的瞪着她们仨,我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哼!

        “别笑了,再笑我发脾气了啊,”没人把我的话放在心上,看来当主子的太好说话还是不行,我深吸一口气,严肃道:“不准笑了!”

        三个人都呆呆的看着我。

        “谁再笑,我…我罚她去洗马桶!”

        “哦。”三个人乖乖的忍住笑,良久,小翠眨巴着大眼睛,举手提问:“娘娘,什么是马桶啊?”

        “就是…茅厕!”

        “娘娘,你下次可要看清地儿才坐,不然哪,”碧玉忍住笑,“幸好皇上定力够强,要不然,娘娘,今天碧玉想错的事情就成真了。”

        “血染衣袖?皇上再没定力,也不会发生。”

        “什么?”

        “没什么,”我打了个马虎眼,“给我加些热水吧,这样躺在热水里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真舒服…”

        碧玉轻柔的给我按摩,小青和小翠退了下去,我缓缓闭上眼睛,享受这难得的舒适安宁,身心轻松。

        花香袅袅,暖风醉人。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