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一百零八章 被劫

第一百零八章 被劫


        醒来时,我正被魅抱在怀里,走入一家客栈。Www。QΒ五。cOm/

        “魅,我们不是要去仓州吗?怎么停下来了?”

        “天色晚了,赶路不安全,我们在这歇一晚,明早再赶路。”

        “可是…”

        “再说了,你身子弱,到仓州累倒了,魑又得来照顾你,歇一晚,我们明天再赶路,好吗?”魅敏锐的双眼扫视着大厅里的一切。

        我点了点头。

        “掌柜,两间上房。”黄灿灿的一绽金子扔在柜台上,掌柜乐得合不拢嘴,马不停蹄的拿出两张木牌,“客官,天字第三号房和天字第四号房。”回头朝一灰衣小二吆喝,“带四位客官去房间!”

        “两间?我们三个人一间?会不会太挤了?”

        “我跟小诺一间!”

        “不行,我要跟柔妹妹一间!…”

        “你能保护小诺吗?”

        “那我自己再要一间…”

        “你能保护自己吗?”

        “我…”

        魅不再理他,抱着我大步往楼上走去,从进来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了杀气,可大厅里的客人都是普通的商旅。

        他的仇家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沈飞虎在江湖上又是人人称赞的正人君子,小诺没惹上什么仇家,李云杰只是一个商人,也不会惹上江湖中人,按理应该不是找他们麻烦的。

        窗外一片漆黑,月走星沉,夜风徐徐,躺在魅的怀里,我忽然想到一句话,月黑风高杀人夜,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睡吧…”魅轻轻拍着我的后背,哄我入睡。

        “嗯~~~”我低低应了声,在魅的怀里寻了个舒适的位置,便沉沉睡去。

        杀气好重!魅不敢有丝毫松懈,警惕的盯着窗外。

        一个黑影从窗前掠过。

        “谁?”魅一跃而起,掠出窗子,一个黑影立在庭院里,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大刀,回身劈向魅,魅闪身躲过,长剑出窍,剑招携着杀气刺向黑影。

        黑影只挡了几招,便闪身逃去。

        魅追至后院,见到沈飞虎也拿着大刀追了过来,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你怎么也…”

        “我看到一个黑影从我窗前掠过,便追了过来,难道你也…”

        “我也是追着黑影到这里来的…”

        “糟了!中计!”

        魅和沈飞虎正想往回赶,周围已经出现十个黑衣人挡住了去路。

        魅担心小诺安危,一言不发,剑招狠似一招杀向黑衣人,沈飞虎也抡起大刀,狂刀十二路使得风生水起,密不透风。

        黑衣人似乎无意和他们缠斗,只是困住了他俩的去路。

        “他们只想困住我们,他们的目标一定是苏姑娘或者李云杰。”沈飞虎和魅背靠着背,低声说。

        一听到小诺有危险,魅再顾不得许多,长剑不要命的刺向黑衣人,拼命想冲出包围圈,无奈黑衣人像是受过训练似的,不管魅如何冲,总冲不出包围圈。

        “既然冲不出去,我就全杀掉他们!”魅眼里闪着骇人的寒光,“风云一击!”

        漫天烟尘,剑招携着强大的内力劈向一个黑衣人,黑衣人正想闪躲,无奈剑招太快,黑衣人大睁着双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劈成两半。

        “剑光血雨!”漫天剑光闪烁,天地间全是剑影,灵巧如猫的身影快速移动,鲜红的血雨纷扬落下,滴在地上如同盛开的红梅,一个黑影人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被刺得跟筛子似的的身体,高大的身躯缓缓倒下。

        剩下的八个黑衣人见之骇然,不由自主的后退,领头的沉声命令:“上!后退者,死!”

        所有黑衣人不要命的围攻上来。

        “一剑穿喉!”一个黑衣人喉咙被刺穿,倒在血地里。

        “魅影剑杀!”又一个黑衣人倒下。

        魅单膝跪地,长剑支地,双眼通红,不顾满身伤痕,鲜艳的血珠大颗大颗的落在地上,溶入土里,满地尽是娇艳诡异的花朵。

        “魅少侠!”沈飞虎大刀砍掉一个黑衣人的脑袋,又砍掉一个黑衣人的臂膀,退到魅身边。

        “我没事!”魅站起身,双眼射出冰冷狠绝的杀气。

        这时天边绽放着灿烂的烟火,给黑暗如墨的天空添了艳丽的颜色。

        “撤!”领头的一声令下,剩下的四个黑衣人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说!谁派你来的?”沈飞虎大刀指着失了一条臂膀躺在地上的黑衣人,黑衣人冷哼一声,唇下一咬,唇边流出黑色的血液,头一偏,见阎王去了。

        “妈的!”沈飞虎踢了一脚独臂人的尸体,懊恼的骂着粗话。

        “魅少侠!”回身看魅,已不见踪影,忙往苏姑娘住的客房奔去。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客房,房门大开,魅冲了进去,床上的人儿已不见踪影,只留下一只碧玉镯,小狐狸躺在墙角里,已经晕了过去。

        “小诺”悲痛绝望自责的吼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空气里飘着令人作呕的血腥。

        “什么?柔儿被人劫走了?”刚解了毒,虚弱无力的楚风扬一听柔儿被劫走了,心里一急,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染红了被子,点点艳红,显得格外刺眼。

        “王爷切莫激动,保重身子,娘娘福大命大,一定安然无恙的。”儒赶紧扶住楚风扬。

        “你不是说会好好保护她的吗?为什么又让她被人劫走?”红影一晃,魑紧掐住魅的脖子,眼神狠毒。

        魅一言不发,眼神里全是绝望悲痛。

        “魑少侠住手!魅少侠已经尽力了,他自己也浑身是伤!”眼看着魅就要断气,沈飞虎慌忙拉开魑。

        “伤?”魑冷笑一声,“他即便死了,也抵不上小诺受一点伤!”

        “若小诺无事便好,若她受到伤害,或是…”魑没有说下去,桃花眼里隐隐有泪光闪烁。

        “若她有事,我绝不独活!她去哪,我也去哪,绝不扔下她一个人孤单害怕。”魅说完,默默走了出去。

        “飞虎,是谁做的?本王要诛他九族!”楚风扬喘着气,虚弱无力的说。

        “我和魅少侠都被黑衣人引开,对方像是有预谋的…”

        听完飞虎的叙说,魑狠毒的眼神直射向楚风扬。

        “你为何如此看本王?”

        “你知道为什么!小诺素未与人结怨,谁会派出如此训练有素,武艺不俗的杀手来劫持她?而不是杀她!一定是想拿她来要挟某人!你说,还有谁值得对手如此大费周章?”

        楚风扬痛苦的闭上眼,幽幽道:“是我,是我害了小诺,”良久,楚风扬忽然睁开眼,眼里寒光骇人,话语带着满腔恨意一字一字逼出薄唇。

        “蓝傲天,你派人刺杀本王在前,劫走本王的王妃在后,本王不除你誓不为人!”

        “噗”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所有人都跪了下来。

        “请王爷为江山社稷百姓安危着想,保重身体!”

        “本王没事!本王一定会撑到踏平水蓝国将柔儿救出!传令下去,明日出兵!”

        “王爷三思!粮草未到,最快的援兵尚需五日才能到达,此刻出兵,实为不妥!”儒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本王心意已绝!不需多言!”

        “文先生言之有理,请王爷三思!切不可为了一女子将风云江山置于险境!”李威也沉声劝道。

        “放肆!他是本王的王妃,不是一般女子!”

        “请王爷为江山社稷着想!”李威跪了下来。

        “请王爷为江山社稷着想!”所有的将领幕僚全跪下。

        “你们!你们竟敢违抗本王命令!”楚风扬一急,一口鲜血又喷射出来,鲜红的血迹挂在泛白的唇边,格外刺眼。

        “王爷,水蓝既是拿王妃来要挟王爷,那么娘娘此刻一定是安然无恙的,沈兄也说了,房间里并无血迹,也就是说娘娘并未受到伤害,还请王爷冷静下来,想好对策,才能救娘娘归来,若一意孤行,贸然出兵,触怒了水蓝国,难保他们不杀娘娘泄愤!”

        “这…”

        “再者,他们必然也知道娘娘对王爷的重要,必定沿途设置陷阱埋伏,等着王爷自投罗网,既然他们是想要挟王爷,那王爷不妨耐心等待,看对方提出什么条件,也好随机应变。”

        “文先生所言极是,请王爷三思。

        楚风扬静静冷静下来,“他要什么,本王都答应他!待救回柔儿,本王定要集齐兵力踏平水蓝,将他蓝傲天五马分尸!”

        “王爷英明!本将军马上安排探子潜入水蓝国探听娘娘的消息。”

        “还不快去!”

        “是!”李威说完退出帐外。

        “学儒,你先退下吧,本王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们也都退下吧!”

        “是!”所有人均弓腰退出帐外,张龙,飞虎像门神一样守护在帐外,警惕的盯着四周。

        帐里顿时安静下来,楚风扬看着那一抹艳红,“多谢你救了本王一命,王府里的奇珍异宝任你挑选。”

        “若他要的是风云的江山,你会给他吗?”魑走近一步,冷冷的问。

        楚风扬没有答言。

        “若他要的是这风云的江山,你会给他吗?”魑再走近一步,逼问道。

        “本王…”

        “若他要这风云的江山,才肯放小诺归来,你会给他吗?”

        “本王…”

        魑冷冷一笑,“你的爱也不过如此,江山美人,富贵权势,小诺占的位置是最小的,你舍不得,你一定舍不得放弃江山权位…”

        “若这江山是本王的,本王给他又何妨!”楚风扬突然起身,语气激动,“可这江山是父皇的是皇兄的是楚室皇族的,不是本王的!”

        “哼!”

        “若他要本王的命,本王毫不犹豫给他!若他要的是这江山,本王…很为难!”

        楚风扬惨白如纸的脸上,笼罩着浓浓的忧愁和悲痛,心里是翻江倒海的自责和内疚,因为他,柔儿无辜的被卷入这场战争,因为他,柔儿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魑不再说话,绝美的脸在火光的照映下,有些萧索黯然,眉心的红痣黯然无光。

        “等你的伤稳定些,等魅的伤好得差不多,我会和魅潜入水蓝国的都城幽京。”

        “我的伤已无碍,你可以…”

        “魅全身是伤,没有魅,我到了幽京也寻不到小诺的下落,魅在夜里隐身探路非常人能及,我…太招摇。”就他的美貌到哪都会引起轰动。

        “你…爱她吧?”

        “谁?”

        “柔儿~~”楚风扬顿了顿,

        “她说我是她的人,是她的夫妾。”

        楚风扬俊美的脸上有些黯然,勉强笑道,“若柔儿平安归来,本王不介意…”

        “不,”魑盯着楚风扬的眼睛,唇边勾勒出一抹妩媚醉人的笑颜,一字一字的说,“你!介!意!”

        “本王…”

        “你介意也没法子,除了我,魅也是她的夫妾,你除不掉我们两个,只能接受三人同侍一妻。”

        “本王…”楚风扬无奈的笑笑,“只要柔儿能平安归来,别说三人,就是她建个后宫,拥有三千美男,本王也认了。”

        “小诺的确有这想法,她说要建个自己的美男后宫,俘虏天下美男,还说我和魅是贵妃,皇后是…”

        “是谁?”

        魑叹了口气。

        “是谁?”楚风扬心里着急得要命,魑微微一笑,“是你!”

        “真的?”楚风扬大喜过望,良久摇摇头,自嘲的笑笑,想他一个尊贵无比万人景仰的王爷,竟然沦落到跟别人共侍一妻的地步,还如此开心,真是…哎…

        魑笑了笑,探了探楚风扬的脉,“你刚吐那三次血,更让你的伤雪上加霜,我看你没个一年半载也别想下床。”

        “这怎么行?”楚风扬一听,激动得就要起身。

        “那是一般医生,到我这里,三个月你就可以恢复了。”

        “三个月?太长了!”

        魑无奈的笑笑,拿出一枚白色药丸,“看来我又要浪费一颗好药了。”

        “这是什么?”

        “冰莲子…”

        “多谢!”

        “不用!我不是救你,我是救小诺,那女人要死要活的要我救你,还不惜投河自尽来威胁我,若你有个三长两短,她会休了我的,我可不想被休。”

        “投河自尽?她有没有事?”楚风扬一激动又要起身。

        “她没事,我有事!”魑淡淡笑道,“我为了救她,忘记自己是旱鸭子,最后还是被她救上来的,差点没命!”

        “柔儿还是那么调皮…”

        …

        “敌军的大将军是谁?”

        “韩达,很是勇猛。”

        …

        第二日清早,水蓝国的帅帐里传来一声惊叫,紧接着,主帅韩将军凸着头顶顶着一边眉毛冲出帅帐,怒吼:“哪个兔崽子把本帅的头发和眉毛给剔了???”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