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九十章 静夜箫声

第九十章 静夜箫声


        “王爷!”高大威武的男子微微屈身,向眼前玉树临风的男子抱拳道。\WWW、Qb5。c0m//

        月华如水,清冷的夜风扑面而来,桃花树在柔和迷蒙的月色下影影绰绰,婀娜多姿,更显出别样的风韵,桃花的醉人馨香飘荡在空气里,俊逸无双的男子剑眉微蹙,俊美绝伦的脸庞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忧愁,欣长的挺拔身影迎风而立,夜风过后,青丝飞舞,白袍飞扬,更是俊逸翩跹如同仙人一般。

        “是飞虎啊!”俊美男子微微转身,看着眼前的男子淡然道。

        “夜已深,夜风有些凉,王爷还是早些歇息吧!”

        “飞虎,本王令你来此做一名不能见光的暗卫,可是委屈你了。”

        “飞虎这条命是王爷所救,只要王爷吩咐,哪怕上刀山下火海,飞虎定当尽心尽力,万死不辞,何来委屈之说?”铁塔一般的男子言辞有些激动。

        “飞虎,你不问问这仙人到底是何人,需要本王令你这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沈飞虎来暗中保护。”

        “王爷不说自有王爷的道理,飞虎听命即可。”

        “好!”楚风扬淡淡扫了一眼沉稳雄武的沈飞虎,“不说这个了,你保护仙人已久,可曾见仙人单独与人接触?”

        “平常只有南城郡守丁大人来访,不过这几日,有两位陌生的客人来访。”

        “两位?不是一位吗?”

        “第一位是仙人主动留下的,是今年的桃花公子,名叫苏容,是一名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美公子,在桃花节上的表现很是不俗。”

        柔儿还是那么调皮!楚风扬俊美的脸上露出风华绝代的笑容,看得沈飞虎有片刻的失神。

        “第二位是今日登门拜访的一位姑娘,好像叫苏小诺,长得真是清丽无双,艳若桃李,衣饰简单,却让人移不开目光,”

        除了本王的柔儿,谁还有如此魅力?柔儿,哪怕你忘了本王,本王也会让你再度爱上本王,欠了你的,本王要用今后所有的时光来偿还。

        “跟在她身边的两位男子也是人间少有,一位绝美妖冶,一位冷如冰山,依飞虎看来,他们即是天下闻名的杀手魑魅魍魉中的魑魅。”

        “其他人不必多言,你和我说说这位苏小诺吧。”多日未见,不知柔儿可好?

        “这位苏姑娘不仅美丽动人,而且有一口好嗓子。”

        “哦?”

        “若王爷能早回来两个时辰,就可听见她宛如天籁的歌声了,那真真是…哎,飞虎愚钝,也不知如何描述,总之就是悦耳动听,比飞虎以往听到歌姬唱的好听多了,词美,韵律也美,”

        听到这,楚风扬脸上又露出甜蜜的笑容,他的柔儿可真是个难得的宝贝。

        “不仅如此,飞虎还听得悠扬悦耳的笛声紧扣着苏姑娘的歌声,真真是太好听了,大家纷纷传言是天仙下凡呢,我看苏姑娘也真美得跟仙子似的。”

        笛声?是魑吧?不过是一有断袖之癖的男子而已,还够不成对本王的威胁!今后,只能是本王的箫声为柔儿吟奏旋律,别人,休想!

        碧绿的玉箫在月光下泛着点点青光,萧至唇边,悠悠的旋律缓缓流出,带着淡淡的愁怀深深的思念在月光下流荡开来。

        梦里一片杂乱,我在深夜里悠悠醒来,魅以环抱我的姿势熟睡着,耳边忽然传来一阵阵悠扬的箫声,那箫声带着满腔的爱恋,淡淡的忧思在我的耳边缓缓流转。

        我凝神静听,心,隐隐的痛,如水的月华从雕花窗棂溜进来,在地板上跳着柔和忧伤的舞蹈。

        那吹箫人浓浓的思念在空气里飘荡开来,我听得出他厚重的爱恋满怀的思念,带着淡淡的忧伤在如水的夜色里静静流淌,在这万籁俱寂的夜里他用他的箫声诉说着不为人知的爱恋忧愁。

        听着听着,我的心被莫名的悲伤扑满,压得那颗小小的心隐隐的痛,那痛,隐隐约约若有若无,却又挥之不去,像波涛一样一波一波不肯停歇的撞击着我脆弱的心,我蹙着眉,想将那莫名的悲伤和心痛遣走,却发现,悲伤和心痛像是已经烙在身上的印迹,怎么赶也赶不走。

        我把头埋进魅温暖厚实的怀里,让我安心的气息扑面而来,可那悠悠的箫声犹在耳边荡漾,挥之不去。

        今夜,谁的思念在疯涨?谁的爱恋更无望?谁的忧伤随风飘荡?那吹箫的人,他爱的人在何方?

        而我,怕是要失眠了吧?

        抱紧魅结实的腰肢,脸紧紧贴着他温暖宽厚的胸膛,睡意全无,耳边犹飘荡着那悠悠的箫声。

        “王爷!”

        箫声悠悠停下,楚风扬忘着迷蒙无边的夜色,看着一脸凝重的张龙,淡然问道。

        “什么事?”

        “王府遣人来报,温香被人救走,地牢的守卫均被人杀死。”

        握萧的手青筋暴露,阴鸷的眼神在月光下更显得森冷。

        “谁做的?”

        “毫无头绪!温香姑娘犹如人间蒸发,不知去向。”

        “查!若找到那贱人,本王定要将她凌迟处死!”

        “王爷请息怒!属下觉得此事不会那么简单!”

        阴鸷的眼神扫了张龙一眼,语气森寒。

        “说!”

        “首先,地牢位置隐蔽又机关重重,一般人怎么会那么快寻到地牢位置并破解机关,第二,地牢的守卫均训练有素,身手了得,又岂会轻而易举被人全数歼灭,第三,即便他救得了温香,可他又如何从暗卫重重的王府逃脱而无人得知。”

        “你想说什么?”

        “属下想此人必定十分熟悉王府,而且武艺高强,轻功卓绝,来无影去无踪,不然怎么能躲过暗卫的追踪?”

        “其实王府的暗卫本王已经全部调走,本王心想那贱人不过是一青楼女子,又怎会有人与本王对立,敢冒被本王灭门的危险救走她…是本王疏忽了,传令下去,全力追查!本王绝不让她有机会再伤害柔儿分毫!”

        “是!不过,王爷,属下觉得此人对王爷的行动及王府的布置十分清楚,王爷一调走暗卫,温香便被人劫走,而且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地牢所在,杀掉守卫,轻松的将温香救走,王爷,属下觉得…”

        “你认为有内奸?”

        “属下认为,外人不可能对王府的布置及王爷的行动如此清楚,所以…”

        “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对王府的机关只有大皇兄最清楚,难道是…?不可能的!楚风扬暗暗摇头,却又想不出还有谁对王府的机关了如指掌。

        熏香袅袅的房间里,一名蒙着轻纱的女子软软的靠在贵妃塌上,姣好的身段在薄纱里若隐若现,女子媚波暗转,妩媚一笑,声音娇软诱人。

        “温香多谢殿下相救!殿下的救命之恩温香真是无以为报。”

        “宝贝儿又说傻话了,你可是本殿下的心肝宝贝,本殿下又岂会让你在那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受苦。”男子一改往日的沉默,拥住那娇媚如蛇的女子,“短短几日,宝贝儿就瘦成这样,看来是吃了不少苦。”

        “只要殿下心里想着温香,温香吃再多苦也情愿,”温香娇媚万分风情万种的靠在男子怀里,媚波流转,忽而愁容满面,声音哀怨,“可是温香如今这个样子,怕会惊了殿下,还请殿下让温香自生自灭吧,温香实在无脸伺候殿下了。”

        “傻瓜,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你永远是本殿下心里最美最妩媚的温香!”男子轻轻抚摸着那丑陋的疤痕,在顺滑白嫩的脸上更显得狰狞可怖,“这个伤痕,是楚风扬烙下的,他日,本殿下一定会让他付出十倍的代价!”

        普通的脸上露出一抹狠绝。

        温香娇柔一笑,柔软的身子像蛇一样缠上男子精瘦的身躯,媚语如丝,秋波流转,“温香多谢殿下怜爱,殿下莫动气,就让温香好好伺候殿下吧!”

        “哦?小宝贝想怎么伺候本殿下?”脸上带着淫邪的笑容,男子凑近温香的脸。

        “为了殿下,温香可准备了不少新鲜玩意,保管殿下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是吗?那本殿下可要好好尝尝了!”男子一该往日的文弱,一把抱起怀中的娇媚女子,大步往红纱帐后的大床走去。

        顿时,大床上的两人进入激烈运动中,红纱背后一片羞人的激情荡漾。

        激情过后,女子厌恶的推开身上熟睡的男子,媚眼里露出一抹狠毒的颜色,楚风扬,苏飘柔,我温香定会为死去的孩儿讨回公道!你们,我一个也不放过!

        “掌柜的,麻烦把这条鲫鱼拿下去给我们做个清蒸鲫鱼!”刚走进天福楼,便把手上一条一两斤重的鲫鱼扔给掌柜的,明湖里的鱼就是大啊,上钩的都这么大条。

        “是苏姑娘啊,几天不见,您又漂亮了不少。”掌柜的笑呵呵的说。

        “是吗?”我摸着脸,抛了个媚眼,电得掌柜的直打哆嗦,“您可别净说些好话糊弄我。”

        “老朽说的都是实话,你看您肌肤白里透红,眉眼如画,就像那从画里走下来的美人儿似的,您来天福楼,可给小店增色不少啊。”

        我嘻嘻一笑,这掌柜的真会说话,三言两语就把我哄得开心不已。

        “三位先坐一会,老朽马上吩咐厨子为三位做好吃的,”

        “去吧去吧!”

        “三位稍等片刻!”掌柜的转身离开,擦了擦额上的冷汗,若不是为了东家,打死他也不会说那些昧着良心的话。

        “柔儿妹妹!”正与桌上的鲫鱼火拼呢,耳边就传来这么惊喜不已激动万分的一声。

        我把眼神从鲫鱼转到眼前这位眉清目秀温文尔雅的年轻公子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长得是不错,可身子骨似乎弱了点,我怀疑风一吹,他可能就被刮到太平洋去了。

        “这位公子你谁啊?认错人了吧!”

        “柔儿妹妹,你怎么了?我是杰哥哥啊!”

        柔儿妹妹?杰哥哥?难不成是我这具身子的青梅竹马?糟了!装不认识吧,本来就不认识!

        “不好意思啊!公子,我不是你的柔儿妹妹,你认错人了!”

        “怎么会?魅少侠,你快告诉柔儿妹妹,我是李云杰啊!”

        魅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他能发吗?他可是抢了人家的青梅竹马当老婆,给人家戴了腻大的一顶绿帽子。

        “公子,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柔儿妹妹!”

        “柔儿妹妹,你怎么…?”年轻公子话还没说完,文弱的身子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东家,东家!”掌柜的扑了过来,紧紧抱住倒地的公子。

        “你们家公子没事!他只是气血不足晕了过去,扶他下去歇息,两个时辰后自会醒来。”魑淡淡的说,纤长的手指在中午的阳光下泛着白净的光芒。

        “魑,你好厉害哦,一眼就看出他气血不足。”

        魑淡淡一笑,当然!隔空点穴的功夫他忍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不过,又浪费了一颗贵重的珠子。

        “姑娘的鱼真香!在下隔了几张桌子都能闻个一清二楚!”温雅动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埋头苦战的我缓缓抬头,呼吸瞬间停止。

        灿烂的阳光下,俊美绝伦的男子长身玉立,一身白衣更忖得他风姿脱俗俊逸无双,性感温润的薄唇微微上扬,唇边露出一抹风华绝代,令天地无光,日月失色的笑颜,刹那间,天地万物均失了颜色。

        剑眉坚挺,诉说着他的高傲与高贵,星眸如水,眼神邪魅,展示了他的温柔与不羁,青丝垂下,纸扇轻摇,好一个神采飞扬气度高华的翩翩如玉佳公子。

        鼻子里温热的液体源源不断的流出,贪婪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美男子。

        看着魅体贴的擦去她的鼻血,楚风扬心里嫉妒得不行,握扇的手青筋暴露,指节吱吱作响,双眸射出阴鸷狠绝的寒光,脸上却仍挂着璀璨迷人颠倒众生的笑容。

        “帅锅啊!”我如花痴般惊叫着就要扑上去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