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八十四章 丁香姑娘

第八十四章 丁香姑娘


        正低头走着,魅急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小诺小心!”魅话音未落,我已经重重撞上一个软软的东西。全\本\小\说\网

        “哎哟!”很娇柔的声音,我这才发现自己撞倒了一个美女。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自知闯祸,我赶紧扶起倒在地上的女子。

        “小姐,你没事吧?”一个模样清秀的丫鬟急急奔过来,扶住女子,细细的柳叶眉竖起,对着我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诘责,“你走路不长眼睛啊?撞伤我们家小姐你担当得起吗?你可知我们小姐可是…”

        魅的周身已经冒起冰冷的杀气,冻得我直打哆嗦,却又不得不按住他的手,免得一个不注意,眼前的小丫鬟就香消玉殒了。

        “翠儿,我没事。”女子柔柔的说,声音娇软动听,我这才注意到这女子长得很是美丽,衣饰也颇为华贵精致,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能穿戴的,肌肤胜雪,五官精致,一点朱唇,两颊微红,细细青娥眉,眼波柔如水,顾盼生辉,幽幽流转,似乎有着难以排遣的忧愁。

        “对不起啊,刚才是我不小心…”

        “姑娘莫要介怀,小女子并无大碍。”女子的声音细细软软,煞是好听,我顿时就对她产生好感。

        女子柔柔一笑,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转脸问丫鬟,“事情办妥了吗?文公子怎么说?”

        “小姐,那文公子说…说…”翠儿支支吾吾,似乎难以启齿。

        “他说什么?”女子抓住翠儿的手,急急的问。

        “他说…他说…哎!小姐你别气恼,那文公子不过是一记寒儒,不值得您为他牵肠挂肚…”

        “翠儿,你快告诉我,文公子到底怎么说?”

        “他说…他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小姐,小姐你怎么了?”翠儿急忙扶住摇摇欲坠的女子,我也上前帮忙搀住她,魑在她人中掐了掐。

        “你干嘛掐我们家小姐,你是何居心?…”

        “翠儿,我没事…”女子悠悠醒转,对着魑苍白一笑,“多谢公子相救。”

        “别谢他,他是大夫,救死扶伤理所当然!”我扶住女子,笑了笑。

        “小姐,那文公子胆小怕事,畏首畏脚,不值得小姐为她日思夜想,忧思难忘…”

        “翠儿,休得胡说!”

        “哎,又是一个陷入爱情无法自拔的可怜女子。”我仰天长叹,婉言安慰,“你这么漂亮,多的是男人喜欢,他不喜欢你那是他的损失,你又何必…”

        “他并非对小女子无意,只是…”女子眼圈红了,声音有些哽咽。

        “我明白了,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可你出生高贵,他家境贫寒,觉得配不上你,所以就故意说不喜欢你…”

        “姑娘怎么如此清楚?”女子瞪大双眼看着我,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有什么,电视里都是这样演的!”

        “电视?”

        “唱戏,唱戏!戏文里都是这么唱的!”

        茶楼的店小二给我们沏了一壶上好的铁观音后,便拉下帘子退了出去。

        “小女子名叫丁香…”

        “丁香?这名字好耳熟!在哪听过?”我挠着头,就是想不出在哪听过。

        “丁香,南城郡守丁大人的千金,南城第一美人。”魑解了我的疑惑。

        原来这丁香就是那丁香啊,真不愧是南城第一美人!

        “文公子原本是…原本是…”丁香羞红了脸,声音弱不可闻。

        “小姐羞涩,我来说吧!”翠儿自告奋勇,“文公子原本是…”

        …

        在茶楼坐了一个下午,听了一个没什么新意却感人肺腑,赚人热泪的凄美爱情故事,那文公子名叫文学儒,是丁香小姐的老师,才华横溢,人长得也是俊秀迷人,两人朝夕相处,一个美女,一个才子加俊男,不产生感情那是对不起观众,就这样两人日久生情,就差没私定终身,三个字师生恋!

        说到最后,我没什么感觉,倒是说的人已经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小姐为了他茶饭不思,终日忧虑,可他却说什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请小姐莫把心思放在他身上,这不是白白辜负了我们小姐的一片深情吗?真是太可恨了!…”

        按这位翠儿姑娘的理解就是,她家小姐身份尊贵,那个文学儒能被小姐看上,是烧了三辈子高香才得来的福气,应该跪在地上磕三个响头,再恭恭敬敬像迎老佛爷一样把她家小姐娶回家。

        “听说令尊大人准备把丁香小姐许配给这一届的桃花公子?”

        “爹爹确有此意,所以丁香才贸然叫翠儿去找文公子商议,谁知…”丁香眼圈一红,滴下泪来。

        “那文学儒也真没用,连个桃花公子都争不过那个朱公子,白读了这么多年书。”

        “文公子并非无才,只因有孝在身,不能参加桃花节,才让那朱公子连续两次在桃花节上夺魁,今年怕也…”丁香说着,眼泪又滴下来。

        “那怎么办才好,让你嫁给那只猪,那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天怒人怨!”

        “小女子也不知该如何?本欲与学儒远走高飞,谁知…”

        “谁知小姐有情,公子无胆!”

        “我想…如果桃花公子换了别人,而那人又不愿意娶小姐为妻,小姐是不是就不用嫁了?”

        “那些男人一见我家小姐,口水都流出来了,哪会有人不愿意娶小姐呢?”翠儿不赞同的嚷嚷,更不赞同的是我低估她家小姐的魅力。

        什么人?女人!

        “我有一位同胞兄长,年约二十,才华横溢,家中已有爱妻,他既能夺得桃花公子,又一定不会娶小姐,我想他可以帮忙。”

        “那是他没见过小姐,如果他见到小姐的芳容,一定会改变初衷。”

        “你们家小姐虽然美丽温柔,可并不是天下的男子都喜欢你家小姐。”我很不客气的说,指着魑和魅,“比如这两位,他们就一定不会娶你家小姐。”

        “我家小姐…”

        “翠儿!”翠儿还想说什么,丁香责备的看了她一眼,她只得气呼呼的退在一边。

        “丁香相信姑娘所言,一切都仰仗姑娘了。”并不是真的相信这位姑娘的兄长真那么才华横溢,只是别无他法,只能姑且试试了,若事情失败,她就…

        三人围坐在桌前商量对策,我掰着手指数着灯花。

        “可不可以易容成那个文学儒的样子,去参加桃花节,夺得桃花公子后,他不娶丁香姑娘都不成。”

        “不行,那文学儒有孝在身,如果参加桃花节,会被人鄙夷的。”

        “那…我去夺得桃花公子后,再把文学儒易容成我的样子,代替我娶丁香姑娘…”

        “不行,据闻那文学儒性情孤傲,绝不会答应。”

        “那…就来一招霸王硬上弓,叫丁香姑娘强上了他,有了夫妻之实,他不娶,就把他告到官府去,说他强奸。”

        魑‘扑哧’一声笑出来。

        “这更不行,第一,那丁香姑娘性情温柔,是大家闺秀,熟知礼义廉耻,又不像你…”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恶狠狠的瞪着魑。

        “不像你不拘小节,爽朗率性。”

        “这还差不多!不过那丁香姑娘绝不会做这种事的,她那柔弱的样子也做不来。”

        “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你夺得桃花公子之后,怎么摆脱娶丁香姑娘,或者怎么让丁香姑娘和文学儒有情人终成眷属,而是…”

        我看着魑,等着他继续。

        “而是你怎么夺得桃花公子,你才华横溢吗?”

        我摇头!

        “熟读诗词歌赋,五步成诗,七步成词?”

        我摇头!五步?五天还差不多。

        “对对子无人能敌?”

        我还是摇头!上次那上联也是抄袭别人的。

        “那你拿什么和那些读书人争?”

        “我不行,不是还有你吗?”我直勾勾的盯着魑,盯得他心里发毛。

        “你想让我帮你?”

        “不是有一种武功叫传音入耳吗?你不会啊?”

        “会!”

        “那你就是目不识丁,怕输咯?难怪举办了这么多次桃花节,也没见你夺过桃花公子。”

        “谁说的!我那是不屑于与他们为伍!并不是…”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说定了!”我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有点困了,魅,我们去歇息了,魑,好好努力,别给我丢脸!”

        魑拉长个苦瓜脸,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风扬见过皇爷爷。”楚风扬对着那飘然的身影恭恭敬敬施了一礼。

        “四孙孙来啦!怎么这么久也不来看皇爷爷?国事很忙吗?”眼前的老人鹤发童颜,留着长长的山羊须,一身白衣,迎风而立,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水蓝国大量屯兵边境,大有大举侵犯之意。”

        老人盯着楚风扬看了片刻。

        “四孙孙,你瘦了!以前那春风得意,神采飞扬的样子到哪里去了?”

        “国事繁忙,多日奔波,孙儿有些劳累,所以…”

        “不对不对!”老人摇了摇头,“看你面有忧色,愁眉深锁,双目无神,绝不是为了国事。”

        楚风扬静默着,俊美的面容在月色下更显得忧郁。

        “四孙孙有心事?”

        “皇爷爷多虑了,孙儿并无任何心事!”

        “皇爷爷虽然老了,可还不至于老糊涂,你不说,我也知,近日有些不好的传闻都传到我耳朵里,皇家发生这样的丑事,我哪能不知?”

        “是孙儿无用,让皇爷爷担忧。”

        “不怪你,是那女子胆大包天,水性杨花,竟然…”

        “此事与柔儿无关,是孙儿伤了她的心,孙儿…”

        “你还护着她!”老人生气的扭过头去。

        “皇爷爷莫气恼,请听孙儿说明原委…”

        良久,老人才深深叹了口气,擦了擦湿润的眼睛。

        “这样说来,也怪不得她恼恨,本来就很可怜的了,还在大婚前一日知道那样的事情,孙儿你也糊涂,烟花女子多薄情,你还偏去招惹!”

        “皇爷爷教训得是,孙儿知错!”

        “那女子肚里的孩子呢?”

        “孙儿…孙儿下了毒手!”楚风扬的脸上显出一抹狠绝。

        “那可是皇家子嗣啊!”

        “孙儿只想让柔儿为本王生儿育女,其他人…休想!”

        “可她…那你不是…哎,这也是命里注定的吧!你呀,比皇爷爷和你父皇更痴情更不羁,皇爷爷是过来人,当年…哎,不说那些陈年旧事了,皇爷爷也不怪责你,只希望你能好好把握。”老人忘着漆黑夜空,想起往事,唏嘘不已。

        “皇爷爷教诲,孙儿定当铭记于心!”

        “我知道南城中出现了你的人,想必就是来寻她的吧?可有消息?”

        “孙儿接到手下的八百里加急,说柔儿出现在南城,孙儿才急急赶来,谁知…”

        “谁知扑了场空?”

        楚风扬点了点头,似乎想起了那调皮的美丽女子,俊美的脸上现出悲痛之色。

        “南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若她存心躲着你,你再着急也没用,把你的人马全撤了吧!”

        “这…”

        “若她一心躲着你,你的王府卫队出现在南城,她怎么会出现呢?

        “孙儿明白了!”

        “国事要紧,四孙孙还是赶紧赶往通州齐集兵马准备迎战吧!”

        “孙儿…”

        “放心,皇爷爷会暗中帮你打听她的下落的。”

        “多谢皇爷爷,明日孙儿会派人送来她的画像。”

        “画像无用,若她易容…”

        “易容?”楚风扬猛的想起白日里见到的那女子,难道柔儿…

        柔儿一定在南城!

        过几日就是桃花节,老人心下暗想,以四孙孙口中描绘的女子那爱凑热闹且爱管闲事的个性,她一定会出现,而且会…女扮男装!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