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八十二章 画眉

第八十二章 画眉


        “可你说你只是把它打晕了,今早上我看到它时它已经死了,一定是有高手潜进百花园把它毒死了…”

        魑的额上冒出滴滴冷汗。

        “小诺,我说过没人进得了我这百花园,即使进来了,以我和魅的功力会毫无察觉吗?”

        “魅的警惕性根本一点不高!”

        “魅可是天下第二杀手,警惕性尤在我之上。”

        “那由此可见,你们两根本没警惕性!今早上,我起床时,踩了魅一脚,魅睡得跟头死猪似的毫无反应。”

        “我…”魅额上冒出三条贼粗的黑线,魑想笑又不好意思笑,憋笑差点憋出内伤。

        “魅,对不起,不是我要离开你,是我不得不离开你,这是上天的安排,我们命中注定有缘无份,魅,我离开你之后,你一定要振作起来,不要太过悲伤,这天下,除了我之外,还会有值得你珍爱的女子。”

        “小诺,我只要你一个!其他的我都不要!”

        “真的吗?”我心里大笑三声,脸上很难过的样子,“魅,我不要你为我伤心,我只希望在你未来的每一天,都有欢声笑语相伴,都有心爱的人相陪,即使你忘记了我也没关系,请记得,我在天堂祝福你们。”

        “不要!小诺,我只要小诺!”

        “魅”我深情款款的看着他的双眼。

        “小诺”魅也深情款款的看着我的眼睛,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看到了,“魅,你没洗脸啊,眼角有眼屎耶!”

        魅的额上冒出滴滴冷汗。

        “我实在受不了你们两个了!小诺,最后一次说,那只鸽子没事!”

        “可我早上看到它时,它的确已经死了,我以主的名义发誓,我没撒谎!”

        “我射中它的穴道,没人帮它解穴道,就憋死了哦!这也想不通,真搞不懂你脑袋里每天胡思乱想些什么?”

        “我真的没事吗?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魑发愁的看着地上的纸盒子,冲着我暧昧一笑,笑得我心里直发毛,正想开溜。

        “小诺,帮我把盒子拿进屋子里。”

        “盒子?什么盒子?”

        “就是昨天买的那些衣服,大部分是你的!”

        “哦…”

        一红一白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离开,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白色身影回头发出惊天一吼。

        “魅!你赔我的烤乳鸽!”

        桃花树下挺拔的黑色身影愣了愣,飞身掠起,凌空朝树林里飞去,片刻,树林里鸟的惊叫声振翅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某诺抱着一大堆盒子正穿过花树下,闻得鸟声阵阵,面带怜悯,心里默默念了两声佛,杀孽啊!罪过罪过!

        “这些盒子放哪里?”我抱着堆过头顶的无数个盒子,从盒子与盒子间的空隙问魑。

        “稍等!”魑轻轻转动桌上的花盆,地板中间慢慢的裂开一个大洞。

        “地下室?”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机关啊!

        “小心点!”魑说着已经走下石阶。

        “我会小心的…”话音未落,某人一脚踩空,以华丽丽的姿态滚下石阶,在翻了好几个跟斗之后,终于撞在一块石壁上停止。

        “你没事吧?”魑慢条斯理的把盒子放下,慢条斯理的走到我身边,再慢条斯理的问道。

        我摇摇晃晃站起来,脑袋被撞得晕晕沉沉。

        “魑,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啊!武功那么高也不抱住我,害我像滚西瓜一样一路滚下来,好痛啊!”我揉着被撞得淤青的手臂苦兮兮。

        魑极其鄙视的扫了我一眼。

        “这么撞两下又撞不死你,你死了我也能把你从鬼门关拖回来!”

        “是不会死啦!可是很痛耶,你知道不?呜呜呜…”我揉着后脑勺,这才发现这是一个足有五六十平米的地下室,四周都是光滑的石壁,地面比溜冰场还光滑,这没什么好让人惊讶的。

        让我怀疑我眼睛出问题的是:地下室里一排排挂满了各种款式各种料子的红色衣袍,有薄如蝉翼的蚕丝衣裙,有光滑艳丽的罗绸,有皮毛光滑色泽明艳的狐裘,甚至还有穷苦人穿的麻布衣裳。

        整个地下室就是一红艳艳的服装海洋!

        “这是什么?摸起来好光滑哦!”我摸着一款色泽如晚霞般绚烂的衣袍,手感好好,看得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是天下最难得的胭霞绸,一年只产个数十匹,这衣服是去年的了!今年本来拿得到一匹胭霞绸,谁知…”

        “被人劫了?谁啊,这么没道德!”

        “截?是被人截了,本来我早早定了货,谁知拿货之前,店主却告诉我,货被人截走了,那人付了双倍的价钱,又权势熏天,而且店主还欠了他的人情,没办法,就拿我的货给他了。”

        “谁啊?太没道德了!人家先下订单的,他若想要,干嘛不早早下订单!”

        “是…”魑看了看边上因气愤撅起小嘴的女子,迟疑片刻,才说道,“是一个王爷,据说…是为了他即将过门的王妃做大婚的嫁衣,才急急拿了这胭霞绸。”

        “为了老婆?那他也算一个重情重义的男子啦!反正你已经有一件了,今年虽然没有,有些可惜,但明年再买就是了,人家成亲,一辈子才一次,自然要隆重点啦!”

        见我没心没肺的样子,魑暗暗松了口气。

        “来,小诺,帮我把衣服用衣架挂起来!”

        “你的衣服挂这里,我的衣服挂哪里啊?哎,我怎么就没个服装宫殿呢?那些盒子堆得我房间里乱糟糟的。”

        魑展颜一笑,在一面石壁上轻轻一按,石壁缓缓打开,露出一个石洞,除了稍小一点,里面的设置一模一样,就连挂衣服的衣架也已经排好,等着衣服上架。

        “这个石洞在你的房间下面,开关就是梳妆台上的那个瓷质胭脂盒,这就是你和魅的衣服宫殿!够大了吧?”

        “够了够了!魑,你对我真好!”我热泪盈眶激动不已的朝魑扑了过去,脚下一滑,整个人直直的压向魑。

        “啊”

        “啊”两声高分贝的惊叫响彻石洞,连绵不绝,经久不衰!

        声音好不容易停止,相互看了一眼,魑的手正抓着我的胸部,顿时,石洞里又响起了两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惊叫。

        “啊”

        “啊”

        “你…你叫什么?现在是你摸我的胸,占我便宜,是我吃亏好不?”我双手紧紧抱住胸部,很不满的说。

        “你吃亏?是我吃亏吧!就你那胸,比魅的胸还平,倒贴给我都不要!”魑很鄙夷的扫了一眼我的胸部,“你也不想想,我是谁啊!我是魑,是风情万种妩媚艳丽的美男子魑,又不是那些没见过女人的饥渴男子,再说了,我对女子可没兴趣!”

        “哼!”魑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很骄傲的高昂着头,风情万种的走了,丢下我一个人在石洞里沉思。

        对哦,魑是同志!他不喜欢女子,靠,那我刚才那么大反应干嘛,脑子里灵光一闪,刚才他说我的胸…

        “魑,你刚才说我的胸比魅的胸还平是什么意思?”

        “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偷看过我们家魅洗澡,还是你把他灌醉非礼了他,好歹朋友一场,朋友妻不可欺,你怎么这么无耻啊?你别走,回来给我说清楚,魑…”

        一身红衣的绝美男子早已像身后有鬼似的逃窜离去,满脸通红,一双手烫得像火烧似的。

        红色身影转瞬闪过,带起香风阵阵,吹落了片片新叶,卷起了点点细尘。

        经过这件事,魑接连好几天看到我都尴尬不已,每天我辛辛苦苦做好饭菜,他一定准时出现在桌前,其他时候影子都见不着,吃饭的时候也是闷声吃饭,魅脑袋缺根筋,也没发现他的反常。

        我就不知道他在尴尬什么,我一个女孩子都没觉得尴尬,他尴尬什么,我早就把他当成姐妹了。

        敷了几天魑制成的玉颜膏,我的皮肤果真如他所说肤如凝脂,艳若桃李,每次对着镜子,总乐得我喜滋滋的。

        “左边左边,右边,右边,浅一点,不,深一点,啊…”我脸红得如同盛开的娇艳桃花。

        “不要着急,小诺,就快好了,再忍忍…”魅呼吸粗重,额上冒着滚烫的汗珠。

        “魅,你这样我怎么忍嘛,我心里像火烧似的,快点嘛,深一点深一点,好慢啊,…讨厌啦…”

        “别急,就快好了,再忍忍再忍忍就好了…”

        窗外春光明媚,窗内春色满屋。

        “魅”我柔柔的唤着,声音娇媚无双。

        “嗯?”魅的声音愈发粗重,大颗大颗的汗珠滴滴落下。

        “你…你…”我扭动着娇软无力的身子,微微叹息,“你…你到底会不会画眉啊?画了这么久,我腰都快断了还没画好…”

        魅无奈的放下眉笔,叹了口气,“我没有画过,真的不会。”

        我看着镜子里歪歪扭扭深浅不一的眉毛,欲哭无泪。

        “我来吧!”魑风情万种的走了进来,几日没有细看,这小子又美了不少。

        魅如大赦般把眉笔扔给魑,就离开了房间。

        “这是百花粉,我自制的水粉,质地细腻轻薄,光滑柔嫩,闻起来有淡淡的花香。”

        魑很专业的匀了水粉,小心仔细的给我薄薄的上了一层,感觉比现代的粉底液还细腻柔滑。

        “这是胭脂,也是我自制的,用桃花制成,颜色就如桃花般艳丽绚烂。”

        魑说着,很轻巧的在我的两颊淡淡刷了一层。

        “完成了脸部的妆容,接下来才是眉眼,闭上眼。”

        魑拿起一只极其小巧的刷子,轻轻的在我的眼皮上刷着。

        “可以了,张开眼,刚刚给你刷上了眼粉,接下来,才是画眉,这是螺子黛,最好的眉黛,我添了花汁,香味若有若无,才最醉人。”

        魑仔细的匀了螺子黛,轻轻的为我画眉。

        心里忽然想起《倚天屠龙记》里面赵敏对张无忌提的第三个要求,就是要张无忌为她画眉,一辈子。

        画眉无疑是闺房里最浪漫最迷人的情趣,可惜,魅不会。

        “对镜贴花黄,小诺想要贴什么样的花黄?”

        “花黄?不要了,就像魑一样在眉心点一颗美人痣就可以了。”

        “好!”

        魑沾了朱砂,轻轻的在我的眉心点上一点,接着又拿了唇脂轻轻匀抹在我的唇瓣上。

        “该梳发髻了,就梳个流云髻可好?”

        魑给好梳好发髻,又摘来一朵海棠插在鬓边。

        “大功告成!”

        我痴呆呆的看着镜中艳若桃李,惊为天人,倾国倾城,美艳无双的女子,红唇娇艳欲滴,眼波似水,欲语还休,鬓边的海棠花娇艳动人,碧绿的流苏长长垂下,更为美人增添几分袅娜风流的姿态,这是我吗?

        我看魑若到了现代,天下就无丑女了。

        “难怪你这么美,原来都是画出来的。”我喜滋滋的对着镜子左顾右照,做美人的感觉就是好哇!

        “哪有,我是天生丽质!我可没化妆,我的肤质眉毛红唇都是天生的,不信你看!”

        “真的假的?我就不信真有如此天生丽质的!”我伸手就去摸魑的脸,温热的手指轻轻滑过他嫩滑的脸颊,动作轻柔得像情人之间的触摸,魑一动不动,我也一动不动,空气像要凝固了似的。

        我们就这样面对面一眼不眨的看着对方,我甚至能听到魑的呼吸在加剧,魑口里呼出的热气尽数喷在我脸上,痒痒的。

        魑娇艳的红唇一点点靠近,我的心像要跳出胸腔,我们都忘了自己在做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清楚的从对方的眼里看到自己的影子。

        “小诺”魅的声音及时的传来,惊得对视的两个人条件反射的跳开。

        “魑,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我…我…”魑支支吾吾,绝美的脸红得像怒放的桃花。

        “那个…是我把胭脂抹到魑脸上去了…是不是很好看?…”

        “哦…”魅恍然大悟,惊艳不已的看着我…

        幸好…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