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七十四章 遇袭

第七十四章 遇袭


        “公子,天色不好,像是要下雨,离下一个小镇落阳镇还有十余里,我们抓紧时间赶路,赶在下雨之前赶到落阳镇,公子你看如何?”

        “好!”魅脸上寒霜笼罩,一只手紧抱着怀里眉头深锁的女子,一只手紧握剑柄。全本小说网

        他们来了!

        怀里的女子缓缓睁眼,声音虚弱无力,“魅,还要多久才到我们要去的地方?”

        “我们已经赶了两天两夜的路了,今晚我们去落阳镇歇一晚,明天清早再赶路,到晚上,我们就能到南城了。”

        “能…咳咳…能赶在桃花盛开之前到达吗?”胸口痛得厉害,我紧捂着胸口,有气无力的回答。

        “能的,待到桃花盛开,魅陪小诺去看满山桃花,”粗糙的手指心疼的滑过她憔悴苍白的美丽脸庞。

        “我当魅答应了啊,魅可不能反悔。”我勉强牵出一丝笑容,如花的笑靥虚弱的开在惨白的脸上,看得魅心里格外的疼。

        “好!”抱紧怀里的女子,耳朵警惕的听着车外的风声,脚步声。

        “呆会无论遇到什么事,小诺不要害怕,记住,我会保护小诺,绝不让小诺受任何一点伤害!”

        我点了点头,更紧的往魅的怀里靠了靠。

        “啊!”一声惨叫划破寂静,马车骤然停下,不安的马嘶刺耳的传来,魅薄唇紧抿,冰冷的双眸泛出冰冷的杀气。

        “魅,怎么了?”我不安的靠在魅的怀里。

        “没事!”

        话音刚落,魅单手抱起我,脚下一点,腾空跃起,飞离马车,在空中旋转几圈后,稳稳落地,一番周折,我更是浑身虚弱无力,软软的躺在魅的怀里。

        周围忽然响起一阵恐怖诡异的笑声,我抬眼一看,这才发现四周出现十几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人将我们团团围住,领头的有两人,一人身量瘦小,弓着腰,头上扎着短短的小辫子,小眼睛小鼻子,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一只拿着一个浑身是刺的铁球,球上拖着长长的铁链,刺上还滴着血,眼光转到马车边,这才发现车夫已经死在一边,胸口被扎了一个大洞,鲜血流了一地,染红了周围的土地,我胸口涌起一阵恶心,害怕的往魅的怀里缩了缩。

        另一人身材高大粗壮,头发稀疏,典型的地区支援中央,面目凶恶,手上拿了把寒光闪闪的厚重弯刀。

        “魅,上次你运气好,让你逃掉,这次看你还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小个子笑容诡异,尖着嗓子叫嚷。

        “魉,不用跟他那么多废话,主人说了,带着他的人头回去复命!”大个子回头冲着黑衣人大喝一声,“上!”

        所有的黑衣人得令,纷纷提剑一拥而上。

        魅一手抱着我,一手挥剑,吃力的对付着黑衣人的猛烈进攻。

        “魅,放开我罢,”

        “不!”魅一分神,便挨了一剑。

        “放开我,你这样抱着我,只会死在他们手上。”

        “不!”魅的背上又挨了一剑。

        “放开我!我没事!”我用尽全身力气推开魅,吃力的扶住边上的树木,胸口痛得厉害,我努力挤出笑容,示意魅我真的没事。

        魅见我没事,放下心来,全心应付黑衣人的进攻,没了我的拖累,魅的剑招又狠又快又准,天地间全是他寒光闪烁的逼人剑光,剑剑见血,招招致命,十几招过后,已经躺下了好几个黑衣人。

        地上的黑衣人越来越多,鲜血像小河一样流淌,染红了遍地的花草,我扶着树不住干呕。

        “风云一击!”一剑过后,最后一个黑衣人瞪着双眼,脖子喷出红艳艳的鲜血,高大的身躯直直的倒下,魅举着剑,单膝跪地,肩上的剑伤鲜血直流。

        “魍,我们一起上!即使他全身完好,也敌不过我们两人围攻,更何况他现在筋疲力尽,浑身是伤,要取下他的头不过是小菜一碟!”小个子抡着铁球,尖声叫嚣。

        “轰隆隆”雷声大作,几道闪电划过之后,阴沉了几天的天终于憋不住了,瓢泼大雨尽数倾下。

        魅黑色矫健的身影已经和小个子大个子缠斗在一起,他俩,就是天下四大杀手魑魅魍魉的后两位魍魉吧!

        魅受伤不轻,又斗了那么久,两人围攻之下,魅明显处于下风。

        冰冷的雨水大瓢大瓢的浇在我身上,我全身湿透,冻得浑身发抖,胸口也越来越痛,我吃力的站着,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好,拨开湿透的发丝,努力睁着双眼看着打斗中的魅。

        大个子缠住魅,弯刀一刀狠似一刀接连不断的劈向魅,魅吃力的应付着,露出后背一大片空挡,小个子瞅准机会,铁球掷出,魅大惊,飞身躲闪,但已来不及,铁球紧挨着后背滑过,尖细的铁刺划出道道血痕,顿时鲜血染红了后背。

        “魅”我心痛疾呼。

        魅回头看我,臂上又挨了重重一刀。

        “不!”一张嘴,一口鲜血喷出,滴滴落在地上,触目惊心,头晕目眩,身子软软倒下。

        “小诺”魅的声音那么悲痛,那么…遥远…,我的心…好痛好痛…

        “九死一生!”魅悲痛大喝,眼里结成了冰,全身内力凝聚在剑招里,昂首屹立,狂风大起,大雨磅礴,长剑夹着无与伦比的汹涌势头毫不留情的挥去。

        “九死一生!快躲!”小个子机灵,一跃退出几丈远,但还是被强悍剑势的余威击中,鲜血自嘴角溢出,大个子反应慢了半拍,待反应过来,身体已被猛烈剑势拦腰劈成两半,眼珠子不可思议的瞪了魅一眼,高大身躯缓缓倒下。

        “扑”剑势反噬,嘴角鲜血缓缓流出,魅挺身屹立,长剑吃力支起挺拔的身躯,大雨浇着他,鲜血滚滚流出,染红了雨水。

        “九死一生,伤敌十分,自毁七分,魅,这次看你还怎么躲?”小个子吃吃笑着,诡异的笑声夹杂在风声雨声里,异常刺耳。

        一个挺拔欣长的红色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小个子面前,小个子看到那张妖媚艳丽的脸庞,妖异飞舞的青丝,分外欣喜,本来被剑势的余威击中,他并没有把握杀掉魅,如今…

        “魑,快把魅杀了,取下他的人头拿回去给主人复命!”

        “好啊!”魑妩媚一笑,红色身影陡的掠至小个子面前,一道寒光闪过,鲜血喷出,小个子不可思议的看着魑手中的匕首,再看了看自己喷血的喉咙。

        “你!你竟敢背叛主人!我要…”话还没说完,瘦小的身躯颓然倒下。

        “你死了自然就没有人知道了。”妖异的笑容在唇边绽放,不屑的看了一眼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再说,他知道又如何?这天下,还没有谁是我的对手!”

        魑冷冷一笑,踢了一脚小个子的尸体,“我最讨厌别人命令我,尤其是比我差劲的人!”

        “魅。”伸手欲扶那高大挺拔如大山般屹立的男子,谁知只轻轻一碰,那高大的身躯已轰然倒下,眼睛仍大睁着望向那倒在树旁的女子,那眼神是悲痛,是怜惜,是不舍,女子双目紧闭,面容惨白,唇边是触目惊心的红,发丝凌乱,遮住了部分脸庞,雨水顺着发丝大滴大滴落下。

        魑轻叹一声,扶起男子,放入马车中,思索片刻,抱起昏迷的女子,也放入马车中。

        纤长白净的手轻轻搭上男子的腕上,未加迟疑,魑拿出一枚七彩药丸,塞进男子的嘴里,纤长的手稍加迟疑,轻叹一声,探上女子的皓腕,思索片刻,拿出一枚清香四溢的白色药丸,塞入女子口里。

        “若你死了,我还拿什么来得到他,因着他的缘故,就暂时留下你的命吧!只是心受重创,又寒气浸袭,拖了几日,延误了救治的时机,如今,即使有天下奇药和神医,能不能活过来,就看天意了。”

        长叹一声,扬起马鞭,狠狠抽打在马身上。

        “驾!”高大的白马长嘶一声,踏开马蹄,往前奔去。

        雨,越下越大,风,越刮越狂,南边的官道边,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尸体,尸体死状极其恐怖,基本上是一招致命,鲜血把雨水染红,鲜红的血水四处流淌,空气里飘着令人作呕的腥味。

        “王爷,刚接到飞鸽传书!”

        “柔儿有消息了?”站在窗前陷入回忆的俊美男子闻言猛的转身,急切的问道。

        “不是,王妃暂无任何消息,铁骑和王府卫队南下搜索,现在还未寻到王妃的踪迹。”张龙一五一十的回答,虽不忍看见王爷失望,但王妃就像人间蒸发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全国各地的探子也没有任何消息。

        “都几天了,怎么还没有消息?”楚风扬长叹一声,深深看了一眼桌上焕然一新的凤冠和重新裁剪的鲜红嫁衣,它们还在等着它们的主人回来穿戴,完成那盛大华贵轰动天下的婚礼。

        “王爷不要着急,总会找到王妃的。”

        “叫本王怎能不急,柔儿身子不好,又受了气,误会了本王,她心里一定甚是恼恨,在外面风餐露宿,条件艰难,又没有知心意的下人服侍,也没有卫队保护,叫本王怎么不担心。”

        “她走了两天,本王就像过了两年那么漫长,食无味,寝不安,一闭上眼,就看见她满脸泪水的看着本王,眼睛里的怨恨深深刺痛本王的心,眼前总恍惚有她的身影笑颜,可再一看,她的身影已不见。”

        “王爷”

        “本王没事,你不用担心,本王只是忧心柔儿孤身在外,生死未卜,本王明知她的苦她的痛她的恨她的伤,却无能为力,本王真是…无能!”

        “王爷不必太过担忧,王妃吉人天相,一定会平平安安的。”

        “本王日日夜夜的想着她,思念像蔓草一样越长越长,剪不断,理还乱,那思念和自责内疚像刀一样时时刻刻割着本王的心,柔儿,你可知道,本王有多想你…”纤长白净的手指温柔抚摸着精致小巧的木梳。

        “柔儿”俊美如玉的脸黯然神伤,轻柔的摩挲着木梳,两颗晶莹的泪珠缓缓滴落,落在木梳上,片刻间便消失不见。

        柔儿,你到底在哪里?你要怎么罚我都好,别躲着我,别离开我,你可知我的心有多痛,思念有多浓?没有你,本王怎么活下去?柔儿…

        回来,你快回来,不要让本王在痛苦和思念中苦苦煎熬,不要让本王度日如年,不要让本王终日被内疚自责吞噬,快回来,好吗?

        柔儿…好想你…好想你…想得心都痛了…

        快回来,本王要为你梳理三千青丝,为你描画娥眉,为你匀抹胭脂,为你勾勒红唇,本王今生无夙愿,愿只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柔儿,快回来,本王再也受不住这日日夜夜的担惊受怕,牵念挂怀。

        “王爷,军情紧急,请王爷先查阅飞鸽传书!”张龙说着递上细细的竹枝。

        楚风扬振作精神,结果竹枝,拿出一张窄小的纸条,一看上面的文字,脸色马上变得严肃,伤痛全埋下。

        “王爷?”

        “探子回报,水蓝国兵力大举调动,有侵犯我国的趋势,我要马上进宫与父皇皇兄商议,你立刻派人去请宰相大人,兵部尚书,和李将军入宫!”

        “属下领命!”张龙尊敬答道,转身正要离开。

        “慢着!”

        “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调回铁骑!回府待命!”

        “是!”张龙想了想,“那王爷的卫队呢?”

        “继续寻找柔儿的下落!”

        “两军对垒,王爷的安全不容忽视,还是…”

        “还不快去请三位大人入宫!”

        “王爷还是把卫队调回来吧!”

        “本王主要已定!不会更改!”

        “王爷…”

        “备马!入宫!”楚风扬一脸严峻。

        张龙不再多言,领命退下。

        “柔儿,”楚风扬温柔的抚摸着木梳,星眸里全是深情,“待战事平定,本王会亲自接你回来!你要等我!”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