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七十二章 真相

第七十二章 真相


        “像是什么?”

        灵儿犹豫半饷不知该不该说。\\www.QВ⑸。CǒM/

        “说!”怒喝一声,灵儿猛的打一哆嗦,一咬牙。

        “像是柔儿自己造成的!”

        房间里的人都呆住了,疑惑的眼神纷纷扫向灵儿,楚风扬更是阴狠的盯着灵儿,似乎她说错半个字,他就要马上将她五马分尸。

        “大家先看喜服,喜服上有几个清晰的脚印,叮叮,把小姐的绣鞋拿来。”

        “是,少夫人。”

        小巧的绣鞋一丝不差的与脚印吻合。

        “由此可见,喜服上的脚印是柔儿自己踩上去的,柔儿为什么要把喜服扔在地上狠狠的踩?是否有人逼迫,臣妇不得而知,”

        楚风扬的脸上罩着寒霜,眼神愈发阴狠。

        “再看凤冠,很明显,是被人重重的扔在地上,才导致金钗脱离,珠宝四散,但凤冠朝上的一面却有明显的折断痕迹,这一定不会是摔在地上所致,这些折断的金枝上有点点泥渍,看样子,凤冠好像是被摔在地上,又被狠狠的踩上几脚。”

        楚风扬面无表情,眼神阴冷。

        “再看屋里的茶杯桌椅,若是高手对阵,桌椅绝不会只是完好的倒在地上,桌椅,墙上也未见任何兵器的划痕,因此,桌椅应该是柔儿弄倒的。”

        屋子里的人全都陷入了沉思,空气凝滞,不安冲撞着所有人的胸口。

        “她…终究选了他!”眼神不再阴狠,换上的是悲凉伤感,挺拔的身子无力的瘫软在椅子上。

        苏飘影神色复杂的看了妻子一眼,灵儿抖了抖身子,壮着胆子开口,“其实未必如王爷所想,柔儿爱您,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即使是昨天早晨,臣妇见柔儿时,她还是满脸欣喜,满心期待的等着做您的王妃,绝不会…”

        绝不会…与人私奔的!

        “你不用为她辩解了!”楚风扬冷冷的说。

        “臣,教女无方,养出这等不知廉耻的逆女,请王爷降罪!请王爷降罪!”老宰相跪在地上,愧疚的连连磕头。

        “宰相大人不必自责,是本王强求了她。”高贵的头领无力的垂下,“本王曾一度以为柔儿是对本王动了真心,可最终她还是选了他,本王,堂堂一个尊贵王爷,终究还是比不上一个刺客…”

        “王爷”

        “若论爱护,本王不会比他少,若论身份地位,本王不会比他低,本王自知往日荒唐,流连花丛,令人不齿,本王,也自知有负于她,可,本王,是真心爱她真心疼她,为何…”

        “为何她总是给本王幸福的希望,如今却让本王刹那间从天堂跌入地狱,这让本王情何以堪,情何以堪!”楚风扬陡的激动起来,“来人!”

        “属下在!”

        “传本王令!若见到苏飘柔和魅,格…”

        所有人紧张的盯着他的唇,苏宰相苏飘影“扑通”跪倒。

        “求王爷饶小女一命!”

        “求王爷饶小妹一命!”

        “格…”

        格杀勿论!他怎么舍得,怎么舍得!他那么爱她,怎么忍心她受伤,怎么忍心她难过,更何况是要自己下令杀了她,他舍不得!

        楚风扬痛苦的抱住脑袋,他要怎么办?他要怎么办?

        “王爷,是要格杀勿论吗?”雷豹见王爷许久不下令,大着胆子小心探问。

        “大胆!”楚风扬猛的抬头,阴鸷的眼神直射雷豹,“本王何时说过要格杀勿论?”

        “那,王爷是想?”雷豹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下去吧!本王再想想。”

        星眸蒙上薄雾,薄唇颤抖,俊美绝伦的脸上满是悲戚。

        “她若选了他,本王能如何?能如何?杀不得,伤不得,舍不得,又能如何?只能由着她,宠着她,想着她,念着她。”

        “王爷”当当刚想开口,张龙就走了进来。

        “王爷,属下问过四个城门的守卫,其中南城的守卫说昨他深夜子时的样子,有一辆马车出城去了。”

        “那马车里可是柔儿?”

        “王爷别急,那守卫说马车里有一男一女,男的很冷峻,全身上下冒着寒意,女的很美丽,只是脸色很苍白。”

        “还说了什么?柔儿脸色苍白?她生病了吗?严重吗?这可怎么好,”一听到有柔儿的消息,楚风扬不由得急切起来。

        “守卫本不准他们出城,可那男的拿出了桀王府的黄金令牌,就是那枚…王爷专为王妃定制的黄金令牌!守卫只得放他们出城。”

        “果然是他们!他们果然一起走了!本王…本王就像一个傻瓜一样,被蒙在鼓里,还茫然不知,本王知道他对柔儿有意,也知柔儿对他的觊觎,可却不知柔儿爱他甚于爱本王,或许,柔儿从来就不爱本王,只是把本王当做耍弄的工具!”

        “传令下去,若遇见他们,…”杀无赦!怎么说得出口?怎么舍得?即便她如此待他如此负他,他依然爱她那么多,怎么忍心伤了她,怎么忍心?可是,柔儿,你怎么就忍心如此伤害本王?

        “本王…那么爱她,那么爱她…只要她想要只要她喜欢…本王愿意把一切都给她,可她…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怒吼一声,拳头狠狠砸在墙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怒吼一声盖过一声,拳头如雨点似的狠狠砸在墙上,片刻间墙上多了无数个坑,白净的手也渗出点点血丝。

        “请王爷息怒!”所有人黑压压的跪下。

        “臣知罪!请王爷降罪!王爷身子金贵,请勿因为顽逆小女伤了自己,请王爷息怒!”老宰相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冤孽啊!

        “王爷奴婢有话要说!”当当鼓起勇气大声开口。

        “你还想为她辩解吗?事实都摆在眼前了,她选了魅!抛弃了本王!她抛弃了本王!”

        “王爷,小姐那么爱您,绝不会…绝不会…”

        “小姐虽然爱逗弄魅公子,可两人并未有任何越礼之处,请王爷相信小姐!”叮叮也开口为小姐辩解。

        “相信她?一切都那么残忍的摆在本王眼前,要本王怎么相信她!”

        “请王爷相信柔儿!”灵儿也开口了,“臣妇是过来人,相信柔儿待嫁女儿的那种欢欣那种愉悦的笑容是出自真心,柔儿她是真心想要嫁给王爷的!自嫁衣凤冠送来,柔儿便每日都会试上几回,兴高采烈的问我们美不美,漂不漂亮?试问若柔儿对王爷无爱,又怎么会如此期待成为王爷的妻子?”

        楚风扬的脸色有点好转,开始回想和柔儿在一起的时光,柔儿说过的每一句话,柔儿脸上的每一个笑容。

        她说过,她要做他最美的新娘,做他一个人的新娘,最他唯一的新娘,最幸福的新娘。

        她说过,她要他相信她,她说两个人在一起,没有信任有什么意思。

        可是如今,他要怎么相信她?柔儿,你告诉我,我要如何才能相信你。

        “若柔儿真想悔婚,也不会把嫁衣凤冠扔在地上踩,她一定是恨极气极才会做出这种不合常理的举动,那柔儿,为什么会如此恼恨如此生气呢?她把自己的嫁衣凤冠扔在地上狠狠的踩,王爷,你想想,你做了什么,让柔儿如此生气,把最心爱最珍惜的嫁衣凤冠踩得如此污脏。”

        “本王做了什么让柔儿生气的事情?”楚风扬陷入了沉思,想了许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本王对柔儿一向是万般宠爱,怎么会做那些让她生气恼恨的事情呢?”

        “柔儿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性情大变,王爷,您确定您没有做任何惹她生气的事情吗?”

        “本王说没有自是没有!怎么,你不相信本王吗?”除了那件事!

        “臣妇不敢!”

        “对了,昨天有一个女子来找过小姐!”当当猛的想起来。

        “谁?”

        “她说她叫温香!”

        “温香这个贱人对柔儿说了什么?”楚风扬暴怒的声音吓得当当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温香?温香不是温香院的头牌吗?她和柔儿有什么关系?”苏飘影很是疑惑。

        “她和柔儿没关系,她和王爷有关系!”灵儿没好气的说,她当然记得温香坐在楚风扬怀里那一幕,也记得自己给了她一巴掌。

        “她和王爷有什么关系啊?”当当很天真很好奇的问,全然不觉楚风扬阴鸷的眼神已经危险的扫了过来。

        “温香到底跟柔儿说了什么?”

        “她和小姐说了什么奴婢不清楚,奴婢带着温香姑娘进来时,房间里已经乱七八糟了,小姐说是来了刺客,打斗造成的,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小姐自己弄的。”

        “你刚才说温香进来时房间里已经一片狼藉了,嫁衣和凤冠已经扔在地上了?”

        “是啊,小姐让奴婢退下,说她自己会收拾,还说没有叫唤,奴婢们不得去打扰!所以一直到晚上,奴婢们也没有去打扰小姐,当时小姐脸色很差,脸上似乎有泪痕。”

        “这么说那个温香没有胡言乱语?”苏飘影说道。

        “哼!那个狐狸精怎么可能没事来串门!”灵儿冷哼一声,很不客气的说。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柔儿发脾气把嫁衣凤冠扔在地上?”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柔儿!”灵儿没好气的瞪了多嘴的相公一眼。

        “当当,你把昨天的事情从早到晚,从头开始,一件一件的说,小姐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说过什么话,一一说出来,什么也别漏掉,知道吗?”老夫人忍着泪水温柔的说。

        “知道了,老夫人。”当当乖巧的点了点头,“昨天一大早,王府的总管就送来了熬好补药给小姐补身。”

        “你说王府的总管一大早就送了汤药来?”楚风扬急切的问,昨天自己并未在柔儿这里过夜,总管把汤药送来,柔儿不就会猜疑自己有了新欢吗?

        “小姐让总管把汤药放下,打了赏,总管就回去了,后来,王大夫来给少夫人诊脉,小姐说她有些疲累,让王大夫给看看。”

        “柔儿不是一向由刘太医诊脉的吗?”

        “小姐说,反正顺便,就让王大夫给看看了,王大夫给小姐看过之后,神色很沉重的走了,…”

        他一定说了什么!他一定知道了什么!

        “之后,温香姑娘便来了,问小姐见不见,小姐说见,便把她带去小姐房间里,小姐房间里乱七八糟,小姐脸色苍白得吓人,头发凌乱,软软的坐在椅子上,当时,魅公子脸色冰冷的站在小姐身后。”

        “问小姐房间里怎么这么乱,小姐说是来了刺客,打斗一番才弄成这样,小姐让我下去,说没有传唤不得来打扰,当时小姐的声音很虚弱,像是很吃力很吃力才说了出来。”

        “奇怪的是,那个温香姑娘那么苗条的一个人,肚子竟然胖胖的,就像…就像少夫人的肚子一样。”

        所有人都惊异不已,灵儿恶狠狠的瞪着楚风扬。

        “我知道柔儿为什么如此生气了?”灵儿咬着牙,瞪着楚风扬,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为什么?”苏飘影很好学的问妻子。

        “因为有人在外面玩女人玩大了肚子,那女人找上门来示威来了。”

        “???谁啊?灵儿,我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的。”

        “你认为应该是谁啊?关你什么事啊,人家又不是来找我示威!”灵儿伶牙俐齿的咆哮,一肚子火没处发。

        “我也是担心小妹嘛。”苏飘影被吼得莫名其妙,可怜兮兮的辩解。

        “我就不担心吗?这里的人都担心她,除了有些人,表面上爱啊爱啊的说得那么好听那么深情,口口声声说不纳妾,深情得跟情圣似的,现在却在外面养小老婆,连儿子都快养出来了。”灵儿瞪着楚风扬,明里暗里的讽刺。

        所有人都明白灵儿话里的意思,不约而同的看向楚风扬,其中,有不少人是用瞪的,恶狠狠的瞪。

        关于这点,当当同学表现得最淋漓尽致,那眼神恨得像刀子似的,就好像被辜负被玩弄的是她,而不是她们家小姐。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