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六十九章 桃之夭夭 灼灼其华

第六十九章 桃之夭夭 灼灼其华


        夫人?冷峻的男子温柔的看向怀里娇弱的女子,双眸是掩饰不了的深情,粗糙的手指轻柔的滑过那苍白美丽的脸庞。Www.Qb⑸.c0М\\

        美丽女子缓缓张开悲伤的双眸,低低的唤:“魅”

        “小诺,怎么了?”语气柔软得像丝绸,掌柜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这浑身冒着冰冷杀气的男子。

        “怎么…还不…走?咳咳…”一句话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女子原本苍白的脸上更加惨白得如同白纸。

        “马上就走!马上就走!”声音悲怆,冰冷的双眸里隐隐蒙上了一层雾气,利刃般的眼神狠狠的射向掌柜,“车夫呢?怎么还不来?快!”

        “来了来了!”一个四五十岁的精瘦男子睡眼朦胧的走下楼梯,“哪位爷找我啊?这么晚把人叫醒,许是有急事吧?晚上赶路不方便,马赶了一天的路,需要休息,这位爷,你看能不能…”

        “方便吗?”魅冷冷的把一绽黄灿灿的金子扔在桌上。

        “方便方便,”精瘦男子脸上堆满笑容,手脚麻利的把金子揣进怀里,“其实老朽也赶过几次夜路,这位爷是想去哪里啊?”

        去哪里?魅愣住了,转向怀里的女子,轻柔的问:“小诺想去哪里呢?小诺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怀里的女子缓缓张开无神的双眼,吃力的说:“我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四季如春,…阳光温暖,咳咳,还要有…桃花…盛开…,魅,你带我去…可以吗?”

        “好!我们就去那四季如春,阳光温暖,桃花盛开的地方,”魅转向精瘦男子,“你知道这个地方是哪里吗?”

        “老朽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要说这一年到头,阳光温暖,四季如春的地方老朽还真去过,…”

        “快说!”语气愈发急切冰冷。

        精瘦男子身子一缩,“就是南城!风云最南部的小城,一到春天,那里桃花盛开,香气可以飘到十里之外…”

        “马上带我们去!”

        “是!是!是!老朽马上去给车里铺上软被,好让夫人睡得暖和舒适。”

        “快!”再不肯多言半字,抱紧怀里的女子,语气温柔如水,“小诺,再等一会,我们马上就走了,去南城,那里就像小诺说的那样,四季如春,阳光温暖,还有大片大片的桃花林,等到了那里,就是春天了,小诺就可以看见桃花盛开,香飘十里,姹紫嫣红,美不胜收,小诺一定会喜欢的。”

        “嗯,”我想伸手抚摸魅冷峻的脸庞,却无力的垂下,声音虚弱,“我会喜欢的…希望魅也会喜欢…”

        魅听见那娇柔虚弱的声音若有若无的漂浮在空气中,像要随风而去,心痛的抱紧怀里的女子,愈发悲怆:“我会喜欢的,只要有小诺,我什么都喜欢,只要有小诺,怎么都可以…”

        “魅…对不起…”我无力的垂下眼帘,我很累,想要休息,我很累,再也不愿去想那些个爱恨情仇,尘世烦扰。

        长长的睫毛安静的垂下,就像蝴蝶垂下疲惫的黑色翅膀,安静的悲伤着,安静的落泪,把自己的一起伤痛都藏在娇弱的黑色翅膀下,那么无力,那么无奈,那么悲凉,看了愈发让人心痛。

        魅别过脸去,冰冷的双眸像结了冰,冷峻的脸上是难以掩饰的悲怆和心疼。

        “公子爷,软被铺好了,干粮也带上了,爷,现在就出发去南城吗?”车夫堆着笑小心翼翼的问。

        “走!”冷冷的看向掌柜,语气透着冰冷杀气,“若有人敢透露半句,如同此桌!”

        剑光划过,桌子悄无声息的碎成两半。

        “小的明白!小的啥也不会说的!死也不会说!”掌柜的就差没跪下对天赌咒发誓。

        “小诺,我们走,去小诺想去的那个地方,看桃花!”

        “嗯…”声音越发虚弱,漂浮在空气中,像是随时要随风而去。

        车夫沉默的赶路,鞭子一下接一下的打在马身上,马车全速在路上行驶,马蹄踏在坚硬的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哒哒”声,在寂静的夜里愈发明显。

        夜,阴阴沉沉,像是要滴出水来。

        “站住!”一声大喝,拦住全速前行的马车,“车上是什么人?不知道城门已经关了吗?要出城明天赶早!”

        “军爷,请行行好吧!我们爷有急事要出城,请通融通融!我们爷一定会好好谢谢军爷的!”车夫陪着笑,手上拿着银子塞了过去。

        “放肆!竟敢贿赂本军爷!”满脸络腮胡的军官勃然大怒,“把他拿下,明早送官治罪!”

        “军爷,小的冤枉啊,请军爷饶过小的这一回吧,只因我们爷真有急事要出城,小的万般无奈才想出这烂点子,绝不是有心贿赂军爷的,请军爷恕罪啊!请军爷恕罪!”

        “也罢!谅你也没那么大胆子贿赂朝廷命官,不过,现在城门已经关了,要出城明天早上再来!”

        握剑的手青筋暴露,冰冷的双眸里泛着寒气。

        “魅城门关了吗?…我们…咳咳…出不去了吗?”

        “别担心,小诺,我会带你出去的!”魅说着,提剑欲掀帘而出。

        “别”我吃力的抓住他的手,“别杀人!别…咳咳…别杀人!”

        我吃力的从怀里掏出一块黄灿灿的令牌,露出虚弱苍白的笑容,“这是他给我…的令牌…应该有用…咳咳…”

        “小诺”

        “我…没事,”声音断断续续,像是系着细线的风筝,一不小心线就断了,“再恨他再恼他…因着他…的令牌…还是要谢谢…他…”

        黄灿灿的令牌一出,军官马上点头哈腰,“原来是桀王府要出城办事啊!废物!还不快打开城门!放行!”

        沉重的铁门缓缓打开,前方一片茫茫。

        “驾!”马鞭狠狠打在马身上,马儿吃痛,长嘶一声,撒开四蹄,狂奔而去,马蹄踏在坚硬的石板上,发出急促而有节奏的清脆声响。

        “尽管他…如此对我…我还是恨不起他来…魅,你说…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很没出息?”

        “小诺”

        “魅…我知道你对我好…一心一意护着我…可我…我的心丢了…找不回来了…我没有心了…怎么办?怎么办?…咳咳…”

        “小诺,别说话!别说话!”

        “我要说我要说!”我陡的激动起来,心里一急,一口气上不来,连连咳嗽。

        “小诺”心痛的抱紧怀里的女子,她那么虚弱,那么轻,就像一片羽毛,随时要从他怀里飘走,他害怕得更紧的抱住她。

        “我不想爱他了!…我不要爱他!…我要忘记他!…忘记他!…”紧紧抓住那粗糙温暖的大手,急切的说,“魅,你帮我忘记他,好不好?…我们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

        “好好!我们离开这里,我们离开这里…”魅抱紧怀里的女子,喃喃低语。

        即便天下人都负你!我绝不负你!即便天下人都弃你而去!我绝不离开你!

        小诺,你是我用生命守护的女子!我绝不让你受半分伤害!那负你的男子,他日,我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冰冷的双眸里泛起阴狠的杀气!

        明明没有心了,为什么还这么痛?这么痛!痛得无法呼吸,痛得失去思绪,风,是不是前世欠你太多,才要我今生跨过千年,来到这陌生的时空,来承受你带给我的伤痛。

        若果真如此,风,我不要你的爱你的人你的心了,好不好?我不贪心了,我带着你给我的这满心伤害安静的离开,好不好?

        冬天这么冷,我不要一想起你的风华绝代,心,就更痛更冷,像被人丢进了冰水里,看不到一点阳光,得不到一点温暖。

        我不要爱你了!爱你,太痛太伤太苦太悲凉!泪水,太愁太悲太疼太绝望,停不了止不住,泛滥成灾。

        我要忘了你…忘了你忘了爱忘了情!也忘了痛忘了伤忘了苦!心,就不会这么疼这么疼!

        可我…怎么忘得了?怎么忘得了!那些山盟海誓甜言蜜语,明知是谎言,还是忘不了!那些恩爱情长温柔爱抚,明知是敷衍,还是忘不了!

        爱太短痛太长,怎么办?忘了吧!忘了吧!

        “小诺”抱紧怀里的女子,粗糙的手指温柔的抚过她美丽苍白的脸庞,语气轻柔得怕惊了她。

        “嗯?”美丽女子缓缓睁开双眼,眼里忧伤得像湛蓝的海水,让人的心一抽一抽的疼。

        “坚持几天,我们就能到南城了。”语气轻柔得如同柔软绵甜的湖水,一缕乌黑的发丝掉了下来,轻轻吻着她美丽细致的脸颊。

        “嗯。”声音虚弱得像要从空气里蒸发掉。

        “那里很温暖很温暖,阳光璀璨,桃花艳丽,一眼望去,是无边无际的桃花海,洋洋洒洒,连绵不绝,花瓣翩翩飞舞,蝴蝶穿梭花间,小诺一定会喜欢的。”

        我无力的点了点头,勉强挤出一抹苍白的笑容,如花朵一般,在冰冷的寒冬里安静的绽放,看得他的心隐隐的疼,冰冷的双眸不知何时蒙上了薄薄的雾气。

        眼前出现一大片红艳艳的桃花海,桃花招摇的开着,娇艳的花瓣在风里飞舞,透着放肆的妩媚,娇媚的风情,花枝繁茂耀眼,花色鲜明夺目,正如诗经里所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隐隐在花海里仿佛看见那风姿卓然的男子,白衣翩翩,玉树临风,俊美飘逸,风情脱俗,羞了桃花,迷了蜂蝶,转眼间,男子已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鲜红的花海,十里绵延的花香。

        心里又想起崔护的那首《题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犹记得那日在御花园里,人面梅花相映红,数风流人物,还看桀王,那时还以为会天长地久,一起看溪水长流,红梅盛开,执手共白头,恐怕自此以后,再看梅花树下,再无那风姿迷人长身玉立的男子了,我也不能再在严寒的冬日里,倚在那温暖的怀抱里,看那梅花盛开,白雪飞舞,闻那暗香浮动,清雅醉人。

        没有那清雅梅花,我就看那逐水流去的轻薄桃花吧,没有那风姿迷人的男子,我还有倾心守护的魅,不是吗?

        忘了他!就这样忘了他!不要再爱,不要再想起,不要再记起,把与他有关的一切记忆通通埋葬,埋葬在那暗香浮动的梅花树下,埋葬在那洋洋洒洒的飞舞白雪里。

        忘了他!忘了情忘了爱,也就忘了伤忘了痛!

        “小诺”

        我在他怀里缓缓抬头,正对上他深情温柔的双眸,给我冰冷绝望的心添了一点温暖,一点希望。

        “若累了,就先睡会吧!我守着你!”坚定低沉的语调一如既往的让我安心。

        我躺在那温暖宽厚的怀里,魅的气息包围着我,眼睛缓缓闭上,思绪却在茫茫的夜里飘远,飘远…

        “哒哒”的马蹄声在万籁俱寂的夜里很清脆,说不出是刺耳还是悦耳。

        夜,阴沉沉的,没有月亮,看不到一点星光,黑沉沉的,让人的心里禁不住的压抑不安。

        离他越来越远,我的心,越来越痛,像被人狠狠的用刀割着,一下,一下,又一下,怎么也不肯停,怎么也停不了,鲜血淋漓,血肉模糊,我的伤那么残忍那般不堪。

        “柔儿,不要走”睡梦中的男子猛然惊醒,看了看窗外乌黑的夜色,想起不过是做了噩梦,自嘲的笑了笑,笑容风雅迷人,俊美夺目,“明日,柔儿就要成为本王的王妃了,本王还担心什么…看来是本王太紧张了。”

        窗外,夜,更深沉…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7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