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五十九章 雪人

第五十九章 雪人


        “哦耶!我再接再厉!看你能躲到哪去,小样!这次还不干掉你!快点,现在求姑奶奶放过你,说不定还能免受皮肉之苦!不然,嘿嘿…嗯?啊?…我的雪球呢?…”

        “哎呀!救命啊!”我一手抱着屁股一手提着裙裾飞奔逃命,身后“梭”“梭”直响,雪球一枚接一枚像长了眼睛的箭似的直朝我屁股射来。

        “砰!”“好痛啊!”魅,我知道你嫉妒我屁股长得比你好看,可你也不要这样嘛…怎么有这样的人啊…专打人家漂亮可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鸟见鸟飞树见树死小强见了变大强旺财见了变破财的宇宙超级无敌美少女的…小屁股…

        呜呜呜呜…

        我要抗议啦!抗议魅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无天理的暴行…

        抗议无效!攻击值过万的强烈攻击仍在持续进行中…

        “砰!”…

        “砰!”…

        “砰!”…魅,你什么时候身上私藏这么多雪球?…

        轻轻的我跑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挥一挥衣袖,带着一屁股雪花…

        “砰!”我狠狠撞在一堵很温暖很温暖的墙上,我抬头,风温柔迷人的笑容一览无余的展现在我眼前,我看着他,他那俊美得惨无人道的脸,那温暖灿烂的笑容,那温柔深邃的情意,那宽广温暖的怀抱,都那么真实那么及时的出现在我面前,我靠在他胸膛上,听着他真实强劲又不失温柔的心跳,眼泪眨巴眨巴就掉下来了…

        呜呜呜呜呜…

        屁屁好痛啊!…臭魅坏魅!干嘛那么用力啊…呜呜呜呜…

        听见身后呼啸的风声,我赶紧闪一边去。

        “柔儿,你怎么…”

        “砰!”一声巨响之后…

        “啊!”一声痛苦的嚎叫响彻整个宰相府…

        我无比同情的看了看风,又无比哀怨的看了看魅,你怎么就…就下那么狠的手类!大家都是男人,男人何苦为难男人呢?

        风捂着重创之处,神情惨痛无比,俊美的脸扭曲得就像一团面被人使劲揉了又揉捏了又捏掐了又掐,外加狠毒无比的踩上几脚,我摇了摇头,同情的挤出两滴眼泪,深深叹了口气,真是太可怜了…

        都说男人最坚硬的是那里,最软弱的也是那里,看着风痛苦的捂着命根子,挺拔得如同白杨树的身子此刻就像被冰灾压垮的树干,哎…

        我看着风,心里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以后会不会守活寡啊?我要不要改嫁啊?…

        别扔我!别扔我!…说了别扔了,不知道臭鸡蛋很难闻吗?我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又还没付诸行动…妈的!都说了没付诸行动,怎么还泼我洗脚水…刚才泼洗脚水那位大妈,你多少年没洗脚了?

        我看着风,担忧的情绪一览无余,魅也看着风,一成不变的冰山脸看不出任何情绪,看着他英俊冷峻的脸,挺拔健美的身材,凹凸有致的肌肉,结实宽厚的胸膛,修长结实的大腿,紧翘性感的屁屁,我饶有趣味的想,如果风真的那个了…嘿嘿…我说的是假如,魅会不会觉得让我年纪轻轻就守活寡,觉得对不起我,会不会…以身相许啊?

        如果是这样…呵呵!我喜欢!…偷擦下口水再说…

        “风,你怎么了?有没有事啊?”我小心翼翼的问痛苦得呲牙咧嘴的风。

        “柔儿,我…”风看了看边上表情漠然的魅,一咬牙,“没事,本王身体好得很,能有什么事啊,柔儿别担心了,本王…”

        “真的没事吗?那么大的一颗雪球打过来,我屁股都痛得半死,你的…那里怎么可能没事呢?风,如果有事你就说,别藏着掖着…”

        “柔儿,我…我…我好…”痛!楚风扬看着边上英俊健美身材挺拔得像白杨树的魅,一咬牙,狠狠将打落的牙齿吞回肚里,“说了没事就没事,你看本王不是好端端的吗?”

        楚风扬为表示效果,强忍剧痛站直身子矫健灵活的走了几步,不忘回头对着一脸担忧的柔儿展露一个温柔魅惑的笑容,“你看,什么事也没有,若柔儿不信,本王可以以实际行动来证明。”

        看着柔儿如花似玉的脸上那一抹娇羞的笑容,楚风扬脸上笑得那叫一个温柔,那叫一个暧昧,可心里的苦啊,那叫一个翻江倒海,波涛汹涌,垮下的痛啊!那叫一个惨无人道,惊天动地!

        看着柔儿脸上的娇羞越来越浓,看向自己的眼神越来越暧昧,越来越妩媚…难道…?

        他是很想啊,可今天不行!

        “风,人家想…”我娇柔的靠在他怀里,眼神娇媚,笑容暧昧,手指恶作剧的在他胸前叉叉圈圈。

        “柔儿,你和魅刚刚在玩什么?”在那个关键字眼呼之欲出时,楚风扬赶紧转移话题。

        “我们在打雪战啊,很好玩的,风,你要不要一起玩啊?”我带着笑对风说,眼睛却使劲往他下面瞟。

        “不了,本王还有些公务要处理,”楚风扬把那冰凉的小手放在唇边呵着热气,“柔儿,天这么冷,你看你小手冻得通红,真真让本王心疼。”

        “你要处理公务啊?那我也不打雪战了,…”

        “那我送柔儿回屋子歇着吧,屋子里暖和,不比花园里严寒…”

        “我是说不打雪战了,又没说不玩了,我还要和魅堆雪人呢…”

        “堆雪人?”

        “是啊,我们刚堆好了一个,你看,”我跳到刚才堆好的那个雪人身旁,“就是这个,这个是我,呆会我和魅再堆一个他,两个雪人站在一起,一个是我,一个是魅,呆会我们还给他们把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造出来,天这么冷,再给他们系上红围巾…”

        “反正本王的公务也不急,本王晚上再处理好了,还是让本王陪柔儿玩吧,不要劳烦魅少侠了…”

        “不劳烦,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魅冷冷的一开口,惊呆了楚风扬,愣了片刻才说,

        “魅少侠是个大忙人,本王怎么好占用魅少侠的宝贵时间,来陪本王的王妃玩这小儿科的游戏…”

        “你说堆雪人是小儿科?你这样说不就说我幼稚吗?人家魅就没这么说,刚

        才还和我玩得不亦乐乎…“

        魅!魅!又是魅!楚风扬头都大了,打我…命根子也就算了,还想打我王妃的主意…哼,本王岂能让你得逞!

        “没有没有!本王没说小儿科,本王觉得这游戏很…新奇很…有趣,本王想和柔儿玩,柔儿你就给这个机会给本王嘛,反正…魅少侠玩了那么久也累了…”

        “我不累!”

        哼!楚风扬狠狠的剜了魅一眼,魅只是冷冷的瞟他一眼,很酷的重新声明:“我不累!”

        “你看魅都说他不累了,我们说好的要一起堆完这俩个雪人…”

        魅!魅!又是魅!本王就真的比不过一个身份卑贱的杀手吗?楚风扬深深吸了口气,将全身内力凝聚一起,眼里温柔深情像一泉深潭,性感薄唇微微上扬,露出令天地失色,令日月无光的绝美笑容。

        我呆呆看着那一抹惊天地,泣鬼神的绝美笑容,心神全被那迷人蛊惑的笑容魅惑了去,眼里心里只有那一抹颠倒众生祸国殃民倾国倾城的笑容,再看不见其他,再容不下其他。

        “柔儿,让本王陪你堆雪人,好不?”

        我只有点头的份。

        “先堆个柔儿,再堆一个本王,就堆我们两个,让他们站在一起,生生世世相亲相爱,永不分离,柔儿,你说好吗?”

        陷入痴迷状态的我只有连连点头,眼里心里只有那一抹魅惑绝美的笑容,哪听得清楚他在说什么。

        “魅少侠陪柔儿玩了那么久,也累了,让他先去休息好吗?”

        “嗯!嗯!”脑袋里一片空白的我除了嗯啊就是点头。

        楚风扬胜利的瞟了那高大冷峻的男子一眼,魅只是深深看了看脑子当机的我一眼,稍加迟疑便转身离开,冰冷的双眸里是楚风扬看不懂的情绪,高大的黑色身影在纯白的雪地里愈发孤寂冷峻。

        不是不知柔儿对他的觊觎,从那好色的小女人看他英俊冷峻的脸,健美挺拔的身材时,眼里闪动着像狼遇到猎物时的绿色光芒,总在暗地里偷偷擦口水,就知他是多么的入柔儿的眼。

        也不是不知他对柔儿的死心塌地倾心爱护,冰冷的双眸只有看向柔儿时才有的温柔光芒,一成不变的冰冷情绪只有面对柔儿时,才会像冰山遇到阳光一样融化,日夜倾心守护,那小女人能牵动他心底最温柔最深情的情绪,就知柔儿在他心里有多重,怕只怕只要柔儿说她要他,他会不加迟疑倾身相许。

        为了柔儿的安全,他不得不把这武功超卓的魅放在柔儿身边,为了柔儿的开心,他不能也不敢把他遣走,或者…派出重兵把他…杀了,双拳难敌四手,派出王府最精锐的铁骑,用最霸道最强悍的终极箭阵围攻他,在水泄不通苍蝇也飞不出去的箭阵里,谅他武功再高,内力再雄浑,也只能束手就擒!

        可是,他的柔儿会伤心,会恨他,他不要她恨她,他不舍得她流泪,她是他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摔了,时刻宠爱照顾着的珍宝,他怎么舍得她伤心,他怎么忍心她流泪?

        “咦,魅呢?怎么走了都不说一声?魅这小朋友,真是越来越没礼貌了。”终于回过神来的我开口问风。

        “他说他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哦!”虽然回过神来,脑袋里还是一片模糊。

        “让本王陪柔儿堆雪人,可好?本王一定不比魅少侠堆得差。”又是璀璨一笑,我只有点头的份了。

        看着怀里女子痴呆呆的神情,楚风扬很满意,本王这“天下第一美男子”的称号可不是白得的,魅惑女子的功力,跟本王比,你小子还嫩了点!

        “来,柔儿,我们来堆雪人。”依依不舍放开怀里的女子,楚风扬依样画葫芦堆了一个稍微高一点的雪人。

        “我们来给柔儿画眼睛,眉毛弯弯,眼睛弯弯,再捏个鼻子,再画个小嘴,微微翘起,带着开心的笑意…”

        “眉毛弯一点细一点,嘴唇用朱砂画,一抹红唇,千般娇艳,漂亮!那个鼻子太大了啦,小一点小一点…”

        “现在轮到我给风画眉眼了,先画眉毛和眼睛,风是浓挺的剑眉,我画黑一点,嗯,再黑一点,好看吗?”

        “好看!”

        “真的好看?怎么我觉得画得像两条弯弯曲曲的毛毛虫…”

        “真的好看,只要是柔儿画的都好看!”

        “贫嘴!再画眼睛,眼睛弯弯,眉眼含笑,我希望风每天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

        “只要和柔儿在一起,本王就很开心!”

        “讨厌,又说这些羞人的甜言蜜语!再画嘴巴,风的嘴巴那么性感诱人,怎么画呢?还是弯弯的吧,嘴角带笑,很开心的模样,是我想要的风的模样。”

        “柔儿…”

        “嗯,下雪了,他们怕冷,给他们系上红围巾…”

        ……

        大雪飞舞,纯白的雪地里站立着两个相依相偎的雪人,像相爱相伴的恋人,眉眼弯弯,唇角上扬,带着开心的笑容,鲜艳的红围巾在雪地里显得异常耀眼异常美丽。

        那个小巧些的雪人圆滚滚的肚皮上写着三个飘逸潇洒的大字苏飘柔,那个陪伴在身边的雪人圆滚滚的肚皮上也写了三个字,歪歪扭扭的三个字楚风扬。

        …

        寒风呼啸,白雪飞舞,山顶上隐蔽的山洞里堆着两个雪人,娇小的雪人眉眼含笑,守护在身边的高大雪人面容冰冷,眼神温柔,雪人身上刻着坚毅的字,一个刻着小诺,一个刻着魅…

        洞里的温暖,让雪人渐渐融化,那高大冷峻的男子眼睁睁看着雪人渐渐融化成水迹,缓缓在洞里流淌,就像他无望的爱恋无望的相思,不为人知的静静流淌…

        可是…只要她幸福…就好…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6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