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四十三章 天下第一杀手

第四十三章 天下第一杀手


        一阵妩媚妖异的笑声响起,柔软的声音飘荡在空气中,“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啊,有人在此打情骂俏,风流潇洒,却不知有人为她身心俱伤,折腰受辱。\WWW、Qb五。c0М/”

        “是谁在此胡言乱语?”大哥嚯的起身。

        “来者皆是客,今日老夫寿宴,菜薄酒微,还请贵客莫要介意,现身饮一杯水酒。”姜还是老的辣,爹爹面不改色,声音沉稳。

        “宰相大人不愧是朝廷重臣,沉稳机智,魄力逼人,三言两语就逼得在下不得不现身。”一袭红袍飘飘而下,余音未逝,一名绝美的男子已玉立在厅中。

        长发飘飘,眉目如画,薄唇红艳,面色如玉,带着若有若无的浅笑,眉心的红痣闪着妖异的光芒,美则美矣,只是美得太过妖媚,太过诡异,失了男子的气魄与坚毅,多了女子的柔媚和温软,总让人心里怪怪的。

        不知怎的,我总觉得眼前这位绝美男子甚是眼熟,可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阁下是?”爹爹拱了拱手。

        “在下魑!”浅浅的笑容,淡淡的语气,似飘在空气里。

        “魑?你是天下第一杀手魑?”大哥激动的站了起来,护在爹爹面前,爹爹轻轻把他推开,“不碍事的。”

        “苏公子果然有些见识,在下的确是天下第一杀手魑。”笑容得意得让人后背直冒寒气。

        “不知魑少侠来宰相府有何贵干?”爹爹还是一脸沉静。

        “杀人!”

        大哥抽剑挡在爹爹面前,大声喝道,“大胆刺客,竟敢来宰相府行刺,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来人!”侍卫们得令,纷纷涌进客厅。

        魑妖媚的桃花眼淡淡扫过那群训练有素的侍卫,脸上露出鄙夷的笑。

        “可否请魑少侠告知为何要杀老夫?”爹爹还是镇定得很,似乎别人来杀的不是他。

        “宰相大人太自恋了,在下对宰相大人的脑袋没一丁点兴趣。”魑摆着兰花指,娇声笑道,看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大家尽情想象一个男人摆着兰花指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就会明白我现在的感触了。

        “那你到底为何而来?”爹爹很有耐心的问着。

        “爹爹,不用再跟他废话!先拿下这杀人不眨眼的凶手再说!”大哥已经跃跃欲试了,不过,我想他应该打不过这天下第一杀手,因为他连魅都打不过。

        “为了她!”纤长白净的手指指了过来。

        不是我!不是我!阿弥陀佛,我太幸运了,中六he彩都没这么幸运,那跟比我的还白嫩纤细的手指真的…指向了我!

        “为了小女?为何?小女从未与人结怨,应该不认识少侠。”

        “她当然不认识我,不过…我认识她,她长得如此美丽可爱,令有些男人念念不忘。”

        呵呵,原来是我的爱慕者!真是的,也不早说,吓得我都快屁滚尿流了。

        “不好意思哦,这位帅哥,虽然你长得,真不是一般的美,我知道啦,本小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树见树死鸟见鸟飞…你看上本小姐也没什么错啦,只是本小姐已经名花有主,许了人家,真是不好意思啊,让你失望了。”

        “对!柔儿已经是本王的王妃,本王劝你早早死了这条心,再敢心存非分之想,本王定要你碎尸万段!”

        “对啊,小女已蒙皇上赐婚,还请少侠见谅!”

        “那又如何?”魑阴森一笑,笑得我冷气直冒,赶紧往风怀里躲,魑看着我,眼神阴森恐怖,“我就要她…死!”

        “什么?”楚风扬站了起来,把我护在怀里。

        “放肆!老夫一再对你礼让,你却得寸进尺,不知好歹,竟敢在老夫府里口出狂言,想要小女性命,即使你是天下第一杀手,老夫也一样让你这满手血债的恶贼有来无回!”

        我的天哪,这位帅哥,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哦,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啊,我又没勾引你然后又抛弃你伤你自尊,我都不认识你,要结仇也得有个理由撒!

        “给我上!”大哥一声令下,侍卫们一拥而上。

        可大伙儿冲了没两步,纷纷倒下。

        “你们…”大哥似乎明白了什么,怒视着魑,“你给他们吃了什么?”

        “魑是天下第一杀手,也是药王的唯一弟子,擅长医术,下毒,暗器,你下了什么毒?”风冷冷的说。

        “我没下毒,”魑柔柔一笑,“我只是给大家下了点软筋散,也就给大家松弛松弛筋骨,给大家个机会好好休息。”

        “你!”大哥正想往前冲,却软软的瘫倒,浑身无力,提不起一点内力。

        “相公,你怎么了?”灵儿冲过去想扶起大哥,才迈开脚步,却也软软的倒下,怒视着魑,“你这恶贼,竟然使下毒这种下三烂的手段!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这位夫人,有了身孕就别太冲动,免得动了胎气。”魑得意的笑,真想冲过去把他那张祸国殃民的脸毁容,看他笑个鸟!

        “身孕?灵儿你有了身孕?”飘影惊喜万分的看着妻子。

        “怎么可能?我自己怎么不知道?”灵儿不相信的看着魑。

        “在下可是药王的唯一弟子,不要质疑在下的医术,夫人才刚开始有孕,还是不要过分激动的好,免得伤了胎气。”

        “灵儿,你有身孕了,我要做爹爹了,我要做爹爹了!哈哈!”大哥兴奋得又哭又笑,灵儿也一脸欣喜,爹娘更是激动得老泪纵横。

        “你叫魑是吧?我想问你哦,那个软筋散对胎儿有没有影响?”我小心翼翼的问,一句话把大伙儿从天堂拉回现实。

        魑眯着眼睛,半饷才回答,“没有,只是有功力的人六个时辰之内不能恢复功力,会全身瘫软无力。”

        有功力的人?那不就是几乎全倒了吗?包括…风!

        终于,楚风扬在我的注视里不负众望的瘫坐在椅子上,我看着客厅里瘫坐一地的人,欲哭无泪,难道我真要这样不明不白的死翘翘吗?老天哪!请你睁开眼哪!你忍心见坏人横行,好人遭殃吗?想我苏飘柔,漂亮聪明,活泼可爱,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宽容大度,仁慈善良,心灵手巧,身量苗条,体态风流,要多好就有多好,怎么能这么短命啊?

        “有我在,你休想伤柔儿一根毫毛!”楚风扬人软软的,声音也软软的,虽然眼神凶狠,还是一点威胁性都没有。

        “王爷,你连自己都保不住了,还在大言不惭。”魑冷冷一笑,“你放心好了,我会让你的柔儿死得很…痛苦的!”

        我打了个寒战,大着胆子问:“我又没招惹你,干嘛这么恨我?”

        “怪只怪你水性杨花,到处招蜂惹蝶,勾引男人!”魑恨得咬牙切齿。

        我气得火冒三丈!跳起脚来大声反击,“我哪里水性杨花了?我什么时候到处招蜂惹蝶勾引男人了?无凭无据你在那里乱嚼什么舌头!乱放什么狗屁!你这个厚颜无耻卑鄙下流祸国殃民,没事装什么女人摆什么兰花指抛什么媚眼,以为很好看啊,简直就是眼睛抽筋,看你这小样就知道是被富婆包养的小白脸,有什么脸在我面前叫嚣!滚回去给你那富婆暖床,看你这男不男女不女的鸟样,给我舔脚趾头都没资格!死牛郎!死鸭子!死太监!死人妖!”一口气说这么多,好累啊,我抓起桌上的茶杯就喝。

        “什么是牛郎鸭子?”风低低的问。

        “牛郎鸭子一个意思,就是妓男!就是靠出卖身体赚钱陪男人或者女人上床的男人!是最恶心最龌龊最不要脸的不是男人的男人!”我气势汹汹的大嚷。

        大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纷纷用鄙夷的目光看着魑。

        魑绝美的脸上一片铁青,桃花眼射出寒光。

        “你瞪什么瞪?你以为你眼睛大我就怕你啊!就你这恶心龌龊的死牛郎,借着你这张祸国殃民的脸,在富婆面前像只哈巴狗一样摇尾乞怜,走在大街上,每个人一口唾沫都淹死你,简直就是丢男人的脸!男人中的垃圾!人渣!败类!”

        “我本就不想当男人!”魑的一句话吓呆了所有人。

        “你…你…你不想当男人,你想当…什么啊?”气势一过,我这才想起眼前的人是天下第一杀手,顿时害怕起来,舌头开始打结。

        魑一言不发。

        “想当太监?”我试探着问。

        魑毫无反应。

        “还是…女人?”

        “哼!”魑冷哼一声。

        原来又是一个生错性别的可怜人,想我大学时代,寝室里有一姐妹就是让人怀疑生错性别,有事没事总色迷迷的盯着女人的胸部看,还总爱在别的女人屁股上捏一把,嘴里还说着什么“瞧这小屁股多有弹性,多紧翘,手感真是太好了。”

        以至到后来女人看到她就会条件反射的用手挡着屁股,我们也不再把她当姐妹,直接当兄弟。

        他要杀我,而我要嫁风,难不成…我看了看风俊美非凡的脸和白袍下修长玉立的身材,更坚定了我的想法。

        不行!我绝对不能让我的风染上这些不是很正常的性观念,我要保护风,誓死捍卫我们的爱情!

        我很勇敢的挡在风前面,很嚣张的冲着魑说:“我知道你看上了风,可我告诉你,有我在,你休想动风一根毫毛,再说了,风是个正常的男人,他喜欢的是女人,他不会喜欢你的,不是你的你怎么抢都没用,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就此放手,去寻找真心爱你的人,天下这么多男人,总会找得到你命中的那个人,何必苦苦纠缠不属于自己的缘分…”

        “闭嘴!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啰嗦!他怎么会喜欢你!”

        “他,谁啊?风吗?我刚刚和你说了,要放手,不要这么执着,太执着了对自己只有坏处没好处,你要打开心结,重新寻找自己的幸福,你要知道你的幸福在他处,不在这里…”

        我怎么觉得我越来越像唐三藏了!哎!

        “闭嘴!我要杀了你!他就只能喜欢我了!”魑绝美的脸上露出阴毒的神情。

        危在旦夕,我要抓住这最后的机会,“你杀了我风也不会喜欢你的,你不杀我风也不见得不喜欢你,所以杀不杀不应该由你决定,应该由他决定…”

        “闭嘴!你再啰嗦我就让你死得更痛苦!”魑狠狠的威胁我,绝美的脸上肌肉丑陋的扭曲着。

        “你若敢伤害柔儿,本王诛你九族!”楚风扬有气无力的叫着,懊恼的捶着桌子。

        我很识相的赶紧闭紧嘴巴,免遭不测。

        “你放心好了,没人出钱,我是不会杀你的家人的,我只要杀你就够了。”魑阴沉沉的说着。

        我闭着嘴巴,睁着大眼睛看着他。

        “怎么不说话?”

        “是你要我闭紧嘴巴的!”说完这一句,我赶紧又闭上嘴巴,免得一个不留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哼,还是这么伶牙俐齿,”魑妖媚的桃花眼淡淡的扫过我,“说吧,你想要怎么死?”

        “是不是怎么死都行?”我小声询问。

        “是!别想什么花样,你今天一定会死!”

        “我想…老死!”娃哈哈!

        魑愣了三秒钟,冷冷一笑:“你倒是很机灵!”

        “那你答应了哦,就说嘛,我们之间又没什么深仇大恨,男人嘛,天下多的是,你要喜欢的话,我可以把风给你啊!”

        风怒视着我,我心虚的别过脸去,权宜之计!权宜之计!

        “不行!”

        “你刚刚明明答应我怎么死都行的!”

        “那又如何?你认为一个浑身是毒的杀手会遵守承诺吗?”魑笑得那叫一个阴险卑鄙啊,我就这样被算计了,5555555555555!

        我不要死啊!我还有大把的美好时光呢!我还有很多美男没享用呢!我还有很多钱没花掉呢!

        “受死吧!”魑冷喝一声,随手一扬,三根泛着黑气的银针飞射过来。

        “柔儿!”

        “妹妹!”两个男人齐声大叫,想冲过来,却寸步难行,只能痛苦的捶着桌子。

        我命休矣!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6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