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穿越之好色王妃 > 第二十八章 冲突

第二十八章 冲突


        冬梅抽抽噎噎的哭着,泪眼迷蒙,“冬梅想不到公子对冬梅如此真心,冬梅死已足以。www.qb5、cOm\\”

        什么跟什么啊?我一个头两个大。

        “冬梅出身风尘,自知身份低贱,哪敢奢望攀上高枝,就连做公子侍婢的资格都没有,只要公子来到温香院,愿意让冬梅伺候,冬梅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原来如此!早说嘛,吓得我一身冷汗,看来是我太善良了,来妓院的寻芳客只知玩弄她们,又有谁会拿真心待这些可怜的女子呢。

        想到这,我不禁既同情又庆幸,同情这些强颜欢笑的可怜女子,就像《红尘女子》里唱的一样:公子随便出手三千金,可否知道我心碎。

        庆幸的是自己穿越不是掉进妓院里,不然,不知我可逃得出这用多少女子的血泪堆起来的风光迷艳的青楼。

        如果能回到自己的时代,我一定告诉大家,穿越的时候注意点,别掉到不好的地方去,最好能穿个好人家,不仅荣华富贵,还可以遇到帅哥,比如说我,嘿嘿。

        想到如今的幸福生活,我不禁又傻笑起来,待回过神来,只见大家都惊异的看着我,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见我看他们,收起眼神,装模作样的和身边的姑娘调笑,像先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小样!还装!我笑了笑,不理会他俩,伸手把冬梅搂在怀里,张口喝下她递至唇边的酒。

        “今天四公子又来看温香姐了呢,温香姐可真有福气,得四公子如此宠爱。”春兰一开口,我脸色就变了,风?什么叫又来看温香?什么叫如此宠爱?

        “就是啊,四公子隔三岔五就来找温香姐,谁也不要,只要温香姐服侍,如果四公子能要我一夜,我死都甘愿。”夏竹一脸向往。

        放在桌子下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哎,你就别做梦了,四公子哪看得上你,四公子眼里只有温香,听说这温香院还是为她建的呢。这叫金屋藏娇。”春兰吃吃笑着。

        我的怒火在头顶上熊熊燃烧。

        “温香姐可真幸福,有四公子的照顾,那些纨绔子弟谁也不敢打她的主意,不想就可以不用接客,只是隔几天出来跳个舞就行。”夏竹羡慕的说。

        “那个四公子是哪个四公子?”我忍着怒气,一字一句的问。

        “还有哪个四公子啊,就是四皇子啊,不过现在不能叫四皇子了,要叫桀王爷。”此话一出,李云杰和灵儿都变了脸色。

        “桀王爷不是要立妃了吗?怎么还…”李云杰看了我一眼,小心翼翼的问。

        “那又如何?我们温香姐可跟了桀王爷好几年了,虽然因出身风尘,不能当王妃,但桀王爷如此宠爱,我看温香姐怎么也能当个侍妾。”春兰不知我的身份,说得兴起。

        我全身冒火,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丫的!敢给我带绿帽,还想收小妾,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紧握拳头,杀人似的抓起冬梅,“带我去温香的房间!”

        冬梅一脸疑惑,却还是听话的点点头。

        房间里传来娇软风情的笑声,更是让我怒火中烧。

        我毫无怜惜的把冬梅推到一边,冬梅撞在墙上,吃痛的皱眉。

        “你下去吧!”灵儿赶紧挥手示意冬梅退下,冬梅虽不舍,但看到我面色铁青,只好乖巧的低头退下。

        “王爷,来,喝杯酒。”娇软暧昧的声音响起,我怒火冲天的狠狠一脚把门踹开,杀人似的冲了进去。

        见有人冲进来,楚风扬正要发火,待看清眼前的人,脸色马上变了。

        “大胆,竟敢打扰王爷,来人,把他们拖下去。”温香软软的身体还挂在楚风扬身上,美丽的脸上挂着娇媚的笑容,声音甜腻却凌厉。

        “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灵儿冲上去就给了温香一个狠狠的耳光,打得温香半边脸都肿了。

        “你敢打我?王爷,您可要为温香做主啊。”温香娇滴滴的靠上楚风扬,美丽的脸庞上泪水涟涟,犹如梨花带雨,只要是男人见了,都会心生怜惜。

        “闭嘴!”楚风扬一把推开身上的女子,神色有些不自然,“柔儿,我只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我…”

        我只是看着他,满腔的怒火在他那声柔儿里全散去,一身的勇气全消失不见,只剩下一肚子的悲哀委屈。

        我看着他,大颗大颗的泪珠不听话的滚落,不准哭!我擦去泪水,我怎么能这么没用,哭什么哭?哭顶个屁用!

        我告诫自己不能哭,我要坚强的面对,我要骄傲的面对,我不能让这对奸夫淫妇看轻,可是泪水还是很不争气的流出后,争先恐后,怎么也不肯停。

        “你别解释了,我都懂,都懂!”我擦去源源不断的泪水,声音哽咽倔强,我恨自己如此没用,只知道哭,我应该冲上去给那女的俩耳光,打得她满地找牙,再把这个背叛我的无情男子剁成肉酱,做成肉包子拿到大街上卖,可是我什么也没做,只知道哭,在看到他后,我就知道自己下不了手,我知道自己很没用,可我还是舍不得。

        “你懂?柔儿你都懂?”楚风扬有些不相信。

        我坚定的点了点头,我当然懂,这个时代的男子,谁不是三妻四妾,尤其他的身份如此尊贵,有才有财有貌有地位,各方面都那么优秀完美,天下的女子都为他倾心,怎么可能如我所愿,只有我一个妻子。

        魅走了,只能出现在梦里,我还怪自己贪心,有了风,还想着魅,我的确贪心,我怎么能要求这个尊贵的男子只有我一个。

        心里愈加悲伤,更想魅,如果魅爱上我,或许他会只要我,或许他不会像他这般伤我的心。

        我擦干泪水,看着眼前俊美非凡的男子,曾经我发誓要娶这天下第一美男子,如今他依然俊美,可我的心却被他刻了伤痕,是我太贪心了。

        “柔儿,既然你懂,那我就不多加解释了。”楚风扬面露笑容,走了过来。

        我就讨厌他如此自负的笑,好像全天下的女子都非他不嫁似的,我发誓我要做那个例外,我不要如此多情薄幸的男子。

        我躲开他要抱我入怀的手,冷冷的看着他,声音冰冷坚定,“桀王爷,我们的婚约就此作罢!”

        楚风扬惊呆了,“柔儿,你…”

        想了想,忽然就明白了,急急忙忙解释:“柔儿,你听我说,我刚才只是…”

        “逢场作戏是吧?”我冷冷的打断他,脸上带着轻视的笑,我最讨厌他的自以为是,把女子玩弄在手中,“我不要如此多情薄幸的男子!你做不到只有我一个女人,当初何必答应我的条件,给我希望,如今却如此对我!”

        “柔儿,我…”楚风扬急急的解释。

        “你不用欲盖弥彰了,敢做不敢当!算什么男子汉?”我冷冷的打断他,“我告诉你,楚风扬,别的女子把你当宝,我苏飘柔可不稀罕!”

        我冷冷的摔下最后一句话,转身离开,眼泪在转身的瞬间汹涌而出,我最讨厌自己如此没用,哭什么哭?

        灵儿狠狠的瞪了温香和楚风扬一眼,轻蔑的哼了一声,昂首挺胸的跟在我身后。

        “既然不珍惜,当初何必要求皇上赐婚,不爱就别妨碍她的幸福。”李云杰冷冷的说。

        “这是本王的家事,轮不到你来管!”楚风扬狠狠的说。

        “我只知道我比你更爱她,如果她愿意嫁与我,我绝不负她半分!”李云杰倔强的看向楚风扬,往日的书生软弱全然不见。

        “你想都别想!我绝不让任何人抢走她!”楚风扬冷冷的扔下一句话,追了出去。

        该死!怎么就被她看到这一幕了呢,这下该如何解释?

        我茫然的在大街上徘徊,怒火消散,只剩下满心的凄凉悲伤,只从穿越到这个完全陌生的时空,我努力适应,也努力使自己开怀,努力忘却那个时代的亲人朋友,我也知道这个时代的父母兄长对我万般疼爱,可我毕竟是顶着苏飘柔的身份生活,如果他们知道身边的这个女子并不是自己的女儿妹妹,他们还会不会接纳照顾疼爱。

        风,他爱的是苏飘柔,还是我,苏小诺,或许都不爱,或许都爱,包括温香,多情如他,我该如何自处,是接受这个时代的三妻四妾,还是坚持寻找唯一,一夫一妻在这个时代谈何容易?

        因为对魅难以割舍,所以他没有成为我的全部,是否是老天对我贪心的惩罚,所以我也成不了他的唯一?

        “柔儿,别伤心了,我们回去好不好?”看着我一脸茫然,灵儿小心的探问。

        我挤出笑容,我想我一定笑比哭难看,但我还是笑了,我不想让大家担心,“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可是,柔儿…”

        “回去吧,我晚点会回去的,别担心,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我不会有事的,我一个人想通了,啥事都不会有,不就是男人嘛,天下又不是只有一个楚风扬。”

        “柔儿,你一个人真的没事吗?”灵儿还是有些担心。

        “好了,大嫂,啰啰嗦嗦的,可不像平时的你哦,你先回去吧,哥哥说不定已经在家里等你了。”我笑着说。

        “可是,柔儿…”

        “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四处逛逛,京城就这么点地,治安又好,你还担心我走丢啊?”我笑了笑。

        灵儿还是犹豫着。

        “好啦,先回去啦,我晚点回去,走啦走啦!”灵儿终究拗不过我的坚持,只好先回去了,不时担忧的回头看看,我使劲笑着朝她挥手,干嘛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灵儿一走,我的笑容马上垮下来,强颜欢笑真不是一般的难。

        我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徘徊,周围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我的心却如同被丢弃在荒芜的岛屿,寻不着半分我想要的温暖和美好,只有无情的乌鸦飞过头顶,不时发出放肆的嘲笑,只有遍野的枯草陪伴,毫无生机,说不出的孤独悲凉,沧桑寂寞。

        我想要的爱情,想要的唯一,在这个时空,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虚无飘渺,看着美,想着美,到头来却只不过是梦一场。

        想着想着,眼泪又流了出来,有什么好哭的呢?至少我还有魅,想到魅,我又笑了起来。

        周围的人均诧异的看着这个又哭又笑的翩翩佳公子,心想莫不是受了什么重大打击,脑子不太好使了吧,衣着华丽高雅,一看便知是显贵人家的公子哥,又生得如此俊俏,年纪轻轻就得了这不正常的病,无不感到万分可惜。

        此刻如果我知道周围的人都把我当成神经病,我一定笑不出来了。

        “不过如此女子,疯疯癫癫,毫无仪态,除了一张漂亮脸蛋,一无是处,我不知道你看上她哪一点?”一身红袍的绝美男子有意无意的说着,脸上带着绝美阴柔的笑容,眉心的红痣更添危险的风情妩媚。

        “我不知你在说什么?”黑袍男子冰冷英俊的脸上毫无情绪,眉边的伤疤散发着杀气,可望向楼下那独自徘徊的翩翩佳公子时,双眸里的担忧心疼出卖了他,也让身边的绝美男子愈加嫉恨。

        “我知道是她,你不必瞒我,你也瞒不了我。”绝美男子柔柔的说着,妖媚的眼神不时瞟向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沉默着,不再言语。

        “那日你去了宰相府,去了她所住的院落,她是宰相大人的千金吧?”绝美男子语气淡淡的,旁若无人的欣赏着自己纤长白嫩的手指。

        “你跟踪我?”黑袍男子眯着眼,双眸里透出危险的光芒,语气愈发冰冷,大手握紧了剑柄。

        “跟踪你又如何?难不成你还想杀了我?”绝美男子柔柔的看向他,他只是沉默着,挺拔的身体僵直着,空气愈发阴冷压抑。

        “魅”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53/53565/30756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