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刑纪 > 第九百四十二章 栽赃嫁祸

第九百四十二章 栽赃嫁祸

  感谢:q715883908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哗啦——”

  地上多了一堆东西。

  数十块五色石,数百块灵石,两个玉瓶,一小堆白骨,一块木牌,三枚玉简,几套衣衫,还有零碎的杂物。

  这便是一位鬼族大巫的全部身家,看上去有些寒酸。

  而五色石与灵石,倒是人人皆爱之物。

  无咎将晶石收入他的夔骨神戒,又拿起两个玉瓶。

  小小的玉瓶,入手冰寒,瓶口封着禁制,其中分别装着三五粒丹药。而瓶身上则是刻着聚阴、还魂的字样。聚阴丹,与还魂丹?也不知有何用处。

  收起玉瓶,再拿起玉简。

  三枚玉简,均以神识拓印着字符。一个是鬼族的功法,很熟悉,《玄鬼经》;一个好像是鬼族的神通,百字口诀之外,还有个名称,《飞魂》;另外一个,应该是修炼札记,不仅有修行的感悟,还有个人琐事的记载。

  《玄鬼经》倒也罢了,很是熟悉,自己的分神分身之术,便是由其衍化而来。

  《飞魂》?

  其中的一百多个字符,稍加查看,便已熟记,应该是篇遁法的口诀。

  鬼族的遁法?

  飞魂二字,似曾相识?

  无咎抬起头来,若有所思。片刻之后,他手掌一翻,拿出一枚玉简,其中拓有《鬼行术》的口诀。

  这枚功法玉简的来历,说来话长。

  当年的无咎,初踏寻仙之路,结识一个叫作田奇的鬼修,之后又途经天水镇,遇到青女,以及上官天羽,等等。还记得那位青女命魂不全,被上官天羽收为弟子。而上官天羽,乃是一位鬼仙,正是因为他的阻拦,当时没有杀了田奇,却得到一篇功法玉简,便是《鬼行术》。

  而拓有《鬼行术》的玉简中,不仅有功法口诀,还有相关的阐述,并提到鬼修遁法的三种极为高深的境界,其中便有化魂、飞魂与百鬼夜行之术。所谓的百鬼夜行,与鬼赤神通的称呼相仿,而真实的用处应该大不相同。不过,如今得到的口诀,同为飞魂,同为遁法,两者是否有所关联?

  无咎忖思片刻,又拿起最后一枚玉简。

  玉简内拓印着数千字符,尽为个人叙事,或修炼的感悟,叙事横跨数千年之久,应为个人的札记。

  无咎对于他人的私事没有兴趣,本想放下玉简,却又忍不住查看起来。

  玉简之中,记载着一个叫作况达的人,数千年来所经受的风风雨雨。况达,出生于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本该拥有一段贫穷而又安宁的岁月,怎奈所在的村子遭遇猛兽侵袭,男女老幼均遭劫难,仅有他一人幸存。而他只有十五、六岁,独自难以过活,便背着爹娘的遗骸四处闯荡。而他爹娘的遗骸,只是野兽吞噬之后所剩下一小堆白骨。他遇到修士,拜师修道,坎坎坷坷,几经苦难,终于修至人仙,却被仇人劫杀,所幸逃得元神,从此改为鬼修。而鬼修遭人蔑视,修炼更为艰难。恰巧遇到鬼修高人的指点,便前往极地雪域。成了鬼族中人之后,他改名鬼达。而即使他与红尘彻底断绝,却依然忘不了自己的爹娘,便将双亲的骸骨带在身边,并炼成法宝,继续陪伴、守护着他,在鬼道之上越走越远……

  无咎丢下玉简,倚着石壁,神色默然,幽幽叹息一声。

  无意中,获悉了一位鬼巫的身世来历,或也好奇,而更多的还是一种厌恶,并有莫名的倦意袭来,令人心神颓废而又无从摆脱。

  唉,鬼族,便是曾经的鬼修,也是人,也放不下亲情!却该怎样的偏执,才会将亲人的骸骨炼制法宝,并吞噬同类,而成为一名恶鬼呢?

  或者说,鬼道,乃是逃脱天地法则,游离于轮回边缘的一种修行。而纵然看破生死,也不该践踏生死的存在,否则终将魂飞魄散,得到应有的报应……

  无咎默然片刻,将玉简与丹药收了起来。看着地上的白骨与木牌以及杂物,本想弃之不顾,而迟疑片刻,他还是找了个戒子将其另行收起。

  白骨,乃是鬼达双亲的遗骸,而木牌,则是他双亲的灵牌。虽为恶鬼一头,却是个孝子。很荒唐,也很悲哀!

  无咎收敛心神,摸出五色石……

  三日后。

  无咎从静坐中睁开双眼,已是神清气爽。

  他舒展双臂站起身来,抖落一地的晶石碎屑。接连三日,吸纳了十数块五色石,如今不仅找回体力,便是地仙三层的境界也稍有寸进。

  不过,眼下并非修炼的时候,且及早赶往寒水崖,与灵儿、戊名、韦尚碰头。

  无咎掐动法诀,伸手搓脸,随着光芒闪烁,顿时变成了一个黑瘦的中年人,留着短须,相貌平庸,并呈现出筑基五、六层的修为。他易容过罢,又上下查看,并无破绽,这才催动遁法往上。

  片刻之后,人在山谷。

  恰是清晨,山野寂寥。

  无咎脚踏飞剑,缓缓腾空,凝神四望,远近并无异常。他不再迟疑,直奔东南飞去……

  ……

  “师尊,那便是月鹿山?”

  “图简所示,应该不差。其山坡上的集镇,又名鹿城!”

  “集镇为石墙环绕,外出仅有一条街道,称之为鹿城,倒也名符其实!师尊,听说此间有修士聚集,且就此盘桓几日如何?”

  “据说此地渐趋混乱,不如绕道而去……”

  “师尊……”

  “也罢,且多加小心!”

  “汤哥……”

  “便如师姐所言!”

  这日的午后时分,月鹿山的山脚下来了三人。

  一位老者,个头不高,顶着发髻,须发灰白,面颊清瘦,神色内敛;一个女子,二三十岁的光景,男装打扮,相貌秀丽,洒脱干练;还有一个年轻男子,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下巴留着短须,显得颇为成熟稳重。

  梁丘子与甘水子师徒,于长风谷结识了汤哥,见对方身世坎坷,为人正直,且有无处可去,便结伴游历。而汤哥极为敬重师徒二人,途中倒也相处甚欢。半年之后,三人来到月鹿山地界。恰逢鹿城,就此逗留两日,领略风土人情之外,也顺便增广见闻,以免耳目闭塞而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至于甘水子是否另有企图,不得而知。

  三人循着大道步行,渐渐抵近月鹿山。

  而鹿城集镇就在眼前,却见街道上冲出一群人。竟是十余个筑基修士,各自挥舞飞剑,在追赶一个身躯高大的青壮男子,并大呼小叫着怒骂不停。

  转瞬之间,一群人冲出镇子。

  而青壮男子,原本只有筑基修为,人单势孤,显得极为狼狈。不料他突然转身奔着追赶的人群反扑而去,犹如猛虎下山,一阵拳打脚踢,顿时将三、五个修士打翻在地而变成肉泥。余下的修士大惊失色,慌忙御剑躲避。他却踏空而起,哈哈大笑:“哈哈,我乃无咎,有本事找老子报仇……”

  竟是一位隐瞒修为的地仙高人,肆意滥杀之后,自称无咎,煞是嚣张而又残暴无情。

  鹿城的修士,再也不敢追赶,早已吓得面如土色,又一个个敢怒不敢言。

  梁丘子三人,就在百丈之外,亲眼目睹着突如其来的状况,同样是愣在原地而惊愕不已。

  而自称无咎的男子,就要扬长而去。

  甘水子突然往前几步,愤而出声——

  “你不是无咎,你栽赃嫁祸……”

  “水子……”

  梁丘子急忙阻拦,为时已晚。

  青壮男子低头一瞥,惊讶道:“小女子,你认得无咎?”

  “我……”

  甘水子也是情急冲动,出声痛斥之后,这才想起对方乃是地仙高人,禁不住脸色微变而连连后退。

  “哈哈,小女子,跟我走吧……”

  青壮男子又是哈哈大笑,突然俯冲而下。浅而易见,他要掳走甘水子,以便找到真正的无咎。

  “哼,休得放肆!”

  梁丘子生性谨慎,从来不愿招惹是非,谁料有人欺负他的弟子,再也忍无可忍,随即怒哼一声,抬手祭出一道剑光。

  “咦,地仙……”

  青壮男子乔装打扮,横行已久,根本不将寻常的修士放在眼里,谁料竟然遇到一位地仙高手。而他稍稍惊咦,并未躲避,双手挥舞,凭空抓出一把黑色的长刀而恶狠狠劈下。

  “锵——”

  一声刺耳的震响,剑光崩溃。

  而青壮男子来势不减,再次抡刀而狞笑道:“哈哈,吃我一刀……”

  无咎,是出了名的凶狠难缠,而这位冒充无咎的男子,也是同样的难以对付。

  梁丘子不敢大意,翻手祭出一道金芒。乃是一截四尺多长的玄金棒,带着呼啸的风声逆袭而上。与此同时,他沉声喝道:“水子,汤哥,你二人退后……”

  甘水子虽为女流,却见多识广,惊吓过后,抽身便走。却见汤哥愣在原地,她一把扯起对方,急道:“等死不成……”而汤哥与她撞个满怀,脸色一红,不敢挣扎,任其带着离地蹿起。

  “轰——”

  又是一声巨响,威力强劲的玄金棒竟然不敌黑色长刀,倒卷着飞了回来,随之法力反噬而势不可挡。

  梁丘子乃是修士,并不擅长近身缠斗,怎奈事发突然,无暇施展神通。且又接连落败,再也不敢硬拼。他匆忙打出几道禁制,然后抓过玄金棒,转身疾遁而去。甘水子与汤哥就在前方,他拂袖卷起二人继续狂奔。

  转瞬百里。

  却见前方有个山谷,群山环绕,丛林茂盛,地势隐秘。而那个青壮男子,似乎并未追来。且有高山阻挡,或能躲避一时。而最为凶险的地方,往往最为容易被人忽略。

  梁丘子临时起意,直奔山谷冲去。

  而他带着甘水子与汤哥穿过丛林,刚刚落地,便听有人嚷嚷道:“哎呦,谁敢入侵月鹿谷……”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47/47691/4833812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