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闺宁 > 第371章 试探

第371章 试探


        “这天渐渐热了,冰块也紧俏得很,你来得快,倒也能为我省下不少银子。”汪仁缓缓站起身来,一面指了边上站着的小六说,“喏,带小七下去转转,这都好些日子不曾回来了。”

        小六垂眸应是。

        小七却没吭声,只看向谢姝宁,见她微微一颔首,这才转身跟着小六一道下去。

        汪仁在廊下看着这一幕,心里倒是满意。跟了哪个主子便该听哪个的话,若跟了新主还时时以旧主为先,这样的下属,不如不要。他向来对自己辨人的眼光十分得意,这回小七的做派,更显得他当初不曾挑错人。

        他嘴角不禁微微一勾,露出个淡淡的笑意,正要亲自带着谢姝宁下去,却见她蹙着眉头面沉如水,不由也跟着皱眉,道:“还没烂呢,皱什么眉。”

        这话一出口,他便不禁懊悔了起来。

        明明心中想说的话是人死不能复生,节哀……怎么一到嘴边就成了这样。

        汪仁心里不觉涌上几分尴尬,别过脸去轻咳了两声,放缓了声音同谢姝宁说道:“罢了,去看一眼也就是了。”略微一顿,他紧接着又道,“丑得很,看多了难免夜里睡不安生,噩梦连连。”

        他知道这事瞒不住谢姝宁,她迟早都会知道。一开始,他便有意坏燕淮的事,而今燕淮殁了,便不必他再动手,根本就是老天爷都觉得这二人不合适。汪仁接到消息见到尸体时。面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不过这会他见到了谢姝宁,这心底里不免还是有些担忧隐现。

        若她当着自己的面放声大哭可如何是好?

        他想要说上几句劝慰的话,可话一到他嘴边就变了味。

        “噩梦”两字话音方落。谢姝宁的脸便黑了。他看得分明,暗道一声不妙,立即闭紧了嘴,噤了声,只沉默地带着谢姝宁往底下走。

        天日渐热,尸首若摆在寻常屋子里,饶是边上搁了冰块。也免不了要*。好在东厂地底下还有一层,石牢阴冷。仵作验尸的房间便也安置在了下头。

        石阶狭长,汪仁走在前头,跟在他身后的谢姝宁一直默不作声。除了一开始行了个礼唤了声印公之外,竟是连一个字也不曾说过。

        汪仁心里隐隐有些不是滋味。想追着问问宋氏这些日子可好,南下的事可又都准备妥当了,但见谢姝宁是这幅模样,他又觉不便发问。左右他也已做好了晚些时候南下的准备,只等将这些琐事收拾妥当便启程动身。他已经厌了宫里头的那些人,也厌了那些乐子。小润子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而今早已能独当一面,他手上的那些权,尽数丢给小润子也无妨。

        过了这么多年。时至今日,他反倒只想寻座两进的小宅子住下,闲来无事晒晒太阳种种花。可不美哉?

        他沿着石阶一道道往下走,心里反反复复琢磨着该种些什么花,养上多少条鱼才好,不妨谢姝宁忽然出声,他脚下步子一顿。

        “那具尸体本就摔得厉害,即便一路快马送回京都。至今日也已一连过了多日,哪怕用冰块镇着。恐怕也已经*,辨别不出模样了。”

        汪仁听得一怔,徐徐转头看她,居高临下站在他身后石阶上的少女面若霜雪,语气平静得古怪。

        他等着她哭呢……

        “东厂的仵作,识修容之术。”他回过头,继续缓步往下走,“虽不至栩栩如生,勉强却也能辨别。”

        谢姝宁的声音蓦地轻了些,幽幽地回响在地道里,“是吗?”

        汪仁定住脚,反手递了片姜给她,道:“若连这点本事也无,要他作甚?东厂可不养吃白饭的人。把姜片含在舌下。”

        尸体腐烂散发出的气味,即便隔着层层布料也依旧能闻到。因而先熏艾,后以姜等物祛味,必不可免。谢姝宁接过姜片的手指情不自禁地轻轻颤抖着,昭示了她冷静的面容下藏着的惶恐跟担忧。

        她见过死人,可已然开始*的尸体,却还是头一回见。

        更何况,她马上要见到的那一具,极有可能真是燕淮。

        她一把将姜片塞入口中,含在舌下,随即紧紧咬着牙关开始跟汪仁汪里头去。

        汪仁站在门口,却似乎迟疑了下。

        他素来爱洁,连手摸了墙都得回头洗上个十数遍,这会却要往停尸房里走……

        然而迟疑了只一瞬,他便先谢姝宁一步,踏入了门内,随后侧身来看她,道:“眼下收手,还来得及。”

        又不是什么宝贝,能不看便不看。

        汪仁在心里小声腹诽着,但手上动作却没停,啪嗒一声轻响,便将灯点上了。

        谢姝宁屈膝行礼,沉声道:“多谢印公。”

        也不知是谢他关切,还是谢他放行让她入内相看。

        总归是道了谢,汪仁听着便觉受用,错开两步让她入内。

        停尸房四角皆燃了明灯,照得一室亮如白昼,只静谧得骇人,落针可闻。

        谢姝宁屏住呼吸,蹙眉敛目,快步走到屋子正中蒙着白布的那具尸体跟前。明亮的光线打在她脸上,落下深深浅浅的阴影。

        汪仁倒站得远远的,见她飞快走近,不由愣了下,随后游目四顾,将周围的人皆打发了下去。他到底还是怕谢姝宁会忍不住失声大哭,姑娘家难免面皮薄些,若叫旁人瞧见了日后想起来保不齐要窘迫。

        “看一眼便走吧。”他不敢大口呼吸,因而说话的声音也放得极轻,近乎耳语。

        她点了点头,伸出手将白布轻轻掀开了一角。

        良久,她都一动不动地站在那。

        汪仁见状,眉头一皱说道:“该走了。”

        谢姝宁似乎僵住了身子这才动了动,手一松,那角白布便落了下去。她转过身来,怔怔地道:“有几分像他。”

        听闻尸体的脸因为摔在岩石上,毁坏得十分厉害。东厂的仵作识得修容之术,却不是神仙,故而也只修复了些许,不叫那张脸过分可怖而已。

        有些像是他,却似乎又不是他。

        谢姝宁面带迷茫,呼吸急促。

        汪仁摇了摇头,无奈上前,小心翼翼提着把柳叶小刀拨开白布,指了尸首肩头上的一枝桃花模样的刺青道:“燕默石肩头生来有胎记,后被这枝桃花刺青所覆,所知之人鲜少。”

        当年燕淮回京,也是凭借这个印记才让小万氏认定他就是“燕淮”。

        汪仁又道:“年纪身形衣饰胎记,全都对的上。”他又拨了拨尸体的手,摊开来给谢姝宁看,“他自幼练箭,手上的茧子亦对的上。”他一句句说完,蓦地将手中的柳叶小刀往边上一丢,掏出帕子来擦拭手指,一面道:“我知你不愿意相信,可世事无常,阎王要他三更死,谁又能拦得住。”

        谢姝宁的眼神渐渐恢复清明,嘴角紧抿,半响方道:“印公可是已肯定此人便是成国公?”

        汪仁慢条斯理地道:“皇上那已得了消息,过两日丧事便也该着手办了。”

        “果真?”谢姝宁的表情严肃而端穆,语气却在发颤。

        汪仁颔首:“自然是真。”

        谢姝宁眼眶便猛地一红,却终究没有泪水落下。

        她忽然道:“定国公差点获罪,临到最后一刻却咸鱼翻身之事,印公可知?”

        汪仁能在宫里一路从最底层的小太监爬到司礼监掌印大太监的位置上,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什么样的话里头夹杂着什么话,他一听便知。这会谢姝宁突然问起了万几道的事来,他当即便听出了话中的意思,立马沉下了脸。

        他冷笑着,束手立在那,声音倒还是温和的:“你疑心燕默石的死,同本座有关?”

        谢姝宁摇头:“阿蛮不愿怀疑您。”

        不愿,也就是说她已经怀疑了!

        “只怕你早就已经开始起疑心了。”汪仁的声音愈发温和,像耐着性子的长辈,语重心长地道,“依你看,本座像是插手了此事的模样吗?”

        谢姝宁垂眸,叹口气:“像……”

        “……”汪仁气得头疼,冷着脸说不出话来。

        然而骤然听到谢姝宁提起万几道的事来,他也的确有些心虚,底气不足。

        俩人僵持着,汪仁冷漠地道:“即便本座插手了又如何?”

        不等谢姝宁说话,他蓦地甩袖而去,大步走出半丈远,才扬声道:“便是插手了,后日那顿饭你也得给本座备好了!”言毕,他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她,一脸不虞地说:“休忘了,葱姜韭一概不准往菜里放!”

        话音未落,他又不忿地道:“衣裳沾了味道不易去,记得烧了。”

        谢姝宁同他也早已熟悉,见他这般,心里那点怀疑顿时消了泰半,不由松了一口气。

        汪仁看也不看她一眼,转身就走,将她一人丢在了停尸房。

        谢姝宁一个人,站在尸体跟前看着,站得久了不觉腿麻,索性蹲下。

        见过了尸体,她反倒越发不相信燕淮已经不在人世了。

        但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仍是一头的雾水。

        她蹲在那,阖眼凝神沉思起来。

        汪仁等了半日不见她上去,又忍不住折返回来躲在角落里悄悄打量,见她蹲在那像块木头,不禁暗暗长叹了一声。(未完待续)。.。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21/21063/13535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