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戏精宿主很敬业 > 第十章 欸呀呀,有意思了。

第十章 欸呀呀,有意思了。


  
<p>乐葵到了分神期后,也不再和冥桑置气了,毕竟拿了人家的灵力。</p>
<p>发现乐葵不再生自己的气,之后的日子里,他越发地宠溺冰河,走哪里带到哪里,羡煞旁人。直到冥桑开始忙于对人界的战争,才把乐葵留在院子里,由冥小蓝看护,陪伴着。</p>
<p>乐葵的日子越发无聊,墨白又开始推销积分商店的影片和游戏,这对乐葵这个宅女来说就是天大的诱惑,但是她忍住了真的很帮帮了。但是墨白就是在某些事情上喜欢一根筋,比如推销产品</p>
<p>“你怕不是个干销售的吧。”</p>
<p>“好感度探测器了解一下,永久型,用过的都说好。”</p>
<p>“是不错,但是没钱,不买。”</p>
<p>“大力丸了解一下,力大如牛,一巴掌拍死三个不成问题。”</p>
<p>“不买,穷”</p>
<p>“墨白出品,必属精品,了解一下。”</p>
<p>…  …</p>
<p>再到后来,乐葵已经无聊到自己逛积分商店,虽然啥也不买。墨白知道她不会买,还是依旧一口一个“墨白出品,必属精品。”地嘟囔着。</p>
<p>真是一根筋。</p>
<p>魔君宫殿的另一方院子里</p>
<p>“什么?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表哥天天和那个小贱人在一起?”</p>
<p>“是…  …”冥润的婢女颤颤巍巍地回答。</p>
<p>冥润听了,把一桌子的瓷茶壶都推到了地上,稀里哗啦地碎了一地。</p>
<p>“啊!去给我调查清楚,所有!”</p>
<p>“是。”婢女一个飞身赶紧逃出了院子。</p>
<p>“给我等着!”冥润的眼神侵了毒一般乌黑。</p>
<p>…  …</p>
<p>这日,乐葵的院子里可算是来了个眼生的人,冥润扭着腰就进了冰河的房间。“呦,这是哪里来的新妹妹,生得好生漂亮。”</p>
<p>“我靠,这种深宫台词她也说得出口,俗不俗。”乐葵心里吐槽着,“不过啊,这样一来,大概就不会无聊了。”这样想着,乐葵面上还是一副单纯好奇的模样。</p>
<p>冥润看着乐葵不说话的模样,好似真忘了她不会说话一样,不好意思地捂了捂嘴。</p>
<p>“来,我听说妹妹喜欢吃桂花糕,特地让婢女买了些。”冥润把食盒放上桌子,看着乐葵,一脸期待地希望乐葵吃下去。</p>
<p>“别吃,有毒。”</p>
<p>“猜到了,如果我没猜错,还是****呢吧”说着,乐葵就故作天真无邪的样子咬了一口那桂花糕。</p>
<p>“是…  …你怎么…  …”</p>
<p>“做戏做全套。”乐葵现在离宫心计女主大概就差一个邪魅一笑了。</p>
<p>房梁上的冥小蓝看着屋子里的这一幕,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却又不知道怪在哪里。</p>
<p>乐葵从一旁拿来宣纸,写了两个谢字,就继续吃起了点心。冥润的目的达到了,随便寒暄几句,带着轻蔑的笑容,扭着腰,就出去了。</p>
<p>这几日,为了能和人交流,又不破了哑巴这个骑虎难下的人设,只好假装学字,因为这个还被冥桑和那三兄弟夸了聪明来的,冰河也不管他们是不是在哄着自己,听见有人夸她,就是十分高兴。</p>
<p>她敲了敲桌子,冥小蓝落了下来,小蓝便看见宣纸上写着,“别说,贪食。”四个字,冥小蓝明白了乐葵的意思,索性他也不是个爱说话的,又觉得日后多个人陪着乐葵也是好的,自己不会说话,搞得乐葵总是很无聊。</p>
<p>乐葵要是知道冥小蓝这么想,一定会觉得他是个呆子,不过,乐葵倒也是一直都这么觉得的。</p>
<p>晚上,在冥桑回来之前,也趁着冥小蓝不注意,乐葵悄悄得把吃的点心催吐了出去,自然是不会吐得干净,但是乐葵到也不在乎,以后总有办法的。</p>
<p>“啊,我想起来了,那女的不是我刚来时,超级做作的阿妹吗?”</p>
<p>“你…  …才想起来吗?”墨白看着刚刚吐完,拿手帕抹着嘴的冰河。一脸无奈。</p>
<p>…  …</p>
<p>之后的日子里,冥润非常有毅力得日日都来,乐葵乐得每日都有戏可演,就是应付久了也会烦厌。冥润倒也不傻,点心日日地换,可以说是,流水的点心,不变的毒药。乐葵头几次都会当着她的面儿吃完,之后就是简单吃几块,然后在宣纸上写上”身体不适,过后再吃完。”</p>
<p>等冥润走后,她把剩下的都吃完,把能留下的碟子和包装纸都悄悄收好,然后把空的食盒送回过去。</p>
<p>“你为何还要吃剩下的那几块?”</p>
<p>“我不是说了,做戏做全套,冥小蓝还看着呢,而且,我若没猜错,冥润的那个婢女估计也正看着呢。”</p>
<p>“你不要命了?”</p>
<p>“哦?你的大力丸不想卖了?”</p>
<p>墨白听了,毫不犹豫地就是一句“墨白出品,必属精品。”</p>
<p>乐葵听了,头一次被墨白逗笑了。</p>
<p>“笑什么呢?”冥桑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身旁传来,乐葵早已不害怕冥桑,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转向他。冥桑见了,也还了个大大的笑容给乐葵。</p>
<p>“想我了没?”</p>
<p>乐葵心里一句一句死变态得叫着,面上还是笑着点点头。心想“大腿该抱还是要抱好的。”</p>
<p>“我最近很忙,不过就快结束了,到时候带你看戏。”</p>
<p>“嗯~上次他这么说的时候,老娘疼得死去活来的。”</p>
<p>墨白:“我怀疑你在开车,而且我有证据。”</p>
<p>(作者觉得,在乐葵的带领下,冷漠酷炫的墨白也要在沙雕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作者觉得这样不对,但是作者控制也不住她寄几。)</p>
<p>…  …</p>
<p>此时宫殿里的另一处院子。</p>
<p>“啊!那个小贱人,她怎么还不死。”冥润气急败坏地嚷着,桌子上的东西又被她摔到地上。</p>
<p>“公主,你且再忍忍,她活不长久了的。”婢女一边整理地上的洞悉,一边向冥润解释着。</p>
<p>“你前几日就这么说了,我不会再信了,她必须死。”</p>
<p>“公主,那药是极特殊的方子,一般人看不出来的。”</p>
<p>“我说了,我等不了了,魔君哥哥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倒是你,给我看紧冥小蓝。”</p>
<p>“公主!”</p>
<p>…  …</p>
<p>第二日,</p>
<p>乐葵忽然很想吃田记他们家的桂花糕,敲了敲桌子,让冥小蓝帮忙去买。</p>
<p>冥小蓝刚走,就听见墨白说:“来了。”</p>
<p>乐葵心思一转,面上笑了笑,“可算是来了,有意思。”</p>
<p></p>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39/139431/328358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