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戏精宿主很敬业 > 第十一章 吊打什么的果然美滋滋

第十一章 吊打什么的果然美滋滋


  
<p>“妹妹,我来了。”这回冥润不再扭着腰,而是穿着劲装,手里挥着鞭子就进了乐葵的房间。</p>
<p>“我的运气还真是好啊。”说着,冥润就一鞭子抽了过来,鞭子被乐葵险险躲过,直打在桌子上,桌子只一鞭子就碎了。知道冥小蓝不在,觉得乐葵必死无疑的冥润每一鞭都下了死手。</p>
<p>“真是…  …一点儿后手都不留吗?”乐葵的声音一出,冥润心里一跳,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过,你这杀招也来得太慢了。”说着,乐葵将灵力凝聚在手掌上,一把接住冥润的第二鞭。</p>
<p>“你不仅会说话,还是分神中期?你竟然骗了所有人。”冥润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简单。</p>
<p>两个人打得极凶,不,应该说乐葵单方面打得很凶,她把这些天修炼的所有《冰魁雪域》上的心法全都在冥润身上试了一遍。</p>
<p>“冥小蓝快回来了,你快一点。”墨白看着数据地图上冥小蓝的标记越来越近,开始催促起乐葵。</p>
<p>“问题不大。”乐葵面上笑着,手上的招式倒是一直没停。</p>
<p>冥润不过是将将的出窍中期,眼见着就剩一口气了,乐葵将一个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然后反手,给了自己一掌。</p>
<p>冥小蓝回到院子里时,就看见冥润公主站着,屋里满是打斗的痕迹,而乐葵那个小哑巴生生地吐了口血。</p>
<p>冥小蓝手上的糕点掉了一地,飞身过去就给了懵逼的冥润一掌,然后抱起晕过去的乐葵,恶狠狠地看着冥润。</p>
<p>收到消息的冥桑匆匆赶来,看着脸色苍白的乐葵,又给了跪在地上的冥润一脚。</p>
<p>“怎么回事?”</p>
<p>“是她,她不仅会说话还是分神中期的修为,是她打了我。”冥润哭哭啼啼地说着,做作地抹着眼泪。</p>
<p>然而,冥桑并不吃这套,“闭嘴,让你说话了吗?”冥桑看着床上的乐葵,眼神逐渐得阴翳,示意冥小蓝说话。冥小蓝把自己所见都告诉了冥桑,包括自己打的那一掌。</p>
<p>“编谎话也不编的像一点儿,看看你身上,除了小蓝那一掌,连别的伤都没有。”陪在冥桑身边的冥小黄直接提出了疑点。</p>
<p>还不等冥润再加辩解,就听见冥桑下了命令。</p>
<p>“来人,废了冥润半身修为,锁在她的润回院,不得出来。”</p>
<p>冥润微微张嘴</p>
<p>“若不是看在师父的面子上,你已经是个死人了。”冥桑轻蔑地看着冥润。</p>
<p>…  …</p>
<p>乐葵醒的时候,冥桑正在一旁陪着,她一醒,就又是一口淤血吐了出来。冥桑忙将人扶了起来,拿起药碗,一口一口地喂着药。</p>
<p>“冰河,我再不会让任何人伤你分毫”</p>
<p>冥桑坚定得看着,神情落寞,身体虚弱的乐葵,心里很不是滋味。</p>
<p>只不过乐葵此时并没注意冥桑的神情,而是在心里和墨白聊着自己晕倒以后的事。</p>
<p>“什么?冥小蓝打了她一掌?她不是公主吗?”</p>
<p>“魔界都是听魔君的,公主不过是个头衔罢了。更何况,她又不是冥桑的亲妹妹,不过是冥桑师父的女儿罢了。”</p>
<p>“哦~还有你刚刚说,冥桑也看不出她受过的伤?”</p>
<p>“那是自然,墨白出品……”</p>
<p>“必属精品”,“必属精品”,两人异口同声。</p>
<p>墨白并不介意乐葵接自己的台词,相反很是高兴她记住了自己的广告词。</p>
<p>“施丹,能保证她皮肤上淤青全消,但是该疼的地方一处也不会少,而且还能加重她体内的内伤。”冰河默默地看着数据储物栏里的药瓶,“哼,跟我斗,老娘看的宫斗剧多到自己都数不清。”</p>
<p>墨白默默吞了口口水,水瓶座也这么记仇的吗?乐葵报仇,十年不晚?</p>
<p>…  …</p>
<p>之后的日子没了冥润的骚扰,乐葵的日子又变得有些无聊了,只是冥桑却是来得勤了,天天喂乐葵吃药,生怕乐葵落下病根的样子。</p>
<p>又过了不到半个月,终于到了冥桑成为魔君大人以来的第一次人魔大战。</p>
<p>“什么?阻止人魔大战?”</p>
<p>“是这样,没错…  …”</p>
<p>“Are  you  kidding  me?”乐葵表示疑惑。</p>
<p>“所以我说了,这个任务其实可以不做。”</p>
<p>“算了,我试试吧。”</p>
<p>人魔大战当日,冥桑带着乐葵到了人魔边界,那条深渊之上。“你竟然想看?我倒是没想到,这些日子把你的胆子养的越来越肥了,不过没关系,有我罩着你呢。”</p>
<p>乐葵心虚地嘿嘿一笑,冥桑挑了挑眉,看向大战的方向。那里正打得难舍难分。</p>
<p>然而,谁也没料到的事,乐葵这边却变故突生。</p>
<p>本应被禁足的冥润突然出现,一撮粉末洒在站在冥桑身后的乐葵身上,乐葵直觉要糟,只见一把匕首从乐葵的方向射出,射向冥桑,冥桑察觉到时,就看见冥润挡在自己面前中了那一匕首。</p>
<p>“糟了,她丫偷我技能。”</p>
<p>冥桑看着乐葵身上散发出的修为,眸子逐渐变红,这是他眼中很久没出现过的颜色了。</p>
<p>墨白:“她给你撒的是强修粉,能增加别人眼中被施者的灵气,按照她这强修粉的纯度,现下,在别人眼里你起码有出窍大圆满的修为了。”</p>
<p>“我靠,哔哔哔哔哔哔哔——————”</p>
<p>冥桑将倒下的冥润扔给旁人。</p>
<p>一步一步地走向乐葵,在乐葵眼里,现在的冥桑十分的陌生,如同死神般向自己走来,乐葵怕了,比第一次见到冥桑时还怕。</p>
<p>于是,没过脑子的,她如第一次与冥桑见面那般,转头就跑,与上次唯一的差别大概就是,这次她用了灵力。可是她用了灵力又怎样,怎么逃得出冥桑的手掌心,于是,又用同第一次见面一样,乐葵被抓了,被冥桑扛回了院子。</p>
<p>乐葵被重重地摔在床上,还没来得及辩解,对方的身子就覆了上来。话语被堵在口中,乐葵的唇被一抵而入。</p>
<p>和第一次渡气时不同,暧昧的水啧声在屋内响起。</p>
<p>口腔里每一寸都被对方舔舐着,浓重的占有欲和侵略性让乐葵感到头皮发麻,呼吸不畅。再加上对方的渡气,乐葵的身体不停得发烫发热。</p>
<p>“我说过,不要背叛我。”热气呼在乐葵的耳边,导致乐葵更加地难受。</p>
<p>“别…  …唔~”</p>
<p></p>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39/139431/328278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