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你是我的小娇羞 > 10.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10.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当晚,林梨在房间里做着作业,放下笔发呆之际。温冬拾从门外进入,刚好瞅见林梨发呆,走过去,敲了一下林梨的小脑壳。“想啥呢,这么出神,连我进来都不知道。”

  林梨被温冬拾敲了一下,终于回神了,只是看着温冬拾的时候,显得闷闷不乐的,闷声闷气的说了句“没想啥,就是写作业写累了”,就不再和温冬拾说话了。

  “哟,这还不肯跟我说实话了。你是我生下来的,脚趾头动动,我都知道你在想啥,你还没想啥。说吧,是不是这次考试还有你大姨的话刺激到你了。”温妈说完还狠狠地捏了一下林梨的鼻子,“嗯,小东西?”

  被捏了一下鼻子的林梨,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恶里恶兮地看着温冬拾,这个动作是“我常常因为有你这样动手动脚的妈妈感到绝望”这样的意思。“妈,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别动手动脚的。”为了表示自己的抗拒,林梨的身子很配合的往后移了移。

  “行啊,我养你这么大,学会反抗了。我今天就要教教你,什么叫宁惹小人,勿惹女人。”温冬拾气不过,伸手几弄几弄,好了,林梨的鸡窝头新鲜出炉了。客官,保证热和,要来一份吗,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林梨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面带微笑略过温妈。

  温冬拾:真是我的好女儿。“行,说话就说话,是不是考试的事?”

  “嗯,就是有点不知道最后一个月该干啥了,莫名抗拒学习,还有无从下手的无力感,压得我太烦了。”林梨越说越气馁,趴在桌子上,有些焉哒哒。

  温冬拾看着林梨的模样,有些气笑。“你这是啥动作,啥表情,别人悬崖边上生死的都没你这么消极。你这要死要活的,打起精神来。”一巴掌打在林梨背上,疼得林梨就差不认识温冬拾是她母上大人了。

  一瞬间尝遍世间酸甜苦辣的表情,有些微妙,像是,像是故意碰瓷的。嗯,对,就是那种隔了百十米倒下讹人的那种。“别抽气,还没用劲呢。就是疼,你也得给我受着,谁叫你之前不努力学习。”

  林梨对着温冬拾微微一笑。这一下,是不是亲生的就出来了。“别笑了,你是我亲生的,亲得不能再亲,不用想着养母不仁道,少女离家出走寻找亲生母亲的故事了。”

  狠,够狠。林梨给温冬拾竖了个大拇指,真是亲妈。

  温冬拾洋洋得意地嘚瑟了一下,“回归正题,你之后一个月这样,从头开始复习,不学习一遍,看看哪不会,哪不会,就问老师、问同学,动员起身边一起资源,听见没。”吧嗒,又是狠狠的一下,林梨的背死了。

  林梨疼得直起背来,反手不停地揉着伤处,看见温冬拾一身全副武装的模样,问道:“您这是干啥去呀,这大晚上的。”

  “去活动脑子,让自己变得更聪明。”说完,还做了一个搓麻将的动作。

  看到这里,林梨还有啥不明白的,牌友聚堆,活动脑子,小赌怡情,生活欢喜呗。“行嘞,您就赶快走吧,牌友都等不及了,跟您三缺一呢!”挥挥手,示意温冬拾赶快走。

  温冬拾见林梨不需要她了,留下一句“你自个儿好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啊”,啪嗒一声,关门走了。

  只留林梨的一句“天天就知道打牌”弥散于关门声中,再无人能知。

  时间从不败美人,只会败林梨这种抓耳挠腮的人。半个月的时间,林梨每天都过着水生火热的日子,日子难过不可怕,可怕的是,它不仅难过还没有头。

  数学课下课,周淼希跟张紫瑶组队上厕所去后,独留林梨一人在座位上跟数学抗争。林梨叼着笔,嘴里振振有词:“假设甲有X种,乙有Y种,根据它们的关系,可得一元二次方程组……”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35/135348/391261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