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你是我的小娇羞 > 42.难过是说什么错什么

42.难过是说什么错什么


  索性,干脆就不说话了,听着顾元的解释。

  顾元告诉林梨,他也是最近才认识那个女的,之前虽然是同桌,但是顾元从来没跟她说过话,就是个陌生人。

  说实话,林梨根本不信顾元的话,这么久的同桌了,没说过话,骗谁呢。而且,那个班上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顾元的同桌是沈安安呢。

  “顾元,你觉得你的话有几分真?”是嘲讽,是难过,是心碎。

  林梨的话像一把刀一样,插进了顾元的心,“梨儿,你什么意思,我顾元什么时候骗过你,你为什么不信我。”

  “顾元,你让我怎么信你,那个班上有多少是你本来就认识的人,不用我多说吧。为什么那么多人,偏偏沈安安是你同桌?”

  “梨儿,位置不是我们自己选的,是老师排的,她坐我边上,我也没想过啊,你听我解释好不?”焦急、急迫。

  “好啊,顾元,这个我信了。那下一个问题,她问的问题那么简单纯碎就是没话找话,你怎么就不懂呢,你怎么就还要跟她纠缠呢?”

  “我是不想理她,我也觉得她烦,但是她加了我,没有什么理由,我也不好意思不理她呀,而且别人说问题,这理由也没法拒绝啊。”

  “没法拒绝,顾元,你圆不回话来了吧。什么叫没法拒绝,你就说你没空,叫她找其他人不行吗?非得是你。”

  顾元气急,“梨儿,你怎么就不能为我考虑考虑呢,你觉得这样做像话吗。大家同班同学,问个问题还左推右拒的,这合适吗?”

  顾元的生气,让林梨直接火了,“顾元,怎么就不合适了,你说啊,怎么就不合适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那么多推诿干什么。”

  然后,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

  顾元还想再打电话给林梨,刚开始是拒接,后来就直接是被拉黑了。

  林梨拉黑完顾元,就跟段朦胧发消息,“亲爱的,我快分手了。”然后,又“哇哇”地哭了起来,止都止不住。

  段朦胧收到消息也是眉头一紧,她收到的不仅是林梨一个人的消息,还有顾元的消息,同时发消息必定没好事。

  果然,预感很正确,就是没好事。

  顾元让她劝林梨,林梨又觉得她要分手,这让她怎么劝,头痛。

  最后,段朦胧在双方的共同讲解下,删东删西,拼这拼那,终于懂了是什么样的一回事,让两人吵得不可开交。

  简单地讲,就是顾元补课班上的同桌喜欢上了顾元,然后天天有事没事找顾元聊天,虽然顾元很不想理沈安安,但是别人沈安安打的旗号很好,问题,让顾元没有办法拒绝她,所以就一直僵在那了。

  而林梨觉得是,你既然知道对方的意思,那你就要远离别人,怎么还能跟对方讲题呢,QQ里还聊那么多有的没的。

  段朦胧头疼,这件事吧,你要说谁错了,也没有。大家都是各有各的理,仔细想想也能被理解。但是,偏偏大家就是不理解对方。

  哎,这让人头疼,我就是个安静的美女子,怎么柠檬就围着我转呢。段朦胧无奈,解铃还须系铃人,先找林梨吧。

  段朦胧找上林梨的时候,林梨没说两句话,就开始哭,劝都劝不住。段朦胧就更头疼了,当事人不配合,你有啥办法。

  听着林梨嘴里一直重复的“顾元怎么能这么对我,他凭什么对沈安安那么好,他什么意思”巴拉巴拉之类的,段朦胧决定明天再说。

  劝着林梨洗漱,上床睡觉。完了之后,段朦胧找上了顾元。

  “你跟林梨说好了?”说话的是顾元。

  “没呢,怎么好得了,估摸着哭上头了,一直再重复几句话,我把她诓睡觉去了,现在是想问你点事情。”

  顾元回了个“嗯”,表示自己知道情况了,说道:“你说吧,你想问什么,我都实话说,就是拜托你林梨那边帮帮忙。”

  段朦胧:终于有个理智的人了,不容易啊。然后问道:“你跟沈安安熟吗?”

  “不熟,一点都不熟,不是那天她要我QQ,说自己是谁是谁,我都知不道她这个人。”

  “行,那为什么林梨那么纠结沈安安这个人?”

  说起这个,顾元就无奈,他都不知道,一个不认识的沈安安怎么就让林梨情绪崩溃了呢,于是简单的讲了讲情况。

  段朦胧接着又问了几个问题,就表示自己可以了,今天结束,事情包在她身上,她尽量让事态变好一点。

  第二天,一大早。段朦胧被闹铃吵醒,睡眼朦胧地把头从被子里探出来,伸出,关掉了手机的闹铃,还骂骂咧咧,谁给老子设的闹钟。

  很好,段某人堪比七秒记忆的鱼,昨晚自己干的好事,全忘了。

  昨晚某人思考了很久,是七点半的闹铃还是八点的闹铃起床给林梨发消息。斟酌了一下真实情况,某人选择了八点,结果,还是没有卵用。

  突然,段朦胧一把掀掉被子,她想起来了,闹铃是她设的,她要给林梨发消息,怎么就忘了呢,捶捶头。

  手机上,段朦胧编辑好消息,给林梨发过去,“宝贝,下午有空没,我们见个面,给你排忧解难。”

  “好的。”

  “那我家楼下咖啡厅,说完,咱俩去逛街?”

  “行,没问题。”

  下午,咖啡厅。

  林梨一副无所谓,什么都不在意的表情,真是让段朦胧头疼,她有预感,今天最后的结果,林梨要不就是油盐不进,要不就是痛哭流涕。

  段朦胧认命,开始了程序性劝解。

  “林梨,你跟我说一下,你为什么那么反感沈安安?”

  “这还有为什么,她跟顾元那么亲密的样子,换哪个女朋友也都受不了啊。”

  只是这样?不可能。段朦胧只觉这件事不可能那么简单,只是林梨说的那样。于是,又问道:“那如果沈安安只是喜欢顾元,而没有跟顾元的种种故意没话找话说,你还会这么反感沈安安吗?”

  林梨想也不想,就回答道:“会。”

  段朦胧不解,问道:“林梨,为什么呢,你就只把她当个普通的,有点小心思的姑娘不就好了么。”

  “我做不到。”

  “为什么?喜欢你的人那么多,顾元也没把那些人当回事啊。”

  “那不一样,顾元是最好的,其他人都没法和他比。”

  “可你也是最好的,别人也没法和你比啊。”

  林梨泄气,“是这样的吗,可我觉得我自己很不好。”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35/135348/378868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