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侯门女将之江山美人 > 099 妃子与臣子

099 妃子与臣子


  每当心情不好她就喜欢爬到屋顶上,姬桓明知故问,“怎么了?”

  韩阴简望着月亮惆怅,“你说月亮为什么不能永远是圆的?”

  悲伤的人眼睛里看到的都是悲伤,她现在就是这个状态,“现在在你眼里,什么都是有缺口的。”

  韩阴简欲言又止,沉默了一会儿,幽幽开口,“你不懂。”

  姬桓拥过她,“他们都不觉得辛苦,你何必庸人扰之。”

  韩阴简瞪大眼睛,不可思议惊呼,“你知道?”

  毕竟不是光彩的事儿,甚至在外人眼里是不耻,韩家的知情人都不会透露,他怎么知道!

  “方才我瞧见他们在院子里散步,他们之间的眼神骗不了人。”姬桓说的很委婉,其实他看见韩长卫和韩阴言接吻了。

  是啊,两个相爱的人再怎么掩饰,眼神是骗不了人的,“阴言不是我爹娘的孩子,她五岁那年重病被丢弃在我家门口,爹爹见她可怜便收了她做义女。她从小就和二哥情投意合,可是有一次韩王来府上找爹议事,对她一见钟情。爹碍于压力将阴言送进了宫里,二哥便是那个时候和爹闹翻了。”

  在韩阴简心里,一直觉得对他们有愧。当初若不是因为她拒婚退婚得罪了城中权贵,他们也不会连起手来对付韩家,也不会让阴言牺牲自己的幸福找王家做靠山。

  又在胡思乱想!姬桓敲了一下韩阴简的头让她神游回来,“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她很自私,也没有阴言的牺牲精神,更不会委曲求全,“大概私奔吧。”

  这是她的性子,够烈不怕死,姬桓安慰道,“所以说,每个人的选择不同,你不必为他们烦恼。”

  韩阴言的选择却是无奈的,“可是如果不是我,他们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或许他们也可以毫无顾忌的私奔,不用顾全大局,不用瞻前顾后。

  最怕她往死胡同里钻,“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木已成舟,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活着,不要浪费他们的一片苦心。”

  其实阴言进宫以后还和二哥有联系,韩阴简知道的,可是很矛盾,以前她都是阻止的一方,现在却觉得于心不忍,“你觉得我该支持他们吗?”

  妃子与臣子通奸是死罪,她口中的支持必不可行,出于私心姬桓绝不想她趟这趟浑水,而且这种事越多人参与被发现的几率越高,“你只是一个外人,他们有自己的决定。”

  姬桓的一番话让她想通了,纠结已久的心结终于可以放下,韩阴简心里从未有过的舒坦。

  陪她看月亮耽误了一些时间,姬桓为赶回去从后门小道赶回别苑。后门口一妇女正扒着门缝往里瞧,看见他后吓的连滚带爬的逃走。要说是贼没见过这么胆小的贼,要说不是大半夜的鬼鬼祟祟,着实可疑。

  宋云青兴高采烈推开门,“小姐,你看谁来了!”

  “师父,你终于回来了,我以为你是故意躲着不见我呢。”韩阴简回来后去茅草屋找过他,却一连几天连鬼影子都没见着。

  临月冷哼,“我欠你钱吗?干嘛要躲你!”

  比欠钱更严重,韩语的药方是他开的,人却一概不管,“你欠我爹半条命,哪有大夫治疗一半抛下半生不死的病人?”

  说起这个临月就激动了,有资本叫嚣,举起手中的东西理直气壮叫嚣,“谁说我抛弃他了!看见没,我足足守了好几天才抓到这对夫妻蛤蚧,你爹的病要没这对玩意,哼,再躺个三五年都不见得好。”

  蛤蚧是治疗韩语病情最关键的一味药,而且必须是一公一母,城中的药铺问遍了都没有卖,它们行踪很隐秘,韩阴简在后院的林子守了几天也没抓到,“这个很难抓的,师父,你有心了。累了吧,我给你捶捶。”

  次次都这样,知道自己错了才献殷勤,可是偏偏他对这一套很是受用,“算你还有良心!不像临风那小子,跑出去半年了,连个影子都没见着。”

  “前不久他来找中山找我了,可是也只是匆匆一面他又走了。”韩阴简后来有问过姬桓,他只说酒醒后人就不见了。

  “他去找你?”而且匆匆一面,这不太符合临风的性格,那小子最黏韩阴简,一见面没待个十天半个月不会走的。

  师父就是好面子,明明很关心他们却总是装作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是啊,所以你不必担心。你也知道师弟的性格,指不定他又发现了一处美景之地,在那儿流连忘返呢。”

  临月大翻白眼,“谁担心他了!”

  不想跟他争辩,也争不过,韩阴简笑嘻嘻凑到他跟前,“师父,晚上你留下吃饭,我给你引见个人。”

  临月脸色突变,“姬桓也在韩国?”

  韩阴简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笑言,“不愧是我师父,真的什么都瞒不过你。”

  临月猛然站起身,将那对蛤蚧扔给她,“你先去处理了这玩意,我去看看你爹。”

  几日不见韩语气色大好,果然那丫头是他的心头宝,比什么药都管用!

  两人相见几十年,对方有没有心事一眼就能看出来,韩语示意临月开门见山,“你有话就说,别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放心阴简和姬桓在一起?”

  多半是这件事,韩语猜到了,“他对阴简是真好,依我观察,他似乎对那晚之事并不知情,可能是我们多虑了。”

  那时候他也不小了,可以记事有辨别是非的能力,“可他无缘无故消失十年,当年那么多中山旧臣见过我们,他怎么不知道我们也有参与其中。”

  “当年我们只是魏悦阳的随从,哪有人会注意到我们,如果他真的知情,怎么冒险救下韩家军?”愿意冒死救下仇人的军队,而且在他身上捞不到半点好处,也没有利用价值,韩语想不出他哪个点有敌对的意思。

  起码从阴简的描述中,姬桓对她是真情,那孩子聪敏,如果姬桓对她或者韩家有敌意,她不会不知道。临月叹了一口气,“希望他是真不知情,不然受累的会是阴简这孩子。”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35/135345/391341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