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铁剑神捕 > 第四十六章 等一个人过来(2更,1)

第四十六章 等一个人过来(2更,1)


  九月廿四。

  档案管理衙门。

  林谢花正在伏在案桌上,拿着一直小缘正在练字,字体绢正清秀,似乎太过于专注了,她并没有发现徐镇的到来。

  “字写得很不错,应该从小就有练习吧?”徐镇在窗外探头说。

  “啊!以前是练过!徐捕头你怎么来了?这都快要放衙了呢!”林谢花抬头发现是徐镇,一脸惊讶,随即收起笔墨。

  “是有点晚了,不过有点比较特殊的事情,这时候刚刚合适。”徐镇凝视着她说。

  “这样啊……徐捕头这次是想要调查哪位的档案呢?”兴许是徐镇的目光给到了压力,林谢花的笑容像是挤出来的。

  徐镇看了看太阳的位置,推测现在应该是酉时四刻,已经到了放衙时间,就说:“那倒不是,只是有些事情,想和你聊一聊。”

  “这个……请问徐捕头是什么事情?”林谢花眼底闪过一抹慌乱之色,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依旧被徐镇捕捉到了。

  徐镇说:“不用紧张,只是一些小事情而已。我们去吃点东西,一边吃一边聊吧。”

  林谢花皱眉,试探地问:“需要很长时间吗?”

  “不会浪费你太多时间的,只是有些饿而已。你也饿了吧?”徐镇盯着她,“听说这附近有家客栈烧的野鸭还不错,你应该知道那地方吧?”

  “那好吧,那家店就在不远的地方。”似乎明白无法拒绝,林谢花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

  不一会儿,她从屋子内走出来,斜肩挎了个绣花小荷包在腰侧,虽然没有装饰任何珠宝,但精致的手工表明其价值不菲。

  豪门家族的大小姐审美观果然不一样,如果是一般的有钱人家,恐怕恨不得镶满宝珠上去。徐镇内心暗度。

  也许贵族与有钱人的区别就是,有钱人因金钱而心生优越,而贵族在耳濡目染中,会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不需要刻意去显摆,举手抬足间也能管窥一豹。

  徐镇架马车载着林谢花,在她的指引下,很快来到了那家客栈,点了一道八宝野鸭褒。

  “不知道徐捕头有什么事情要找我,除了在档案管理方面的事情之外,我想没什么能够帮得上徐捕头你的了。”

  八宝野鸭褒飘着浓浓的香味,不过林谢花并没动筷子,眼前的男子虽然要比自己年轻不少,但不疾不徐的模样,给了她一种无形的压力。

  “这件事情也的确和档案有关系。”徐镇一边吃,一边说,“准确点说,是和沈云州、陈长生以及孙青云的档案有关。”

  “这三人的档案有问题吗?”林谢花挤出一丝笑容来,脸上明显出现了慌乱。

  徐镇放下筷子,凝视着她,直击灵魂,说:“陈长生和沈云州的档案是你伪造的吧?”

  林谢花眼角一跳,掩饰着说:“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徐镇笑了笑,不理她继续说:“你大概很想知道我是从哪里看出破绽的吧?其实是你太热情惹的祸。”

  顿了顿,接着说:“我拿出捕头令之前,你言语间充满了不耐烦,之后你却换了副热情的面孔,其实这也还不至于让我怀疑,但你不该那么快就找到陈长生和沈云州的案卷。”

  歇了口气,继续说:“你还记得吗,你将案卷抽出来的时候,还特意擦拭了几下,我记得当时你用的袖口吧?以你林家大小姐的身份,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举动才对。”

  看到林谢花脸色发白,徐镇又继续乘胜追击。“哪怕是佣人,也不会用衣袖去擦,但你却毫不犹豫地这么做了,那是因为那两本册子根本就不脏,事实也的确如此。”

  紧接着,又补充说:“只可惜我当时没看出来,你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其他的册子都布满了灰尘,而那两本案卷却是你新放进去的。你怕我看出来!”

  他每说一句,林谢花的脸色就苍白一分,头也垂下去一分,到了最后,徐镇已看不到她的脸。

  “我说的没有错吧?其实这种事本不该我来管,但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在查什么。我想要知道的,是记本该记载案卷上的内容。”

  徐镇的语气平缓而淡然,却在无形之中有一种欲要击穿灵魂的压力。

  似乎是因为被看穿的缘故,林谢花的脸色反而平静了下来,她抬头说:“说到底,这都是你的推测。你有什么证据?”

  徐镇说:“当然有,你还记得刚才你写的字吗?是不是你伪造的,只需要拿那两卷案卷来一对比就可以了。陈长生的案卷你可以说是你入职那时候抄写的,但沈云州的案卷可是十五年前登记的,那时候你还没有来吧?”

  林谢花的脸色霎时间变得铁青,沉默不语。

  徐镇趁机打出连环拳,“说说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谢花忽然抬起头来,“不为什么。是沈白云让徐镇这么做的,我收了他的钱。”

  “不见得吧?堂堂林家大小姐还会缺钱?”徐镇凝视着她的眼睛,施加以压力,“更何况,你男人也那么有钱,要金山银山都有,难道沈白云要把整个东正让给你不成?”

  林谢花目光四处躲闪。“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什么男人不男人的?我一直都孤身一人,哪来什么男人!”

  看来,她已经决定顽固抵抗到底了。

  “是吗,那我只好给你看一样东西了。”

  徐镇拿出那条缠着银丝的银柄马鞭,放在她面前。他敢肯定,在看到这条银鞭时,她咽了口唾沫。

  “这条马鞭你一定很熟悉吧?那个枫叶车的车夫,可是拉过不少次你和你男人回家。你应该知道我说的‘你的男人’是指谁吧?”

  徐镇凝视着林谢花的表情。她总算不再躲闪,怔怔地看着那条银马鞭。

  “怎么样?你还是打算隐瞒到底吗?那些伪造的案卷,都是那个人让你做的吧?”

  看起来,她还有一点防线,徐镇已等的不耐烦了,打出最后一记重拳。

  “你全都知道了?”

  林谢花终于正视徐镇,平静的脸色之下,也不知道蕴含了多少奔溃,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让她措手不及。

  “我知道的远比你想象的要多。”徐镇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请你来这里谈这些事情吗?”

  林谢花缓缓地问:“为什么?”

  徐镇说:“因为我在等一个人来,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此时说不定他已经来了。”

  说着,他在大堂内扫视一圈,忽然注意角落里藏有个暗影,瞳孔骤然收缩。

  林谢花似乎察觉了什么,猛地扭头向身后看去。

  只见那暗影缓缓站起来,从角落里慢慢地走出来,“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这么快就看到了事情的真相,不亏是徐捕头,有两把刷子!”

  那人本戴着顶斗笠,他来到徐镇面前时,已经摘下斗笠,露出一张年轻而冷峻,像是花岗岩般坚韧的脸。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35/135338/4672992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