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一百零四章 喽啰胡小山

第一百零四章 喽啰胡小山

    翌日清晨,天将明。

  已入秋的山间,晨时薄雾弥漫。

  林宁醒来时,身边早已没了身影。

  都说越有天资能力越强之人,往往还越努力,让凡人们十分沮丧。

  显然,田五娘就是典型。

  如今还算好的,每日总会被林宁抱着睡上几个时辰,过去那几年,常常整宿不睡的练剑。

  不过现在她练剑的方式也和过去不同了,过去练的是剑招剑式,现在练的是剑意。

  林宁睁开眼,就看到田五娘闭目盘膝坐在一张木几上,两把神兵凌空而悬,绕着她缓缓转动着。

  这等近乎奇玄的画面,让人心中难免生出敬畏感来。

  不过林宁眼中却只有欣赏,盖因在他前世读过的小说中,这种场景顶多算高武……

  但很美。

  尤其是这个女人,属于自己时。

  林宁双手枕于颈下,用心算了算,自家女人的亲戚,似乎就这两天要结束了。

  美滋滋……

  念及此,他也躺不住了,吩咐一柱擎天的“小弟”安分些,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透透清晨的空气。

  不过打开窗看到外面他就乐了,只见胡小山带着七八个山寨半大少年,一人挑了两桶水,满头大汗的顺着古道而来。

  一个个呼哧呼哧的气喘如牛。

  客栈的用水,都是要从山寨中来取。

  有一小子看起来实在挑不动了,便停顿下来休息,胡小山也没硬撑,一起放下水挑,让他们最后休息一次。

  马上就到了……

  只是胡小山刚往客栈这边看来,就黑下脸来。

  因见客栈二楼东面客房窗户口,出现了一个在他看来笑的极其闷骚的人,正冲他挥手致意,气的胡小山直咬牙。

  上当了!

  他这个被托付大任的所谓客栈大总管,刚开始还庆幸得了高位,在兄弟们中间高出一头来。

  可后来慢慢发现,他这个所谓的大总管,每天干的活都是起早贪黑的辛苦活。

  一大早带人挑水,劈柴,还得给客人的马添加草料。

  白天自不必说,要客串店小二的职责,到了晚上,还得倒泔水做些洒扫的活计。

  一天到晚就没闲功夫!

  然而没等他开口骂两句,那张脸竟然已经转了过去……

  这般轻视,让胡小山心里更郁闷。

  他倒是误会了,不是林宁故意轻视他,而是屋里的田五娘已经练功完毕。

  相比于娇媚的妻子,外面那群苦瓜蛋子自然没甚吸引力……

  “也不知,四叔、八叔他们昨夜如何了。”

  田五娘睁开眼,见林宁站在窗边满面笑意的望着她,心中一暖后,提及此事。

  她却是有些担心的……

  这是林宁布置的任务,让胡大山、周成带人将昨夜杀掉的尸体运至榆林城。

  然后骚扰大牢守卫,或是直接攻城,引出一波箭雨来,造成欧阳锐等人是劫狱被杀的假象。

  在林宁看来,这本身就是一个过场。

  哪怕只引出几根箭来,剩下的也就好办了。

  义薄云天的青云寨将“盟友”的尸体都抢回来,再办个大丧,请些和尚道士念经超度一下。

  青云寨侠义之名,不仅不会受影响,还会更上一层楼。

  只是这种行事风格和青云寨的“企业文化”差别有点大,田五娘等人不是不会用计,之前为了给青云龙虎报仇,田五娘方林等人可谓智谋深远。

  可就算方林这个老狐狸,也不会这般费尽心思的主动去“害人”,害的还是信任自家的绿林同道。

  所以,头次做这等勾当,他们还是比较小心的,准备做的齐整些,最好别让人生疑。

  林宁微笑道:“放心,我叮嘱过八叔,近来榆林城可能会有高手来,赵家请个宗师来都有可能,所以让他们见好就收。最好不要亲自露面,他在榆林城收拢了不少地痞做外围,打发点银子就能办好此事。我估摸着,这会儿他们差不多该回来了。”

  田五娘闻言,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林宁回过头,正好看到胡小山路过,他笑着招呼道:“小山子,辛苦了。”

  胡小山气不忿的哼了声,没有搭理。

  他倒不是真恼了林宁,也知道林宁聪慧过人,如今山寨里许多事都他出的主意,才会过的越来越好。

  他爹胡大山都叮嘱他,要多听林宁的话。

  只是一般长大的弟兄,却总爱捉弄他,今日还要给玲珑小道姑药浴施针,推宫过血……

  尽管胡小山心里已经放下了从未得到过的小道姑,可只想想心里还是在滴血。

  那是他懵懂的初恋啊,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哼,小道姑也是肤浅的人,只会看外表……

  虽不能真将这无赖怎样,打也打不过,更不可能当左义那号人,可小爷不理你总行吧?

  见这小脑袋的小伙儿如此傲娇,林宁哈哈笑道:“小山,一会儿记得把各房的木虎子都收了?”

  何谓木虎子?

  马桶也。

  这是人话吗?

  简直欺人太甚!!

  胡小山霍然抬头,冲林宁比划了个大大的中指!

  这个动作原出自林宁本人,后不知怎地被小九娘看到了。

  她无意中听到方智、胡小山、周石等人说林宁的坏话,学他平日里说话刻薄的样子取乐,便愤怒的一人赏了根中指。

  然后这个手势居然被方智等人觉得很有气势,就发扬光大了……

  “喂,我认真说的,你总不能让住在客栈的客人自己去倒吧?你可是山寨聚义堂任命的客栈大总管,得负起责任来!”

  林宁笑眯眯道。

  其实也是玩笑话,木虎子自有山寨身强体健的健妇来倒,赚些银钱,可托人去榆林城买花布……

  而且,林宁下的令,这些木虎子不能倒外面,要收集到一个大坑里。

  山寨人都不知为何这样做,但念在林宁之前惊人的表现,也就勉强同意了。

  胡小山脸都气黑了,哼了声,道:“我不倒!”顿了顿,才又瓮声道:“一会儿我们回去劈柴,再带回去……呸!”

  ……

  好气啊!

  回程的路上,胡小山带着一群半大少年,比来时少挑了很多担子,只有两个大桶,但那气味……

  他是大的,不好让小的挑,因此一个人就挑了两大桶。

  见一群臭小子居然嫌弃他,故意和他站的远远的,被大怒的胡小山全都打骂走了,让他们立刻上山砍柴送去客栈。

  一群半大小子大笑着一哄而散,留下胡小山一个人边挑着两大桶夜香,一边走一边痛骂某个混蛋!

  然而正当他准备拐角上山回山门时,忽地感觉挪不动脚了,身上猛然一沉,连呼吸都为之一滞,耳边传来一言:“燕郡赵家二公子,被你们关在了何处?”

  胡小山刚准备摇头,体内霎时一阵惨烈的剧痛,似内脏正被火烧针扎刀割一般,豆大的汗水一下涌出,面色惨白。

  好一阵后,疼痛稍减,就听又一言传来:“老夫不想耽搁功夫,再不答,死。”

  胡小山连连点头,颤声道:“我知道,我知道。”

  “说。”

  胡小山满面畏惧后怕之色,小声道:“我,我是山寨上打杂的,挑水倒屎尿,正好知道,这两天赵家那位二公子和其他几人,被关到了别处,就为了……就为了防备有人来劫。”

  “你知道在何处?”

  胡小山连连点头道:“知道知道,我正从那边回来,就关在二里外的客栈里。”

  “你若敢骗老夫……”

  “啊!!”

  胡小山忽地惨叫一声,体内再度出现非人般的疼痛,身上的挑担落地,桶被打翻,臭味一下四散开来。

  也幸好如此,他体内的疼痛减轻,胡小山忙哆嗦道:“大老爷,我不过山寨里一个小喽啰,讨口饭吃,整日做些苦差事,犯不着把命搭上,您老可别再折磨小的了……”

  老人听闻此言,又看了看地上的腌臜污秽,亦觉得有理,便道了声:“前面带路吧,今日倒算你的运道,能留一条活命。”

  “是是是,小的谢过大老爷,大老爷慈悲,长命万万年!”

  胡小山擦了把刚才疼出的眼泪,转过身开始带路,小小的脑袋上一双豆大的眼睛里,却已存下了死志。

  如今山寨空虚,若让歹人进山,还能活下几人?

  我胡小山,不是左义,不是孬种!

  只盼大当家的,能替我报仇!!

  ……

  PS:感谢蓝云向风和塞外沙尘两位大佬的万赏,还有桃花对我笑、多米诺时刻、歳风、tanli6233964、cells?ta?r、My_Gany等书友的打赏。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29/129849/4716401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