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隐世医妃 > 第一百五十四章费心送礼

第一百五十四章费心送礼

  “儿臣送给沈老的是一个南海夜明珠,夜晚取出能使黑夜如白昼,对于夜晚看书是个不错的选择。”

  “嗯,五殿下有心了。”沈老不咸不淡的回了句,知道这种能照亮整间屋子的夜明珠可遇而不可求,可以说是有市无价。

  不过谁都知道五皇子,也就是宸王殿下对朝政不敢兴趣,但是你要说谁对着天下间哪里盛产什么,什么地方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好风景。

  这在齐国宸王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因为宸王常年在外游山玩水,所以府中倒是有不少好东西更有很多稀奇的玩意。

  “三哥一定给沈老准备了一份不一样的东西吧!赶紧拿出来让五弟沾沾光。”

  宸王期待地看着独孤靖泽,独孤靖泽露出一脸为难的神色。

  “本王,本王准备的东西实在是有些拿不出手。”

  看独孤靖泽这般说,太子有些幸灾乐祸,想要看他出丑,毕竟有丑兄弟同当嘛!

  “三弟这是说的哪里话,拿不拿得出手可不是由你说的,既然拿了那就给大家看看嘛!”

  太子正觉得郁闷,就听见独孤靖泽的为难,只要有人比他惨,尤其是这个人可能是独孤靖泽,之前的阴霾就一扫而空。

  “既然如此那我就献丑了,我带来的是一本空竹大师手抄的《法华经》。”

  一本经书却实有些太过寒酸,既比不过太子的珍贵也比不上宸王的价值连城,放在这堆礼物中却实太过朴实了。

  太子对此嗤之以鼻,心想:独孤靖泽你是真敢拿,这回沈老的脸上一定更难看,敢用这种东西敷衍沈老,你死定了。

  沈老什么也没说,平缓地问:“王爷为何想到送我一本《法华经》。”

  “《法华经》是代表佛心,是触及根本的。空竹大师的字更是价值千金,由他书写的《法华经》更是难得的珍品刚好配得上沈老。”

  听完独孤靖泽的解释沈老眼中有几分失望之色但还是收下了独孤靖泽的礼物并且一直抱在怀中,任谁都看得出来他今日最喜欢的是靖王送的礼物。

  太子紫青着脸,在心底大呼:不可能。

  “皇上,今日老臣高兴,有生之日还能见到很多老朋友乃是人生一大幸事,想要以文会友,与诸位切磋一番。”

  “好,难得沈老有此雅兴,还请沈老出上联吧!”皇上已确定沈老此次归来就是为了云怡婉的才情,只要不事关朝政,他很是乐意成全。

  “今我齐国在皇上的治理下百姓安居乐业,我的上联是:民安国泰逢盛世。”

  云修远站了起来说,学生不才对:“风调雨顺颂华年。”

  “赏,沈老与大学士的一副对子对的好啊。”引得龙颜大悦。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所有人都跪下高呼着。

  “众爱卿不必多礼,今夜都放松些。”皇上的心情大好。

  “那老夫再出一个,五湖四海皆春色,可有其他人来对?”

  云怡婉站了起来说道:“本宫不才愿意一试,我对,万水千山总是情。”

  “这位便是京城第一才女。”

  “沈老谬赞了。”云怡婉算是默认了,心中暗暗一喜,没想到沈老会知道她。

  “云南麓你可是养了一双好儿女啊!”

  “接下来我出个难点的,听好了,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

  云怡婉想了想道: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这个难度一下子就增大了,气氛瞬间就降下来了,所有人都在心底思索着下联。

  “丽妃娘娘可有下联?”在沈老心中对云怡婉抱有很大的期待。

  “本宫才疏学浅不及沈老万分之一,沈老博学本宫受教了。”云怡婉适时地低,给足了沈老面子。

  沈老面上未显心中却有些不喜,在他看来能对上他的对子的人绝对不会只有这么点能耐,对于她的示好很是不喜。

  可沈老却不知云怡婉已经用尽了全力,这世间女先生本就少,她能做到这样确实不易,已经比绝大多数的女子好了,可却与沈老心中的期待差了一大截。

  云修远及时地出来替云怡婉解围说:“学生的下联是,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我俄人,骑奇马,张长弓,单戈成战,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沈老借势又出了一个。

  “学生认输。”云修远思索一下,自知自己对不出来也不强装思考。

  “很好,能这样很不错了。”对于云修远的学识、坦诚沈老都很认可。

  “丽妃当真是对不出来吗?”在座的哪个不是人老成精的,敏锐的人都发现今夜沈老好像格外在意云怡婉。

  “本宫真的没有下联。”云怡婉心中也很疑惑,略微觉得沈老有些针对她。

  “沈老你何必为难一个后辈呢!对不上了就是对不上,难道沈老觉得丽妃是故意谦让?”

  太子觉得沈老就是在故意刁难他,就像是之前他不相信他送的画是赝品一样,带着气想在言语上找回来些。

  “沈老此次进京就是因为听说了丽妃的才女之名才为求一见而来,对丽妃多加关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皇上帮着沈老解释同时也用眼神警告太子,在皇上看来云怡婉作为一个女子能有此才情当属不错了,应该会让老师满意的。

  “云相不知你府中可只有一位女公子?”云南麓不知沈老为何会有此一问但还是如实说道:“我还有一女是靖王侧妃。”

  “那敢问对出烟锁池塘柳下联的人是哪位女公子。”

  不知沈老为何有此一问但云南麓还是老实作答,“是我的小女儿云侧妃。”

  毕竟那件事当初可是弄的京城人尽皆知,想要隐瞒也隐瞒不了。

  “靖王,不知我可否见上一见。”

  “这……”独孤靖泽和在场的人都没想到事情的发展竟会有这样的转折,而且云舒现在在静庵堂,这也不是说见就能见到的。

  “不瞒各位这烟锁池塘柳的上联是我十余年前出的一直都没能对上下联,偶然得知有人对出了下联所以想会一会,还请王爷成全。”

  “此事并非本王不愿,而是她现在在静庵堂代发修行,一时半会儿怕是来不了。”独孤靖泽如实相告,心中已经在盘算着或许可以借着这件事让云舒提前归来。

  “好了,好了沈老还是宝刀不老,大战满朝文武不落下风,喝酒喝酒,不醉不归。”

  皇上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大家都知道沈老对对子还从未遇见过对手,输给他也不觉得有什么面子上过不去的。

  只是云怡婉的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疼,原本皇上说沈老为她而来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还未来得及享受众星捧月的感觉就被啪啪打脸。

  她不过是被认错的人,尤其还是云舒的替代品这让她更恨云舒了。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27/127258/4652933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