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绯色樱花忆 > chapter 89 不该知道的真相

chapter 89 不该知道的真相

  chapter  89  不该知道的真相

  冬季的街道上似笼罩着一层薄雾,城郊马路上,来往的行人少得可怜。冷秀宇立起衣领,在凄清的街道上拄着拐杖缓慢挪动。

  道路两边是很多用红油漆写着拆迁字样的老房子,周围萧条的街景竟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冷秀宇望着周围的破旧矮房,脑中的神经突然一阵绞痛,眼前忽然浮现出一个骑着哈雷摩托车的八九岁小男孩的身影,他眉头深蹙。

  在一个垃圾堆积如山的垃圾焚烧厂前,他停住了脚步。岸汀路29号,就是这里。

  偌大的垃圾场里,堆着一座座破铜烂铁,还有瓶瓶罐罐的塑料壳堆成山高,可以回收利用的被分类到一边,不能回收的垃圾则用火烧掉。

  “让让!让让!”一辆载满垃圾的拖拉车从身后驶来,扑面而来的垃圾恶臭令冷秀宇差点反胃,他挪到一旁的石阶上,坐下休息。

  垃圾车开进大铁棚,很快消失在视野里。放眼望去,高高的大烟囱直插云霄,上面黑烟滚滚,大量的废气排放到云层里。

  冷秀宇望着远处用瓦砖堆砌的临时小房子,那是工人用来吃饭的地方,按照宫野洵查到的八年前的地图,那里原本是一栋废弃大厦,如今大厦却成了废墟,周围堆满垃圾。

  一个个画面冲击着他的大脑,他的眼眸陡然一冷。在他凌乱的记忆片段里,那栋废弃大厦,是他父亲真正的死亡地点。

  他抬手托着额头,一处凹凸不平的触感令他一怔,他再抬头的时候,有个路过的老人盯着他瞧。

  那个老人从他眼前经过,走了几步后又折了回来,停在他跟前,弯腰端详着他。

  冷秀宇也注视着那个老人,他满头白发,唇上的胡须又白又长,直接遮住了整个嘴巴,他佝偻着背,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又脏兮兮的,像一个拾荒者。

  在那一瞬间,他对自己脑海中蹦出来的想法感到诧异。老人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竟完全没有发出声音,他看起来很年迈了,但为什么走路还那么轻稳?几乎没有脚步声?

  蹦出这样的想法,他自己也是惊了一跳,他为什么对自己的听力那么自信?

  “秀——?”老人忽然开口,一直盯着他的眼眶渐渐红了,满是皱纹的脸上表情特别复杂,激动,诧异,欣喜,还有,悲伤……

  “秀?”听到这样的称呼,冷秀宇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

  曾经有一个人也这样叫过他,乔希。

  “你长大了……”老人快速走近他,颤颤巍巍地说,“可是,我还是认得出你……”

  他的表情很激动,一只手不断拍着他的肩膀,“你终于回来了……”

  冷秀宇微微一怔,这老头,竟给他一种熟悉的亲切的感觉。可是,他不记得自己见过他。他盯着老人,淡淡开口:“我不认识你。”

  “你和我开什么玩笑……”话音未落,老人不由分说地掀开了他额前的碎发,然后,他的表情一滞,笑容瞬间凝固,眉头皱了起来,几秒后又舒展开来,他端详着他额前的印记,忽然笑了。

  冷秀宇不客气地拍掉了他的手,整理好自己的发型,黑眸幽幽盯着他,“您是何人?”

  老人笑眯眯看着他:“莫拉。你以前一直是这样没大没小地叫我的。你忘了么?”

  老人接着叹了口气,满脸悲伤,“可是,你怎么可以就这么消失了八年,和老板一起销声匿迹……”

  冷秀宇揣摩着他话里的意思,八年?八年前,他的爷爷和爸爸相继去世,一切变化仿佛都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包括他的失忆。这个人口中的“老板”,莫不是他的爷爷冷轩泽?

  “你是不是认识冷轩泽?”冷秀宇试探性地问。

  “你是失忆了吗?”莫拉一脸震惊,显然没有料到他会问出这样的话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走。”莫拉说着伸手要拉他起来,却猛然看到他受伤的脚,动作一顿。

  老人的衣袖随着他的动作往上滑,冷秀宇一眼就看到了他的手臂,他干瘦又长满老年斑的手臂上,赫然印着一个黑青色的苍鹰纹身,苍鹰锐利的眼神直逼他,凶残狠厉。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似曾相识的纹身,和乔希额上的一模一样!

  “你的脚是怎么回事?”莫拉皱着眉看他的脚,又瞥了一眼他身侧的拐杖。

  “前阵子意外受了点伤。”

  老人脸上有惋惜,半晌低声道:“希望这伤以后不会影响你身手的敏捷程度。”

  冷秀宇诧异地看着他,就见他弯腰俯身,一下子蹲到了他面前,“上来,我背你。”

  “不用了,不用了……”冷秀宇连连摆手,让一个七八十岁满头白发的老人家背自己,成何体统!

  他拿起拐杖一步一步缓慢挪动着,莫拉跟在他身旁,轻笑,“看不起我啊?告诉你,我身子可硬朗着呢!小时候我都不知道背了你多少回了!”

  冷秀宇没有接他的话,只是问:“我们去哪?”

  “总部啊。”莫拉语气中明显带着责备。

  冷秀宇一肚子狐疑,在他的带领下走进大铁棚,周围都是大大小小的圆柱形铁管和金属器械。里面有股怪异的味道,混合着垃圾腐烂以及高温灼烧的味道。

  垃圾焚烧炉内红色的火焰熊熊燃烧着,莫拉带着他绕过焚烧炉,拐进了旁边的小房间。

  一进去,他就伸手按了一下墙壁,冷秀宇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地下开了一条缝,地下室的门缓缓打开,一条往下的铁楼梯呈现在眼前。

  冷秀宇一脸震惊。谁能想到,在这样垃圾满天又脏又臭的地方,会有一个隐蔽的地下室!而且还是莫拉口中的“总部”。

  莫拉已经走了下去,冷秀宇紧随其后。地下室倒是灯火通明,墙壁洁白干净,纤尘不染,两人走了长长的一段路,莫拉停了下来,面前是一面银色的密码门。

  “你的指纹。”莫拉转头对他说,示意他把手放到门边的指纹识别器上。

  “我的?”冷秀宇有些难以置信,他第一次来这里,他的指纹怎么可能开得了门呢?

  莫拉伸手扶了他一把,他将左手往指纹识别器上一放,结果,门居然真的开了!

  莫拉苍老的脸上瞬间漾开笑容,语气中有些激动,“你果然是秀!”

  仿佛到这一刻,这个老人才真的确定了他的身份。

  “这么多年,我守在这里果然没错!”莫拉几乎要喜极而泣,“我一直坚信你还活着,你一定会回来……”

  冷秀宇看着他,不知说什么好,他还是一头雾水,“你可以跟我讲讲你们……我爷爷……你们在做什么吗?”

  莫拉叹了口气,“你先进来吧。”

  冷秀宇刚踏进密码门,门瞬即就关了。一眼望去,雪白的墙壁上挂着一面黑色旗帜,狠狠冲击着他的视野——旗上画着一只凶残的青色苍鹰,正是莫拉手臂上那个纹身。

  莫拉见他盯着那面旗帜瞧,缓缓开口了:“煃洛。听过这个组织名字吗?”

  “煃洛?”冷秀宇喃喃重复了一遍,摇了摇头。

  “混过黑帮的,没人不知道,这是一个令人闻之色变的杀手组织。”

  他顿了顿,“而你爷爷,当年就是这个组织的杀手教父。”

  冷秀宇如同瞬间遭受五雷轰顶般,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直直地盯着莫拉。

  “你爷爷,曾经是个特种兵。”

  “特种兵?那怎么会……?”成为杀手?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他离开了部队,我只是个曾经被他从战场上救下来的人,他退伍后我就一直跟着他做事。我只知道,他一直在调查一个庞大的犯罪组织,后来也不知什么原因,他竟成了那组织的一员。

  “冷轩泽很厉害,他用几年的时间就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是w市赫赫有名的企业家,他有钱,有权,我不懂这样的他为什么还要依附一个犯罪组织。

  “为了钱吗?不可能。”莫拉沉浸在往事里,脸上带着隐隐的悲伤,他闭上眼睛又睁开,“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有一天,冷轩泽忽然告诉我,他要培养一批孩子,一批杀手,为那个庞大的犯罪组织培养杀手……”

  冷秀宇一滞,心中忽然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一个诡异的念头浮上来,他本能地抵触,他不想再听下去。

  他脑海中忽然闪过乔希站在悬崖上的样子,他是杀手,而且,他曾经说过,他和他,是一样的。

  “他挑选了许多无家可归的孤儿,对他们进行残酷的杀手培训,他甚至,连自己的亲孙子,都……”

  说到这里,莫拉抬头看着冷秀宇,没有继续再说下去。

  冷秀宇感觉浑身的血液仿佛凝固了,彻骨生寒。

  原来,乔希说得没错。他和他,是一样的。

  原来,他那敏捷的身手,那些过于常人的洞察力、听力,根本就不是与生俱来。

  “这个杀手组织,就是煃洛。组织里每个杀手的身上,都刻有这个纹身。”莫拉说着伸出手,捋起衣袖,冷秀宇早已看到那个纹身,可此刻,却依旧觉得刺眼。

  “你身上,也有。”莫拉轻轻开口,盯着他的额头,“不过,你额头上的纹身被人刻意纹上了其他的图案……”

  莫拉有些欣慰地笑了,“老板他……终究还是心疼孙子的,他不想你被这个组织控制,所以才会毁掉它,把你藏起来,不让人找到……”

  “才不是!”冷秀宇几乎是咆哮,他咬牙切齿,“是我妈妈……”

  他的爷爷,直到死前都没有放过他。他能够回想起来的记忆,就是小小的男孩不停地被鞭打,他哭,他哀求,他苦苦求着打他的人放过他,可是那人一点儿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是他的母亲。她抹去了他的纹身,她宁愿他一辈子都丢失那段记忆,她希望那些人永远都不要找上他……

  可是,却是他自己,执着于寻找真相。如今,真相摆在面前,他却不愿意接受。

  他的爷爷,怎么忍心这样对待他?他原本可以成为一个普通人快快乐乐地长大,可他偏偏,把他推上了杀手这条路。如果不是因为失忆,那他现在,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变态杀人犯。他的人生,就此毁了。

  他甚至不知道,他以前,有没有杀过人?

  医生说过,被大脑刻意遗忘的记忆,都是很糟糕的记忆,丢了或许更好。可他,偏偏还是知道了。

  莫拉也有些惊讶,半晌才继续道:“我后来才知道,老板他,其实是卧底,他创建‘煃洛’,目的是想培养一批打入这个犯罪组织内部的卧底,所以才会那样严厉对待你们,他是想让你们学会自保……”

  冷秀宇眼眸冷得如同一把锋利的冰刀,他唇角轻挑,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而结果呢?他死了?他失败了对不对?他就真的给那个组织培养了一批残忍的杀手,对不对?”

  莫拉一时无言语对。

  冷秀宇眼神寒凉,薄唇微动,从牙缝挤出话来,一字一字地,“我宁愿,不是他的孙子。”

  他说完拄着拐杖,转身一步一步往外走。

  “秀——”莫拉着急追上来,“老板他,是有苦衷的……”

  冷秀宇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他加快了速度,擒着拐杖一步步走远……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23/123926/341063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