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青王妃 > 第一百章 水落石出(2)

第一百章 水落石出(2)

  这秦城长得同秦池也太不像了吧,秦池再怎么说好歹也是个美男子,可秦城同美男这二字完全沾不到边。

  “大哥,你怎么来了?”

  我靠,我知道燕北凊会口技,却不想他居然能模仿的这么像,若不是我提前知道他易容过了,我怕是真的会以为他就是如假包换的秦池啊。

  果然,秦城并未对眼前的这个秦池起疑。

  “弟妹,你的肚子怎么?”

  秦城两眼盯着我的肚子看,像是想看出一个窟窿来一样,“咳咳,孩子前些天生了,还来不及通知大哥呢,咳咳!”

  我又不会口技,只能假装身子虚弱,然后虚化掉属于周柳的声音。

  这时候秦城已经自顾自的坐到了我们的旁边,而燕北凊假装要去茅房就暂时离开了。

  见燕北凊刚走,秦城的眼神就恶毒了起来,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愤怒道,“贱人,你是怎么说服秦池,让他同意把这孩子生下来的!”

  我的眼神有意无意的看了玉衡和秦池一眼,我相信即使隔了几张桌子,即使秦城故意压低了声音,但他们听得见。

  “大哥,我现在可是你的弟妹,你这般与我肌肤相亲,我相公回来了怕是要生气的。”很明显现在的秦城完全被坟墓冲昏了头脑,他居然一点都听不出来我的声音根本不是周柳。

  我这句话说出口后,秦城抓我的手便更紧了,“你以为你把秦池迷得五迷三道的,你就可以向我报仇了吗,我告诉你,秦池他现在只是被美色所惑,你和他之间永远隔着一个孩子,隔着一个我。”

  看来这秦城是已经有些魔怔了,我另外一只手顺着他的脸摸了上去,他被我的举动给吓到,而我笑道,“怎么,我的心上之人不是你了,你就这般生气了,秦池他现在已经爱上我了,他相信我的孩子就是他的,毕竟我与他是在这里有的孩子不是吗,大哥?”

  说完我便自作聪明的拍了拍他的脸蛋,“秦家迟早是秦池的,而你迟早会死在我的手上!”

  这句话是我替周柳说的,眼前这个男人他带给周柳的痛苦多了去了,反正我今天是要把事情给做绝了的,那我不放再绝一点!

  秦城被我的话给激怒了,他有些发狠的想拽着我离开,我见玉衡此时有些着急准备转轮椅过来,而我对着他摇了摇头,随即狠决的用尽所有的力气给了秦城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把周围的人都给震到了,而秦城的眼里此时全是怒火,“贱人!你在这里勾引了我的弟弟,还恬不知耻的用尽手段嫁进了秦家,你的目的根本就是为了报复我,既然是为了报复我,为何还要拉上我弟弟!”

  好个兄友弟恭的姿态,我敢打包票,此时燕北凊肯定就在我的身后,否则秦城怎么可能说这番话!

  “大哥,阿柳说的是真的,我同她真的是在这里有的孩子,那你为何骗我,说她是个不洁之人,说她肮脏不堪!”

  秦城被燕北凊的话给震慑到了,大概真正的秦池从未这般严厉的同他这个亲大哥说过这番话吧,“阿池,她骗你的,她的孩子不是你的,我刚才是被气糊涂了才乱说的。”

  趁着秦城一瞬失神,我立马从他的身边逃开来,然后快速的回到燕北凊的身边,“秦城,我敬你是大哥,一直对你礼让三分,没错我是恨你,恨你用尽手段利用了我,恨你欺骗了我的感情,更恨你弄散了我的家,可是我爱我的夫君,不仅仅是为了报复你,而是我真的爱上了他!”

  说着我抬头看了燕北凊一眼,前面的话我是替周柳说的,可最后的话却是我自己的心声,燕北凊被我的眼神看得有些不知该怎么接招,只好躲避了过去。

  现在我还有最后一个法宝,也是唯一能让秦池相信的最后证据。

  “我的夫君身上有一个梅花烙印,若我同他没有行房,那我何来知晓?”

  话刚落,燕北凊便迅速的捂住了我的嘴巴,他这是要干嘛!

  我怒视了他一眼,随即才发觉这迎客来所有在吃饭的人都在津津有味的看戏了,而我刚才说了什么呢,我好像把周柳同秦池之间的隐私给公之于众了。

  完蛋了,周柳的名声,我只一心想着如何揭穿秦城的面具,却忘了我要证明的地方可是一个人流聚集之地啊,现在虽不是午膳期间,可是来来往往的人也不少了。

  我的老脸一红,然后窜逃一般的火速逃离了现场,离开的时候心里只一个劲的说着对不起,周柳啊,我对不住你,这莫城以后你的名声怕是要以大胆而出名了。

  也不知道我这一跑是跑出了多远,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我居然跑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而燕北凊和秦池她们估计在处理后面的事情了。

  经过今天这场事情之后,秦池想不相信都难了,我原本只是让昨天晚上出府的管家顺道去了迎客来,然后买通了一个迎客来的小二,想说到时候让他无意之间说出记得周柳和秦池的事情,那么这样也算是让秦池对周柳有一些相信,却不想秦城的到来省了我不少事情。

  秦城其实今天能来这里,我是不敢打包票的,只是私心想着他既然那么不想让周柳和秦池好,势必在听到他两一起出现在莫城的消息会很感兴趣,也得感谢玉衡的帮忙,他及时把这个消息传播了出去,否则秦城哪能那么快赶到迎客来。

  我这也算是完成了一半的任务吧,秦池现在该相信周柳是清白的吧,该相信那个婴孩就是他的骨肉了吧。

  这事既然做好了,那我还是先回王府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周柳吧,她听了之后会很高兴的。

  可我还没走到青王府,就在半道上被人给拦截了,难道这批人和之前绑架我的人是一伙的。

  我没有多说什么,便想通过小道逃掉,可惜这次我聪明反被聪明误,小道里面已经被人堵死了,而这带头的居然就是先前见到过的秦城。

  遭了,我忘记把脸上的假面具给弄下来了,我现在可还是周柳啊,秦城该不会是对我起了杀心吧。

  “周柳,在你嫁进秦家的第一天我就告诉过你,你是斗不过我的,现在我的好弟弟对我这大哥完全没了以往的尊重,而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所以你必须付出代价!”

  这前有狼后有虎的,我怕是真逃不掉了,不行,就算逃不掉我也得给燕北凊他们留个线索才对!

  “秦池!”

  我这一喊,秦城这个笨蛋居然还真的往后面看去了,而我趁着他出神的片刻把耳环给弄了一只下来,随后我就被秦城的人给带走了。

  上帝啊,佛主啊,阿拉神丁啊,不管是谁,你们听到我的乞求之后,麻烦捎个口信给燕北凊啊,若说是旁的仇人我倒是心中会有几分底气,可是秦城对我而言完全就是个陌生的啊!

  好在他们没像野蛮人一样将我打晕或者把我捆绑起来,而秦城也只是把我给关在了一个很破旧的屋子里,说实话这破旧倒是不碍事,只是这里面这股子腥臭味实在是让人受不了,几度想吐活活被我自己的意志给压了下去。

  “周柳,没有人会找到你,大概用不了几天,你就会同这些烂肉死在一处了!”

  我去,这个秦城要不要这么狠心,“秦池一定会来救我的!”其实我想说的是燕北凊一定会来救我的。

  “不要怪我狠心,要怪就怪你自己的亲爹,是他做的孽得由你这个做女儿的来还!”

  秦城只留给我这么一句不清不楚的话然后就离开了。

  他没有让人捆绑我,大概是很有自信我没法离开这里,而我在被关了三个时辰之后我才终于认清事实,这地方我的确出不去。

  我不会武功,力气又不够大,这门是用纯铁打造的,除非是外面有人用钥匙才能打得开,而我扔下耳环的地方根本没有什么指向性,燕北凊他们想找到我,怕是难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秦城以为自己绑架的是周柳,而周柳好好的在青王府里面,那么只要燕北凊不想到要来找我,怕是没人会意识到我失踪的这个事实。

  百里七夜会以为我是回到了青王府,而燕北凊会以为我是回到了驿站,不想,我最后居然会沦落到没有人想到我的地步。

  天空毫无预兆的开始打闪电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暴风雨要来的关系,这地方的腥臭腐烂味道越发的浓了,我四处环顾了一下,发现有一张破旧的不得了的板凳。

  踩着板凳我仍旧是看不到外面的景象,只是能呼吸到的空气变得稍微好闻了一些,而此时外面开始下起了瓢盆大雨,这雨下得又凶又猛,饶是我这屋内都被雨水打湿了一大半。

  现在喊救命是没有用的,我可以预想到这附近肯定是没有人的,秦城一定找了一个绝佳的地点,不知为何此时我的脑海中居然想到了尸房两个字。

  天哪,我的推断好像是真的,这里到处是腥臭的腐肉,可是莫城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地方了,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23/123329/339038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