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五百三十五章 楚总管登门【1更】

第五百三十五章 楚总管登门【1更】

  毕竟在谷大用看来,他派出去的几人想要将徐阶给杀了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事实却是出乎谷大用的预料。

  尤其是这会儿看着那几名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手下,谷大用真的有一种冲动,恨不得上前一脚将这些废物给踢死。

  “大总管,实在是那徐子升太过狡猾了啊,我们没想到那小子竟然那么麻烦……”

  “废物,统统都是废物,连一个年轻人都对付不了,本公真是白养了你们了!”

  看着这几名手下,谷大用那是越看越生气,最让谷大用气恼的则是这几名手下带回来的消息。

  本来并不被他放在心上的徐阶竟然爆出有什么名册的事情来。

  这可就一下子便触及到了谷大用的痛脚了。说来谷大用一直以来都是颇有野心的,从天子登临帝位开始,谷大用先是同刘瑾争锋,可是却不是刘瑾的对手,被刘瑾给稳稳的压了一头。

  等到刘瑾被李东阳等内阁大臣算计垮台之后,谷大用本来以为自己可以上位成为这大内第一人的。然而让谷大用失望的却是楚毅以惊人的速度一跃成为天子身边的大红人。

  可以说楚毅被天子所倚重的程度,哪怕是谷大用见了都生不出什么争锋的念头来,如果说楚毅没有出征东瀛一年多的时间的话,那么谷大用也断然不可能生出那般的野心来。

  正是楚毅出征在外,所以才给了谷大用野心滋长的时间与空间,一个人的野心一旦生长起来,再想压下去显然是不大可能了。

  谷大用在这年余的时间当中,可是做了许多的小动作,从一开始的小动作到后来越来越多的大动作,谷大用已经是深陷其中,整个人就算是想要抽身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而在这其中,徐阶却是在后期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徐阶满门被灭,这一点谷大用还是相当清楚的,但是谷大用并不放在心上啊,反而是更为重用徐阶,毕竟徐阶痛恨的是朝廷、是楚毅,这同他谷大用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他要利用的就是徐阶对楚毅的痛恨心理,唯有如此,他才能够放心,毕竟徐阶不可能前去向他的大仇人楚毅去告密吧。

  谷大用没想到徐阶竟然会搞出什么名册出来,如果说真的如徐阶所说的那样的话,那名册可就相当重要了,最关键的是这名册不能够落入到一个人的手中。

  一旦名册落入到楚毅的手中的话,谷大用可以肯定,就算是有天子照拂,楚毅也断然不会饶过他。

  实在是谷大用这一年当中针对楚毅所做的小动作太多了,楚毅港口遇刺之事,真正的幕后黑手不敢说全然便是谷大用,可是谷大用绝对参与到了其中并且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这一点一旦徐阶手中的所谓名册暴露的话,谷大用真的不敢想象楚毅会如何对付他。

  “给我杀了他,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本公要徐子升永远闭上嘴巴!”

  怒吼一声,谷大用一挥手,就见跪在地上的那几人一副如蒙大赦的模样连忙离去。

  谷大用脸上的怒容尚未散去,就见一名小太监一脸慌张的跑了过来道:“大总管,大总管,不好了……”

  心情正不痛快的谷大用闻言不禁瞪了那小太监一眼道:“嚷什么嚷,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

  在这宫廷当中,一个小太监的死活真的不会有人放在心上,更何况是谷大用的命令。

  以谷大用如今的地位,一言之间,决定一名小太监的生死那是再简单不过了。

  小太监一听噗通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便软倒在地,显然是被谷大用的冷酷给吓破了胆了。

  “谷大总管这是怎么了,何故同一个小太监置气呢,不若给楚某几分薄面,饶了这小太监如何?”

  一个声音突然之间响起,谷大用就像是屁股下面突然之间有钉子冒出来一般,整个人一下子从座椅之上跳了起来,抬头看去,就见楚毅走了过来。

  看到楚毅的时候,谷大用脸上露出几分惊讶以及慌乱之色,不过很快谷大用便恢复了平静,脸上挤出几分笑容,上前冲着楚毅大笑道:“我道是什么人来了呢,原来是楚大总管啊,大总管大驾光临,谷某这小院真的是蓬荜生辉啊!”

  说话之间,楚毅便行到了近前,脸上带着几分笑意看着谷大用,目光扫过地上的小太监。

  谷大用顿时一副反应过来的模样,脸上带着几分笑容冲着那小太监道:“算你命大,今天有大总管帮你求情,还不给我滚出去,若是再有下次的话……”

  那小太监如蒙大赦一般,连连冲着谷大用还有楚毅叩首,慌慌张张的退了出去。

  谷大用招呼楚毅落座道:“大总管怎么有闲暇来谷某这里啊!”

  楚毅看了谷大用一眼道:“怎么,莫非楚某没事的话还不能够来寻谷总管叙一叙别情了吗?”

  谷大用先是一愣,继而一副歉意的模样道:“大总管说的是,怪我,怪我啊!”

  不过楚毅却是话音一转,脸上露出几分正色,看着谷大用道:“不过楚某此来还真的有一事向谷总管请教一二!”

  谷大用没想到楚毅会突然这么说,方才还说只是来叙一叙别情,结果一转眼又说有事而来。

  不过谷大用看着楚毅笑道:“大总管真是说笑了,何谈请教之说,大总管若是想要知晓什么的话,谷某但凡是知晓,定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楚毅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看着谷大用道:“楚某此来只是想要请教谷总管对于不久前那天香楼凶案有何见解!”

  正端着茶杯饮茶的谷大用闻言顿时手中茶杯一抖,虽然说很是细微,可是却能够看出谷大用心中并没有那么的沉着冷静。

  强自压下内心的波澜,谷大用忍不住抬头向着楚毅看了过来,带着几分怒意道:“对于这等光天化日之下,胆敢行凶伤人之辈,自然是杀无赦,若是让谷某知晓到底是什么人破坏京城之秩序的话,谷某定然亲手将其打死。”

  楚毅微微点了点头道:“哦,这么说来谷总管对于天香楼血案也是没有什么线索了!”

  谷大用摇头道:“谷某常年居于宫中侍奉陛下,对于外界的事情还真的不太清楚,即便是谷某想要帮大总管,但是却无能为力,不得不说大总管此番却是找错了对象啊!”

  楚毅一副失望的模样道:“陛下将此案交给楚某来办理,楚某这担子不轻啊,本来以为谷总管鞥能够给楚某指点一个方向,不曾想谷总管竟然没有一点的线索。”

  感叹之间,楚毅似乎无意的道:“楚某还以为这一年时间,谷总管的眼线好歹已经遍布京师,京师当中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谷总管了呢。”

  眼睛一缩,谷大用心中惊骇不已,连忙道:“大总管真是说笑了,谷某一心侍奉陛下,对于外界之事从来没有什么兴趣,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眼线遍布京师呢,这话可是说不得啊,万一要是让人知晓的话,还以为谷某有什么野心呢。”

  手中茶杯放下,楚毅看了谷大用一眼,一副失望的模样道:“看来此案还得楚某亲自去查啊。”

  说着楚毅起身,向着谷大用道:“破案要紧,既然谷总管这里也没有什么线索,那么楚某这便告辞了,若是有什么搅扰之处,还请谷总管多多见谅啊。”

  目送楚毅身影离去,就见一道身影走了出来,正是谷大用的左膀右臂之一,大太监苗邈。

  如果说以往雨化田做为谷大用的心腹替谷大用执掌西厂的话,那么大太监苗邈比之雨化田更得谷大用倚重和信任。

  雨化田已经倒向了楚毅,因此已经不得谷大用之信任,如此一来,大太监苗邈自然便更得谷大用的信任了。

  “苗邈,你说说看,楚毅他这是什么意思?”

  苗邈既是谷大用的臂助,又是其智囊一般的存在,这会儿目送楚毅离去,谷大用不禁看了苗邈一眼道。

  苗邈眯着眼睛,立于谷大用身旁,缓缓道:“大总管,只怕这楚毅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啊!”

  眼睛一缩,谷大用不禁皱眉道:“这么说的话,楚毅他这是怀疑到本总管身上了吗?”

  苗邈叹了口气道:“说到底,楚毅此人在京师之中所扎下的根基实在是太深了,除了锦衣卫指挥使钱宁同楚毅的关系稍微差了那么一些罢了,但是东厂却是由曹少钦所把持,曹少钦那可是楚毅的死忠,要说东厂对于一些风吹草动没有什么察觉的话,怕是都不会有人相信。”

  京城之中,东厂效忠于天子,同样也忠于楚毅,西厂虽然说名义上归属谷大用所管辖,但是实权却是在雨化田的手中。

  如今雨化田深得楚毅、天子看重,早晚都会彻底的取代了谷大用,除此之外便是锦衣卫了。

  锦衣卫指挥使乃是钱宁,极得朱厚照之信重,钱宁对楚毅的态度可谓是不远不近,把握的极好,即不得罪楚毅,又不得罪谷大用,除了忠于天子之外,可以说是不偏不倚。

  有东厂这一耳目在,京城之中的风吹草动,东厂不敢说查的清清楚楚,却也不可能对京城当中的暗流没有一点的察觉。

  谷大用深吸一口气,眼中渐渐流露出几分杀机道:“楚毅定然是察觉到了什么,否则的话以他的性子,断然不会主动前来见本公。”

  ps:推一本新书,《我真的不是挂》,有兴趣的不妨去瞧一瞧。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22/122022/4580607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