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和解

第二百四十八章 和解

  天目的这句话不痛不痒,然而却间接证明了两件事情,第一他们得到的那颗佛骨舍利好的确来自峨眉山,而且还是货真价实的佛骨舍利。第二,国师等人千里迢迢去峨眉,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佛骨舍利,只不过可惜的是,他们千辛万苦弄回来的佛骨舍利已经替别人做了嫁衣裳。

  乌力罕和哈尔姆两人心里自然也就是一喜,那佛骨舍利也就是真的来自中原武林。

  不过紧接着,他们确又非常谨慎的看向了赵远和苍无霜,要知道这佛骨舍利可是从中原佛门偷出来的,难保他们没有那个心思把舍利子偷回去。

  当然,也忍不住的看了一眼天目,他这简直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眼前这两人明明就是汉人,你居然还提及这佛骨舍利来自峨眉。

  没想到天目却继续道:“既然这佛骨舍利来自中原,两位该不是打算把这佛骨舍利带回去吧?”

  实际上这也是乌力罕等人所担心的。

  苍无霜瘪瘪嘴,道:“这关我什么事情?佛骨舍利之所以丢失,那是因为他们自己保护不力,即便他们想要取出来,那也是他们自己来取,我为什么要冒如此险?我阴月宗又不是什么佛门宗门!”

  赵远笑道:“几位也不用担心,对于这佛骨舍利我们并没有丝毫的兴趣,这佛门之宝对于佛教徒才是至宝而已。”

  赵远心里清楚,即便如此说,这几人也不可能完全相信自己,实际上也没期待他们会相信自己,所谓的相信,那就是在不断的勾心斗角之中把他们怀疑派出了,这才叫相信。而不是凭借自己的几句话而已。

  乌力罕等人的确不会如此轻易地就相信赵远,微微一笑,道:“二位如此说也我们也就放心了。”

  苍无霜道:“你们想问的我都问完了,那么接下来,苏妃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这已经是苍无霜第二次询问这个事情。

  乌力罕苦笑道:“我们真的不知道,的确有人放下佛骨舍利之后,便带走了苏妃。”

  苍无霜道:“说句不好听的话,苏妃也不过是你二王爷的一个妃子,佛骨舍利却是佛门之宝,二者岂可同日而语?”

  对于这个问题,实在不知道如何解释,倒是这天目呵呵一笑,问道:“杨少侠,若是用佛骨舍利来和你交换苍姑娘,你可答应?”

  赵远笑道:“在我眼中,她就是至宝,别说什么佛骨舍利,传国玉玺我都不可能答应。”

  传国玉玺,是秦代丞相李斯奉始皇帝之命,用和氏璧镌刻而成,为中国历代正统皇帝的证凭。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正面刻有李斯所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篆字,以作为“皇权天授、正统合法”之信物。秦之后,历代帝王皆以得此玺为符应,奉若奇珍,国之重器也。得之则象征其“受命于天”,失之则表现其“气数已尽”。凡登大位而无此玺者,则被讥为“白版皇帝”,显得底气不足而为世人所轻蔑。

  历代欲谋帝王之位者你争我夺,致使该传国玺屡易其主,辗转于神州赤县凡两千余年,忽隐忽现,不知所踪。

  当然,赵远这也是打个比方,如此证明而已。

  苍无霜脸上露出一丝娇羞的笑容。

  天目哈哈一笑,道:“还是年轻好啊,看着你们的样子,老头子都恨不得年轻几十岁,正如杨少侠所言,苍姑娘是你的至宝,别说区区佛骨舍利,就算是传国玉玺都不会换,那么说不定在劫走苏妃的人心里同样也有如此的想法!”

  这话一出,哈尔姆脸上不由多了几分尴尬之色,自己把苏妃弃之如草,而别人却把苏妃当成人生至宝,甚至不惜用佛骨舍利来交换,目的就是不让自己等人追究而已。

  天目这招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用得实在漂亮,直接让苍无霜自己推翻了自己怀疑,如此一来你总不能说你在赵远的眼中是至宝,不可交换,别人苏妃在别人的眼中就不是了吧。

  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她看了看哈尔姆,这意思也就非常明了,在别人眼中苏妃是宝,怎么在你眼中你就如草一样?

  哈尔姆连忙避开了苍无霜的目光,道:“明朝使臣将至,他们抵达定会来拜见苏妃,你觉得本王会让苏妃此刻出现什么意外?即便大王妃,要是没本王点头,她也不敢对苏妃怎么样。”

  苍无霜脸色顿时一冷,问道:“那平日这大王妃如此欺负她,难道是你点头了?她好歹也是一过的公主,你不疼惜也就罢了,还任由大王妃欺负她,大的来说你可是堂堂王爷,如此宏伟的宫殿之中居然荣不小一个小小的女子,小的方面来说你是苏妃的丈夫,看到自己夫人被自己另外夫人欺负你居然无动于衷,你这好歹也是一个家庭,你也是一家之主,居然都没想过要阻止,而是任由大王妃为之!”

  哈尔姆脸色阴沉得厉害,怒道:“住口!”

  若是一般人,此刻定然被吓得畏畏缩缩的。

  哈尔姆也有生气的理由,他还是堂堂的王爷,现在居然被赵远如此的数落,还当着一个草原上一个最有声望之人。

  苍无霜此举做法,就好像在拔虎须一样。

  苍无霜可是光靠吓唬那可是不行的,面对几乎爆发的哈尔姆,苍无霜不惧,反而问道:“本姑娘可又说错?你当草芥的人在别人眼中却如珍宝,居然甘愿用如此至宝来换,这让你这做丈夫的,难道不觉得汗颜?”

  哈尔姆怒道:“那好,本王就将此人抓回来,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苍无霜冷笑道:“那好啊,要是此人被你抓回来了,那么你们之间的交易也就作废,这佛骨舍利本姑娘也会亲自把它带回中原武林!”

  哈尔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怒道:“你敢!”

  苍无霜面无表情,道:“为何不敢?”

  目光看向天目,道:“即便这位老人家再次,若要阻止,不如试试看!”

  两人之间此刻就好像放着一个巨大的火药桶,只需要一点点的火星,立刻就可以把这火药引爆!

  现在两人谁也没打算想让的意思。

  天目微微一笑,摆摆手,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人也别斗气了。有话好好说,是吧!”

  苍无霜冷哼一声,却也不在多言,哈尔姆也轻哼一声,要不是刀圣的话,说不定今天还真打起来了。

  见双方基本上都已经平静下来,天目这才道:“不如这样,老夫也就当这个中间人,把苏妃劫走之人定是对她钟爱之人,那么二王爷也不如干脆就成人之美,不在去追究此事,至于明朝使臣前来拜苏妃的话,就说身染恶疾去世了吧,不过既然是王爷的妃子,又是明朝的公主,还请以公主和王妃的规格下葬,如何?”

  天目的地位超然,实际上他平日都不喜欢和各大势力相接触,今日能调解,已经非常难能可贵的。

  哈尔姆点点头,道:“这个可以!”

  天目再次看向了苍无霜两人,却对着赵远道:“那么杨少侠,此物既然已经被带回了兀良哈,若失主前来寻也就罢了,此刻还请二位不要插手!”

  他是所以问赵远而不是问苍无霜,也怕苍无霜此刻正在气头上,要是她在拒绝的话,此事也就闹得有几分难堪。

  赵远点点头,道:“这当然没问题,我们也不愿意多生事端!”

  说罢,赵远看向了苍无霜,苍无霜点头道:“都听你的!”

  今天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苏妃若是以王妃和公主的规格下葬,那么从此以后,这兀良哈也就在没有了苏妃此人,而明朝也不会有了她这个公主,这公主为了大明客死异乡,到时候这使臣把消息带回去,朝廷那边说定还会追个封号之类的,那么对于她的父亲说不定还有不少的奖励,如此一来也就除去了苏妃的心病。

  对于苏妃而言,这已经是个不错的结局,自己两人的第一目的已经达到。

  见两人都没有任何的意见,天目哈哈一笑,起身道:“小姑娘,还有小伙子,走,陪老夫喝酒去!”

  哈尔姆道:“您老人家要喝酒的话,我这里酒多得是。”

  天目摆摆手,道:“老夫知道你这酒多,可是喝起来不自在,改天再说!”

  ……

  当天下午,这哈尔姆这边突然召集了不少的医生,通宵达旦的会诊,第二天一早,就宣布苏妃身染恶疾,不幸去世,然后将以王妃的规格下葬。

  当然,苍无霜和刀圣一战那可是没办法隐藏,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红罗山,当然,在传的过程之中也增加了一些修辞,说这苍无霜和苏妃一见如故,情同姐妹,得知苏妃病重之后前去探望,不了发生了误会,恰好遇到了云游的刀圣,刀圣见她功夫不错,两人大战了上千回合,最后苍无霜一招之差落败。

  这个消息一出,顿时引起巨大的波澜,刀圣可是在他们眼中那是圣人一般的存在,一个年轻女子居然能和他过上千招才以一招落败,她功夫是多厉害?

  此事自然而言也就传到了国师的耳朵里面,听到之后他气得差点晕倒在地上,原本还期待苍无霜去大闹一场,然后最好彼此两败俱伤,哪知道这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刀圣,不仅仅自己目的没达到,而且在他调解之下,苍无霜和哈尔姆两人居然和好如此,而且已经消失的苏妃居然以死讯来蒙混过关,还以王妃的规格下葬,那可是给足的面子,也就是意味着哈尔姆绝对不会在派人追击他们。

  最主要的一点,苍无霜和刀圣一战此刻已经传遍了整个红罗山,这她不仅仅没有在和哈尔姆的对峙之中又任何的损伤,反而现在人气大涨,即便她是汉人。

  可是崇拜强者的兀良哈并不在乎她是什么人,更何况她是一个女子,居然能和刀圣不分上下。

  自己挑拨离间的办法居然以如此的方式失败,国师心里充满了不安。

  另外一方面,就在这些谣言开始传遍整个红罗山的时候,赵远和苍无霜第二天这依旧陪着天目喝酒,天目的酒量不错,喝了不少之后脸上依旧已经变得红彤彤的,把酒杯砰的往桌子上面一放,道:“都说自古英雄出少年,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居然能有如此的造诣,假以时日,超越我这老头子也不过轻而易举的事情。要是我的徒弟能有你们这种,老夫也就放心了!”

  赵远笑道:“你老人家可是刀圣,这弟子遍天下,难道就没有一个弟子让你满意的?嗯,乌力罕好像也是你的弟子吧?”

  天目毫不客气的瘪瘪嘴,道:“的确是,这点没错,不过王公贵族就是王公贵族,牵绊他们的事情实在太多,他们根本不可能如练武之人一般,静心下来练武,乌力罕已经算是不错的弟子,可是也只能算不错,和出色还差很远。”

  去天目哪里学武功,是很多贵族子弟实际上就去如镀金一样,就好像发钱去贵族学校,至于能不能学成那是另外一回事,而这贵族学校实际上也希望这些贵族子弟前来,目的也就是所谓的名声。

  现在刀圣所在的地方已经成了圣地,圣地要继续保持低位,那当然需要无数在草原之上有地位之人和他们有关系,比如说弟子。

  无论什么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他们若对付师门,那就是大逆不道,到时候会引来天下无数人唾弃。

  把那些贵族子弟收入自己师门,并不是要把他们调教成高手,只不过是一种自保手段而已。

  赵远道:“谁的武功不是一点点练上来的,又有什么好担心的?人活到你这个年纪,什么功名利禄早就看开了,现在讲究的实际也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有愁明日愁!”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19/119328/4406771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