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抗战之血染长空 > 第八百四十四章 迷糊的老何

第八百四十四章 迷糊的老何

  下午近3点,杜剑南,杨梦青,骑车回到大园洲机场。

  王远横神经兮兮的把杜剑南拉到一边,苦着脸说电话已经打了,不过母老虎说要钱没有,鱼死网破。

  杜剑南笑笑,没有当回事儿,下令机群起飞,转场南湖机场。

  3点30分,9大队机群集中到长沙北19千米的北山镇1.5千米,1.8千米空层。

  编队飞向武汉。

  4点05分,机群到达赤县城上空,可以看到西北和北面的长江。

  4点12分,机群到达嘉鱼县上空,沿着长江飞行。

  18分,机群高速掠过长江嘉鱼县和汉南县的大‘几’字江段,开始顺着长江线路的46千米飞行。

  下面,长江上行驶着大大小小无数的客船,货船,风帆船,蒸汽叶轮船。

  还有一架水上飞机在低空朝着上游飞去。

  “呜呜——”

  “呜——”

  看到天蓝色的中国战斗机群,江流船只纷纷拉响汽笛。

  这些大的船只上面,都有军队押送,有望远镜的很快就看到了‘9’字起头的编号。

  “是9大队,9大队!”

  “9大队,9大队回武汉了,9大队回武汉了!”

  “万岁,万岁!”

  “早知道我怎么也要晚买几天船票,看9大队揍日寇!”

  “呜呜——”

  “呜!”

  “呜——”

  更加嘹亮绵延的汽笛声响起。

  “砰!”

  “砰!”

  这时候,担负从嘉鱼、新堤至武昌县金口镇江面的警戒及运输任务的中山舰,正运送一批机器到岳阳。

  在舰长萨师俊中校的命令下,心潮澎湃的海军炮兵,朝着西北侧的虚空,放响了船上的2门47mm口径的边炮。

  为了坚固田家镇炮群,中山舰上面的1门阿式105mm  口径主炮,1门76.2mm口径后主炮,都被拆卸下来,装在田家镇半壁山上面。

  在7月底拆卸这两门主炮的时候,从舰长萨师俊,到水手船员,都是满脸眼泪。

  作为一名为中华崛起而努力的海军军士,看着与之相伴生活多年的军舰,‘老伙计’的主炮被拆卸到岸上,这种锥心的痛苦和耻辱,不是海军根本就无法体会。

  尤其是萨师俊,这艘军舰订购于1910年,是他的叔公萨镇冰在北洋水师统位置上,从东洋三菱船厂订购的。

  这时候,在炮鸣声里。

  萨师俊仰头远望着沿长江东岸飞行的中国9大队机群,泪如泉涌。

  “假如能有一支海军的9大队,哪里还能任凭日寇在长江猖狂!”

  “28年前,叔公力排众议,以每艘68万银元订购了钢木结构的‘永丰’和‘永翔’,转眼28年过去了,前些天叔公还登上了中山舰,看着空荡荡的前后主炮,老泪纵横啊!”

  “何时国家才能真正强大!”

  ——

  “南湖,南湖,听到请回答,我是杜剑南,听到请回答。”

  “滋——,杜队长,我是王家墩塔楼,我是张有谷,南湖塔楼无线对讲设施已经拆卸运往芷江机场。报告你们现在的位置。”

  “在汉南县,预计还有6分钟的航程。”

  “收到,南湖机场已经做好了接机准备,你们直接飞过去降落。”

  “9大队收到。”

  在无线电波的对讲声里,在9大队机群的前方长江两岸,一大片一大片的碧绿湖水,在9大队人员的眼底出现。

  “到了!”

  “可算到了!”

  “兄弟们,砸了小桂子的门板,我那一根小黄鱼到手,今晚我请客,不醉不归!”

  “喝个屁的酒,哪里没酒喝,找妞儿跳舞啊!”

  “对,对,还是大武汉的舞女身条软,啧啧,想想我都浑身发痒!”

  一群空军大流氓,也不管王家墩塔楼调指室里面有什么人在旁听,按着无线对讲,就是各种大叫。

  “嘟,什么砸门,小黄鱼?”

  在王家墩塔楼的张有谷,越听越感觉不对味儿,抢麦询问。

  “呵呵,张副厅长,一些小事儿,私人恩怨,你就全当没听到;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乐呵乐呵叙叙旧?大世界,百乐门,新天地,摩登城,地点随你选。”

  杜剑南按开无线对讲,说得轻松惬意。

  “糊涂,你9大队的事情,就不是你们个人的事情!”

  张有谷严肃的说着话,然后猛然醒悟,想起了兰封轰炸这件事情。

  ‘小桂子’,不就是桂永清么?

  “你们先降落,我这就去南湖见你们。”

  这件事情张有谷也做不了主,连忙放下无线对讲话筒,去找今天在机场的钱大钧。

  “嗡——”

  当张有谷走到钱大钧办公室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一片战机的轰鸣,他朝着窗口看了一眼,就看到隐隐约约的一群小蓝点,正在长江上空飞行。

  “铃铃铃!”

  电话随即打向珞珈山听松庐。

  而这时候,老蒋正和一群国军大佬在开会议,讨论应对苏日战争中的中国措施。

  在讨论会上面,众人情绪都非常热烈,对下一阶段的抗战充满了信心和喜悦。

  听到了外面天空的轰鸣,在老蒋的提议下,都兴致勃勃的走出听松庐。

  站在一处视野开阔的地方,谈论的看着西南方向的天空中,机群压飞南湖机场。

  “委座,钱大钧来了一个电话。”

  林蔚一连震惊的匆忙从听松庐走到这里,低声向老蒋请示。

  “什么事情?”

  正在高兴的看9大队机群降落的老蒋,听到林蔚的声音有点奇怪,就偏头看了一眼,顿时收敛了笑容。

  林蔚有些迟疑。

  “只要不是天大的机密或者丑闻,只管说。”

  这时候,老何,老徐,老冯,孔祥熙,陈诚,——,都在竖着耳朵,老蒋也不好走开,单独听林蔚的报告。

  “是杜剑南,说是——”

  林蔚硬着头皮说道:“好像在和王家墩塔楼沟通的时候,张有谷听说9大队要去找桂永清讨债。

  一大群的目光望向老何。

  老何笑嘻嘻的脸色顿时凝固下来,变得不好起来。

  老何出身贫寒,今年48岁无子女,他的夫人曾经想给他纳妾,不过被老何拒绝。

  所以对他的几个侄子,侄女,视如己出。

  其中一个就嫁给了桂永清。

  “什么讨账?我不知道啊!”

  此时,老何也是一脸的迷糊。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18/118374/4580606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