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秦吏 > 第765章 将军百战死(上)

第765章 将军百战死(上)

  战场南翼,虽然靠着强弓劲弩,将那五百专门劈阵的死士射退,但在新加入的五千叛军冲击下,“王师”的阵列已是摇摇欲坠,士气不断跌落,叛军却越战越勇。

  不断有损伤太重的队伍退下来,眼下整个阵线后方,只剩下一支千人的部队,等待上前轮换了……

  这支军队的统帅,是辛夷。

  武昌营一战,辛夷侥幸逃生,但冯毋择追究其罪,削了官职,昔日的武昌营裨将,如今只作为一个小小率长,带着他手下硕果仅存的一千短兵,为前阵护翼。

  这还是冯毋择看在辛夷那逝去过年的父亲,秦国大将辛胜的颜面上,给他一个赎罪立功的机会。

  不成想,辛夷顺风胜仗没捞到,反置身于危墙之下!

  眼看南翼将败,辛夷目光中,有些许惧意。

  他不断回头,往本阵那边眺望,希望能看到冯毋择派兵前来支援。

  果不其然,冯将军的“武信”大旗动了,留在本阵的六千将士竟齐齐出动,向东而来,这让辛夷舒了一口气。

  但没想到的是,走了还不到一半,那六千人便跟着冯将军的旗帜,径直往战场北面而去!

  辛夷顿时骇然:“冯将军是要舍弃南翼了么?”

  少顷,冯毋择的传令官至,给辛夷下达了最新军令:“辛夷死守南翼,谒叛军之势!”

  辛夷更慌了:“三四千人都快败了,靠我这区区一千人,怎么守?”

  冯将军的举措透着奇怪,放着即将败退的南翼不救,却指望从北翼打开局面?

  辛夷想到了什么,再度回首,果然看到西面五六里外,先前去阻止江陵叛军的杨熊部,已颓然败走,在其后方,来自江陵的叛军已近战场……

  “就算是几千头彘,也要抓半个时辰罢?”

  辛夷破口大骂起来:“我早就说过,杨熊虽有小智,却无统兵之才,果然靠不住。”

  在武昌营,他就是被杨熊坑了,事后才知道,黑夫的军队不过三千,杨熊坐拥八千人,竟畏敌如虎,不战而走,还一把火烧了武昌营,使得南征军老卒铁了心跟黑夫造反。

  “我怀疑这厮,是武忠侯安插在我军中的内应!”

  骂到这,辛夷心中却不由一惊,冒出一个以前从未萌生过的念头……

  他不再言语,在车上站直了身子,观察起战场形势来。

  南翼不必说,已是糜烂,恐怕支撑不了太久。

  中阵还算能撑住,但若被南翼溃败牵连,也将陷入混乱。

  唯独北翼方向,冯军略占优势,陵阜处的王翳部,奉冯毋择之命,带着两千车骑朝侧翼冲锋,但却被黑夫派出的车六百,骑一千阻止,双方混战正酣。

  若冯毋择六千生力军加入北翼战场,说不准,还真能取得局部胜利。

  但辛夷却摇了摇头。

  东边的“武忠”旗帜下,尚有近万生力军。

  “纵然杀出一条血路,但强弩之末不能穿缟,我军,已失了胜机。”

  胜利的天平,已经完全倾向叛军,黑夫手握主动权,可从容应对,或派兵支援北翼,或以逸待劳,只要拖到韩信抵达,两面夹击,便可得全胜。

  而冯毋择,却只能孤注一掷……

  辛夷心中有了计较,他一面应承着冯毋择的命令,一面却将亲信们都喊到跟前来。

  “汝等以为,武忠侯所言之衣带密诏,是真是假?”

  一众跟了辛夷三四年的亲信面面相觑:“冯将军说那是骗人的……”

  辛夷却一本正经地摇头:“然武忠侯言之凿凿,说得有鼻子有眼,令人心疑,我近日来仔细思量,结合前后之事,总觉得始皇帝崩逝,衣带密诏等事,多半是真的!武忠侯的军队,才是义师啊!”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吾等追随冯将军,倒是谨遵上令了,可别到头来,才发现是遭了奸佞所欺,为虎作伥,当了逆军啊……”

  这下亲信们差不多都懂了,拱手道:“那将军以为,当如何?”

  这时候,前方又一阵喊杀声传来,而前阵的都尉已经来催促辛夷去支援了。

  辛夷打发走了他,压低声音对亲信们道:“今武忠侯将胜,不如助之,犹如牧野之战,前徒倒戈,攻于后以北,定能立下大功。”

  此言一出,有个较为忠厚的亲信立刻反对道:“将军,我家中老小尚在关中,若是背叛,家人恐遭株连……”

  但还不等他话说完,便被辛夷的短兵一剑捅死!

  老实人的尸体掉落下马,辛夷叹了口气,目光扫视其余人等——他们多不是关中人,没那么多顾虑。

  “事急矣,若随冯毋择败,吾等皆当为虏,生死难料。但若反戈助武忠侯胜,待他日大功告成,吾等随君侯入关中,亦不失爵位功勋!”

  “晏子云,识时务者为俊杰,通机变者为英豪,是做败军贱虏,还是做胜兵勋臣,二三子请决之!”

  有一个倒霉蛋死在前头,几名亲信不敢再反对,皆道:“吾等愿随将军反正!”

  “善,诸君且去撕了旗帜,让士卒在臂上裹布,以示吾等之志。彼辈多为南郡人,如今武忠侯已得江陵,全取南郡指日可待,想来也不会反对……”

  少顷,南翼作垂死挣扎的都尉发现,辛夷部一千人,在几度催促后,总算赶过来了。

  有了他们支援,南翼又能撑上片刻,或能为冯将军的北翼攻势赢得时间……

  但他万万没想到,辛夷部走到自己身百步外时,却突然举起了戈矛,径自向对背后剧变毫无防备的袍泽杀来。

  他们心怀愧疚,将戈矛刺入兄弟部队的后背,同时齐声高呼道:

  “义在南军!”

  ……

  三军可夺气,然将军,不可夺心!

  战场北翼,冯毋择白须飘飘,仍手持斧钺令旗,亲率部队,向叛军发动冲击。

  纵然形势不利,但冯毋择依然在做最正确的抉择,赶在敌方援军袭后前,全军突击,冲溃北翼叛军,再孤注一掷,向黑夫的大旗发动进攻!

  若速度够快,胜负尤未可知。

  然而,就在激战正酣时,他却绝望地发现,己方阵线南翼,以始料未及的速度,全线崩溃,如同枯朽的墙壁,轰然坍塌!

  败军四散溃逃,而一阵阵大呼,还从那边不断传来。

  “义在南军!”

  所有人都面露骇然,这呼喊,足以让冯毋择的军队士气瞬间跌落谷底。

  稍后,斥候再度送来了坏消息。

  “武信侯,辛夷反叛,率部倒戈攻我南翼,南翼已溃,叛军正向中阵包抄!”

  “辛夷?临阵倒戈?”

  老将军一阵晕眩,几乎跌落车下,被车右扶住,只老泪纵横,锤膺大呼道:“天哉,天哉!”

  先是李由、冯敬,接下来是杨熊、辛夷,这些庸碌无能的子侄部将,一次次用自己的大败,打乱冯毋择的计划。

  仗打到这份上,真没法打了。

  南翼的提前崩盘,使得坚持已久的中阵也陷入危机,摇摇欲坠。

  北翼的推进比想象中困难,黑夫又添了三千人过来,顶住了王翳的进攻,让这里的战事陷入僵局。

  短兵亲卫的任务不是打赢战役,而是保护主将周全,他们立刻朝冯毋择请求道:“将军,事不可为,带着余部渡河突围罢!”

  冯毋择却指着北方的阳河水叹道:“汝等看那河,还能渡么?”

  阳水南岸平原上激战正酣,北岸也不得安宁,那些在共尉带领下,从竟陵县尾随冯毋择大军至此的两三千叛军散兵,已对镇守北岸的郢县守军发动进攻。

  南郡兵士气也不高,看看南岸冯军败相已现,也没了死战的念头,渐渐向城中退去,更不乏临阵倒戈,大呼“义在南军”者。

  此时,共尉已占领阳河水北岸,隔着河水耀武扬威,这时候带着残部渡河,恐怕要遭前后夹击,或将覆灭在河水中。

  简而言之,他们已经被包围了。

  眼看陷入绝境,冯毋择却重新在戎车上站直了身子,伸手跟车右要来一柄长戈。

  四十年前,他还是一个小屯长,亦是靠一柄长戈,在军中打出名头,被王龁将军相中为亲兵,一路提拔。

  四十载征战,无数次身冒矢石,参与了灭韩、灭赵、灭燕诸多大战,方得“武信侯”之爵。

  来之不易,珍之惜之。

  他扫视周围众人,看着身边的六千人,大声道:“今军争不利,老夫愧对陛下,愧对众将士。”

  “但即便如此,我亦不能退,不能走,更不能被俘受辱!”

  “因为,我是大秦的武信侯!”

  他还是始皇帝陛下托孤之臣,这代表了无上的信任,和责任。

  所以他只能战死,为了自己的名誉,也为了冯氏家族……

  说到这,冯毋择的话语里,已带上了一丝悲壮。

  “但即便命中注定,要殒身于此地!”

  “老夫亦要为大秦,为始皇帝陛下,尽忠到最后一刻!”

  三军缄默,不知所少人能相随到底,也不知有多少人待会将弱弱地喊着“义在南军”,只为活命。

  毕竟武忠侯,是不杀俘虏的,先前在安陆,不就放了四千人么?大多数人,没有死在这的理由。

  但冯将军心已似铁,他须发贲张,挥戈东指,让御者催动驷马。

  “投之亡地而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愿从者,且随我陷阵,老夫大旗在哪,就冲向哪!”

  檀车煌煌,驷騵彭彭。维师尚父,时维鹰扬!

  战场上巨大的喊杀声,掩盖了老将军的命令,可但凡能听到他声音的短兵亲卫们,都一传十十传百,寻找着那面“武信”大旗,举起沉重的戈矛,迈动脚步。

  更多人稍微犹豫后,也加入了进来,关中秦人,有自己的傲骨,可不会输给楚地的鸠舌乡巴佬!

  重新焕发斗志,他们再度发起了冲击:

  “杀贼!”

  眼看胜利在望,对面的南征军也丝毫不作退让,肩并着肩,操戈与敌人碰撞在一起,口中也喊着自认为正义的口号。

  “讨逆!”

  而韩信部,亦已急行军抵达战场!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14/114190/4406792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