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美女赢家 > 第一二一零章 常理

第一二一零章 常理

  儿子还教孙女该怎么邀请客人呢,李迎珍虽然没有支持的表示但也不会破坏孙女认识新阿姨的兴致,就是中立面孔。

  杨景行却给脸不要脸:“不回来吃饭了,她也不好意思。一一中午想吃什么?”

  “薯条。”赵一一兴奋,但也懂事:“可以吗?”

  李大教授也有赔笑脸的时候:“我们不吃薯条,不健康。”

  赵一一认真说明:“那种薯条有健康,叔叔说了……”

  杨景行吓一跳:“我是说跟蔬菜一起吃就健康,一一你别冤枉我。”

  一一妈妈呵呵笑:“自己家有什么不好意思,何沛媛我还没见过,她喜欢吃什么?”

  杨景行还是摇头:“今天不了……我跟她也还不熟。”

  赵兴夫哈哈笑。

  “吃完我问你。”李迎珍说着就转身去琴房。

  “帮叔叔接杯水来。”赵兴夫放下女儿,再笑话杨景行的样子:“何沛媛,久仰大名呀。”

  杨景行尴尬嘿嘿。

  没婆婆在旁边,一一妈妈更来劲了:“带来我看看……别怕,回过头就高兴了。什么配得上配不上,你喜欢的她奶奶肯定喜欢。”

  杨景行是不是以为自己的职位看起来算高了老师一级,他进琴房的开场白居然是谈工作:“李教授,关于您这个全国高校名师奖的申报问题,组织上已经研究决定了,迟来比不来要好,希望您能放下以前的包袱……”

  成功用眼神让杨主任闭嘴,李迎珍气不打一处来:“还名师?我就是个庸师,才教出你杨景行!”

  杨景行委屈:“我怎么了?”

  李迎珍简直痛心:“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名誉?我还以为那些人是捕风捉影。”

  杨景行气愤:“谁跟您这捕风捉影了?我堂堂杨主任。”

  “还知道自己是个主任?”李迎珍都灰心了:“别人三把火,你?三把叉!”

  杨景行不敢嬉皮笑脸了:“您别生气,听到什么不好听的话了?”

  “有我也听不到。”李迎珍似乎还有点遗憾,不甘心地回想着:“就说这几天经常听到何沛媛的名字,就我蒙在鼓里。那天张楚佳还叫我看三零六的什么视频,也说起何沛媛。”

  杨景行笑:“您没蒙在鼓里,就昨天的事,刚确定关系。”

  “那才见鬼了。”李迎珍当然不信:“都能未卜先知?”

  杨景行烦恼:“人红是非多,一点风吹草动就满城风雨……”

  李迎珍也八卦:“吹什么风?我还没看出来,何沛媛,神不知鬼不觉她笑到最后了。”

  杨景行呵:“我追她是有一段时间了,估计有点什么风声传到学校了。”

  李迎珍要确认一下:“你追何沛媛?”

  杨景行得意呢:“成功到手。”

  李迎珍的表情学术起来:“怎么想的?你?齐清诺能接受?”

  杨景行干笑:“没什么,一开始就跟齐清诺说了,她还给我加油。”

  “你们……”李迎珍叹气服气地点头:“我信,做得出来,齐清诺这点……算对得起你了。”

  杨景行呵。

  李迎珍担心的是:“可是别人怎么看你们?”

  “管他呢。”杨景行不要脸:“如果因为这件事就让人把我看扁了,那我也太没用了……”

  师生俩没聊太久,李迎珍也没猜错,赵一一虽然不敢打扰琴房但是在外面着的,看见开门就蹦跳起来:“奶奶拜拜……”

  九点正好,杨景行可以跟小孩炫耀了:“一一快看,何阿姨。”何沛媛穿的是上次跟杨景行一起去买的另一套秋装,裤子很简单外套色彩丰富。

  赵一一也有眼光:“……那个彩色的何阿姨吗?”

  何沛媛笑得灿烂呢,还朝这边走,不过不是迎接杨景行,她看着的是放下的后车窗里冒出来的小脸,对于男朋友,这姑娘只是抽空扫了一眼。

  车子还没停稳,何沛媛就九十度弯下腰了,好甜美地摇手:“一一你好。”

  对陌生人,赵一一暂时只有礼貌:“何阿姨好。”

  “一一好乖呀。”何沛媛很小心:“一一进去一点好吗?我要开门了。”

  司机苦笑。

  何沛媛才一直脚上车就惊喜起来:“哇,在看动画片呀,真棒!”

  赵一一似乎有点不能理解这也能受到表扬:“小小救生队……这叫木偶动画。”

  “木偶动画呀!”何沛媛兴趣浓烈:“我能看吗?”

  赵一一不介意地点点头。

  何沛媛好开心:“谢谢……”

  男女朋友话都没说上一句,何沛媛只顾着看动画片去了,她甚至比赵一一看得更认真,还虚心向赵一一请教:“……他叫什么呢?”

  可能是被何阿姨的好学感动,赵一一也蛮快进入了角色,不光回到大人的问题,还主动解说一下内容甚至作出超纲总结:“……小朋友不可以哦。”

  “哦!”何沛媛很受启发:“一一说得太对了,所以你也不会梯子对不对?”

  赵一一点头:“但是,在幼儿园可以,梯子可以爬……”

  毕竟刚认识,何沛媛只能问些平常问题:“你喜欢幼儿园吗?”

  “喜欢呀……”

  司机不甘寂寞呀,找机会插嘴:“不是还有个好朋友叫向宇轩吗?”

  赵一一解释:“向宇轩是操场朋友,李子涵是睡觉朋友!”

  何沛媛咯咯咯笑:“哦,我明白了……有吃饭的朋友吗?”

  “有哇!”赵一一先肯定再思考:“吃饭朋友是……罗伊瑞吧。”

  何沛媛好羡慕:“哇,好多朋友呀……我也当你的好朋友好不好?”

  赵一一点点头嗯一声,只是似乎并不怎么稀罕这么个大人朋友。

  何沛媛有准备的:“那我送你一个小礼物好不好?”说着就从包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盒子,还包装了呢。

  司机在前面:“哼……哼!”

  赵一一也没多欢喜:“……什么呀?”

  何沛媛好惊喜的:“我送给你的礼物呀。”

  司机说了:“何阿姨的礼物可以收下。”

  小朋友就欢喜了,立刻接过了急切:“会是什么呢……”

  何沛媛又帮小朋友拆礼物,还郑重其事的样子,甚至她自己都期待会是什么呢?哇,是米老鼠呀,喜欢吗?

  “米奇!我喜欢米奇……”

  上了儿童锁,所以在商场停车后需要杨景行开后车门,更像个司机了。后座一对新朋友的友谊已经有了大幅度增进,何沛媛上一一的手:“下车吧,今天我们要买好多好漂亮的衣服哟……哇,一一好高呀。”

  杨景行笑。

  何沛媛居然发现了,一斜眼,只是短暂眼神警告,嘴上没空:“走那边呢?你知道吗?”

  赵一一倒是有义气,没忘记叔叔,伸手要牵,让叔叔有点得意。

  何沛媛好像有点不满,埋怨了司机一眼的,但不会跟小朋友计较:“一一你最喜欢什么颜色?”

  一一喜欢得多了,红橙绿青蓝紫……

  两个大人一左一右牵着小朋友的手走进童装店,童装店店员的服务意识很不一样,几乎要单膝跪下去,和蔼可亲得谄媚了:“欢迎你小朋友,今天是星期六哟,你吃早餐了吗?”

  赵一一点头:“吃饱饱了。”

  “好棒。”店员继续夸张表情:“你的衣服真漂亮呀,我们这也有好多好多漂亮衣服,阿姨带你看一看好不好?”

  小丫头的意识还没觉醒,最先看到的是:“哇哦,好多的熊熊!”

  杨景行撒手了,何沛媛也松开小朋友的手:“一一小心。”

  店员视线留意着小孩,但是这边也打听:“请问你们是孩子的?”

  杨景行说:“叔叔阿姨。”

  店员陪笑:“我知道肯定不是爸爸妈妈。”

  杨景行有点堵气:“不像一家三口吗?”

  店员说的是何沛媛:“太年轻了,还是女生。”

  何沛媛笑笑,但是嘴型对杨景行:“不要脸……”

  反正不用自己花钱吧,再加上眼光得到了对方肯定赞赏,何沛媛为一一挑选搭配衣裤鞋帽的积极性飞速水涨船高,边指挥店员和杨景行边毫不厌倦地帮小丫头脱换。

  一次性选了四双鞋子,杨景行好像都心疼了:“两双就够了,别买太多。”

  何沛媛不高兴:“为什么?”

  “提倡节俭。”杨景行凑到女朋友耳边小声解释:“现在就喜欢跟我出来完,爸爸妈妈已经吃醋了。”

  何沛媛无奈又不甘心:“这么好看……”

  杨景行安抚:“下次再来。”

  何沛媛蹲下去仔细跟小朋友讲道理,很快天凉了,而且脚脚长好快的……其实完全多余,一一已经开始失去耐心了,要上楼去。

  知道楼上是玩具城,何沛媛还新奇得哈哈哈:“难怪……”

  相比买玩具,一一其实更喜欢那些小娱乐,而且这时候才拿出真本事,在前面跑得飞快,让何沛媛在后面追得长发飞舞。何沛媛也辛苦,瞻前还要顾后,催杨景行别傻笑了快跟上。

  这个南瓜摇摇车可真漂亮,声光电得结合简直有点梦幻,何沛媛边欣赏着边有空多打量一下杨景行了:“……把东西放着呀。该寄存。你想玩吗?”明显嘲笑。

  杨景行哈:“你这太贼喊捉贼了。”

  何沛媛瞪眼气急了:“我哪有……一一小心呀!”

  杨景行还算是负责任,记得一一爸妈的所谓严格要求养成好习惯,所以在一一想玩沙子的时候就提要求:“至少要做出五个漂亮的模型才能玩下一样,要达到要求,不然不准玩其他的了。”

  一一吃过亏的,对自己的耐心不是很有信心,犹豫着:“……何阿姨?”

  “让她玩呀!”何沛媛简直鄙视杨景行:“小孩本来就这样,有什么关系?”

  为了让一一达到要求,何沛媛继续义气地帮忙并鼓励,而且她很快发现这沙子真好玩,好有意思手感真好,做得更加用心了。

  赵一一也称赞大人:“好漂亮,叔叔,何阿姨做城堡好棒。”  

  何沛媛得意呢,挑眼看着杨景行。

  “好棒!”赵一一跳起来说着,同时一巴掌下去,把小城堡拍得稀碎。

  何沛媛苦脸啊,发现杨景行在幸灾乐祸后简直就生气了,撸起袖子要带着小孩重头再来,而且更加精益求精。

  被阿姨一次又一次地自以为是地提要求后,赵一一都烦躁了:“我自己玩!”

  何沛媛连忙撒手:“好吧好吧,你自己玩……”

  杨景行还在嘿嘿笑。

  何沛媛这次骂出声了:“笑你个头!”

  午饭得准点,小朋友吃了还要睡会午觉的。当然是到一一喜欢的地方,干酪肉汁薯条,何沛媛都想尝一尝了,也帮杨景行劝导小朋友还要吃西蓝花,水果沙拉也很好。

  杨景行拿手机拍下坐在对面的一大一小,让何沛媛不满意偷拍,邀请小朋友一起剪刀手摆拍,甚至高要求。

  杨景行说了赵一一能自己吃饭,但何沛媛坚持要照看,可她并不熟练,简直有点手忙脚乱,嘴倒是硬:“好吃吗?好吃就多吃点,吃完了我们到车上睡午觉,睡醒了之后就到游乐场去玩,好不好?”

  赵一一点头:“跟晨晨阿姨玩。”

  知道了晨晨阿姨是游乐场的小阿姨,何沛媛好像还有点吃醋:“我陪你玩不好吗?”

  赵一一点头:“一起和晨晨阿姨玩,一起做游戏,叔叔跟晨晨阿姨做游戏。”

  杨景行嘿嘿。

  “哦……”何沛媛简直意味深长:“做什么游戏?叔叔喜欢晨晨阿姨吗?”

  小丫头童言无忌:“喜欢。”

  何沛媛接受了男朋友的眼神劝告提醒,没再跟小朋友说什么,但是眼神充满警告。

  吃完午饭后上车,并不急出发,何沛媛先张罗着怎么让小朋友睡午觉,把没什么效果的遮阳帘拉上,然后是不是该来点音乐:“……阿姨抱你好不好?”

  赵一一已经改掉抱着入睡的习惯了,甚至连枕在何沛媛腿上也不要,就那样躺着了,不过手里要拿上玩具。

  何沛媛多有经验似地把毯子给小朋友盖好:“……叔叔给你写的儿歌,叔叔唱给你听好不好?”

  赵一一摇头打哈欠。

  杨景行说明:“别说话,一会就睡着了。”

  何沛媛偏不:“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赵一一点头欢喜:“毛毛虫的故事。”

  “毛毛虫的故事呀?”何沛媛厉害呢,现编:“从前有一只毛毛虫,生活在大森林里,一棵大树上……”

  赵一一不给面子:“不是这个!”

  何沛媛很不情愿:“你来。”

  杨景行会的:“一个好安静好安静的夜晚,天上的月牙弯弯的,温柔的月光下……”

  何沛媛看着杨景行,这回俩人能好好眼神交流了,不过好像也没交流什么具体的东西,就大大小小地互相看。杨景行讲故事,何沛媛跟小朋友一起听毛毛虫吃了睡睡了吃的故事,她似乎也在酝酿睡意。

  毛毛虫还没变成蝴蝶呢,赵一一就翻身,和何沛媛吓了一下,再看却发现小家伙闭上眼睛了。

  继续让毛毛虫睡了几次后,杨景行不讲了,对女朋友露出胜利的笑容。

  何沛媛好小声几乎只有口型:“睡着了?”

  杨景行点头。

  何沛媛无声地欢天喜地,又大松一口气放松下来的样子,几乎瘫软在座位里。

  杨景行只是小声些:“坐过来点,把她头挡着点。”启动引擎。

  何沛媛又紧张起来:“好好开你……”

  两个人慢慢聊起来,何沛媛也试验发现并不用那么小声,她还好笑:“打鼾了!”

  杨景行懂点:“睡熟了。”

  何沛媛低头再仔细观察一下小丫头,想起来:“手机给我。”

  杨景行往后递:“密码0119,火警电话。”

  何沛媛的脸都扭曲了,电话都不拿了:“……你打呀!打火警呀!”

  杨景行叫:“哎呀我女朋友生气了,救火呀。”

  何沛媛一把抢去电话:“……打不通要你好看!”赶快验证,解锁成功了,但是这姑娘笑得不愿意面对现实:“不是!错了!”

  杨景行简直害羞:“我也想你冤枉我,但是小孩子,等晚上吧。”

  何沛媛差点扔手机砸司机。

  讲究地给小姑娘拍了好些照片之后,何沛媛还要检查删选一下,弄了好久似乎还没满意。

  杨景行都起疑心了:“干什么呢?”

  声波被电话挡住了,何沛媛没听见。

  杨景行也不问了。

  何沛媛又嫌弃地把电话放到前面去:“拿走!”

  杨景行呵呵。

  何沛媛小声:“她长大了想看自己一岁两岁的照片怎么办?”她听杨景行说过家长挺遗憾没有孩子幼儿时期的更多影像,当初福利院给的只有可怜的几张。

  杨景行想得远:“可能要等她自己当妈妈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

  何沛媛又看小家伙……

  到了游乐场这边停车,估计赵一一还得睡上一个小时,两个大人轻手轻脚下车活动一下,然后又都坐到了前面去,时不时回头观察后座,但并不偷偷摸摸做什么。

  杨景行这才说起来自己帮何沛媛推掉了家长的邀请:“……怕你不好意思。”

  何沛媛有点些后怕的样子:“你怎么说的?”

  杨景行呵:“我说今天何阿姨陪一一玩,何阿姨是我女朋友。”

  何沛媛看着男朋友。

  杨景行继续:“一一爸妈就叫我带你去家里,不过李教授训我了。”

  何沛媛等待下文。

  杨景行老生常谈:“她怕你和齐清诺不好相处。”

  何沛媛似乎预料之中,似乎懒得仇怨了,只是轻轻皱眉略微叹气:“所有人都会这么想……”  

  杨景行去握姑娘的手:“因为这是常理,但是李教授更多的是支持,她叫我好好对你……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当初李教授也反对他们去九纯福利院,很反对,但是现在一一就是她的心头肉。所以感情可以挑战常理。”

  何沛媛犹豫地开口:“李教授知道你跟喻昕婷吗?”

  杨景行不太确定:“可能知道到了一点……这种事她不方便说什么,都是她的学生。”

  何沛媛看着两个人牵着的左右手,动情倾诉:“真希望她们都马上遇到最好的人,特别幸福,越幸福越好。”

  杨景行似乎品味了一下女朋友的话,然后点点头:“越幸福越好……我有时候觉得,别说你了,其实我都没必要老是带着这种愧疚感,站在齐清诺的角度,她可能会很反感很讨厌——你们谈你们的恋爱,跟我有什么关系?。”

  何沛媛点点头:“我有时候也想这么想,没必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别人可能根本不在乎。”

  杨景行嘿嘿惊喜:“就是呀。”

  何沛媛没说完:“可是她们在乎你。”

  杨景行审视怀疑:“是你在乎我吧?你这叫以己度人。”

  何沛媛没烦躁,而是伤感的样子:“我说真的,就是在乎你!”

  杨景行不要脸:“以前可能是有点在乎,但是应该被消磨得差不多了……也就我们俩在这说,让别人听到可能会笑到大牙。”

  何沛媛苦笑一下:“……笑我不要脸。”

  杨景行才真是不要脸:“是呀,媛媛太过分了,让杨景行追了那么久,这也不肯那也不愿的,换别人早就答应了。”

  何沛媛恢复正常,呕吐了……

  赵一一醒来的时候,前面两个大人正在说下周的事,何沛媛担心去爱乐会发生什么丢人的事,万一有人不给面子当众戳穿了怎么办?不是没可能:“原来老齐走到哪都有人跟她说你……我都听烦了。”

  杨景行已经没底线了:“你报仇啊,让她也听烦。”

  何沛媛刚想炸毛,后座的小家伙就哼哼了,她顿时换了表情,好不温柔:“一一,一一,乖乖……”连忙开门。

  赵一一打好大个哈欠:“游乐场。”

  何沛媛来不及去后座,回头喜庆:“走咯走喽,游乐场到了……”

  巨大的室内游乐场,好多的小朋友和家长,杨景行这次轻松了,让何沛媛陪小家伙去玩,他在旁边在外面负责拍照。

  何沛媛玩得高兴呀,网兜舀小鱼奶瓶喂大鱼,也陪着一一上旋转木马,然后脱了鞋子跟进去快乐城堡,还认识了晨晨阿姨。

  四点过,杨景行说要准备撤了,何沛媛还不肯,再玩会。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1/11745/4821043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