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异数械武 > 第四百零三章 国士

第四百零三章 国士

  解沐听两人的谈话,他发现,裴汉卿总能躲开小冉话里面的陷阱,不落入她的圈套,但是他的实力真的太差,已经逐渐被《帝王心经》给影响了,不自觉的就开始说出自己的观点,这些观点,他听起来,都感觉有些惊世骇俗了。
  两人又讨论了好久,越发的忘我,不过讨论的东西,却是东拉西扯,什么都有,解沐知道,这是小冉要让对方放松警惕,待他完全被《帝王心经》操纵,什么政治观点,恐怕都会吐露出来。
  小冉笑道:“先生的见解真是奇妙。我出道以来,天纵之才,也见过不少,智谋也好,武力也好,但对于政治,恐怕连先生的一半见解都不如。不过,在下想问先生,天下是否真要大乱?”
  话锋突转,小冉再次将话题迁回了当即时势,看来是要聊真东西了。
  裴汉卿道:“然也,这是大势所趋,不可避免。”
  小冉的神色越来越恭敬,那种请教的姿态,倒是让一旁的解沐刮目相看,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个样子,毕竟七巧老人和董玉梅,都是心术高手。只听她说道:“那敢问先生,若要在乱世立足,可有妙法?”
  裴汉卿微微一笑,“乱世立足,也要看怎么个立法,如果只是想要苟活,那大可找个山林,成天与露水野兽为伴,逍遥个几十年都不是问题,乱世一过,再出山即可,那传说中的四绝之一——南璃龙,不就是如此吗?”
  “还有一种人,在乱世之中,随波逐流,东兴强大,便随东兴而去,麒麟会强大,便随麒麟会而去,南北之争期间,此种墙头草,比比皆是,战争结束,却也能荣登高位,享受荣华富贵。”
  “另有一种人,报效联邦,明知国家腐烂不堪,却不忍百姓受动乱之苦,只能委身相救,小成者,能庇护一方土地,大成者,可照看半壁江山,例如西盛凶屠,正因此人存在,龙组的名声才没有被完全毁掉。”
  “当然了,还有最后一种人,雄才大略,割据一方,坐拥一城,乃至数城之地,窃取天下大运,镇压江湖势力,胁迫龙组妥协,也为百姓造福,可堪称一方霸主。比如现在的北麒麟、东兴逸伟。”
  “不知道,姑娘想要问的,是哪一种呢?”
  解沐陷入沉思,这几种听起来,也都是乱世生存之道,更有前人先例,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也很难选。
  小冉听完这些,也随之一笑,神色却是一正,一股王气油然而生,那种极少展现的圣王气质,摄人心魂,纯白王气萦绕四周,“先生真乃当世大才,但是,您说的这些,都不是我想问的。”
  不知不觉中,小冉的语气已经从你变成了您,这是发自心底的尊敬。
  “纵情山水,鸟兽相伴,虽无战乱之扰,却实乃懦夫行径。纵使是四绝南璃龙又如何?怕死而已,既然害怕战死,那又为何练武?武者悍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小道,
  吾不屑取之。”
  “随波逐流,墙头草,更是小人行径,比之隐士更为不堪。卖主求荣,新主子又岂会对你安心?纵享富贵,也是一时富贵,极难久远。此种宵小之辈,我最是厌恶。此乃邪道,吾不屑取之。”
  “为百姓,入联邦,可凭单人之力,又能在联邦当中做到什么地步?能改变联邦的法律吗?能改变联邦的体制吗?能改变联邦对待普通老百姓的待遇吗?什么都改变不了,就算护了一方百姓,最终也只是为国愚忠。”
  “最后一种,有些令人动心,可是霸主之道,亦非长久之路,像东兴、麒麟会,他们为了维持自己的霸权,势必要在天下竖立自己的威信,征战不是不想停,而是不能停,一旦停止,霸权就会衰落。”
  “所以麒麟会与东兴,就算真有灭了对方之法,也不会操之过急,他们只想继续征战,但如此一来,就算他们对下辖的百姓再怎么好,也无济于事,战争带来的损伤,是无法在短时间内抹平的。”
  “可怜白骨攒孤冢,尽为将军觅战功。”
  裴汉卿闻言,微微一笑,“姑娘此话差异。要知道,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我想我是知道姑娘要问什么了,但是,自古以来成大事者,必定死伤无数,心慈手软者,不能成就大道,这一条路,可是所有路中,最难行进之路。”
  小冉看着他的眼睛:“可这,才是最正确的路!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恰逢乱世,不正是不得已之时?”
  裴汉卿笑了,这一次笑的却更为开心,“哈哈,好一个不得已之时,那换我问姑娘,阁下可有行路之法?”
  说到此处,小冉却摇了摇头,“此路艰苦难行,将乱未乱,也不知如何迈步,那先生,可知如何去做?”
  裴汉卿已经在小冉的心法影响中越陷越深,但其实也并不是操纵他的心智,只是让他把自己心中所想,尽可能的讲出来,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他真的想讲,像小冉这种听众,世间难寻,他自己也有一种不吐不快之心。
  “将乱未乱,这正是筹备之机,若真逢乱世,手中却无一兵一卒,又怎能与那些早已准备好的人交锋?所以,现在的一区,那些真正能看透迷雾的人,都早就已经开始寻觅成大事的契机。”
  小冉看了解沐一眼,解沐心领神会,从怀中取出了一张一区的大略地图,这是他出门之前,从商厦购买的,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上用场。
  “还请先生指教。”
  裴汉卿也不废话,手指指向了地图,“如今之势,欲要成事,有几处地点可选。”
  “其一,古阳城。”
  “古阳城乃七大世家之一,张家所在之地,张家的管理极为松散,而古阳城内更是藏龙卧虎,东兴、麒麟会、血宇楼、学院,各大势力并存,要想成事,看似困难,却又极为简单,只因这里具
  备两点,钱财、人才!”
  “其二,静海城。”
  “静海城是东兴总部所在,也是学院所在之处,经济发达,但单论人才数量,却是天下之最,交通亦是便利,此次动乱之始,就有可能从静海开始,故此地,却也是能占据天时、地利、人才。”
  “其三,浮海城。”
  “浮海城是一区最西部的大城,其中凶人无数,拥有无数悍不畏死的勇士,地大物博,更有无数文明历遗迹,且此处人心松散,聚集起一批好手,极为简单。但此地武者虽多,却缺乏有识能人。”
  一口气说了三个地点,裴汉卿也喘了口粗气,“这三处,是我认为作为准备阶段最佳的几个地方,但是这些地方也都有自己的限制之处,不过除了这三处,还有很多个城市也很不错,但与之相比,差了不止一筹。”
  听到这里,小冉笑了,“那敢问先生,您为何不去这几个地方,反而来了从未提及的关外呢?”
  裴汉卿闻言,叹了口气,“唉,你以为我不想去这些地方啊,来古阳城寻觅人才的主儿,都看重出身,静海城有学院,最是不缺人才,而浮海城,呵呵,以我这卑微的实力,去了,也只是送死罢了。”
  小冉点点头,这倒是实话,“那先生前往关外,肯定有您的用意了。”
  裴汉卿眉头一皱,他的意识出现了波动,但很快,随小冉将功力提升,强行平复了下去,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再次开口,“呵呵,所有人都以为,关外人心诡谲,民风彪悍,缺少钱财,亦缺少人才,天时、地利、人才,一项不占,又如何成事?”
  “但我却觉得,”
  裴汉卿眉头一皱,他的意识出现了波动,但很快,随小冉将功力提升,强行平复了下去,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再次开口,“呵呵,所有人都以为,关外人心诡谲,民风彪悍,缺少钱财,亦缺少人才,天时、地利、人才,一项不占,又如何成事?”
  “但我却觉得,”
  裴汉卿眉头一皱,他的意识出现了波动,但很快,随小冉将功力提升,强行平复了下去,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再次开口,“呵呵,所有人都以为,关外人心诡谲,民风彪悍,缺少钱财,亦缺少人才,天时、地利、人才,一项不占,又如何成事?”
  “但我却觉得,”
  裴汉卿眉头一皱,他的意识出现了波动,但很快,随小冉将功力提升,强行平复了下去,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再次开口,“呵呵,所有人都以为,关外人心诡谲,民风彪悍,缺少钱财,亦缺少人才,天时、地利、人才,一项不占,又如何成事?”
  “但我却觉得,”
  裴汉卿眉头一皱,他的意识出现了波动,但很快,随小冉将功力提升,强行平复了下去,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再次开口,“呵呵,所有人都以为、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08/108494/437824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