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娇术 > 第八百九十八章 教授

第八百九十八章 教授

  顾延章有些意外。

  他将都水监的水工齐聚于此,除却欲要以老带新,使众人跟着熟悉汴渠、洛水,也有另一重打算。

  前几日的铜、绢,真正论起来,不单是吸引他们铆足力气干活,同时也是想要慢慢给水工们养成争先做事的习惯。

  不能说世间所有的好水工都在都水监内,总有那么一二漏网之鱼,可若是都水监里的水工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想要从其余地方寻到办法,更无可能。

  他本来打算的是等到得泗州,所有路程尽皆走完,复再来抛出那一个问题,集众人之力而决之,谁成想,竟是遇得沈存复这一条大鱼自投罗网。

  多日相处,顾延章已是知道沈存复脾气偏激、鲁莽,然而对于这样精于水事之人,也当得起特殊对待,是以并不多问其人为何从前并不出声,直至此时才来说,而是轻描淡写地带了过去,道:“愿闻其详。”

  沈存复便道:“我祖上有一妙法,用来量测两地水位相差,不过早失传了,我只知道是用什么器物来行事,上回听得公事提起,回去想了又想,花了许多日,总算得了个办法,若是我这法子不成,旁人也再无招数了。”

  他口气狂傲,一面说,一面偷偷拿眼睛打量顾延章,过了好一会,才自怀里掏出一份有些发皱的文书。

  顾延章伸手过去,竟是花了些力气,才把那文书从他手中接了出来,就着灯火细细去读。

  那一份文书上的字迹十分难看,这也罢了,其中叙述混乱,颠三倒四,当真是解说得一塌糊涂。

  顾延章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看了三五回,依旧还全无概念,只好逐字逐句地拿出来同他细究细问。

  沈存复是典型的匠人性子,只会做事,不会说话,听得顾延章问,指手画脚地描绘了半日,依旧哩哩啰啰、含含糊糊的,急得满头是汗。

  他只觉得自己思维清晰,虽说卡顿了几句,可要紧之处,交代得无比清楚。

  “只要把河道挖开,另就得了一条河,等到汴渠里的水流得进那条河里,那条河不就同汴渠一样高了?多有挖得几条河,把那河深累加,所得总数,正就是泗州至上善门的高低之差,至于掘淤泥当要多深,只要看着两地水深差别来做,就出不得错,这般一来,也就不会有河水倒灌农田、房舍之事,便是有,只要合计得当,也不会损伤太大。”

  沈存复手舞足蹈,唾沫横飞,只觉得自己说得如此简单、如此明了,便是傻子都能听明白,是以见得对面的顾延章皱着眉头,盯着那纸页上的字迹看来看去的模样,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

  顾延章指着其中一行字,问道:“什么叫‘决河在外,筑成新河,验河深浅’?”

  沈存复比划着道:“就是在汴渠外头挖河,把水引进去,再查这水的深浅!”

  顾延章问道:“为何要查新河深浅,这做法与直接勘测汴河深浅,又有什么不同?”

  沈存复方才解释了半日,见得对面复又问出这样一句话,当真是火从心起,怒道:“恰才不是说了!不引新沟,怎的量高矮!我说了那许久,你怎的就听不懂呢!!”

  他口中叫着,又忍不住把手去拍桌子,整个人焦躁得不行。

  世间少有无因无果的事情,若那沈存复性格没有这般乖张,不复如此戾气,以他之能,又怎么会在都水监许多年,依旧还只是个小小的水工?

  而其人不但自负己才,也唯恐他人学了去,所有独门秘法,尽皆藏着掖着。

  家传之法,不授予外人也不为怪,可沈存复偏生又不是因为那样的原因。

  从前都水监广纳良策时,他也曾小心翼翼递过许多新物、新法上去,然而水利之事,本就务必复杂,只是单靠他那烂笔头,便是十分的厉害,也给写成了一滩烂泥。

  又因他得罪上峰,也无人愿意说话,更无人会去帮着整理,如此一来,哪怕再有用处的物法,也脱不开被丢在架子上蒙尘的结局。

  此时此刻,依着他这般行事,如此口吻、态度,换得一个人来,十有八九,就懒得理会了。

  幸而顾延章并不在意这个。

  因知此人确实有才,虽是实在不懂,他也愿意多给对方一些机会。

  顾延章想了想,道:“我着人去把高工唤来。”

  沈存复迟疑了一会,倒是没有阻拦。

  不一会,高涯便进得舱门来。

  顾延章开口道:“沈工得了一法,能勘验上善门至泗州两地之间汴渠地势高低相差,以此为据,来清理多年淤泥,此法略为繁复,我并非专才,听不甚懂,你且来看一看。”

  又指了位子叫他坐下,将手中那一份沈存复写就的文书推到其面前。

  高涯口中应了,先是低头去看,看了半日,依旧不吭声。

  沈存复在一旁等着,忍不住问道:“怎的样,懂是不懂?”

  且不说高涯也不怎的通文墨,便是他文才出众,光看着沈存复这写得狗屁不通的文书,能看得懂才有鬼。

  他一头雾水地摇了摇头,问道:“二哥,你写的这意思,是不是要拿来量新河深浅?可新河深浅,又同原来那条汴渠有什么不同啊?”

  沈存复便把方才同顾延章解释过的话,重新又说了一回。

  高涯到底是水工,又与沈存复在一处这许多年,听他比划了半日,终于把那意思给弄懂了,复又回过头来同顾延章讲解。

  沈存复敲门进来的时候,才是下午,顾延章着人去请高涯进来的时候,刚过戌时,然而等到他与沈存复配合着做完这一番转述,顾延章真正听懂了,外头已是接近天亮,众人乘的这一艘船也慢悠悠靠了岸。

  码头上传来鸡鸣犬吠之声,另有农人的叫卖声,船工、纤夫的呼号声,搬工的呼哨声。

  三个人都熬了一夜,却依旧不能休息。

  时间实在是太紧了。

  顾延章去角落里拧了帕子擦了把脸,对着沈存复、高涯二人道:“此法当为可行,你二人知会众人,等到今日巳时正,就在船舱当中教授这筑堰之法。”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03/103815/4580991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