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吞噬世界之龙 > 第一百二十章 龙的末裔

第一百二十章 龙的末裔

  梦境,仿佛再度回到了坠落大海的那一刻。

  冰冷的海水,呼吸不了,本能的试图在水中抓住东西,但眼前的光还是在不断地远离,逐渐向着海水的更深处坠落……

  在那一刻,脑海当中的记忆仿佛在不断地回现。

  ……

  “孩子,你将继承古老的使命,守护隐修会最大的秘密,你将是隐修会的最后一道锁。”

  懵懂不知事,仅出生一岁的自己连走路都还摇摇晃晃,但在自己面前,那苍老的老修士却目光复杂的看着自己。

  很不可思议,虽然仅一岁,但当时的自己似乎就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理解能力,能够理解面前的老修士在说什么,只是有些词汇还不太理解是什么意思。

  在她面前,老修士喃喃的说着。

  “现在,包括隐修会在内的很多人,都误以为保存世界秘钥才是隐修会的目的,但不是这样的,早在世界秘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之前,隐修会就已经默默地延续了千年。保管世界秘钥仅仅只是隐修会后来的指责之一,隐修会始终有着一个神圣的责任……”

  “这个神圣的责任,世上仅有五个人能够知道,隐修会的大师、隐修会的三位长老,以及……”

  老修士停顿了片刻,然后望着面前的幼小孩子,轻声说道。

  “隐修会守护人——你与你的历代祖先们。”

  祖先?

  幼小的孩子还不太能够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但老修士并没有做更多的解释,只是将苍老的手抚在她的头顶,轻声念诵着那个在历代大师继位时,隐修会众人都会致上的古老颂词。

  这段颂词,达芬奇曾经听过,牛顿曾经听过,雨果曾经听过……这段颂词的意义,只有历代大师和长老们能够真正理解。

  “神灵欣喜,神灵欣喜……汝是知天命之人,汝是窥见秘密之人,传承古老的血脉,保守亘古的忠诚。汝需谨记,不可言不可言之事,不可听不可听之声,不可见不可见之貌……”

  那颂声,亦如是在说着自己的一生。

  ……

  在那之后,一个英国长大、名叫温蒂的小女孩凭借其聪明才智与其清白的出身,被隐修会下属一个叫做“约翰兄弟”的组织所吸纳,成为了后勤情报人员,学习着介乎于里世界与表世界之间的知识。

  也因此,遇上了那个年轻冷漠的青年……

  漫长的记忆,在此之前始终都是枯燥乏味的训练、训练、训练、训练……苍白的像是黑白照片一样,唯有在遇上那个青年之后,苍白的世界才逐渐多出了鲜艳的色彩。

  他是冷漠无情的人,但只有很少的时候,在无人时会流露出那种孤独的悲哀感,在其心底当中,始终有着一个难以填补的空缺。

  在那个青年眼里,她不过是一个年龄很小的小女孩,只是一个小妹妹,然而天生的早熟让她的心智更像是青年的同龄人。

  多少次,她想要靠近那个内心空缺的男孩。

  想被他拥入怀中、想与他耳鬓厮磨、想嗅着他呼出的浓郁气息、想与他薄薄的嘴唇亲吻、想舔舐他的耳垂、想被他强健的手臂搂着腰肢、想抚摸他后背上的一处处伤疤、想被湿热的嘴唇亲吻身上的每一处地方……想做各种各样大人之间才能做的事情。

  她爱他,但他却不知道。

  很多时候,她都会忍不住想如果自己早生十年、哪怕只有五年,那该多好啊。

  ……

  一幕幕的记忆在脑海当中回想,最终在模糊的意识当中一一散去。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耳畔才响起一阵低沉的声音。

  “……太好了,还是有后裔活了下来……”

  “……虽然已经不再是龙的身躯,但依然是龙的血脉没错……”

  “……我等最后的末裔……”

  不知为何,那些不似人类的声音所使用的语言自己明明听不懂,却能够理解这种语言的意思,就像是本能一般。

  奇妙的力量渐渐充盈在自己的身体当中,体内,死去的心脏重新有力的跳动起来,将带有远古力量的血液输送到全身四肢。

  缓缓睁开眼,眼前是淡淡的微光,上方隐约是无尽的黑暗。张开口,却意识到自己依然是置身于水中,但奇怪的却是自己并不需要呼吸了。

  吃力的站起,四周遍布着众多巨大生物的尸骸,那些长长的肋骨、翅膀的骨骼都已经在漫长岁月当中变成了化石,但这些巨兽的骨骼却在散发出淡淡的微光,这些淡淡的微光得以将这漆黑的海底世界照亮。

  在那些骨骼当中,自己能够感受到从那些尸骸当中正在传来细微的声音,那些尸骸仿佛正在呼唤着自己。

  迟疑的伸出手去,当触碰到那些尸骸之时,一股庞大力量连带着众多的影像直接涌入自己体内。

  恍惚间,那些死去的尸骸仿佛都在自己面前活了过来,失去的血肉被重新填补、折断的骨头也被重塑,并最终一个个站了起来,在自己的面前翱翔……

  仿佛回到了那个神话时代,宽广的龙翼遮天蔽日,咆哮的龙吼震撼天际,万千的巨龙翱翔在天际之上,所有的生灵都胆颤于龙的强大。

  那些体长超过数十米、如同小山一样庞大的巨龙们挥舞着宽广的龙翼,扇动的龙翼在空中形成了风暴,数不尽的巨龙翱翔在天际,庞大的身影遮蔽了天空,发出震动天地的龙吟,低沉而震撼的龙吼汇聚在一起时,就仿佛是群龙所歌颂的史诗。

  然而,天上下着难以形容的滂沱暴雨,整个世界都笼罩在前所未有的雨雾当中。

  群龙的龙息能够摧毁任何一个强敌,却烧不干这个大雨滂沱的世界,巨龙们每振翅上飞一尺,整个世界的海水便要涨上一丈。

  在这汪洋世界当中,唯有那摇曳的巨大船只是唯一的希望,但却没有任何龙能够飞上这艘船。

  一天又一天,一头一头的巨龙因为力竭而落入海水当中被淹死,悲伤的巨龙们却没有放弃,因为它们已经看见了希望,死去群龙的幻影在天际当中发出一阵阵龙吼声,向着看着这一切的龙之后裔,吟颂着龙的史诗、龙的故事。

  “……最后的末裔,最后之龙……”

  ……

  恍惚间醒来,眼前是简易的棚顶,稀疏的阳光透过棚顶射入其中,身上只披了一件衣服,从腹部则传来一阵痛感,正欲起身,却有一只手将自己按住。

  “你腹部的伤口还没有好,就不要动了。”

  顺着那只手,只见琼正在她的身旁,而一旁则是被粗糙木板所固定好手、腿的罗伯茨,罗伯茨醒的早,正在扭头看着她。

  两个伤者,一个腹部受了重创,一个浑身上下多处骨折,只有琼一个姑且完好无损。

  要不是罗伯茨经历过多次生死,也遇上过类似的情况,细心指点琼如何固定自己的伤口,恐怕琼已经是手足无措了。

  “这是座孤岛,暂时看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在确认温蒂没有大碍之后,琼识趣的离开了这个小棚子,她知道自己的父亲和养母之间有很多话要说。

  一男一女,陷入到了沉默当中,半晌之后,还是罗伯茨首先开口了。

  “温蒂……我刚刚又头痛了。”

  温蒂没有开口,她只是平静的倾听着,这是两人之间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而一旁,罗伯茨则缓缓说着。

  “在那一次之后,我就患上了头痛症……温蒂,你告诉我这是那次事情引发的,我要经常吃药,一直以来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件事情。但温蒂,你现在告诉我……”

  罗伯茨的眼睛看向了一旁的温蒂,他的目光异常严肃。

  “我真的有头痛症吗?还是因为你的那些药?”

  “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药了,就在头痛的时候,我的脑海当中响起了一些模糊的回忆……一些我完全不记得的回忆。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药?什么是隐修会守护人?为什么那些家伙会冲着琼?你为什么会是巨龙?为什么……为什么你从始至终都在瞒着我?”

  罗伯茨还欲再说些什么,但硬生生停了下来,他咬着牙,看着面前这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孩,却意识到这个他以为熟悉的女孩竟是如此的陌生。

  他沉默了一下,然后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一切了吧。”

  面对罗伯茨的质问,温蒂沉默了一下,她捂着自己腹部的伤口,吃力的站起,比起浑身上下都有骨折的罗伯茨,她的伤口相对轻些。

  身上披着的衣服随即落下,美好曼妙的身躯裸露在罗伯茨的面前,但对此,温蒂却丝毫没有什么羞耻的感觉。

  棚子距离海滩并不远,望着不远处的海洋,以及更远处的海天交界处,微冷的海风吹拂在赤裸的身上,温蒂莫名沉默着。

  “你……真的想要知道吗?”

  手升起,将散乱的长发微微挽在耳边,清冷的声音如是说着。对此,罗伯茨只是回答道。

  “我必须知道。”

  “那么……我便告诉你这个郇山隐修会最大的秘密吧。”

  那曼妙身躯的主人转过头,绝美的面容上,那双格外显眼的金色龙瞳看着身后的罗伯茨,她轻声道。

  “这一切,都和贝蒂姐姐有关……”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01/101925/4259860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