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红警大中华1985 > 537 干涉秘鲁革命 中

537 干涉秘鲁革命 中


        资本主义国家对无产阶级革命的反对和敌视是巩固、稳定而天然的。因为这是取代和被取代的关系,明面上各国政府讲什么不允许侵犯人权和**独裁之类,但实际上支撑着这些政客的财阀们,生怕真的被无产阶级给革了命,那真的就人财两空了。

        随着美国冷战的胜利,以及中国在红色道路上的“修正主义”,国际共运已经陷入了低谷。没有了苏联老大哥的接济,而中国似乎更灵活地使用自己的手腕,扶植的国家各种类型都存在,而且以社民主义为主,原教旨的国际共运的火炬暗淡无光。

        从马列到太祖一脉相承的武装夺权之路,可谓是资本主义世界最担心和最害怕的,即便是这些微弱的星星之火,燎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以他们贪婪和谨慎的秉性,打破了一些瓶瓶罐罐,也是不能接受的。反而那些选择用他们方式,参选执政的红色政党,已经失去了冲劲,所以不被他们惦记。

        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在全世界已经一超独霸,但紧随其后的中国却在很多方面阻击了美国的风头。涉俄战争等于变相打了美国的脸,更让美国及其盟友对在亚洲方兴未艾的上合组织警惕和担心。诸多国际场合上,中国也没有再像苏联还在时那样跟美国保持步调一致,虽然不至于全然唱反调,但更多地给出了自己的见解与解决办法。

        明显,中国已经不甘心隐藏在美国的背后了,而是要走到队列的最前,最起码要跟美国齐头并进。

        海湾战争、俄罗斯内战以及经济上在全球化整合和对第三世界国家的扶植和帮助上,美国似乎都弱了中国的风头,这如何能让像是青少年一样心性,最大乐趣就是炫耀的美国人感到舒服。

        他们急需要一个好的场合来像世界展示自己的肌肉,告诉大家世界上最强的并不是平推俄罗斯的中国,而是长期坐世界头把交椅的美国。这一点在进入新的一年,新一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登基之后,显得更加明显。虽然克林顿是民主党的总统,但政治性格上,形象大好有政治偶像魅力的克林顿,则比务实的老布什更加显摆和高调。

        另一位面中,老布什制定了一整套便于美国软骨化俄罗斯的政治方略,包括给俄罗斯体面的尊严,并积极接纳俄罗斯加入到西方体系中,彻底使美俄不再对抗。可是,政治坏小子克林顿上任后,不愿意拾前人牙慧,更想通过打击俄罗斯来刷优越感,从而改变了美国对俄的政策走向,虽然不至于围追堵截,但北约不断东扩,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不断合围俄罗斯,使得俄罗斯终于不再沉默,在普大帝登基之后,彻底跟美国走上了相反的道路,到2013年后则开始了跟美国新一轮的全面对抗。

        为了满足新任总统急于做出一点成绩的心理,从而超越施政并不漂亮,外交和国际事务也并不算太漂亮的老布什(老布什在内政方面比较无能,有人形容他一讨论国内经济就打瞌睡,一说到打仗就精神抖擞),美国的智库和战略界人士拿着放大镜拨弄着地球仪,终于敲定了两个地方——索马里和秘鲁。

        索马里正在爆发着军阀混战,使得当地民生破坏严重,去年12月,联合国开展了“恢复希望行动”,旨在用联合国维和部队阻止当地持续不休的战争,并且在索马里扶植一个民选政府。这种事情既符合美国的价值观,又适合美国显示实力,所以在联合国派去的多国维和部队中,美国人占据了相当大得比例。

        联合国维和部队主要做的是保境安民的工作,不能够主动与当地武装进行交战,但是真正执行过程中,有很多国家都会想办法绕开这一点,比如进军到让这些当地武装感到威胁的地方,布设防线,那么当地武装十有**会攻击维和部队,到时候反击就是。

        相对来说,索马里这个舞台还是稍嫌小了一些,毕竟对手就是一群非洲黑叔叔军阀,虽然好狠斗勇,但白宫认为难度有限,只不过是借此展示美国的价值观以及国际影响力和贡献力。真正让美国感觉到有意义的,则是在他们拉美后院的秘鲁光辉道路革命。

        门罗主义自19世纪初被提出,一直是美国信奉的终极国际政治教条,特别是进入20世纪以后,美国的国力和国际影响力大增,更是使美国人对于拉美看得紧紧的,不许任何超出自己掌控的东西存在。从几年前美国干涉巴拿马政变就能够看得出,拉美这块肉美国揽在怀中,不许他人染指。

        更不要说,秘鲁这次闹出来的还是红色革命,还打出了反帝的口号,对于国外财团在秘鲁的矿产、企业都进行了查封和没收,还有大批的在秘鲁外国人被安上了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抓紧了监狱,这事情已经在国际上闹得风风雨雨,美国人认为如果解决了秘鲁这件事,能够取得的实惠必然更多。

        秘鲁前任总统阿兰·加西亚日前已经抵达纽约,在联合国安理会进行陈情,控诉光辉道路的“******、******”暴行,希望引起国际同情,并获得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军事帮助,消灭在秘鲁的叛乱。

        克林顿借着这个东风,在白宫的草地上发表了讲话:“……我们绝对不会坐视邪恶的种子在拉丁美洲生根壮大,秘鲁乃至世界的民主结晶也绝对不容许一群不人道的**狂徒篡夺和亵渎。美利坚作为自由世界的灯塔,民主自由和人权的捍卫者,将会尽可能地向秘鲁人民提供帮助,打败危险的叛乱者,还给他们和平与稳定,我们也警告那些蠢蠢欲动的侵犯人权的独裁势力们,只要美利坚在,你们的野心永远不会实现!”

        在稍后的n电视评论中,有分析员认为,克林顿的话意有所指,猜测是对中国地警告,虽然中国在政治改革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但仍旧被认为是**独裁国家,并存在大量的侵犯人权案例,特别在中国和西方关系转冷后,开始被拿出来大为诟病。评论指出,对秘鲁光辉道路的打击,实际上也是敲山震虎,告诉中国人和其他gc主义者,自由世界的根基不可撼动。

        虽然美国国内存在着一种一直在蔓延的反战主义,但随着涉俄战争中中国大肆夺取苏联红利,盖过了美国的风头,使得不少美国人认为应该有所表现而巩固美国国际老大的地位,也让中国人看看厉害。

        齐一鸣自然也是多少谙熟这样的心理的,不过他也是对此嗤之以鼻,如果真的这么霸气,当初打俄罗斯的时候怎么不跟着来,反而欺负秘鲁内部一个叛军势力时显得这样气势汹汹,还不是典型的欺软怕硬。

        西方其他媒体也基本上跟着美国的步调,渲染秘鲁光辉道路的血腥和恐怖,并竟敢如果放任这样的恐怖势力在拉美发展下去,也许将来拉美将会出现大规模的红色起义,夺走拉美人民现在的和平与自由。

        反而在中国主导的上合组织国家内部,舆论上则显得中立很多,一方面介绍了光辉道路组织在之前有不少绑架和攻击投票站的劣迹,另一方面也在事实上结实了为什么秘鲁会爆发这样的红色革命,盖因经济困顿和巨额通货膨胀,以及政府的**,使得人民对于政府失去了信任,而秘鲁人民公社的建立则给了秘鲁人新的一个思路,认为能够拯救秘鲁的困顿。只有在有一定民意基础的情况下,斗争才能持续进行下去。

        同时理智的媒体则呼吁,国际社会应该起到正面的调解作用,而不是单纯的拉一方打一方,拉偏架,应该促进双方的沟通,并重视秘鲁的民意,以和平解决争端和维护秘鲁人民的利益为上。

        这样的话基本上也是中国官方的口径,外交部发言人说的东西与这个差不多,呼吁双方保持冷静,同时也希望国际社会保持冷静,不要断然介入其中,使得问题复杂化。

        中国地表态自然不会引起美国的重视,美国几个退役将领开始频繁发声,鹰派的音调也叫得越来越响,武装干涉秘鲁革命的事情,逐渐提上了美国政府的日程。

        不过在具体如何干涉秘鲁革命的问题上,美国还是有一些分歧的。有一派人认为,应该用正式化一点的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模式,对其进行干涉。但是毕竟秘鲁爆发的时起义,安理会也要顾及影响,不能擅自干涉一个国家的内政问题。当然,美国可以用人权被侵犯之类的莫须有的理由促请联合国派出维和部队,但是维和部队能做的事情太少,不太可能达到美国人既定目标。

        另一种模式就是越过联合国直接出兵了,这样对秘鲁光辉力量的打击将会更加深入和彻底,并会是行之有效的。只是这样一来,会显得美国过于霸道,而且出兵规模和计划怎么搞也都存在问题。

        最新全本:、、、、、、、、、、

        


  https://www.xwxguan.com/wenzhang/1/1482/10137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