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来自地狱的医生 > 第九十五章 一场戏

第九十五章 一场戏

        “哈哈哈!”我无法抑制我的兴奋,那是一种直达脑海深处的快感。

        我在快感中迷失,那是一种嗜血,那是一种撕裂心脏的快感。

        “你,你怎么了?”李玉明往这边走了几步,但是他突然停下了,我看到他脸上的惊愕和震惊,我看见这剩下的三个人都是后退了几步。

        那矮个子的表情我看不到,但是那冒牌货和李玉明一模一样,这时来拿表情也一模一样。

        我向前走着,他们退着。

        从来没有感觉脚下的土地如此硬实,从来没有感觉自己的身体如此强壮,我看着自己的胳膊,血脉喷张,肌肉凸起。

        那是深深地黑色,如用浓墨,我扯开衣服,我的胸膛也是全身墨黑。

        我一伸手,小刀飞回到我的手中。

        我用舌头在冰凉的小刀上轻轻地舔了一舔,那种冰凉令我的大脑一阵清爽。

        这是我吗?我从小刀狭窄的刀刃上看见自己的脸,那是墨,那是黑!

        兴奋、快感,在我的身体每一处肆意的奔跑窜动,搅起一股渴望。

        一种杀戮的渴望!

        “哈哈哈!”我尖笑着,笑的我自己都感觉耳膜生疼。

        小刀出手,犹似闪电,在三人中从不同的角度奔走,一下下的刺向他们的心脏,他们的喉咙。

        他们在跳舞吗?他们在格挡我的小刀,我看见李玉明满脸惊慌的一退再退,那是弱小生物的恐惧。

        吼!

        我飞身扑上去,从洞穴上空砸落下来,我就这样砸落,一道火幕在身下形成,将他们盖在下面没有退路。

        我狂笑,仿佛我是天地的主宰。

        我狂笑,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停顿。

        我狂笑,仿佛生命已经枯萎衰败。

        我的眼中看不清洞穴,只有一片红色,那是血,那是杀戮。

        我身下的黑焰之幕却没有落地,而是停在了空中。

        我站在火幕上,仿佛那是坚实的土地。脚下的火幕渐渐散开,我这发现自己站在空中,而下面是三个人。

        他们三个这时没有了敌对,而是背靠背靠在一起,三人的身周一个发出淡淡白光的防护罩。

        看来就是这防护罩挡住了黑焰,我踩他们的头顶上,踩在他们的防护罩上。

        犹如睥睨天下。

        那个冒牌货和李玉明此时犹如一对双胞胎正做着一样的姿势,口中念着防护罩的咒语。

        我已入魔!

        我脚踝一团黑焰生起,脚下的力道加大了几分,那防护罩也下降了几分,他们的脸上都是露出一丝痛苦。

        “快上,不然全都死在这里了!”冒牌货一声大吼,那矮个子一仰头,目光与我对视。

        很亮的眼睛,犹如一片白色中的黑宝石,发着一种淡淡的黑光,还有滔天的杀气!

        黑芒再现!一道离弦的箭从我的身前划过,那黑芒掠过我的喉咙。

        我一拳打过去,却打在了一个黑影上。

        黑影顿散!

        后腰一股凉意袭来,黑芒直接袭击我的腰部,我一转身躲过,一手抓向黑芒。

        黑芒在触手的那一刹那,再次成为一团黑雾消散。

        嘭!

        我的前腹收到猛烈一击,肝肠乱颤,我被击飞几米。

        黑焰之幕消散,防护罩下的二人如释重负。

        我还没来的及起身,矮个子已经到了身前,那黑芒带着一股浓烈的杀意刺向我的胸膛!

        嗤!

        黑芒刺进了我的胸膛,矮个子就这样贴在我身上,那双如墨的瞳孔里带着无尽的恨意。

        那一刻,我的快感消散了,我的兴奋消散了,就像从来没有来过。

        有的只是胸口剧烈的疼痛,匕首还在挺近,我的胸口如一朵绽放的玫瑰,开满胸膛。

        那浑身的黑墨一点点的褪去,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退到一个孤独的角落,化作一缕黑丝,静静地躺在我的左臂上。

        我看了看我的左臂,笑了,我的喉头一甜,一口鲜血涌了出来。

        那黑衣人没有抽走我胸膛的匕首,他站起来,冷冷的看着我。

        我躺在地上,无法动弹,那匕首上似乎有一股压制的力量,无论我怎么动弹,始终无法移动一分。

        亦或者是我受伤太重。

        李玉明和那冒牌货走到矮个子身后,李玉明没有为我的受伤担忧,也没有一丝的慌乱。

        平静,平静的好像理所当然。

        “大哥,堂主,现在他已经被我们控制了,接下来怎么做?”李玉明很恭敬地问着前面的矮个子黑衣人。

        原来,他们是一伙的。

        这一切,都只是一场他们自导自演的一场戏,而我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角色。”=

        矮个子直直地看着我,冷冷地回了句,“你做得好,等回去以后,你们两兄弟都有赏!”

        “谢堂主!”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异口同声的回道,语气里还有些许的激动。

        原来真是两兄弟。

        我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那把匕首还插在胸膛上,喉咙艰难地动了动:“你们费这么大力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你们不是会解开符文的咒语吗?”

        我不想不明不白的被坑,然后不明不白地丧命。

        矮个子没有回话,倒是李玉明走到我面前,鄙夷的看着我:“看大家相识一场又是我引你上当的,那我就就告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玉明蹲下来,就像是再看一只待宰羔羊,“这解开符文的咒语不难,但是要想拿走山灵珠不只是要解开符文,还有一样东西!”他顿了顿,然后得意的笑了:“那就是你的灵力,这放山灵珠的石床里面埋了另一个咒语,而这咒语是当年巫正从被你杀死的人积累的你的灵气为媒,所以要想解开石床里面的咒语就必须要你的灵气。”

        他那一模一样的大哥也走到我面前,“或许巫正当年最后还是认为最后能使用灵珠的人是你吧,所以他才这么做。”

        原来如此,看来这个巫正还真是欣赏我啊,我一字一顿的继续问道:“那你说的人骨地的事也是假的了?”

        “不,那是真的,只不过我们提前施了一个法术,让那些人骨地的人暂时无法醒过来,等他们醒过来,我们已经拿走灵珠了。”(未完待续。)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93/93033/49986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