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刁民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栽赃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栽赃

  姑娘们离开后,丁坤击掌三声,包厢的门又被推开,但这一次进来的是坤子的手下。鱼头打头,一人手里拎着一个一脸血污的家伙。与其说是拎他们进来,还不如说是拖着头发扯进来的,包厢里顿时响起一阵哭爹喊娘的声音。

  石磊面色微变,眯眼打量丁坤:“坤哥,这是什么意思?”

  丁坤笑着给石磊倒了杯酒:“来,哥哥敬你一杯。这事儿我是下午才知道的,所以今儿晚上,我必须帮你把这个场面找回来,敢动我丁坤的兄弟,那也要先问问我本人的意思!”

  石磊这才皱着仔细打量那几个满脸血污的家伙,刚刚光线太暗没看清楚,此时终于看清了,这几个不正是昨天晚上把他拎进洗手间的那几个小流氓吗?

  鱼头狞笑着递来一根铝合金的棒球棍:“石少,几个不长眼的家伙,不打不长记性。您放开手教训,出了问题我鱼头负责善后。”

  丁坤也拍拍石磊的肩膀,触到了石磊身上的伤,顿时石家大少就想起了昨晚自己那般狼狈的场景,顺手接过鱼头递来的球棍。球棍是特制的,加了配重,一棍子下去能砸碎骨头,石磊掂了掂,觉得很满意,抬头再看昨晚那几个践踏自己尊严的小流氓时,双目已是通红。

  人抬走了,酒喝完了,石家大少开心地搂着两个姑娘离开了,地上的血污也清理干净了,只剩下坤子一人坐在灯火通明的包厢里静静地抽着雪茄。

  过了一会儿,包厢的门重新被人推开,进来是鱼头。

  “老大,都处理好了,我看过了,视频里的石大少那是相当地威猛啊,我一个在场的人,看了视频都觉得心惊肉跳。”鱼头上来喜滋滋地帮丁坤清理着面前的烟灰缸。

  “其他人呢?”丁坤问了一句。

  “弟兄们我都吩咐过了,今晚的事情,绝不会透漏半个字。老大您放心,今儿在场的兄弟都是我们的自己人,姑娘们啥也没看到,不用操心。老大,我在想啊,我药都下了,要不把高威廉的小老婆也给送过去,嘿嘿,听说高大少很是心疼这个十八线的小模特,要是知道自己的禁脔被石磊给祸祸了,那还不得找石大少拼命啊?就算到时候石大少逃得了公安的追捕,也不一定能躲得过高威廉的怒火,而且我听说,高威廉生平最痛恨的就是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女人,当然对奸夫也不会有什么好感的!”鱼头笑得贼兮兮地说道。

  “你啊!”丁坤夹着烟指了指鱼头,有些哭笑不得,“怎么阴损你就怎么出主意,不过我喜欢!”

  “好咧,那我就吩咐人去办事了!”

  大清早,市中心的酒吧门口多了五具尸体,这在江州也不算是个小事,省里和市里同时抽调法医对尸体进行解剖,发现五名死者均被人用铁棍一类的事物生生地砸碎了手脚,最后死于疼痛休克,也就是说,这五个人都是疼死的。

  一封带着U盘的举报信到了刑侦支队长王虎的手里,匿名人士举报前市委书记家石明家的公子石磊用球棍生生打死了五人,行为之残忍令人发指。

  石磊是被王虎带人在床上逮住的,行动的过程没有遇到一丝反抗,在房间里跟三个女人折腾了一天一夜的石家大少直到被逮上手拷的那个瞬间,都还没能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

  证据确凿,一天破案,很多人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可是王虎坐在李云道办公桌的对面,看着年轻副市长的脸色,心却提到了半空:“局座,您也觉得这案子不能结案?”

  李云道用食指叩击着桌面,皱眉问王虎:“你是老刑警了,这种事情,不觉得蹊跷吗?哦,出了命案,立刻有人把线索、证据全给你送上门来了,于是你就顺理成章地准备结案了?”

  王虎连忙摇头:“没没没,我这不是想先给市里一个交待嘛,不然马书记和葛市长那边又得给您压力。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这种好事,我从来都是不相信的。局座,其实这也是我摆的一个迷魂阵,让真正的凶手以为我们已经准备结案了而放松警惕。石磊虽然是个纨绔,坏事也干得不少,但他绝对不是一个残忍到能用棍子把五个大活人生生敲死的地步。”

  李云道看着案子的卷宗道:“这五个人曾经对石磊实施暴力,石磊怀恨在心,于是找人拿下这五个家伙,再用棒球棍一个接一个地敲死,看起来是顺理成章的,但逻辑中的漏洞太多了。比如石磊找的谁拿下的这五个人,还有,视频里还有几个人,虽然背对着镜头,看说明他是有帮手的。唉,说实话,难道这帮栽赃的家伙就没想过这些细节吗?还是以为我们跟黄仁义一样,只要没好处,冤假错案随便就给人摁莫须有的罪名?”

  王虎笑着道:“黄仁义在的时候,这种事情可没少干。而且,石磊的名声的确不太好,之前逼人家女大学生堕胎,一尸两命,还有怀了孕的姑娘为了他跳楼的。听说我们日报社的当家小花旦为了他一怒之下远赴美国了。总之这小子的风流债数不胜数,不过说到杀人,他应该还没有到敢拿着球棍折磨人到死的地步。我让人查了,石磊昨天晚上在虞姬会所见的人是丁坤。”

  李云道往办公椅上微微仰了仰,看着天花板道:“应该就是他了!虽然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锤,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他丁坤没有这个资格。”

  王虎叹息着摇头道:“可惜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件事跟他有关系,而且有一点最重要的,现在连石磊都觉得是自己杀了这五个人,因为他的确用球棍敲断了那五人的膝盖骨。”

  李云道突然想起了什么:“给他抽血吗?”

  王虎点头:“当然,是必要程序。抓他的时候,我感觉这家伙被人下了药,他在床上跟三个女人折腾了一天一夜,就是再怎么饥渴,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对了,其中有一个女人醒过来就开始哭哭啼啼,说自己是被人下了迷药失了身。”王虎突然压低了声音道,“我查过了,这个十八线的小野模是高威廉的小老婆。”

  李云道吃了一惊,随即叹息道:“看来丁坤是真的想将石磊一击致命啊!高威廉那个人我见过,心胸很狭窄,这件事就算是有人下了药,高威廉也会算在石磊头上的。”

  王虎不解道:“我就不明白了,他一个混黑道的,跟石磊这种公子哥有什么仇什么怨啊?”

  “陆无双!”李云道其实一开始就明白丁坤是在做什么,“他在给陆无双报仇。”

  王虎大惊:“就是现在跟着丁坤的那个女人?什么来头?”

  李云道叹息道:“陆无双是陆氏集团的创造人的独女,陆氏最后分崩离析,被高威廉和石磊等人以极低的价格入手,而后又迫不及待地以市价变卖,可怜陆无双连一份保险都没能拿到手。”

  王虎皱了皱眉:“我案子我记得,陆氏是当年江北的明星企业,我当时还感慨,怎么一夜之间就变天了,原来这当中有他们在捣鬼。”

  李云道起身,在办公室里缓缓踱着步子:“你不觉得丁坤是在做贼心虚吗?”

  王虎诧异道:“难道陆家当年的事情,他也参与了?”

  李云道冷笑道:“否则你以为是谁造就了车祸,又是谁逼得人家跳楼?”

  王虎瞪圆了眼睛:“这……那现在那个陆无双岂不是每天都跟自己的仇人睡在一起?”

  李云道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只是站到窗边,看着窗边逐渐昏暗的天空,良久才缓缓道:“我只知道,如果上天要毁灭一个人,必先令其疯狂!”

  虞姬会所,鱼头乐呵呵地给丁坤点燃雪茄:“老大,公安那边的线人说案子一天就破了,已经报到市里去了,石大少这回算是彻底完蛋了。”

  丁坤笑了笑:“不要掉以轻心,还有一个更难对付的高威廉。对了,他那个小老婆给高威廉打电话了吗?”

  鱼头摇头道:“我派的人一天都在监视那娘们儿,出了公安局,她跟没事人似的,一样逛街看电影,晚上还去了法国餐厅吃了牛排,哪像一个刚刚失了贞洁的女人?”

  丁坤失笑:“看来她是不敢跟高威廉说啊,这样吧,你给高威廉打个电话。”

  鱼头大惊失色:“我?”他可是清楚的,高威廉不是石磊,如果石磊还算个人的话,那高威廉就是个恶魔。

  丁坤笑道:“别怕,你就打电话去承认错误,就说石大少让你的小弟去干了一件不该干的事,小弟嘛,你就说已经处理了,不是刚刚死了五个人吗?说起来,那五个原来也是咱们的人,老头子死了以后才分家出去的。”

  鱼头嘿嘿一笑:“老大,或者我就说是大鹏原来的那几个家伙干的?反正他们已经打定主意要自立门户嘛,而且之前他们也的确走得跟石大少更近一些,这一点我相信高威廉应该也清楚。”

  丁坤指了指鱼头,有些哑然:“你小子,幸好你是我的手下!”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13/13923/4810472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